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乞丐:擺爛治好精神內耗
穿越乞丐:擺爛治好精神內耗 連載中

穿越乞丐:擺爛治好精神內耗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高野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顧塵 高野舞

穿越成為一名乞丐,前世顧塵受夠了九九六福報,這一世他決定擺爛
修鍊不存在,擺!女人只會影響我的速度為,擺!什麼?聖主要讓街溜子的他去當聖子?擺! 魔族入侵了?擺!顧塵擺到最後無人敢惹
系統怒了,擺擺擺,現在整個大陸沒人理你了看你擺給誰看
展開

《穿越乞丐:擺爛治好精神內耗》章節試讀:

第4章 再探面鋪


周虎開口邀請顧塵做龍虎幫的六長老,是有他的打算的,一來龍虎幫最近死傷慘重需要補充鮮血,二來顧塵也是自己人,而且他實力突飛猛進,必定有秘密。

顧塵以為自己還沒睡醒,這個幾天下命令前打斷自己腿的人,現在邀請自己做老六,肯定沒安好心。

「我這左腿還沒好利索,恐怕當不起這個六長老啊。」

顧塵已經下定決心做這個老六,但是舊賬得算清楚。

聽到顧塵提起前幾天的事,二賴子等人嚇得一哆嗦,周虎已經看他們眼神不善。

「動過手的人顧長老請隨意處置。」

顧塵點了點頭,廢了自己腿的人總得算賬。

「那我當了這個長老可要做些什麼?」

「只需在幫派有難的時候出手相助即可。」

「哈哈哈,爽快!來,祝我們合作愉快!」

顧塵找到一個只吃飯不幹活的擺爛好去處,樂不可支,伸出手給周虎來了一個世紀握手。

「那就歡迎顧長老的加入,明晚本幫主就為顧長老舉辦宴會,到時候咱們不醉不歸 」

「到時候顧長老別忘了帶上家屬。」

顧塵莫名其妙,他光棍一個哪來的家屬。周虎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果然如此,又把孫寡婦那裡的事說了一遍,把二賴子丟給顧塵做手下,一個人離開了。

童養媳?自己還有沒見過幾面的老婆,真是讓人意外啊。

顧塵今夜沒有系統提升修為的話,早已經是死人一個了,會不會有人給自己收屍呢?呵,有機會得見識一下這位童養媳了。

「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到時候多指教指教啊。」

顧塵看着留下來坐立不安的二賴子幾人,這幾個狗腿子不是安分的人,得先來個下馬威。

「不敢不敢!願聽長老差遣!」

顧塵圍着幾個人轉了轉,目光選中一個瘦弱的小子,咔嚓一下一腳踢碎他的小腿,一聲慘叫劃破夜空。沒記錯的話,當天就是這個貨踢自己踢得最狠。

「把龍虎幫大致情況說一下。」

二賴子幾個人知無不言,顧塵聽了個大概。龍虎幫,獨狼會,狗頭門,附近三大勢力瓜分了這一區域的鼠洞。

三大勢力區域沒有明確的勢力範圍,有些灰色的區域就經常發生火拚。

例如,孫寡婦所在的柳花巷就是龍虎幫和獨狼會的勢力交叉口。

鼠洞的幫派什麼業務都做,殺人放火,放貸,買賣人口奴隸,乞討要飯,為內城的達官貴人做狗腿子。

內城有些公子哥喜好狩獵,野獸沒能滿足他們的**,他們就喜歡狩人獵,時不時來鼠洞殺人尋歡作樂,他們稱作打地鼠。

公子哥打地鼠之前,會提前通知這裡的勢力,讓他們打掩護,清理後場,給一些靈石做犒賞。

顧塵聽不得這些,罷了罷手轉移話題。

「那你們現在的收入怎麼來?」

「回顧長老,收保護費,手下的人乞討,還有埋屍體,給城裡人通茅廁。」

「收來的費用七成上交給您,您看着給幫主。」

顧塵傻眼了,自己前輩子最是痛恨資本家,轉世變成了比資本家更吸血的修行者,這感覺,真香!

神龍歷九九六年八月十六號,顧塵穿越過來的第二天,太陽曬屁股了他還沒起來。

「你這個年紀你怎麼睡得着覺!有點出息沒有!」系統的雞湯鈴聲響了十幾次,才弄醒自己的宿主。

啊哈哈,顧塵看着頭頂的大太陽打哈欠,想着早飯午飯一起吃,又可以擺爛一頓飯錢,賺大了。

「長老您醒啦,這是小的給您準備的吃的。」

二賴子滿臉諂媚的對顧塵點頭哈腰,提着一堆吃的進來,手臂還綁着繃帶,看起來有點滑稽,看樣子等得蠻久的了。

顧塵對這個有眼力勁的狗腿子觀感不錯,也不客氣,坐下來大朵快頤起來。

「顧長老,幫主已經下了通知,今晚七點為您接風洗塵。」

顧塵有預感今晚他這頓飯不會吃得安心,不做多想,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想了想,領着二賴子往柳花巷而去。

「二賴子,柳樹長花嗎?」

「回長老,不曾見過。」

「那為什麼叫柳花巷?」

「小的是這麼聽說的,以前有個半吊子書生去那裡幽會,榴槤忘吃,頓時獸性大發,提筆煙花柳巷四個大字。」

「後來不知怎麼傳的,就傳成了柳花巷。」

「是流連忘返,詩興大發。」

「對對對,長老大才。」二賴子馬屁拍得香香的。

兩人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孫寡婦的鋪子,這裡人來人往,生意不錯嘛,顧塵眯着眼看着忙裡忙外的母女兩人。

「你們聽說了嗎?龍虎幫提拔了一位六長老,年紀輕輕實力不俗,跟周虎不相上下。」

「都不是好人,龍虎幫提拔長老跟你在這裡吃面有半毛錢關係嗎?」

「那可說不準,你看到那二妮子沒有,聽說她是新晉六長老的童養媳。」

「呸~母親是狐媚子,不知道爬了多少男人的床,有其母必有其女…」

「幹嘛!我還沒說完呢!」

「那邊!顧塵,龍虎幫六長老來了,不想死的閉嘴!」

一個大媽嗓門大,越說越起勁,被一個同桌的漢子阻止了。

顧塵背着手走過人群來到面鋪,周圍鴉雀無聲,人們不言不語,餘光打量着顧塵。

剛剛還在喊叫的大媽嚇得感覺埋頭吃面,麵條送進鼻孔也渾然不覺。

二妮子早已經發現顧塵的身影,心裏慌亂不安,剛剛人們的議論她聽在耳朵里,心裏美滋滋的,現在正主向她走來,心裏砰砰跳。

孫寡婦今天稍作打扮,看起來有點姿色,身經百戰的她面對顧塵這個面色白凈的後輩竟然也有點忸怩。

然而顧塵下一句話讓母女二人臉色蒼白,也讓吃瓜群眾炸開了鍋。

「喲,這不是我顧塵的老婆嗎?」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我顧塵有老婆,這樣昨晚就算死,也有人替我收屍了。」

「就是可惜年紀輕輕的要你做了寡婦。」

二妮子的臉色從羞紅,突然變得蒼白無力,她看着顧塵如墜冰窖。

顧塵的話讓客人竊竊私語,對着母女倆指指點點。

「小孩子童言無忌,望顧長老恕罪!」

孫寡婦立馬拉着二妮子跪下給顧塵下跪。

顧塵不理會兩個女人,她們禍水東引,要不是實力在身他真的已經死了,顧塵向二賴子招了招手。

「二賴子,以前都是什麼規矩。」

「回長老,每個月十兩銀子。」

二賴子還想說另一個規矩是每個月二兩,就是要…可是看了情況識趣的閉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