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寒門崛起:贅婿開局絲血求生
寒門崛起:贅婿開局絲血求生 連載中

寒門崛起:贅婿開局絲血求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原神重生凡人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原神重生凡人 李則天 穿越重生

被發小從熱氣球上丟下去的李則天意外來到了平行世界的大明
重傷垂死的他被好心的農家小妹所救,成為了這個貧窮家庭里的贅婿
這個世界的大明初期,朱允炆像開了掛一般以高超的手腕安撫天下,徐徐削藩,文治武功堪稱千古一帝
但再強盛的帝國經過幾代昏君以後也逐漸衰弱,比原本的明末有過之而無不及
天真以為可以憑藉自己後世知識出人頭地,富甲天下,青史留名的李則天面對毫無出頭希望的未來,以及割地賠款的官府,各種盤剝貪腐的官員,最終,他爆發了! 兄弟們,天命在我,起兵伐蠻!展開

《寒門崛起:贅婿開局絲血求生》章節試讀:

第2章 重傷垂死


「咳咳,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木棍做的大門一開,屋裡就傳來了冷香父親咳嗽着說話的聲音。

「爹,你看看,我們撿到了一個人。」冷香喊了一句,等冷父將房門推開,才跟冷英抬着李則天走了進去,然後輕輕的將李則天放了下來。

「咳咳,哪撿的這是?」冷父又是一陣咳嗽,拖着一條有些麻木的腿走上前,用拐棍碰了碰李則天的臉問道。

「山上,爹,這人胳膊腿都斷了,你快給看看。」冷香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然後急忙跑去倒了兩杯水,跟冷英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冷父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冷香說道:「沒事找事!」

但還是慢慢蹲了下來,輕輕的在李則天的身上摸索起來。

「這穿的是個什麼玩意,咳咳,人在發燒,雙臂,雙腿,肋骨全都有骨折,丫頭,燒水。」冷父咳嗦着喊了一嗓子,有些皺眉。

很快,冷香兩姐妹起鍋燒水,忙碌了起來。

冷父伸出蒼老的雙手猛地用力,結實的防寒服就被撕扯成了碎片,散落在一旁。

當冷香二人端着開水回到堂屋時,冷父已經拿出自己珍藏的藥酒給李則天灌了下去,還一邊用藥酒不停的給李則天搓着燙人的額頭。

「大丫,去找點平整的木條來。」冷父試了試李則天的額頭吩咐道。

「哎,爹,咱們不請個大夫嘛?」冷香答應一聲,但還是開口問道。

「請什麼請,你有錢還是我有錢,再說了,等郎中來了,人早死了,土郎中還不如你爹呢,快去吧。」冷父揮了揮手,不耐煩的解釋了一下。

很快,李則天的胳膊腿就被接好固定,只剩下兩根肋骨還沒接好。

「拿燈跟小刀過來。」冷父皺着眉,艱難的起身,從自己炕頭的一個葫蘆里倒出來了一顆棕色的丹丸,一臉肉疼的塞進了李則天的嘴巴中,然後又倒了點藥酒,手指在李則天腮幫子與喉嚨處捏了幾下,那顆龍眼大小的丹丸就奇蹟般的滑入了李則天的肚子里。

「來了,爹。」冷香跟冷英被指揮的團團轉,忙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冷父拿着小刀在火上烤了烤,輕輕的在李則天胸口處割了個口子,一股黑色的血液混合著有些凝固的血塊就噴了出來。

昏迷的李則天悶哼一聲,無意識的張了張嘴巴。

「你倒是好運氣,哼。」冷父一聲冷笑,不停的用毛巾在滾燙的開水中洗着李則天的純棉保暖衣,擦拭着那些污血。

沒錯,是在滾燙的開水中清洗。

竟然絲毫看不到冷父的手受傷。

待污血流的差不多時,冷父出手如電的將兩根斷裂的肋骨接了起來。

看着呼吸平穩的李則天,冷父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擦了擦自己的額頭,嘆息一聲,轉回了炕頭收拾起來。

「抬過來吧,一會兒熬點稀粥給他灌下去,能不能活下去就靠他自己了。」冷父將炕鋪好,背着手,走出了屋子。

冷香姐妹則對視一眼,吐了吐舌頭,小心翼翼的連同擔架一起抬着李則天上了火炕,然後才在炕上將擔架的木棍藤條慢慢抽了出來。

「姐,天色還早,要不咱們去把那些大包拿回來吧?」冷英看着李則天蒼白的臉,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

「好,走。」冷香取了一點熱水,試了試水溫,給李則天餵了一點才爬下了炕,風風火火的拉着冷英走了出去。

一邊走,兩個人一邊聊着李則天。

「姐,你說這人是做什麼的呀?」冷英歪着腦袋,兩條麻花辮一甩一甩的。

「誰知道呢,或許是什麼郊遊的書生?」冷香想了一下,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那,咱們救了他會不會惹出什麼麻煩呀?」冷英緊走幾步,看了看周圍,小聲問道。

「不會吧?又不是被人打傷的,能惹出什麼麻煩。」冷香握了握小拳頭,想了一下才說道。

「那,咱們救了他,他好了以後會不會給咱們一大堆銅錢呀?嘿嘿,姐,我想要個新棉猴,要是給的再多點,咱們就能再起一間新房子了。」冷英露出笑容,願望簡單又樸實。

「你呀你,到時候不光給你做新棉猴,還給你納兩雙新鞋,行了吧?」冷香寵溺的摸了摸冷英的小腦袋,對這個無父無母的堂妹充滿了寵溺。

兩個人很快又來到了撿到李則天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四處打量了一下,然後將隱藏起來的大包取了出來。

兩人背着各自兩個大包,將剩下的背包隱藏好,然後踉踉蹌蹌的回到了家。

看了看天色,冷香往鍋里放了一些小米,又多放了一些水,然後塞好木頭,點好火,兩個人又走了出去。

一來二去,兩個人足足跑了四趟才將所有的東西拿了回來,米粥也熬的噴香濃郁。

冷香盛出一碗最稀的放到了一邊,然後給自己跟妹妹盛出兩碗相對濃稠的放到一邊,最後才盛出了一大碗最濃的留給冷父。

等粥盛好,冷香又往鍋里倒了一些水,用木鏟子鏟了鏟鍋,繼續的熬了起來。

「走吧,你端着爹的碗。」冷香端着自己的碗還有那碗稀粥,小心翼翼的當先走了出去。

冷英則吹了吹自己那碗,喝了一口才走了出去。

走進堂屋,冷香將碗放在桌子上,然後從一旁的柜子上面的罈子里取出了一大塊鹹菜疙瘩,然後撕下來幾條,將剩下的又放回罈子。

「去喊爹吃飯。」冷香沒好氣的將鹹菜條放在各人的碗里吩咐道。

「知道啦,爹,爹,吃飯啦!」冷英笑嘻嘻的放下了碗,跑了出去。

冷香看了一眼炕上的李則天,拿起那碗稀粥吹了吹,爬到炕頭,一勺子一勺子的餵了起來。

等冷父與冷英回來,一碗稀粥也全都被冷香餵了下去。

三個人坐在桌子邊,滋溜滋溜的喝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