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咖啡店夜班店員
咖啡店夜班店員 連載中

咖啡店夜班店員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峽谷上面有棵樹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峽谷上面有棵樹 懸疑驚悚 林曉

林曉考研失敗,打算二戰,但不好意在家啃老,於是打算找一份空閑時間的工作,這樣就可以邊工作邊複習考研了
在這家咖啡廳,她結識了好友秦芳芳、鄧瑤…… 上班的第一個夜晚,店裏面來了個奇怪的客人……展開

《咖啡店夜班店員》章節試讀:

第1章 求工作


「你們學校沒有組織校園招聘嗎?」

對面的HR帶着一雙凌厲的眸子、一動不動地看着林曉。

林曉卻感到一陣頭皮發麻,小聲說道:「有舉行過,只是我當時準備考研錯過了。」

「這麼說你考研失敗,所以出來找工作?」

林曉有種不好的預感,但還是如實點了點頭。

果然,HR立馬錶示,「對不起,我們只招有三年相關行業經驗的人或是碩士應屆生」。

……

從寫字樓走出來後,林曉渾身都是怨氣。

什麼破玩意?既然認為我不符合要求,那幹嘛還要我來面試,我在網上投遞的簡歷不是寫得很清楚嗎?

說起來,這已經是自己面試的第十家企業了,每一次都與剛才面試的這家一個套路,敢情就是騙人來走走過場。

唯一不同的是,這家企業是面試就明說了不合適,前面幾家說是等通知……說起來,這家還算是有點良心的單位,看不上就直說。

至於他們為什麼看不上自己,林曉也不明白。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這時,提包里的手機突然響了。

拿起一看,是老媽打來的。

「曉曉,你什麼時候回家吃飯?」

聽到電話那端關心的話語,林曉的雙眼不爭氣地掉下了眼淚,自己因為考研失敗,又三個月沒有找到工作,但至今沒有聽到媽媽說一句責怪的話,還處處照顧自己的情緒,這麼好的媽媽,自己怎麼就如此辜負她?

「媽,我中午不回來吃飯了,因為我一點鐘還有一個面試,來來回回趕不上,你自己先吃着吧,我下午再回來。」

其實下午並沒有其他面試,而是在此刻,林曉突然下定了決心,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不能22歲了還讓媽媽給自己生活費。

新聞報道有那麼多大學生去送外賣,人家能放下身段,自己怎麼就不能呢?今天,就算是找一個服務員工作,也絕對不能再啃老。可是上哪裡去找啊?

來到街道上的椅子坐下,不知下一步應該如何走的林曉拿出了手機。

本想着繼續刷招聘信息,但微信突然彈出的一則信息吸引了林曉的注意。

這個消息來自於微信兼職群,是林曉之前與室友做活動兼職加進去的。

打開信息窗口一看,只見上面寫着:

晨曦咖啡招聘咖啡店夜班營業員

工作時間:每天22:00—次日08:00,每周工作五天,調休兩天,工作輕鬆。

待遇:6000底薪+1000夜班補助+全勤獎300+五險一金

要求:女性,年齡18-35歲,高中及以上學歷,會基本的電腦操作,大學學歷優先,可往店長方向培養。

上班地點:桶湖二街76號

有意者可加微信私聊。

「這不就是我想要的嗎?」林曉興奮地站了起來,雖然是一直上晚班,但有五險一金,工資比剛才應聘的公司待遇還要好。

尤其是「工作輕鬆」這幾個字太吸引林曉,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就可以一邊掙錢一邊準備考研二戰了,最重要的是,「啃老」的心理包袱就可以放下了。

看招聘要求,自己完全合格。

於是林曉想都沒想就加了對方的微信,對方几乎是秒通過。

林曉:你好,請問你們是在招咖啡店員嗎?

對方:沒錯,但我們只招夜班店員,你能接受長期夜班嗎?

林曉:能接受。

對方:那你把你身份證拍個照發過來一下吧。

身份證?林曉立馬警惕了起來,這都還沒怎麼著就要身份證,怕不是什麼騙子。

對方見林曉遲遲沒回復,便又發信息過來:如果你放心不下,可直接來桶湖二街分店看看,也可網上搜搜,我們是連鎖上市咖啡企業,全國到處都是分店。

桶湖二街……這不就是林曉現在所處的位置嘛。

起身觀望四周,果然,這家名叫「晨曦」的咖啡店居然就在自己的斜對面。

對此,林曉立馬回復對方:我現在就在你們店附近,請問現在即食麵試嗎?

對方:當然可以,隨時歡迎。

雖然咖啡店就在對面,但道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愣是讓林曉花了十分鐘才來到晨曦咖啡店門口。

晨曦咖啡店看上去規模很大,此時的客人絡繹不絕,想必生意很不錯,這下林曉放心了,起碼現在可以肯定的是,這應該不是一家「騙子」店。

因此,林曉拿出手機,給對方打了個微信電話。

「喂,你好。」

接通微信後,一個溫柔美妙的女聲傳進了林曉的耳中,就像是一股清澈的泉水在為自己接風洗塵,倍感輕鬆舒適。

「你好,我是過來面試夜班店員的人,現在在貴店的門口……」

「好了我知道了。」還沒等林曉說完,對方就打斷,「你稍等一下,我馬上過來。」

幾分鐘後,一個身穿天藍色連衣裙、身材曼妙、膚白貌美的女子走到了林曉的面前。

「你就是過來應聘夜班店員的嗎?」

「嗯。」

「跟我進來吧。」

在女子的帶領下,林曉走進了咖啡店內部的一個偏室。

這裡十分幽靜,但寬敞明亮,牆上還掛着一些植物、動物、人的照片。

不知為何,這些照片竟然讓林曉莫名有種熟悉的感覺,真是奇怪。

但轉念想想,這些動植物本來就隨處可見,熟悉不是很正常嗎?

「坐吧。」女子很禮貌地給林曉遞了杯白開水,「我是這裡的店長,我姓秦,這裡是我辦公的地方。」

說完後,女子便在電腦前坐了下來。

「謝謝。」

「你的身份證帶來了嗎?我先登個記。」

「帶來了。」林曉邊說邊遞了過去。

女子前後看了下林曉的身份證,手指在電腦上噼里啪啦地按了好幾下後,就開口道:「你什麼時候能來上班?」

「啊?」林曉有些錯愕,「不需要面試嗎?」

「我們店講究的是雙向選擇,所以有一個試工期,我們需要看到你的實際表現才能確定你到底適不適合我們店,對你也一樣。

剛才要你身份證,只不過是看看你年齡是否符合要求。如果可以的話,你今晚10點就準時過來報道。」

這該不會是騙人打免費工吧?

像是看出了林曉的心思,女子繼續說道:「你放心,我們店有很強的背景,不缺錢,你在我們這裡試工一個晚上,就算我們認為不合適,也會給你200元的補償,不會讓你白乾。」

果然,林曉雙眼一亮,這還差不多。

「不過,如果我們認為你合適,你自己不願意繼續干,那麼補償費一分也沒有。」

「我明白。」林曉爽快答應,「我今晚就可以開始。」

「好,希望我們以後合作愉快。」

雖然這算上什麼好工作,但自己本來也沒打算長干,等拿到了研究生入學通知書,走人便是。

回到家,林曉告訴母親,「媽,我找到了一份很輕鬆的工作,不錯,只不過要長期上夜班。」

「那好啊,閨女,具體是做什麼啊?」

「在……咖啡店做管培生,儲備店長。」為了不讓母親失望,林曉沒有明說自己只是找到了一個普通店員的工作,所以換了個說法。

正如林曉所料,母親周瑾曦聽完後,立馬高興地誇起林曉,「我就說嘛,我閨女這麼好一姑娘,肯定能找到好工作。」

林曉假裝不開心道:「媽,你以往都要求我每晚九點以前必須睡覺,怎麼現在就不擔心我長期夜班身子骨會受不了?」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你又不是普通人。」

「啊?」

「媽的意思是我閨女從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上個夜班還能怎樣。你現在已經出身社會了,哪裡還能再用以往教育在校生的觀念來束縛你。」

「還是我老媽識貨,這話我愛聽。」

……

好不容易,才等到晚上。

晨曦咖啡店的客人越來越少,靜謐的氣氛愈發濃重。

之前林曉還以為這家店夜晚生意爆好,所以才專門招聘夜班店員,現在看來不過如此,周邊其他店都是營業到晚上十點就打烊了,偏偏這家店……也不知在圖個什麼。

管他啦?反正她林曉是過來混日子掙點生活費,其他的與她無關。

「店長,我來報到。」

「這是鄧瑤,今晚你就跟着她干吧。」藍衣女子將一個看上去與林曉差不多大的女生介紹給了林曉。

鄧瑤衝著林曉一笑,「走吧,我帶你去換工作服。」

「請多多指教。」

在鄧瑤的帶領下,林曉開始了無休止的使用自動咖啡機製作咖啡、端咖啡、收拾桌子、登記客人資料、點餐……

說好的「工作輕鬆」呢?這樣下去,該怎麼擠時間複習考研?

這樣的繁忙,一直持續到凌晨。

「忙活了大半天,現在總算可以休息下了,曉曉,你也過來休息下吧。」

看看時間,現在已經是第二天一點。

此時,店裏面的客人幾乎已經走光了,「工作輕鬆」這四個字才真實浮現到林曉的眼前。

「瑤瑤,店長,還有其他店員呢?」在休息的同時,林曉暗自慶幸,自己遇上鄧瑤這個「師傅」真是有幸,親切又合拍。

「有的是小時工,只在每天下午六點到十一點出現,至於店長嘛,人家可是店長,店長憑什麼要陪你熬夜守店啊。」

「那現在豈不是就剩下我們兩個人?」

「當然,深夜客人本來就少得可憐,我們兩個足夠了,不過……」

說到這裡,鄧瑤故意停頓了一番,「我之前已經帶了好幾個徒弟了,幾個月下來,沒有一個通過試工期,不知道你……」

「嗯……」

鄧瑤還未將嘴裏的話吐完,一陣痛苦的**聲就將林曉和鄧瑤兩人的思緒拉了過去。

這聲音在這個寂靜的夜裡,散發著一股悲涼的味道。

順着聲音看過去,只見偌大的咖啡廳里,一個孕婦正坐在首座上,雙手捂着肚子,吃力地向咖啡前台招了招手,「我……要杯炭燒咖啡。」

「女士,我看里懷着身孕,還是不建議喝咖啡,我給你打一杯蘋果汁吧。」

林曉大學時輔修過營養學,她記得孕婦是不適合喝咖啡奶茶之類的東西。

然而,就在下一秒,林曉親眼看見,孕婦那張原本蒼白的臉上竟然籠罩上一層血紅的霧氣。

這霧氣……如果林曉沒有記錯,自己曾經見到過。那還是在八歲以前,可以說是經常見到。

直到八歲時,父母離婚,父親搬走,自己才沒有繼續見到這樣的情況。

「你懂不懂什麼叫做顧客是上帝?」孕婦渾身散發戾氣,瞪大的雙眼和略微露出的牙齒,像是要將林曉生吞活剝。

但林曉一點沒有害怕的感覺,正如母親所說,她林曉又不是那種膽小怕事的普通人。

「好的,你稍等。」

一旁的鄧瑤見此情況,悄悄拿出手機發了個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