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仙帝重生都市縱橫
仙帝重生都市縱橫 連載中

仙帝重生都市縱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苦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凡 林長生 都市小說

一代仙帝重生回到五百年前
從這裡開始,他踏上彌補遺憾,報恩復仇之路
飯我者,許一世繁華
悅我者,許一生幸福
辱我者,許一拳,一腳,一劍!展開

《仙帝重生都市縱橫》章節試讀:

第2章 田小兵的報復


林凡一眼之下,認出坐在裏面的三個人。

坐在後面的是清風鎮王大發的兒子,村裡蔡痞子的女婿王家葬。

坐在前面的是王家的兩名保鏢。

王家葬一腳踢開車門,看見坐在平房邊上的林凡,當即掏出黑亮的手槍,指着林凡喝道:「臭小子,敢打我老丈人,快給我下來受死!不然,我把你全家給崩了!」

轟!

林凡大怒,隨手打下一掌靈力,當場將王家葬拍成血霧,濺了旁邊兩名保鏢一身。

兩名保鏢瞬間驚慌,好像天塌了下來一般,慌忙下跪道:「大爺饒命!」

「帶我去王家!」林凡從平房上跳下,冷冷道。

「是,是!」

兩名保鏢連忙為林凡打開車門,哆里哆嗦載着林凡往清風鎮而來。

與此同時,林凡的父親已經洗完了澡,看見林凡坐上車,不禁有些莫名其妙。

他腿部已經完好如初,且身體素質得到極大提升,渾身充滿力量,性格也是變得剛強起來。

「現在老子先去給祖宗上墳,保佑咱兒子中考順利,我就在路上大搖大擺的走,村裡有人敢再惹老子,老子當場還擊……」林青山緊握雙拳,一陣自言自語。

說罷,林青山便是挎了一個竹籃子,前往村裡墳場而來。

不到十分鐘,林凡便到了王家別墅門前。

林凡冷聲道:「去把王大發給我叫出來!」

「好的好的。」兩名保鏢連忙點頭,進屋去叫人。

此時的林凡則是下車活動手腕拳腳,準備迎接一場大戰。

記憶中,王大發家裡有十幾名保鏢,而且有的還是特種兵出身,會使槍,不過林凡有把握將他們全部打敗。

不一會兒,王大發卻是只帶着方才兩名保鏢,從門口小心翼翼的走了出來。

看見林凡,竟一臉笑意的迎上來,向林凡鞠躬笑道:「武者大人大駕光臨,大發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林凡看向剛才的兩名保鏢,問道:「你沒跟他說我把他兒子殺了?」

王大發連忙搶着道:「是葬兒有眼無珠,冒犯了武者大人,該殺!武者大人殺他是應該的。」

「武者什麼鬼?」林凡從來沒聽說武者這個詞語,當即問道。

王大發聞言,臉上閃過一絲詫異,試探着道:「您不是武者嗎?」

「不是。」林凡隨口道。

聽到此話,王大發心底油然生起疑問,不是武者,能一掌將人拍死……

「我來是告訴你,如果你們敢動我家人一根汗毛,王家葬就是你們的下場。」林凡冷冷道。

「是是是。」王大發連連點頭。

林凡轉身離去,既然對方不追究王家葬的死,那麼便不用多施殺戮。

「趕緊送送!」王大發對着兩名保鏢說道。

「不用了。」林凡抬手止住,沿路朝陳家村的方向走去。

「是,是。」王大發連連點頭,面帶笑意的目送林凡。

直到林凡走遠,王大發轉身怒斥一旁的保鏢道:「你們是不是看錯了?林凡真的一巴掌把葬兒拍成血霧?」

「我們只看見他一揮手,然後大少爺就……就……蒸發了。」

「曹尼瑪,什麼叫蒸發?周圍有沒有高手?」王大發一巴掌扇在那保鏢臉上,再次問道。

「應該沒有,沒看見。」

王大發當即揮手下令道:「給我查,把林凡這小子從出生到現在所做的事情,所見過的人,都給我查出來!」

兩名保鏢立刻行動起來,開始着手調查。

王大發麵部扭曲起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仰天長嘯,淚流滿滿道:「葬兒啊,你死的好慘,為父一定為你報仇……」

林凡一邊步行回家,一邊欣賞沿途故鄉風景,不知不覺便是走到了村口,村口有着蓮塘,此時蓮花盛開,村長的千金蘇小蘋正在池塘邊摘蓮蓬。

林凡放眼望去,倒是彷彿看見了詩中描寫的畫面,陷了進去。

蘇小蘋扎着一條馬尾辮,穿着超短熱褲,露出修長滑膩的白腿,頗為先進。

見到林凡,蘇小蘋一臉高興的揮了揮手中的蓮蓬,問道:「凡哥,吃個蓬蓬嗎?」

「也好。」林凡走近前,在池塘邊上坐下,接下白小蘋遞來的蓮蓬。

「小凡,給,我這裡有剝好的。」蘇小蘋將手中已經剝好的蓮子遞給林凡。

「謝謝!」林凡伸手去接。

蘇小蘋嚶嚀一聲,搖搖頭,道:「張嘴!」一把將蓮子塞到林凡口中。

這一幕卻是剛好被放學回家的田小兵看到。

田小兵是村裡最有錢的富戶,田大富的兒子,從小就暗戀蘇小蘋。

此時看見蘇小蘋這樣對待林凡,憤怒,嫉妒,醋意……一股腦襲上心頭。

田小兵轉身,怒沖沖的回到家中,一腳踢開大門,對着院里東西就是一陣亂踢,踢完一屁股坐在院中的太師椅上。

管家子阿忠連忙將踢飛的東西撿起來擺好,跑上前問道:「少爺怎麼這麼大火,發生什麼了?」

「林凡搶了我的女朋友!」

「什麼?林凡一個特困戶,還敢和我們少爺搶女朋友?」

「我要報復他!幫我想個法子。」

阿忠眼珠子一轉,說道:「我前幾天看見林凡他爸在墳場栽樹苗,不如我們去把他爸栽的樹苗拔起來?順便破壞破壞他以前栽的樹?」

「好!」田小兵重重點頭。

兩人說干就干,各拿了一把水果刀,前往墳場而來。

墳場墓包雜成,到處是暗樁,阿忠在前方引路,並讓田小兵小心。

田小兵還是第一次走這樣的路,不禁被一處暗樁絆住,噗通一聲,額頭碰在一座墓碑上,頓時碰破了皮。

阿忠連忙將他扶起背着,順便在墓碑上踢了兩腳,吐了兩口口水:「誰家的墓碑,敢碰我家的少爺,不想活了?」

來到林青山種樹處,兩人便是動起手來將剛種下的白楊苗拔起,在長得手腕粗的柿子樹上用小刀刮下一圈皮。

他們正刮著皮,正好被前來上墳的林青山看見。

柿子樹是林青山給死去父親種的遮陰樹,見他們在搗毀,頓時怒髮衝冠,當即將竹籃子放在一旁,怒吼道:「你們兩個狗雜種在幹什麼?」

田小兵被聲音嚇了一跳,轉身一看,見是林青山,旋即嗤笑道:「原來是林瘸子,我還以為是誰呢!」

「林瘸子,你看我學你走路……誒……誒……」一旁的阿忠見是林青山,一點不怕,一歪一扭的學着林青山以前的走路姿勢。

林青山怒不可遏,一衝上前,啪啪兩聲,扇了阿忠兩巴掌,旋即抓着兩人的後頸道:「臭小子,敢毀壞我種的樹,現在跟我見村長去!」

田小兵何嘗被人這麼挾持過,反手揮刀向林青山小腹戳去。

而林青山此時已經完成洗髓,反應迅速,見匕首刺來,閃身一躲,又立刻抓住田小兵手臂,使勁一捏,匕首掉落在地。

林青山將匕首撿起,揪着田小兵和阿忠往村長家走來

附近的村民見林青山押着田大富的兒子,都是有些吃驚。

「青山啊,他是田大富的兒子你不知道?快把他放了!」一人過來勸阻道。

「把他放了?我辛辛苦苦種的樹怎麼辦?」林青山瞪了他一眼,駁斥道,現在他已不再瘸腿,渾身有力氣,鬥志昂揚,性格也不像以前那樣忍讓了。

「青山,他是田首富的獨生子啊,你就不要上綱上線了!再說,村長不一定站在你這邊吧!」

「這兩個小子不僅毀壞我的樹苗,還對我動刀子,我今天非上綱上線不可!村長不站我這邊,我去找鎮長!縣長!」

「切!」眾人聽了,卻是嗤之以鼻。

田小兵是什麼家世?就算田小兵真的有錯,村長也會站在田小兵這邊。

比人,他林家沒有田家的親戚多。

比錢,田家更是陳家村首富!

林青山這樣做,簡直是自討苦吃!

這時,村長叼着煙,朝林青山走來,煙不離嘴道:「青山,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把小兵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