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替補掌門,她還要加班種樹?
穿成替補掌門,她還要加班種樹? 連載中

穿成替補掌門,她還要加班種樹?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雙不是地上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喬酒 北冥持 古代言情

又可名《救命,我穿成掌門了》或者《關於我們掌門是毛絨控這件事》又或者《為什麼山上樹越來越多了啊喂》
22世紀的「我」因加班猝死在工位上,竟穿越成修仙門派掌門?嘿嘿,自己當老闆!這一世誰也別想讓我加班!什麼?還要加班,還是加班種樹?? 整個人都不太好了,需要毛絨絨貼貼才起!不過這個毛絨絨我瞅着怎麼有點不對勁呢?展開

《穿成替補掌門,她還要加班種樹?》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初臨異世


大家好,我叫喬酒。

我現在很慌,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我不能慌。

「什麼?!要我說就得讓我家成曜當領隊!連續兩屆浮雲榜誰人不知?」

坐在我左手下方的第一個大叔叫囂着,看外貌大致四五十歲的樣子。

大叔身穿紅色練功服,身材魁梧,手腳都用綁帶系著顯得十分利落。

「這脾氣還真是襯這身紅衣,就是這嗓門也忒大了點。」

我忍不住揉了揉剛清醒沒多久的腦袋,在這聲波下更暈了。

「是啊,誰人不知每年浮雲大賽樂兒都放棄比賽外出歷練呢?成曜年紀小,師兄讓着他點也沒什麼。」

坐在紅衣大叔另一位紫衣大叔攆了攆山羊鬍,不緊不慢開口。

臉上看着是個和藹的,說出的話卻絲毫不含糊。

「你!胡說八道!」果然紅衣大叔氣得直接站起來,一股從沒感受到的氣場讓我很不舒服。

眼看一場罵戰又要重演,我實在忍不住出聲。

稍稍醞釀了會,我強行端起架子道:「好了,不要吵了。」

那股奇怪的氣場戛然而止,而大堂中,眾人終於把注意力放在端坐在主位之上的我。

雖然停止了爭吵,但顯然紅衣大叔還不服氣,手臂一發力,一把把拉扯阻止他動作的另一個黃衣大哥給甩開。

紫衣大哥也仍是站着不肯罷休的模樣。

我扶額,疲憊地說道:「我近日身體抱恙,此事容後再議吧。」

說出口後不禁感到一陣暢快,以前老闆每次加班開會,我都想直接一走了之卻只能含怒不敢言。

堂中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好站起身抱拳陸續離去了。

「哼!」紅衣大叔瞪了我一眼也直接大步流星地走了。

而那個紫衣大叔走之前似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待到這大堂只剩我一人,終於可以直接葛優癱在椅子上。

「唉,這叫什麼事兒啊?穿越了至少把記憶也給一下啊喂。」

沒錯,從我在房間內清醒,再到幾個丫鬟急急忙忙在我身上倒騰,幾乎可以說是半推的催着我來了這古色古香的大堂,我,都是懵的。

根據我多年看小說的經驗,暫且得到的信息是,我穿越了,這裡是古代,我地位很高。

又嘆一口氣,我迅速坐起身拿起手邊的茶水一飲而盡,啪地一聲放下。

「既來之則安之,至少也逃離了那個壓抑的公司。」我樂觀的想。

「現在,是時候搞清楚情況了。」

我踏着堅定的步伐朝門外走去,下一刻就絕望了。

「我......去......」我呆立在門檻上。

雖然看過無數古代小說形容宗門派的世界如何瑰麗,但遠不及親眼所見帶來的感官衝擊大。

走出門第一眼看見的便是正中間蜿蜒而下的石板路,一眼望不到邊,彷彿永無止境。

兩側是鬱鬱蔥蔥的樹林長在岩石之上對峙,山花絲絲簇簇,有清泉自上而下竄流,怪石卧波,山峰之間還點綴着兩三座觀賞涼亭。

在這座山峰旁還有四座大峰,之前都互相用鎖鏈和木板製作的雲梯連接。而在這幾座大峰旁又連着其他小峰。

我從未在地理紀錄片上見過這等壯麗景象,所在山峰之高,甚至可見雲層浮動與山平奇。時有禽鳥飛過帶起一片雲彩,山間鶴唳華亭,更添一絲仙氣。

「也不知這世界是武俠呢還是玄幻,不會是宮斗吧??」

我正大開腦洞,忽見一身穿紺青色衣袍的少年腳踩長劍朝着我的方向飛來。

我沉默了。

這少年落在我跟前利落地收起劍,略帶敷衍地朝我施了禮,面無表情地開口:「掌門,鈴兒尋你。」

「什麼?!掌門?我是掌門!果然坐在主位的地位不會低。」我暗自一驚,趕緊站好把右手放置身後,從善如流道:「好。」然後便盯着他沒有動作。

鈴兒是誰,我該去哪兒,怎麼去,像這樣飛去嗎,我不會啊!!!

眼前少年面露一絲疑惑,皺起眉頭表現出主人的不耐,我絲毫不懷疑他下一秒就要飛走。

我趕緊開口道:「我今日身體抱恙,不如你帶我去行嗎?」

少年一愣,像見鬼一樣看着我,隨後才不情不願從牙縫裡吐出一個字:「是。」

刷的一下,少年身前憑空又出現那把劍,緩緩漂浮至他身前,少年利落的腳下一踏便上了劍身站好。

我看着高度大約在腰身的劍又陷入了沉默。

「罷了,一不做二不休。」我閉了閉眼,下定決心後一把扯住這少年的褲腿借力爬了上去,然後穩穩站好。

「卧槽!」我心裏默罵,要不要這麼嫌棄啊,扯下褲腿而已還拍這麼多下!我跟你有仇是吧?

少年終於理好他高貴的褲腿,頭輕歪略帶鄙夷地看了我一眼。

「嘿!這小崽子,看我以後弄死你。」我默默記仇,臉上卻是不顯,仍是一副死人臉,彷彿什麼事不能動容我般。

還好我本就不愛與人打交道,常年一副生人勿擾的臉,現在看來還挺有高人范兒的。

劍終於起飛,我還是第一次真切感受御劍的視角,還好我不恐高,不然得嚇死。這四周的山峰聳立看不到底,穿梭在雲霧之間,風聲在耳邊呼嘯,眼前的畫面也不停倒退。

心情倒是沒初來時那麼有壓力了,這一路上見山峰之上都修築着亭台樓閣,竟然時不時有光芒從中閃爍。有一處似廣場的空地上還有數十人彷彿在練武。

「難不成真是宗門?」我思付着。

在我思索間,突然腳下一空踏在了實地上,差點給我摔着。

「酒......掌門!」一聲少女的呼喊傳來,我抬頭望去便見着一個穿着翠綠色衣裙的小姑娘朝我這邊跑來,十分挑膚色的料子卻被她穿的十分清新,貌似林黛玉的髮式隨着她的動作一晃一晃的。

她跑到我跟前抓着我衣袖上下打量查看,還帶着哭腔說著:「嗚嗚,掌門,我被采鵑她們幾個騙到別處去了,她們沒怎麼樣你吧?明明你說過要好好休息不準任何人打擾的,那東西副作....!。」

突然戛然而止,警惕地看了眼站在我身後的少年。

我精準的捕捉到關鍵信息:「副作?是副作用么,難道跟我穿越和這身體主人有關。」

而那少年也感受到了這少女的眼神,抿了抿唇竟然有點挫敗和失望。沒有行禮就踩着劍自顧自地走了。

我意識到這個少女和「我」的關係不一般。

便略僵硬笑道:「讓你擔心了。」手上趕緊把繼續在探查的手給拿開,就怕真看出來什麼。

少女一愣,隨後燦然一笑驚喜道:「酒兒,你笑了!」

「難不成這身體原主也是個冷麵的,那倒是省事了。」我心想着,然後慢慢收斂起客套的假笑道:「回房吧,我有些累了。」

「恩!」

我便一路上故意落下半步跟隨着少女的步伐,順便打量起周圍的環境來。

入了這所庭院大門,引入眼帘的便是一大片池塘,旁邊有怪石奇卉點綴,池塘左右兩邊各有石板鋪成的徑引往更深處。

應是夏季,湖中荷蓮並開蜻蜓在之間跳躍,湖**卧着一顆年歲不小的樹木,為什麼要說卧?

這樹着實像喝醉了酒躺在地上斜倚着的老人,它的枝條竟是向東生長,而不是向上攀高,高度估摸着五米左右,但左右伸出的枝條長度似有高度的三倍不止。

不知為何多看了幾眼這棵奇異的樹,我斂了斂神便緊跟着少女走了。

在我收回注意力的那一刻,卻沒有看到大樹的枝條似乎動了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