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冷冽
冷冽 連載中

冷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騷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冷冽 都市小說 騷味

新人寫作 1,為鍛煉寫作水準
2,打發日常無聊時間
3,結交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或書友
4,豐富自己的閱歷展開

《冷冽》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我的名字?冷冽


魔都。

一處熱鬧卻又不是很繁華的小夜市中。

「小夥子,你別看大娘這攤兒不太乾淨,可我這味道可是一絕啊…」

路邊破舊的電動三輪旁,一位中年老婦一手拿勺,一手拿着一個套着塑料袋的鐵碗,將一勺滾燙的胡辣湯盛入碗中,旁邊的烤餅爐中還不斷傳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來來來,小夥子,趕緊嘗嘗看我做的胡辣湯…涼了味道可就不好喝了!」

中年老婦笑盈盈的將盛好的胡辣湯遞向身前的一位少年。

「謝謝,再幫我拿兩個蔥油酥餅吧。」

「好嘞!」

只見中年老婦轉身拿了兩個蔥油酥餅,一同遞給了少年,少年接過老婦手中的胡辣湯和酥餅,走到旁邊的桌子坐下。

看着擺放在身前的食物,少年眼中放光,好似看到了絕世美女一般。

三下五除二,就把東西全部吃完,速度極快,好似幾天沒吃飯一樣,狼吞虎咽,隨後便丟了一張十元的鈔票放在桌上,起身離去。

「哎……小夥子,還沒找你錢呢!!」

而在這熱鬧的夜市中,卻早已找不到少年的蹤影。

「這都在魔都轉了三天了…老邢頭給我的地址又弄丟了。」

少年一臉無奈,摸了摸自己略顯破舊的上衣口袋。

「連現金也就只有這麼點了……」

掏出口袋中僅有的一張五十元紙幣,苦笑道。

少年名為冷冽,無父無母,自幼便被當做棄嬰丟棄,機緣巧合下被老邢頭在湍急的河流中發現,當時的冷冽被放在一個破舊的竹籃中,也就自那以後,老邢頭與冷冽也就開始了長達十八年的相依為命。

老邢頭的性格古怪,從不與外人交流,而是隱居在一處深山中,就連平常買菜購物都需要走一小時多的山路,來回就需要近三個小時。

然而奇怪的是,老邢頭上下山從來不使用交通工具,就連最基本的單車他都不騎,這可就苦了冷冽了……

老邢頭自己不使用交通工具也就罷了,還不給冷冽使用,說什麼是鍛煉身體。

說來也怪,老邢頭如今已經是近七十歲的老頭了,來回走百里路竟然臉不紅,心不跳,跟沒事人一樣,反觀冷冽就不樂觀了,每次下山都是「魔鬼訓練」,只要老邢頭一提下山,冷冽保準是一臉生無可戀!

冷冽學步較晚,四歲時才學會走路,也就是從四歲開始,不當人的老邢頭就開始帶着他下山,上山。

且十幾年間經常教冷冽一些亂七八糟沒有套路的動作以及招式,說是什麼老邢頭自創武功,搞得冷冽直翻白眼。

「站住……你給我站住, 搶劫!!!抓……抓……小偷啊!!!」

就在冷冽攥着五十元綠票子有點懵逼時,被一道聲音打破。

只見一個身穿白色連衣短裙的少女,追着一個年約三十的猥瑣男子,在馬路上邊跑邊喊。

由於少女穿着一雙黑色高跟鞋,根本沒法全力奔跑,而且費勁,氣喘吁吁的同時,腳一歪,一個踉蹌摔倒在了馬路邊。

「嘿嘿,今天賺大發了,光這香奈兒就萬把塊,看這包的重量裏面也該有不少好東西。」

猥瑣男子聞聲回頭看了一眼摔倒的白裙少女,一臉奸笑。

街上來來往往的人流,聽到了女孩的求助聲都駐足片刻,然而真上前幫忙的人卻一個沒有。

倒是有幾個結伴而行的男子,見白裙少女長的亭亭玉立,本想衝出去幫忙抓住猥瑣男,卻被猥瑣男惡狠狠的眼神勸退,因為他們發現猥瑣男的腰間別著一把二十公分長的匕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見猥瑣男越跑越遠就快要消失,白裙少女的眼神從開始的焦急慢慢轉為了絕望。

突然!!

「砰……」

一聲巨響傳來,只見那原本以為自己今天大賺一筆正哈哈大笑準備逃離的猥瑣男,刷的一下,倒飛出去十幾米遠,重重的摔在路邊的綠化帶上。

「咳……咳咳…臭小子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倒飛出去的猥瑣男緩了好一會才回過一口氣,看着十幾米遠外的一個衣服髒兮兮的少年,掏出匕首,目露凶光。

冷冽本來壓根不想管這檔子破事,這個世界每天遭遇搶劫,打劫的那麼多,要都去管的話,我是救世主???自己這邊還有一檔子破事沒解決呢!

可誰知這憨憨搶劫猥瑣男,回頭你就回你的頭,你回個一兩秒你就算了,你特么非要嘎嘎回頭十幾秒,大哥!!??你忘了自己正在以百米衝刺的速度「逃命」嗎??能不能注意一下你前面還站着個人啊!!

「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撞上來的,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猥瑣男見聽聞冷冽說的話,也是一愣,這小子怕是腦袋被我撞壞了?這就要走?

「給老子站住!把你身上值錢的東西也給老子留下!」

晃了晃手中的匕首,緩緩站起身,猥瑣男心想,搶一個是搶,搶兩個也是搶,撞了老子還想全身而退?當我魔都「霹靂手」稱號是吃素的???

冷冽剛走出兩步,聽到猥瑣男的聲音,停下了腳步,淡淡道:「哦」

摸了摸口袋,抓出那張唯一的綠票子,轉身遞給了猥瑣男。

「什麼玩意??你逗我玩呢小子,就五十塊錢??還不夠老子吃頓海底撈的!還有沒有!」

「沒有了,都給你了。」

「如果你騙我,老子捅了你!趕緊滾!耽誤我的好事!」

猥瑣男見狀也不說啥了,因為冷冽看穿着就知道,不是一個有錢人模樣,反正50也夠吃個沙縣,勉強湊合。

看着冷冽慢慢離開,猥瑣男又回頭看了看已經站起身繼續挪步過來的白裙少女,哈哈一笑,再次準備跑路。

忽然,猥瑣男餘光瞟向了冷冽的右手,在冷冽的右手食指上帶着一枚銀色的戒指,在這路燈下都閃閃發光,一定是個好東西。

「小子,站住,把你手上那枚戒指也留下,留下你就可以走了。」

「你要什麼都行,只要我有,但……這戒指不能給你。」

看着依然自顧自往前走的冷冽,猥瑣男有些不爽了就,這小子怕真不是腦袋撞壞了吧,還敢說這樣的話。

「你他媽的活的不耐煩了吧?沒聽到老子說什麼,戒指留下!」

冷冽的腳步一滯,停留片刻,緩慢的轉頭看向猥瑣男,很慢很慢,就像是慢動作回放一般。

「你...剛剛說什麼?」

冷冽的聲音變了,他的目光也變了,雖然表情依舊平淡,但是給猥瑣男的感覺,自己就好像被一頭猛獸給盯上了。

「噶...」

猥瑣男也被冷冽這一個回眸給嚇了一跳,不過轉念一想,你一毛都沒長齊的孩子,我怕你作甚?

只不過他自己都忽略了...方才他極速飛奔時,撞到冷冽,他倒飛出去十米遠,而冷冽的身子...卻是一動沒動。

「???老子說…你他……」

「刷!」

猥瑣男還沒說完,只見冷冽右腳發力,一個箭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出,瞬間跨出數十米遠,一拳打在猥瑣男的肚子上。

「呃...呃...呃...」

「你...」

猥瑣男此時五臟六腑都在劇痛,他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音,手中的包和匕首也順勢掉落在地上。

他的內心是恐懼的,從剛剛冷冽衝過來時間看,一秒都不到,一秒??十幾米遠,國家級短跑運動員都沒那麼快!這小子...

劇烈的疼痛讓猥瑣男直接跪在了地上,儘管求生欲讓他想儘快離開這裡,但他根本動不了,身體不聽大腦的使喚,太痛了!!!

白裙少女也趁着這個時間,一瘸一拐的靠近了過來,她看見跪在地上的猥瑣男和他身旁掉落的香奈兒包包,雖然近在咫尺,但還是有些害怕,不敢上前。

大約過了三秒,白裙少女眼神突然變得堅定起來!只見她慢慢挪動身子,距離猥瑣男還有兩步遠時,瞬間蹲下搶過她自己的香奈兒包包,隨後快速起身,忍着疼痛,退後幾步。

她站穩身子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打開包包,翻來翻去,那些名貴的首飾和化妝品都被她翻落在地上也沒看一眼,當她看到包包中某一樣物品時,她的表情才舒緩下來。

那是一張已經泛黃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個茅草屋,茅草屋前有兩個孩子,一男一女,五六歲模樣。

女孩扎着兩個丸子頭,穿着白色小洋裝,一臉笑眯眯的挽着一個身着破舊衣衫的小男孩手臂,煞是可愛,而反觀男孩則是一臉的不情願。

「噗嗤...」

當白裙少女看向這張照片內容時,恐懼和畏懼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聲嗤笑。

「報警...」

「這人想正常行走,還需要一刻鐘。」

看着眼前傻笑的白裙少女,冷冽也沒想多,伸手從猥瑣男口袋拿出那張褶皺的五十元「大鈔」,裝進口袋就轉身離去。

「哦!哦!!」

「我這就報警!!」

傻白甜???白裙少女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拿出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當她撥打完電話後,冷冽已經走出了幾十米遠。

「喂...你先別走呀!」

白裙少女朝着冷冽離去的方向,大聲喊道,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少女見狀,也知道猥瑣男跑不掉,一瘸一拐的朝着冷冽的方向追了過去,而聽到聲音的冷冽也停下了腳步。

「??還有什麼事嗎?」

「這次太感謝你了!我這是第一次被搶劫,沒有經驗!」

「下次我遇到搶劫一定注意!」

???冷冽有點懵,抬頭看了看白裙少女,表情一怔,這也太美了,膚如凝脂,淡淡的妝容,更給她的顏值加分,身材也超級完美,尤其是身前那兩座「喜馬拉雅峰」。

「難道胸大無腦是真的嗎?還想遇到下一次?」冷冽心中嘀咕。

「不客氣。」

想着自己還有事情要辦,得儘快找到老邢頭給的地址,再遲一天就完犢子了。

「既然你已經報警了,那你趕緊回去等**過來處理吧。」

冷冽望了一眼被群眾圍觀的猥瑣男,淡淡道,雖然被女孩的顏值有所驚艷,但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那你叫什麼名字呀?能不能留個聯繫方式!我請你吃飯!」

「我的名字?冷冽」

「聯繫方式是什麼?我沒有,**到了,你去吧。」

冷冽也不遮掩,直接告訴了女孩自己的名字,也就在這時一輛警車停在了圍觀群眾旁邊。

當白裙少女聽到「冷冽」二字時,她的瞳孔緊縮,一臉震驚,震驚過後是驚喜,再然後,白裙少女的雙眸開始有了霧氣。

「冷…冷哥哥!!」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