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晨與昏
晨與昏 連載中

晨與昏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晨昏 魚笙

「我們之間明明離得很近很近,可為什麼我的手掌卻像隔着山海一樣無法再次觸及你呢?」 "山海?我不信這是山海!就算是神!我晨昏即使隔着山與海,隔斷時與光,隔絕我和你
也要!也一定要!她!重新站在我面前!」 當世間萬物有着強烈的渴望祈求時,未知的神明就會在其中選出給予回應
連神也不想知道世間流轉了多久,那個叫做晨昏年輕人背負着無法企及的渴望選擇走重新進了塵世中
展開

《晨與昏》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雪。


「啊,雪啊,我多想這樣一直愛下去。」

我依稀記得那是個有着暖陽的冬天,很想伸手撫向她的臉。

散發著微光屏幕里的可伶人兒,真切站的在了我的面前,欣喜和懊惱互相矛盾的情緒卻相互纏繞在了心間。

欣喜的是好久不見啊,她終於回到了我的身邊。懊惱無非是一點陰差陽錯使我們分割了這麼久的時間。

無論世上發生了什麼,時光總會推着人們向前。

我總是不經意想去否定物是人非,可它一次又一次打着我的臉。在後來很久很久的日子裏,我始終無法想像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可我,心懷許久的相擁還沒有實現啊。

「你到哪了?」我在新年將至川流不息的人群里隔着手機問向她。

周圍的人臉上浮現的笑容令一種叫做幸福的感情沉醞在我的胸膛,一向不會有太多情緒的我感受到一陣陣熱流在血中蕩漾,原來就算是冰冷的冬天,也還會這般溫暖呢。

「嘿嘿,就快到了歐~但我不會告訴你具體在哪個位置,就讓我們在未知中雙向奔赴啦~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到我的,是吧?昏!」

「你啊,就是想看見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急得忙頭亂轉哈,可別讓我逮到你。」

在人群中穿梭的我不影響迅速回復她俏皮的話語。「雙向奔赴,這年輕人一看就沒少刷視頻。不過這種感覺真的不錯吶~」

一片冰涼落在了我的臉上。「爸爸媽媽,下雪啦,下雪啦」

我抬頭看向天空,確實,對於身處南方的我來說雪並不常見,尤其是這種突然間的大雪紛紛洒洒飄向世間,這種場景確實難見。

我向前面等待着綠燈的人群走去,和有說有笑看着天空的人們不一樣,我沒有繼續抬頭看着久違的雪。

因為在對面的路上,有着比雪還重要的人,那個讓我朝暮良久的身影。

「昏,下雪天和相愛的人一起走,一不小心就會白了頭噢,咱倆這樣是不是就算白頭偕老啦?」我當時並沒有分清她清澈的眸子注視着是我的眼,還是鼻尖的落雪。

校園那會流行起一段話:「多想在雪天和你一起走,這樣一不小心就白了頭」對她來說一輩子在一起或許就能被這樣被簡單的詮釋。

「你是不是傻,我們還有很多很多時光,我們要一直在一起,我們要經歷世上的種種美好才能到白頭,現在太快了,如果可以我想我們要一起走很久很久嘞。」我摸着她的頭回答道。

「哼,如果,我說如果。我們不在一起了,就不會有白頭的機會了。」

我當時並不明白,前一秒說著我們要白頭偕老,後面怎麼就會想到分開。

我那時堅定的認為,這個世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分開我們。

除非……

在綠燈的短短几秒里,腦海浮現起了那個雪天我腦海里天真的想法。

「啊,氣球,懶羊羊氣球。「她身旁臉頰凍得通紅的孩子,手裡的氣球突然掙脫了稚嫩的手心,飄向了前方,那孩子也邁步竄了出去。

「啊,雪啊,我多想這樣一直愛下去。」

也許也是因為這漫天的大雪,縱使再急促的剎車聲也無法阻擋發生在我眼前的現實。

她也跑了出去,就像這飛雪一樣狠狠的砸向了人間。在我狂奔向她的途中,我多想時間能流逝的慢一點,慢一點。

「再慢一點!。」

控制不住自己的我聲嘶力竭的大喊了出來。

那一刻不信鬼神的我多想擁有那種偉力去改變即將到來的一切。

「神啊,請慢一點,一點就行了。」在恍惚之間,我彷彿真的感受到了時光長河在緩緩地流淌,那瞬間爆發全身力量的我,好像真的能夠趕上這一切。

千鈞一髮間我似真的做到了。

暖陽早已不像初始那般明亮了。

在空中翻騰的我,時光長河依舊在緩緩流淌,讓我有足夠的時間看向她的地方。緩慢的光景里雪和我一樣輕飄飄地落在了地上。

「原來就算再熾烈的鮮血,在蒼白的雪裡也會被逐漸掩埋。」

那時我心裏不敢去想的除非它發生了。

我那堅定卻可笑的認為。在一聲聲呼喊中不復存在了。

「可就算這樣,我也還是沒有做到呢。」

她也倒在我不遠的身旁,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去伸手抓向她,她就像我幼年養了許久的貓兒一樣,在彌留之際,在我難以釋懷的心中逐漸閉上了它的眼。

明明已經癱瘓的身體在不停的顫抖,我想起來了。第一次在河裡遊玩的我,不小心沉入深水只能無力掙扎的恐懼,很多時候你想伸出手掙扎,卻發現也只是揮揮手罷了。

這時顫抖的身軀提醒我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最深愛的人在我的面前消逝。

「我們之間明明離得很近很近,可為什麼我的手掌卻隔着山海一樣無法再次觸及你呢?」

"山海?我不信這是山海!神!我晨昏即使隔着山海,隔斷時光,隔絕我你我。也要!也一定要!她!重新站在我面前!」

痛苦沉重的情緒刺激着渾身顫抖的身軀,那一刻熾烈的渴望遍布在昏的腦海,不斷的迸發。

「如你所願。」一道聲音回蕩在昏的耳畔。

雪與血交融的地上,那個曾經無欲無求一心只有心上人的少年,嘴裏微微的念道:「謝謝你了,神。」

「當一切都回到了起點,誰又會記得誰的臉。知道嗎,人們得到了什麼,終將會失去什,留下來的又會有什麼呢。」

那似神的身影在無邊無際五彩斑斕的光景里輕輕得呢喃。

一切都彷彿如夢。

「同學們,以前你們並不仔細觀察的世間萬物,如今它們變了。人類不再是洋洋自得的萬物之靈,一花一世界的傳說已經到了。你們要多多自省,不要有事沒事就拿個手機在那刷!小!視!頻!」

年邁的老王教授對着講台下的學生大喊道「那位同學,看就看吧,至少趴在桌子底下,我老人家眼不見心不煩,你還開這麼大聲音。雖然我年紀大了,但是我還沒聾!」

教室里嘰嘰喳喳的細聲細語突然停了下來,教室里的人都看向了那個玩手機被發現的同學尷尬得收起手機。

「你無法想像發起飆的老年人有多勇,這老爺子可真硬朗。不過金仔看的那個視頻我也看過。」齊樂對着旁邊的同桌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每天都要看妞,沒有別的想法只是為了我的—-心情愉悅~哈哈哈。」

齊樂強忍着笑意說著剛才那個視頻里的台詞。「不過那個老頭和老王教授還挺像的,都有着一把白花花的鬍子。恩~有貓膩。」齊樂轉頭又看向了同桌「你丫又睡,注意形象!世界末日了大哥。」

齊樂這一口正宗的河南腔不知道被多少小姑娘戲稱諧星。

「不是世界末日,是靈氣復蘇。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般單純,我要是神開局就給你這樣專一的男子送個系統老爺爺,不為別的就為你二,好騙」晨昏有氣無力的回復道。

「喂喂?過分了昂,就不能是知心滴大姐姐的嘛~就是騙了人家,人家也心甘情願啦。好害羞呀~哈哈哈。」

那一瞬間晨昏彷彿看到了他這位摯友無可救藥的悲慘一生。「哎。」早已習以為常的昏只能無奈的輕嘆。

「別皮了,老王在我們這可是知名的教授,今天突然跟我們說這些大概不會是無中生有。俗話說得好,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以後還是多多留意身邊吧。」

散碎的劉海被微風吹起倒映在少年平靜的眼眸里。

「可惡,又被他裝到了。但是他真的好帥啊~愛了~愛了~」齊樂不忿的注視道。

「給老子滾!」

「你們倆!給我適可而止。」老王又雙叒叕大喊道。

「哎。你們班也講了嗎?我一開始是拒絕的,但沒想到是真的。網上已經傳得天花亂墜了。」兩個手挽手的女生在晨昏和齊樂的面前走過。

沒錯,這倆兄弟被罰站了,站在外面的走廊里。

「這倆是小學生嗎?怎麼被罰站到走廊啊。太搞笑了。」

「我的愛情它不但沒了,還要捅我一刀。昏!你聽到了嗎,她說我們小學生哎,我明明已經是一名成年的大學生。」齊樂反駁道

「你的槽點就在這嗎?不過說實話小學生是有點過分的。但是他們說的網上傳言確實很讓人在意啊。」晨昏看向旁邊的齊樂。

「你幹嘛?」「手機拿來。」「奧。」

1314521這手機密碼可真有你的,昏也不經意在心裏吐槽道。

翻動手機的晨昏看着其中的信息,內心逐漸泛起了波動。勾起了他腦海那個朦朧的夢境。

「看來世界真的要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