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熱吻小太陽
熱吻小太陽 連載中

熱吻小太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夢吟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暖 現代言情 祁遇

【冷傲少年×安靜少女】【甜寵 救贖治癒 雙向奔赴】【男主前期冷 後期熱】 高一那年,溫暖打暑假工回家路上碰見了混混,在她最絕望無助的時候,祁遇出現把她救下
匆匆一面,她既沒看清他的長相,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為了躲避父親,外婆帶着她搬到了寧宜小姨家
她又遇見了那個讓她記掛的少年
少年的低冷的聲音,讓她一下就認出來了,可少年卻說她認錯人了
那天之後,溫暖沒再見過祁遇
- 直到新學期開學,他們再次相遇,並成為了同桌
後來,溫暖得知這個冷傲的少年,有着和她相似的遭遇…… 他是她的奇遇,她是他的溫暖
再後來,他們一定約定考寧大,可溫暖最後卻不告而別,祁遇也出國了
- 兩年後,溫暖出國當交換生,不曾想交換的學校正是祁遇的學校
兩年的分離讓他們更加知道,對方在自己心裏早已是無可替代的了
這次他們選擇緊緊地握住對方的手,再也不放開
- 祁遇問:「當初為什麼不聲不響的離開?」 溫暖低下頭小聲回答,「我不想拖累你,也不想成為你的累贅
」 祁遇用只對她溫柔的聲音說,「溫朝曦,你從來都不是我的累贅,你是我的小太陽
」 (中間會分開一段時間 介意慎入!)展開

《熱吻小太陽》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碰見混混


「你是溫暖的奇遇,也是溫暖的祁遇。」

——溫暖

-

盛夏七月,驕陽似火。

作為夏天最炎熱的月份之一的七月,即使到了晚上十一點,煩悶燥熱依舊不減白天。

柏油馬路上的熱氣還未褪去,樹上的蟬還在肆無忌憚的叫囂着,彷彿也在抱怨天氣的炎熱。

蔥綠的樹葉,時不時地在風中抖動幾下,可依舊感受不到一絲涼爽。

繁華街道正**,一家裝修復古的奶茶店裡。

一個身穿玫紅色體恤黑色背帶褲,長相清純白凈的女生,邊背上手裡的雙肩包邊朝吧台走。

「文姐,那我先回家了。」女孩聲音輕柔。

吧台里正在對賬的女人抬起頭,「好,路上慢點,到家了跟我說一聲。」

女人三十齣頭的年紀,一身白色連衣裙,扎着低丸子頭,妝容簡單卻不失精緻,整個人散發著溫柔的氣質。

「好的,文姐。」

女孩剛推開玻璃門,又被文姐叫住,「溫暖,今天太晚了,你打車回去,車費我給你報銷。」

溫暖猶豫了兩秒鐘,「不用了文姐,馬路對面有一條回家的近路,十分鐘就到了。」

「行,那你快吧,明天晚點過來。」

「好的,謝謝文姐,文姐再見。」

推開玻璃門,一股熱氣撲面而來。

溫暖看了一眼腕間的白色電子錶。

23:10。

打開背包,從裏面拿出一部白色手機。

剛摁開,屏幕上就顯示着10個未接來電,全都是備註為「外婆」的打過來的。

溫暖邊走邊回撥過去,那頭很快接通。

一道十分急促的聲音傳出來,「曦曦,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回來啊?打你電話也沒接,可急死我了。」

溫暖輕聲回應,「外婆對不起啊,忘記跟你說了,今晚奶茶店有點忙,我就留下來加班了,現在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一會兒就到。」

「好好,你沒事就好,那先不說了,我在門口等着你。」

「嗯,好的。」溫暖甜甜的應了一聲。

掛斷電話,順勢把手機裝到褲子口袋裡,加快腳下的步子。

很快她就走到了一條燈光昏暗,空無一人的小巷子里。

雖然這條巷子她經常走,但還是第一次這麼晚一個人走。

心裏莫名生出一絲恐懼,溫暖在心裏給自己打氣,「沒事的溫暖,大膽一點,外婆在門口等着呢,只要走出去就沒事了。」

溫暖雙手緊緊地抓住背包肩帶,低着頭快步朝前走。

不一會兒,她聽見一道說笑的聲。

聽說話聲音和語氣,像是兩個醉酒的男人。

溫暖心裏的恐懼又增加了幾分,不自覺的小跑了起來,耳邊一直回蕩着她怦怦亂跳的心跳聲。

等她意識到那道說笑聲離她越來越近時,已經晚了。

剛跑到拐彎處,她就撞到了一個人。

濃烈的酒味,讓溫暖的心一緊。

她快速後退幾步。

「你他媽眼瞎啊,往老子身上撞。」

面前響起怒罵聲。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溫暖下意識低頭道歉。

此刻,她面前站着兩個男人。

罵人的那個嘴裏叼着牙籤,滿臉橫肉,尤其是那隻大花臂,格外刺眼。

花臂男旁邊還站着一個黑瘦,滿臉痞氣的男人。

看清撞他的人是一個小姑娘時,花臂男奸笑一聲,「喲,原來是一個小妹妹啊。」

聞言,溫暖的心猛地一顫,又後退了幾步。

黑瘦男緊跟着朝溫暖走近兩步,上下打量她一番。

隨後發出賤笑聲,「小妹妹,這麼晚了一個人去哪啊,要不我倆送你?」

溫暖感覺胸腔里的那顆怦怦亂跳的心,彷彿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雙腿也不自覺的打顫。

儘管她現在整個人都被恐懼包圍,但她依然強迫自己保持冷靜淡定。

她不能有事,也不可以有事,外婆還在等她回家,她還要考寧大,完成媽媽臨終前的心愿。

「謝謝兩位大哥的好意,我爸爸已經來接我了,不麻煩你們了。」溫暖邊說邊後退。

花臂男伸手要抓溫暖的肩膀,「不麻煩,你爸爸還沒來,我們先送你一截。」

溫暖慌忙後退躲開,從褲子口袋裡掏出手機放在耳邊,「喂,爸爸,你到了啊,好,我現在就出去。」

收起手機,溫暖強裝淡定,「兩位大哥,我爸爸已經來接我了,就在巷子口,我先走了。」

說完轉身往回走,剛抬腳,背包就被拽住了,緊接着又響起令她恐懼的聲音,「小妹妹,你這人不誠實啊,你剛剛接電話,手機都沒解鎖,擱在騙我倆呢。」

溫暖倒吸一口涼氣,恐懼也在一瞬間達到了頂峰。

現在她只能賭一把了。

溫暖使勁掙脫一下,抓住她背包的那隻手也被迫使鬆開。

不等身後的人反應過來,她拔腿就跑。

目光注視着前方,此時她也顧不得腳下了,坑坑窪窪的路,讓她深一腳淺一腳。

只要跑出巷子就沒事了。

可她剛跑兩步,身後的人就追了上來。

斷斷續續的怒罵聲傳進她的耳朵,「他媽的,小死妮子,等老子抓住你了,非弄死你……」

這一刻,溫暖感受了前所未有的無助和害怕,比溫宏毅打罵她的時候,更讓她無助害怕。

淚水不斷地在眼眶裡打轉。

「撲通」一聲。

溫暖摔倒在地。

因為沒有注意腳下,被地上的坑窪絆倒,她忽略手掌和膝蓋的疼痛,慌忙從地上爬起來。

突然,背後傳來一股力量,又把她踹倒在地上。

踹她的力度很大,她重重朝前方撲過去,雙手在地上摩擦一小段距離,灼熱的痛感讓她忍不住叫了一聲。

下一刻,後腦勺的馬尾被人一把拽住。

溫暖被迫轉過頭,花臂男惡狠狠盯着她,「你他媽的還跑啊,敬酒不吃,吃罰酒。」

「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

「大哥,我爸爸馬上就來了,你再不鬆開我,我爸爸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溫暖提高音量,打斷花臂男的話。

燈光昏暗,花臂男並沒注意到溫暖發抖的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