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一個朋友:往事
我的一個朋友:往事 連載中

我的一個朋友:往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Toru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朋友 都市小說

我是一個很普通的正常人,開着一家小酒吧,大部分都是招待一些朋友,每次來喝酒的人,多多少少都會和我聊起自己發生的事,我便把這些記錄下來
展開

《我的一個朋友:往事》章節試讀:

第3章 小酬/小丑


今天這個朋友,姓Y,單名一個酬,平時我們都叫他小酬,方言諧音上就聽着和小丑一樣。不知道是不是我們這樣去叫他,叫的時間久了,他不知不覺,也活成了一個小丑。

我和小酬認識的時候,是在六七歲左右。我隨父母搬到了新的小區,因為小區是剛剛建起來,住戶還不算特別多,同齡人也就那幾個,孩子之間的友誼,只需要一個晚上便能建立起來。本身我倆在一個小區,又是很好的玩伴,所以有什麼事他會來和我傾訴,問問我的想法。

事情也是在他讀初中發生的,我大他一級,當時我初三,他初二;我在為中考困惑,他在為感情困惑;我在愁怎麼考上高中,他在愁怎麼找到女朋友。之後我中考失利,父母靠關係,讓我讀上了我們州最好的高中。而小酬,在愁了兩年之後,下定決心要找到一個對象。

他開始研究星座,研究易經,研究風水和算命。從國內傳統的玄學,甚至到了國外的邪教。

有一天他神秘兮兮的來問我:「哥,你說我如果做一個獻祭儀式,把靈魂出賣給撒旦,讓他給我分配一個女朋友,你會不會難過?」

「就你?撒旦看到你那懶惰,貪吃,好色的靈魂,求着再給你幾個女朋友都得把靈魂還你!」我一臉不屑的白了他一眼。

小酬是這樣的,從小就好吃懶做,因為家裏麵條件很好,他的父母也很寵他,活生生的一個小少爺。

「你真掃興。」他一臉不滿的轉過去,也不理我了。沒過幾分鐘,他又問我:「哥,那你覺得我如果找到女朋友了,是不是也得把靈魂獻給撒旦?」

「你都自己找到了,為啥給別人啊?」

「不是,我內個……我昨天許願說,如果找到女朋友就把靈魂獻給撒旦」他有點尷尬的和我說。

我差點一口血吐出來,你想找對象,跟這撒旦有鎚子關係啊,合著人家過來幫你找對象不要過路費是吧?你能不能求求本地的神仙啊。。。。。。

小酬自己本身也付出了行動,他開始到處搜集每個女生的生日。有時候正大光明去問,有時候悄悄翻別人的QQ空間,還有那種出錢買別人的生日。農曆的,陽曆的都搜集,我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大為不解。遂問酬:「何故?」「中西結合,low」小酬高傲的仰着頭,說:「農曆看八字,陽曆推星座。兩種東西都要用,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他一句接一句的歪理,搞的我迷迷糊糊的,覺得確實沒啥太大問題,後說了句加油,就不再過問。

再後來,我上了高中,不在一個學校之後,他的情況就是從別人口中得知了。

在他初三那年,功夫不負有心人,小酬終於遇到了一個八字相合,星座相匹配,長得在他審美上的女生了,他便也展開了強烈的追求。

可那個年代的學生,追女生的方式無非就那幾種。小酬卻不走尋常路,他給女生送了盆仙人掌,非要逼着人家放桌子上,美其名曰:五行缺木,風水好。女生肚子疼,他偏不給人喝熱水,說:這周你水逆,不能碰水。

後面自然是引起了反感,可他一直死纏爛打的粘着那個女生。女生家呢條件也不錯,準備送去外省讀一個外國語高中,之後留學。

小酬也知道了這個消息,他思索了很久,覺得可能是因為沒有追到這個女生,才讓人家覺得待在這裡讀書沒有意思。而且得在短時間內拿下,不然考完中考,女生去外省讀書了,他外語也不好,過去沒意義,說不定追到還能挽留一下。可他殊不知,他在得到消息的時候,女生的家裡已經聯繫好那一所外國語學校了,一切都註定無法改變。

在距離小酬中考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裏,一個不想讀書,只因身念心上人;一個不想讀書,只因早已有出路。女生在那時候,因為小酬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對他已經很反感很反感,可他依然在瘋狂的去追求。從那時起,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變成了小丑。

在中考結束後的散夥飯局上,小酬喝了不少,藉著酒勁當著一眾人的面,對着女生再一次深情表白。他們班裡的同學也知道小酬追求女生很久了,大家都在起鬨,但女生覺得很丟臉,很生氣的摔了碗筷,站起來大聲呵斥:「你們覺得這樣很有意思嗎??!!」然後生氣的跑去一旁坐着了

小酬也很尷尬,很快吃完飯,去到外面坐着抽煙。三巡酒過,小酬的朋友也在旁邊勸他,大概意思就是天涯何處無芳草,可小酬哪能聽進去,他失落的找了個角落,抱着酒喝了。

後面他知道女生還是去了外省,他每天都會給她的QQ上發第二天的天氣預報,時不時問她過得怎麼樣,在外省吃得慣嗎之類的話題。可女生再也沒有理過他,他認為堅持總會有回報。

不知道多久,他得到了回報,女生把他刪了。

他那天拉着我,坐在房頂上看風景,我們沉默了十多分鐘,他點上一支煙,說:「從她把我刪了的那時候,我從來沒有感覺過這麼放鬆,又這麼難受。」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沒有說話,我們又沉默了。陪着他坐到晚上,我買了吃的和一些喝的,我倆都餓了也就開始吃了起來。吃飽後,喝了幾口,他突然來了一句:「我感覺自己真的像個小丑,別人的青春和我的青春相比,我失敗的像條狗。」

後面那天晚上我也忘了最後怎麼安慰他的,我們都喝多了。可我和他說的最多的一個詞,就是「體面」。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委屈自己,熱臉貼冷屁股。

人還是得活得體面一些。

所以啊到頭來,小酬從正常開局走到這樣的結尾,走的難看,收不回來。那女生如果現在再提起他,可能也是覺得他真的是個小丑吧。

可我,有時候也覺得自己像個小丑。

我也覺得,身邊每一個人都是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