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冥野
冥野 連載中

冥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漠北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漠北寒 奇幻玄幻 陳倫

這是文明對文明的征服 這是所有生命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 這是科幻和玄幻的碰撞 這是科學和玄學的結合 這,便是戰爭展開

《冥野》章節試讀:

第2章 侮辱


當天下午,我就坐着洪武的車,一路到了山裡。或者說,山裡的天庭。

洪武開着車,那個叫雪兔的女人坐在副駕駛上,我坐在雪兔的後面。全程我都無心關注路程如何,一直望着窗外,但是卻無心觀賞沿途的景色。

我的腦中一直在思考,思考這一切是不是夢?我不敢相信,這一切發生了,真實的發生了,以至於我現在其實還沒有能真正接受。

洪武走的路我並不認得,反正就是感覺很偏遠,就像是在原始森林裏面。

進了山,也就只有山路了,我以為還要徒步走上好遠一點路程的時候,眼前卻令我豁然開朗。

深山裏面竟然還有一個供直升機停放的平台!

但四周依舊荒涼,除了樹,還是樹,放眼望去,依舊是樹。亂七八糟的樹,松樹居多,其他雜七雜八的樹我也認不得,畢竟我也不是干這個的。但要問我是干哪個的,我只能說,干大事的。

那平台就好像已經許久不用了一樣,平台上散落着枯枝敗葉,焦黃的落葉使得這裡看起來已經荒廢了很久一樣。

洪武笑着說道:「這裡啊,是為外人進入天庭所準備的直升機接送點。但是多少年沒有外人進去過了,所以啊,也就多少有點荒廢了。以前還有人經常來打掃,自從神武榜那些人心不齊過後,這裡也就沒有打掃的必要了。重心都給放在神武榜那些人身上去了,哪還有心思來管這兒啊。」

我凝望着遠方,問道:「外人?那天庭的人進去是從別的地方進去?」

洪武還沒有說話,我卻聽到了那個女人的譏笑聲,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

「你以為天庭的人是怎樣的人?裏面可是個個都能飛的存在,哪還需要直升機接送啊。就你這腦子,也不知道你是怎麼被那五道血脈之力看中的。」

對於那個女人的嘲諷,我沒有在意,反倒有些習以為常了。更多的是在想那幾個名詞,天庭、神武榜。這,又是什麼樣的存在?

「等一會吧,預計還有幾分鐘直升機就到了。」

我點點頭。

幾分鐘後,直升機就到了。

洪武沒有和我一起上直升機,反倒是雪兔那個女人和我一起。或許是因為洪武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又或者他還要去找其他四個人。

我如是思索着。

飛機上,雪兔對我板著臉,我也沒有給她什麼好臉色看。我並不會去刻意討好別人,哪怕這是個美人,也不例外。

「就你?看你這樣子,到底是怎麼成為五道血脈之一的傳承者的。」

我頭也沒抬,漫不經心答道:「或許是通天教主那尊大神看錯人了吧。」

「我覺得也是,就你這熊樣,和個屌絲沒有任何區別。如果不是血脈之力眷顧了你,那你現在就可以直接定義為屌絲了。當然,在我眼裡,現在你雖然不是什麼屌絲,但也不是能讓我看上眼的人。」

那個女人給我的感覺就是一直高高在上,目中無人。我依舊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針對我,難道真的就僅僅是因為我的過去?但反正,我不喜歡她,甚至討厭她,討厭她這幅高高在上的姿態,討厭她這隨意指點的語氣。就好像,我必須要圍繞她來轉一樣。

「我也不需要你能看上眼,我做什麼是為了我自己。」

雪兔卻是一聲冷笑,「呵,為了你自己?難道為了你自己你就可以捨棄一切?為了你自己你就可以捨棄他人的生命?真是可笑至極!」

她這段話說得我雲里霧裡的,不明白什麼意思。

換做幾個月前,我現在一定會和她爭論不休,勢必分個高低對錯出來。但現在,我已經沒了這份衝動,或者說,我已經可以壓制自己不去做這無意義的事情,特別是這種無論對錯都討不得好的口舌之辯。

我沒有理會他,也沒有再說話,她也在一旁生着悶氣,或許是因為我不理她,表現得無所謂,這樣的擺爛姿態讓她不爽?

腦中在思考東西的時候,或者放空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眨眼睛,三個小時就過去了。

天已近黃昏。

我們也到了目的地,天庭!

一個非常浩大的地面軍事建築群!

大得我不可想像。

我的臉上儘是震驚的姿態,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如此恢宏的建築群,我本以為這就是天庭了。

結果,雪兔用一副看鄉下人的眼神看着我,冷冷說道:「你以為這就是天庭了?真是無知!」

我側頭看向她,疑惑不已,難道這還不是天庭嘛?

我眼之所見,儘是輝煌的空中樓閣!我目光之所至,儘是令我熱血沸騰的戰機坦克裝甲。千姿百態的軍事建築,各種各樣的軍事武器......

這個地方的安全等級,是我所不敢想像的。

「這裡,名為南天門,仿造神話天庭所建所命名,天庭可不是在這裡。但,南天門的軍事防禦等級,除了天庭,華夏沒有其他任何一個地方能比得上這裡了。」

雪兔的語氣中帶有濃烈的驕傲和自豪,看得出來她為她是天庭的人而相當自豪。

正此時,迎面走來一個英姿颯爽的女人,沒有穿着軍裝。而是簡潔的短裙,淡黃色的長衫。

看起來和雪兔不同,雪兔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標準的女軍官,有些桀驁。但她看起來,就像是散漫的俠士,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散漫的味道,就很隨意,沒有絲毫約束,也沒有軍人身上所有的那種氣質和習慣。

但這個女人一開口,卻是和雪兔一樣,令我很不喜。

「哪來的新人?就這樣?早點回去種地吧,就這種貨色你也拉來,雪兔,你的選人水平什麼時候這麼低了?」女人肆無忌憚的打量了我一眼,隨後便沒有再打量的**,直接對着雪兔開口否定了我。

雪兔雙手一擺,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

「這事可不是我能決定了。」

那女人點點頭,「這倒是,也不知道天威組的人怎麼想的,都找這種貨色來,靠這種貨色保衛地球?簡直就是痴人說夢!真要是靠他們,敵人還沒打過來,他們就已經臨陣脫逃了。把武器交給他們,只怕轉手就會對着自己人開槍。天威組的人真的是腦子生鏽了嗎,要是生鏽了還不如滾下去讓我來,肯定比那幾個老不死的做得好。」

聽到此,她對我很明顯的侮辱之意早已顯而易見。可以說,這個人沒有絲毫禮貌可言,雖然我也不是很懂禮貌這些,但也不如她這般。

雪兔卻是搖搖頭,沒有再說什麼。

或許是和那個女人一樣對那個什麼天威組失望至極?

女人沒有再交流下去的**,隨口說了一句「帶這樂色去天庭吧,不出意外明天他就得滾回家了。」

隨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甚至全程沒有正眼看過我一眼。

我悄悄的捏了下拳頭,記住了她今天對我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