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能激斗
超能激斗 連載中

超能激斗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幽靈墨貝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可人 辛煥 都市小說

在超能力普及的未來世界,擁有「無敵」超能力的辛煥接受了一份對他而言相對特殊的委託,偽裝成學生去貼身保護大一新生白可人......展開

《超能激斗》章節試讀:

第3章 黑騎士


通過幾天的奮筆疾書,辛煥如願以償的以壓線的成績考進了清靈大學,並選擇了跟白可人一樣的專業——服裝設計。

新生報到當天,白可人受邀參加迎新晚宴,辛煥跟了過去,卻被拒之門外。

「怎麼?大家都是服裝設計系的,只邀女生不邀男生?」

「你知道什麼意思就好,識相點就趕緊離開。」

辛煥皮笑肉不笑:「我若是不識相呢?」

那人將手指捏的咯吱作響:「那就讓你破相!」

「在迎新晚宴上毆打新生可不是個明智的決定,我覺得你們可以試着讓我參加,反正是僧少粥多的局面,我分不走一杯羹的。如果邀請的新生都是女孩子的話,應該會讓她們心生警惕吧,但如果把我塞進去就不會發生那種情況了,她們頂多只會感慨這個專業的男生好少。」

那人思索了一陣子,妥協了:「行吧,不過你可不要作妖,不然以後在學校里有你好果子吃的。」

辛煥不置可否的甩了甩手,走進豪華包間。

隨意的掃了一眼,加上剛剛堵門的那個,除了自己一共是五男八女,五個男的無一例外都是所謂的學長,而女生們則都是新生。

鎖定了白可人後,辛煥拍了拍她身旁學長的肩膀:「不好意思,請你換個位置。」

「你誰......好的。」

那個學長機械般起身,並在一個角落裡落座,當屁股重新接觸到椅子後,他拍案而起,指着辛煥:「你這傢伙!敢對我發動超能力是吧?!」

辛煥露出無辜的表情:「難道不能發動超能力嗎?對不起,我是新生,不太懂規矩。」

一個衣冠楚楚的眼鏡男站起來圓場:「雖然校規里沒有明確規定,但一般情況下還是默認不對其他師生髮動增益類以外的超能力的,否則將視為宣戰。」

辛煥有些玩味的看着角落裡的學長:「原來我在不經意間向學長你宣戰了啊?」

眼鏡男:「不過念在你是新生,自罰一杯就算過去了,下不為例哈。」

猶豫了一下,辛煥還是倒了杯白酒,一飲而盡。

既然接受了這份委託,那就代入學生的身份吧,如果一上來就跟學長們搞對立,那隱藏身份、暗中保護的意義就失去了。

「**!」

眼鏡男帶頭鼓掌,接着有稀落的掌聲響起。

「這位學弟夠爽快,我是你們的大三學長,地質勘探系的周芸,學弟你怎麼稱呼?」

「辛煥。」

「你的超能力是精神操控嗎?」

辛煥露出個意味深長的笑容:「嘛,算是吧。」

得到自己想要的情報後,周芸便不在辛煥身上浪費時間和精力,組織着大家做自我介紹。

白可人在做自我介紹的時候怯生生的,聲線都在顫抖:「我叫白可人,今年18歲,以前沒有過同學,都是私教老師在教我,總之很高興認識大家......」

「噓~!」

一個比較瘦弱,名叫杜濤的學長輕浮的吹着口哨,被周芸用眼神制止以後,才有所收斂,不過還是用看着獵物一樣的眼神盯着白可人,時不時的伸出暗紅色的舌頭舔着嘴唇。

白可人注意到那炙熱的眼神,有些緊張,但並不害怕,可能是因為跟陌生人接觸的很少吧,不明白杜濤的用意。

辛煥對這些人的自我介紹完全不感興趣,自顧自的吃着東西。

「看樣子大家還是有些拘謹啊,那麼能拉近彼此關係的,當然要屬酒桌遊戲啦!不過大家都是新生,肯定沒有類似的經驗,我們就以比較簡單的遊戲作為開場。蘑菇頭,到你的主場了,你來主持。」

周芸口中的蘑菇頭是個留着蘑菇頭的陰鬱男,看上去跟迎新的主題格格不入,聽到周芸的吩咐後,掏出一副撲克牌:「接下來我給每人發一張牌,接着再從牌堆里抽一張,如果是相同點數的罰一杯。」

規則簡單易懂,沒有類似經歷的小女孩兒們雀雀欲試,包括白可人。

接過蘑菇頭遞來的撲克牌,辛煥第一時間進行了檢查,是一般的紙牌沒錯,不過上面帶有微弱的能量波動,對方絕對在上面做了手腳。

「八點喝。」

眾人紛紛亮出自己的底牌,白可人和另一個女生中招了。

正當白可人舉杯時,辛煥一把將酒杯奪了過來,一飲而盡:「黑騎士!」

眾人有些懵,不知是什麼情況。

辛煥反問:「各位學長不是經常參加各種酒局的嗎?難道不知道『黑騎士』這種酒桌文化?」

周芸苦笑:「是我們孤陋寡聞了。」

「跟你們的遊戲一樣簡單,當女士被罰酒的時候,紳士們以黑騎士的身份代罰。」

「這是哪裡的酒桌文化?」

「影國。」

「沒想到辛煥學弟還是個留學生,不過應該懂得入鄉隨俗吧?我們這裡可不存在什麼黑騎士。」

辛煥的表情顯得玩味:「先別忙着否定嘛,既然學妹都可以為了學長們接受新鮮的事物,那學長們難道就不能接受學弟帶來的新鮮事物嗎?你們也可以扮演黑騎士替學妹們擋酒呀,這可是刷好感度的大好機會,還是說黑騎士有必須不能存在的理由?」

看門男王騫正要發作,也被周芸壓了下去:「我覺得辛煥學弟說的有道理,那麼繼續吧。」

「黑騎士!」

「黑騎士!」

......

白可人屢屢中招,都被辛煥擋了過去。

角落男李子賢陰陽怪氣道:「咱們這是邀請來了一對撒狗糧的小情侶嗎?」

白可人聽懂後小臉紅撲撲的,急忙搖頭否認:「我不是,我沒有,別胡說!」

周芸向蘑菇頭使了個眼色,蘑菇頭咳嗽了兩聲:「咳,遊戲升級,現在相同點數的罰兩杯,相同花色的罰一杯。」

辛煥心裏冷笑,這是打算用量壓垮自己,不過他們的如意算盤打錯了,自己是滴酒不沾的,剛才的酒雖然視覺效果上是進了自己的胃,可實際上早就被用空間系能力傳送到不知哪個下水道了。

酒局持續了一個半小時左右,見僵持不下,周芸選擇了妥協:「辛煥學弟真是好酒量!」

辛煥裝模作樣的揉了揉太陽穴:「謬讚了,說實話我現在頭昏腦漲的,看東西都重影。」

周芸並沒有相信他的鬼話,因為對方明顯還有着正常的思維邏輯:「那可得小心啦,夜路可是很危險的!」

「咦?這裡的治安不好嗎?我看幾位學長都沒喝太多的樣子,要不送送我?」

「不不不!我們跟你可比不了,都不勝酒力,自身難保了都,你就自求多福吧。」幾個學長都擺手推脫。

辛煥朝白可人挑眉:「那白同學,能麻煩你送我一程嗎?」

白可人眼神躲閃,可還是毫不猶豫的點頭。

看着白可人攙扶着辛煥離開,杜濤顯得有些急躁:「老大!就這麼放他們離開嗎?」

周芸一臉陰沉:「不然呢?那小子恐怕早就知道咱們的意圖了,不過他也算識相,只保了白可人一個,沒有攪局。」

「可他帶走了最漂亮的那個!」

「你也可以選擇拋下剩下這幾個,去追那隻還沒飛遠的鴨子。」

杜濤有些悻悻然:「那還是算了,如果被獵犬咬一口就得不償失了,還是現成的香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