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身為賽亞人是無敵的
身為賽亞人是無敵的 連載中

身為賽亞人是無敵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笑山君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卡卡可汗 遊戲動漫 風震陽

有玄猿兮出大荒,怒而鳴兮燦其煌
​ 這是一個賽亞人帝國的流離者,他背負的滅族之恨,痛噬靈魂,足以澆滅燃燒數十億年的烈陽
流落在地球的他被郭海皇收養,在各種武道比賽中他脫穎而出,強大的種族天賦使他快速成長,在一次機緣巧合中,他遇見了天使文明的流離者,莫甘娜
接觸到星空勢力,好戰的本能讓他不甘心在匍匐在地球,銀河眼的禁飛令,也不能阻擋他飛向星海的步伐! 流傳宇宙的永恆黃金,強大的靈能生命,西銀河的機械惡魔,還有逆轉死兆星降臨的未來戰士…這個精彩浩瀚的宇宙,還有太多太多的故事
「當我那毫無意義的生命即將逝去時,我記得自己曾追逐過金色的你
​」——天使之王莫甘娜展開

《身為賽亞人是無敵的》章節試讀:

第1章 被銀河眼禁飛的地球


距離環赤烏恆冥王星太空防線二十億公里之外,漆黑的宇宙空間之中忽然出現了一陣扭曲,好似平靜的湖面投入一顆石子,掀起了波紋。

轉眼之間,一個純白色的科技造物出現在了原地,它不龐大,在浩瀚無垠的宇宙中它的質量微不足道,整個身體呈現出極致球狀圓滑。

它剛一出現,似乎就找到了目標,同時後方出現了數道輻射光束帶,這是引擎點火的遺留。

在銀河文明的常識中,光速下的常規航行無論採取什麼能源手段,聚變也好,正反物質湮滅也罷,引擎工作之時都會釋放出極其明亮的可見光以及其餘波段的輻射,這是無法消除避免的。

也正是因為此,常規航行實質上是很危險的,這意味自己明晃晃的暴露着自己的航線軌跡。會導致航行艦隊很容易就被遠方的觀察者觀察到。

不過這個突然出現在此的未知造物飛船明顯不在意。也沒有人知道它為何要如此行動,伴隨着無盡動力源的供能,仿若崩塌泰山一般的動能瞬間咆哮,它如同嗜血的鯊魚一般,向著內赤烏恆星系開始了超能加速。

極靜和極動的變化不過瞬息之間。

這實在是令人驚嘆,這艘飛船靜動變化間的加速率,如果被剛剛進駐在赤烏恆不久的星際聯盟勢力發現,一定會掀起巨**浪。

畢竟剛剛形成的空間褶皺,明顯是曲率航行的標誌,甚至可能是空間跳躍!

而赤烏恆位於東銀河和北銀河的延展交接地帶,獵戶懸臂,在整個銀河系來看都是窮鄉僻壤。

奉令進駐在赤烏恆的星際聯盟太空軍,都是銀河各大文明抽調旗下軍隊人員,派遣安置於此的一支星系駐軍,大家都是見過世面滴,不是那個旮旯走出來的土錘鄉棒,自然能辨別虛實。

但不管是曲率航行還是空間跳躍,這都是超越宇航文明的科技象徵,而赤烏恆不屬於五大銀河主區,在銀河系萬千文明星系中更是不值一提的偏遠地區,高等級的文明怎麼會來這裡呢?

如果是外星文明的探測器也還好,但如果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飛行器帶有惡意,武裝入侵赤烏恆,那麼以它目前展示的宇宙航行科技,其實力恐怕不是剛剛步入宇航文明不久的赤烏恆所能抵抗的。

畢竟目前的火星太空船塢工廠所建造的常規戰艦飛船,都是星際聯盟已經退役的不知多少代的古董科技。

不過前文也說了,大家都是見過世面滴,聯盟太空軍進駐赤烏恆之時,還是攜帶了幾件特殊武備,足以用來抗衡這個未知飛行造物。

不知道是否該值得慶祝,這個未知飛行器在漆黑的宇宙空間中飛行一小時後,速度越來越慢,直至和平常被恆星引力捕獲的流星隕石一般,進入了赤烏恆,掠過木星,朝着地球前進。

……

太陽系的赤烏恆星正帶領它的九個小弟流浪在宇宙空間中。

不過有傳聞說,位在木衛二的赤烏恆星際聯盟總部,已經向位在英仙懸臂的東銀河星際聯盟總部提出了一份名為《赤烏恆星際聯盟駐軍單位裁軍計劃書》的信息通報。

計劃書提出,他們準備把冥王星踢出赤烏恆的疆域統屬,同時縮減赤烏恆太空防線,收縮至天王星一線,以此節約聯盟太空軍的巡視工作經費。

並且希望總部可以加大支援力度,提供超越宇航文明的武器,方便他們用來威懾獵戶懸臂中猖獗的星際海盜,以便加速幫助赤烏恆提高科技實力。

當然,這若是能通過聯盟總部的審議,估計木衛二的赤烏恆聯盟總部和目前代表赤烏恆加入到星際聯盟的火星自由王國之間是少不了扯皮干架。不過,這一切都和地球沒什麼關係。

畢竟在除地球人外的其他赤烏恆人眼中,沒有把地球開除赤烏恆星籍就算地球人牛逼。

對於地球人,所有的赤烏恆人都是一半鄙視一半好奇。

地球作為一個平平無奇的生命星球,在銀河系萬億恆星,複數行星的龐大規模中奠定了基數,孕育生命的星球真是不值一提,隨時隨地都在生滅。

更何況科技發達的高級文明還能改造行星,地球本土也沒有什麼特殊資源,更沒有孕育出高等文明。這樣看來,在外星系人遷移聚居形成的火星人視角中,地球人這種土著真的是不值一提。

尤其是四十六年前,這個地球也不知道犯了什麼事,直接收到了全星際聯盟最暴力的星際文明集團,銀河眼的裁決書:

——《關於赤烏恆3號星球禁飛法令執行通知》。

這條裁決法令通過空間廣播的形式,在以奧爾特云為中心,半徑五百光年的宇宙範圍內會循環播放五百年。

每每提起來這件事,赤烏恆人都是一陣無語,本來就是土著文明,這下子還被禁止接觸高等星際文明,沒有系統的義務教育學習,估計五百年後不是退化成野蠻猴就是墮落成享樂豬。

有這樣一個鄉巴佬鄰居,赤烏恆的臉到時候就都丟光了!

銀河邊疆星曆,68紀65367公年,赤烏恆地球。

這一天陽光燦爛,風和日麗,赤烏恆不會嫌棄地球,它已經帶着地球奔行於宇宙星海五十億年,它還會陪伴地球五十億年不離不棄,直至吞噬地球。

深邃的星空中,一個球形宇宙船正在不斷的飛逝着,猶如流星一般砸在地球大氣層,火紅色的流光絢爛,這是大氣層強烈摩擦產生的自然現象。

狀若流星,拖着長長的紅色彗尾,這個神秘出現在赤烏恆的不明飛行器,在這個古老的藍色星球划過一道長長的弧線,閃亮的流光,絢爛了一片天宇。

轉瞬即逝間,飛船就撕裂了大氣層,墜入了地球,尚未看的真切,天空徒留了一道傷痕,隨着大氣環流的緩慢修復,如夢幻一般似乎從未出現。

可是,剛剛發生的一切,都被外太空的數座探測站台所記錄。

這些龐大的宇宙奇觀建築,懸浮在近地軌道,它們分散在地球各地,通過數據分析計算,以求用最小的能量來監管全球。

節約能量,是每個銀河民應該明確認知的,畢竟在浩瀚無垠的宇宙中,最讓生命恐怖的地方不是各種極端天體,而是茫茫無盡的虛空。

這些天基建築,還擁有着核能巔峰的打擊手段,同時加載了銀河第三代靈能生命探測裝置,正是用來監管地球禁飛令具體落實的執行單元。

環赤烏恆1—01號天基站台。

「嘀嘀嘀」

「檢測到不明飛行物墜入地球東陸南海〈無身份編碼〉」

「〈靈能探測〉無靈能反應…」

「〈物理探測〉無動能…」

「判斷①,失去動力源的外星飛行裝置……」

「判斷②,新星反應產生的高能隕石複合體(質量太低,價值無法具體判斷,捕獲成本計算中…)」

「建議,花費3%的天基能量炮擊!」

「寧殺錯,不放過,堅決執行禁飛令,捍衛偉大銀河眼的威信!」

「嘿哈!」——01**智能裁決。

「算了算了,讓它自由落體吧,地球只能進不能出,浪費能量放煙花沒意思。」01站台的執行人打着哈哈,睡眼朦朧。

他來自英仙懸臂的一座著名雙子星系,喵星。

往前數萬年,喵星和汪星人雖不對眼,但礙於兩方科技相差不多,雙方也都無可奈何。

但自從五十年前,喵星的一位公主,得到了一位德瑪克錫安貴族的賞識後,它們立即得到了這個貴婦人的科技支持,不到數年,喵星人便以絕對的科技姿態碾壓了汪星人。

打敗了宿敵汪星人,這些驕傲自大的喵星人除了跪舔德瑪克錫安之外就目中無人,在東銀河橫行霸道!各地星際聯盟收到的投訴信件始終不絕。

這位站台執行官就是不小心得罪了一位銀河老兵,好在他姐姐也算是某個星區長官豢養的金絲雀,動用了一些關係後,他就被發配到了這個新加入星際聯盟的偏遠星區。

臨走之時,他姐姐告誡於他,希望他能消停幾年,自己一定會在後方周旋活動,儘快將他調回。

只是他姐姐沒想到的是,他這弟弟明顯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來到赤烏恆之後整日流連於燈紅酒綠,白日淫宣只是平常。

此刻他癱坐在按摩椅上,整個人眼神迷茫,心不在焉。

昨晚上和幾個火星魚妹一傾如故,又花了不少錢,今早看了看餘額他是又悔又恨啊!

不過想到昨夜的翻雲覆雨,他此刻卻是食髓知味,心癢難耐,只想早早下班,再去照顧那幾位命途多舛的女子。

說干就干,這個喵星人立馬站起身來,擺手離開,一副不管記錄老子要摸魚的肆意姿態。

「把裁決記錄如實上報火星檔案室,其他的就不關我們事咯。」站台內,其他員工一看這情況,自然也都是一副渾水摸魚的工作態度。

東陸,南海。

一座不知名的小島,海浪層層疊疊席捲而來,氣勢洶湧澎湃,前赴後繼的拍打着岸邊的礁石,一個瘦弱的老者站在海灘邊,面目滄桑,白髮蒼蒼。

望着一望無際的南海,負手而立,目光深邃,不知其所思。

「如今技可通神,我的軀體卻已經衰老,力不及當年,但卻觸及到了另一種極巔,不知是否還有機會,再遇吾師,請教一二…」

「也許沒機會了,銀河眼的禁飛,限制了我輩武人,也限制了這個星球的發展,他們到底為什麼要如此?」

「大師兄失蹤多年,二師兄也不尋找,這恐怕和多年之前月亮的消失脫不開關係…」

老人思索不通,念頭百轉千回,感嘆這一生的際遇無常。大海依舊澎湃,海鷗自由飛翔,可站在金色的沙灘間,老人卻只覺得的天地束縛,不得自由本心。

「轟」

仿若天地初開一般,一道流火劃破湛藍蒼穹,穿過大氣層,流火從天而降,沿途所散發的聲勢無與倫比,層層音爆聲此起彼伏。

這顆自天外而來的恢宏「流星」,其攜帶的力量似乎可以擊穿大地,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一切都化為灰燼。

當流星落到大海的某一處時,剎那間,海浪滔天,被捲起的巨浪彷彿有數十米之高,高溫摩擦的蒸汽氤氳蔓延,轉而又被巨大的風浪撲散,超高分貝的刺耳聲後,大音希聲。

巨大的海浪轟鳴狂奔中,卻留下一片平靜的海洋,只有層層疊疊四散開來的,仿若要席捲人間的巨浪證明着剛剛發生的暴力衝擊。

「嗯?銀河眼的禁飛令之下竟然還有天外飛船?」

老人技巧通神,目力所及的瞬間便看清了「流星」的真面目,這根本不是流星!那種極致的,具有機械美感的圓潤造物,根本不是流星!

「有意思!」

念及所動,他蒼老的軀體下爆發出了超越時光的力量,海浪起伏之間,老龍出海,一道身影直衝大海,仿若奔跑,若是定睛一看,總算是看清楚了,原來真是一個人在踏着海面,快速的奔走着!

海水甚至還沒有淹沒到他的膝蓋!在大海上奔跑行走,就好像是淌過一條只有兩尺深的小溪流一般,常人所見必定高呼一聲,非人哉。

不過對於老人而言,這些都是小伎倆罷了,年輕力強,他隻身渡洋不過一念之間,如今雖老,亦是被尊為海皇!

乃四陸格鬥家的巔峰神話!

「就是這裡,待我下去瞧一瞧,看看是個什麼東西。」

回憶落水中心,大腦快速確定方位,身雖老,其思維卻甚是敏銳,瞬息之間,他竟然匍匐于海面卻不沉水。

雙手彎與肩齊,嘴裏竟發出咯咯叫聲,宛似一隻大青蛙作勢相撲。全身蓄勁涵勢,蘊力不吐,整個人的上半軀體膨脹起來,然後一頭栽進海中,如同水雷一般快速下潛。

隨着下潛的水深,水壓也是越來越大,還好此處是淺水區,只是水中光線昏暗,他的目力也被限制,所識不遠。

「應該就是這附近了,怎會找不到呢?」

老人思索道,他已經下水三刻,至少衝進了六百米,據他所知,這片近水區域的階梯段落距離此處很遠,這六百米左右已經是海底了。

他微感氣息短促,心中不禁一嘆,到底是肉體衰老所致。若是平常海面游渡大洋,三天他都無事,年輕時也曾去過東海最深的海溝,但剛剛衝進深水,極速下潛,憋着的一口氣力已用了七八分。

正思考放棄之時,柳暗花明,他竟看到了不遠處海底深坑上的飛船。

心中一喜,腳掌撥動他便快速接近,立足海底,仔細觀察,發現其上下左右不過兩米寬大,微微用力推了一把,竟漂飛起伏,可見也不是太重。

於是他用力抓着其上的一個疙瘩把,使勁一提舉過頭頂,兩腳掌上下翻滾,腳趾如鴨掌,浮力自有,向上而去。

「今兒這可是真是折磨我一把老骨頭了,嘿嘿。」

水中無聲,但他心情竟也不是那麼壓抑,上浮至海底珊瑚礁處,光線已然明朗,一把掌拍飛某隻不長眼湊過來好奇的海龜,神情愉悅歡喜,若露出水面,定會哼唱一首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