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海賊:百獸海賊團
海賊:百獸海賊團 連載中

海賊:百獸海賊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筠九九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凱多 穿越重生

【無系統】【主角超稀有幻獸種】【有洛克斯故事劇情】【有羅傑故事劇情】【簡介無力請移步正文】 剛穿越到這個世界,就被父母拋棄
歷經磨難又被天龍人抓住當了奴隸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逃脫天龍人的控制後
只想快速了結生命,不想在這殘酷的世界繼續生活下去了
直到遇到了15歲的凱多,兩人開啟了一條」尋死「之路
展開

《海賊:百獸海賊團》章節試讀:

第2章 洛克斯·D·吉貝克


說到「未來」……作為一名海盜,他被打敗了七次,十八次被海軍或敵艦俘虜。

他是一個將被反覆折磨的人,將作為一個罪人活着。

「…………」

他40次被判處死刑,有時判絞死,有時判斬首,但斬殺他的刀碎了,他毫髮無傷,刺他的矛斷了,結果他擊沉了9艘巨大的囚船。

換句話說--沒有人能夠殺死他。

但是,那是未來的他,現在的他只是一個15歲的孩子,雖然將近3米的身高,而且……

「嗚啦啦啦……!」。

現在的他只是一個...... 醉漢。

──這裡是「偉大航路」某個島嶼。

島嶼上的一個酒館的角落裡,兩個孩子坐在桌旁,桌上放着很多酒瓶。

「那兩孩子在幹嘛?」

「那是個孩子?那小子出奇的大。」

「另外一個也是小孩子,但他們喝酒真的沒問題嗎?老闆」

「我不管,只要有錢,能喝酒,我就給任何人上酒,不管是小孩還是瀕臨死亡的老人。」

酒館裏的人遠遠地看着他們,議論紛紛。 這一詭異的場景當然引起了公眾的注意。

兩隻手各拿着一個酒杯,雙腿劇烈地搖晃,因為成人高度的座椅,所以男孩的腳碰不到地面。

「什麼?凱多」

鵺看着他,看着凱多,用褪色的深紅色眼睛看着他,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鵺的眼神略顯高冷。

緊接着,手上直接拿着酒瓶,身材高大的凱多,幾乎與鵺同齡,但雙腳牢牢地踩在地上,讓一滴眼淚--或者說是一大滴眼淚--從他的眼角滑落

「嗚嗚嗚~~~你好冷啊~~~!!你不是說要和我一起做海賊嗎!!嗚嗚嗚~~~!!」

「我是說過,但是……」

凱多一邊哭,一邊大聲質問鵺。

他就像一個孩子,但在這種情況下,說他像個「酒鬼」更加準確。

他是個愛哭的人,鵺在周圍人異樣的眼光下覺得有些尷尬。

鵺明白凱多在說什麼,而且在某種程度上,他為什麼哭。鵺也知道。

「但是沒有人讓我們上船!」

「為什麼?我......,非常想成為一名海賊!他們說我不能成為一個海賊,就因為我是個孩子?」

──沒錯。這正是凱多喝酒和哭泣的原因。

簡要回顧一下發生的事情:...... 之後,我們離開了監獄,來到了另一個城鎮,鵺和凱多去了港口,直接向海賊團提出請求,讓他們登船。

但被拒絕了。就是這麼簡單的故事。

「讓我們上船!!!」

「你們?你們多大了?」

「我大約,十…五歲!!」

「我也大概也許可能跟他一樣大。」

「哈!? 不就是孩子嗎!!回家去,快回家去!!我的船上不需要孩子!!」

── 嗯,簡單來說,到處都是這樣。

他們都以一種非常時尚的方式拒絕。 我們的船不是一個日間護理中心。 這是一個常見的海賊笑話。

在輕描淡寫地訪問了大約五個地方,並被所有地方拒絕後,他們走進了一家酒館--嗯,是因為凱多說「我想喝酒」,沒有詢問鵺就自己進去了--並開始在那裡喝酒,就是他們現在獃著的地方。

不被允許上船確實是挺難受的。鵺理解凱多為什麼想哭,因為一開始就跌倒了。鵺真的不知道該安慰凱多。

「就因為我們是孩子!?」

「……好像是這樣」

「嗚嗚~~~~~~!可能是因為鵺你看起來就是個孩子!」

「喂!!你這話說的!」

也許只是運氣不好。也許他們碰巧是一個憎恨兒童的團伙。或者他們有奇怪的道德觀。 不過不太可能,因為他們是海賊。

「……嗯,總有一天會成功的,對吧?也許……」

「去他媽的!!!我應該怎麼做......!如果我繼續這樣下去,我永遠都不會成為一名海賊!」

「嗯……對了……那麼……」

「嗚嗚~~~~~~!」

「真的很吵!!別哭了!!」

凱多用厚重、略帶苦澀的聲音喊出「Nueeeeeeeeeeeeeeeen」,這聲音讓人很不舒服。不協調的感覺。

「總之,我們再去試試,萬一成了呢?」

「只有這樣嗎……」

「是的。我們走吧!」

鵺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鼓勵和催促凱多……鵺覺得上別人的海賊船不如跟着凱多要實在一些。

鵺的頭有點痛,太久沒有品嘗過酒的味道了,他一下子喝的有點多了。

「走吧,凱多。我們付錢走人。」

「哦……?鵺,你在說什麼……?」

也許因為酒的緣故他有聽力障礙,凱多用醉醺醺的神色反問。說真的……鵺也有點醉醺醺了。

「錢,錢。你進酒館,肯定有錢,對吧?」

鵺說了最明顯的話,但凱多把頭轉向鵺說,

「喝酒還要付錢?我從來沒付過錢!」

「…………嗯?」

──難以置信的話語冒出。

凱多說的,彷彿這是很自然的事。鵺說不出話來。

在一個不恰當的時刻,老闆從他的座位上站起來,向他們走來,說。

「嘿,孩子們。是不是該結賬了?」

「呃,啊……嗯,嗯……」

這個酒館的老闆就像是個暴徒,肌肉發達且眼睛上有疤痕的老闆恐嚇地問鵺和凱多。

好吧,其實只是正常的對話,但從鵺的角度來看,老闆看起來很嚇人。可能是因為心虛的緣故...

但是為了爭取時間,鵺把手放在背後微笑着,用右腳的腳趾在地板上畫圈,同時扮演一個無辜的小男孩。

「……我沒錢——」

「嗯?」

「啊」

突然,凱多把他靠在牆上的金屬棒舉了起來——鵺發出一聲短促的「啊」,下一刻......。

「你要幹什麼~~~~~~~!!! 」

「啊!?」

——凱多用盡全力向老闆揮舞着金屬棒……他把老闆轟飛了出去,穿過酒館,離開了酒館。

就在鵺目瞪口呆的時候,又聽到凱多的大嗓門,讓周圍一片嘩然。

凱多說「雖然沒付錢,但你知道我是誰嗎?!? 」

鵺在心裏吐槽──『你連菜鳥都不是,你只是連海賊都不是的暴徒……』

「什麼,什麼!?」

「那邊那小子把老闆給炸飛了!?」

「打架!?」

──不,凱多只是不高興,吃喝居然還要付錢。

鵺後悔了。仔細想想,當問到凱多是否有錢,是否有禮貌地、適當地付錢,這很蠢!

好吧,如果他有錢,心情好,或者年紀大一點,沒喝醉的時候說不定會好好的付錢,但現在的凱多,只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無畏青年。

「……不管怎樣,凱多,在事情鬧大之前我們走吧。」

「什麼!?我們要去哪裡?!?」

「你又喝多了吧!」

如果說「逃跑」,凱多可能會生氣,鵺小心翼翼地選擇了自己的話語,但即使如此,凱多仍然很生氣。慶幸的是他沒有用金屬棒打鵺。 他只是對鵺大喊大叫。

「黑雲!!」

「!!?」

「這是什麼鬼東西!?」

「黑……霧嗎!?」

周圍的暴徒們陷入恐慌,因為他們的視線被突然出現的、無法辨認的黑雲所限制。

然後鵺把旁邊的凱多拉過來,說。

「喂,趁現在走!!」

「啊……?這到底是什麼,鵺,是你乾的嗎?」

「是!不過也只能阻擋視線!」

這個黑雲就是鵺的能力。

吃幻獸種(鵺)的果實,擁有神獸「鵺」的力量。

換句話說,這意味着他具有「掩蓋他真實身份的能力」。

但這不意味着他可以一直使用這種能力,支撐這種黑雲是需要體力的。

動物系中擁有人、半獸、獸三種形態,是惡魔果實的特徵,被海所憎恨。不會游泳 當落入水中時,就會失去力量。

人型是一個「封印的野獸」,或者鵺通常的樣子,而**型可以生長各種東西來增加其力量和能力。野獸形態是......看起來是一個相當大的怪物。

惡魔果實……除非修鍊,否則力量不會增長。

即使鵺可以改變自己的形態,偽裝簡單的物體,並勉強創造出一片黑雲,......,但他現在還無法進行高級的認知改變,如發射激光或變成不明飛行物。

這就是為什麼這黑雲只是一朵黑雲。不是原版的《鵺的烏雲》。

鵺年紀小,之前過的坎坷的生活,只能做到如此。

他無法與神獸「鵺」相提並論。

「我真是弱啊。」

他自嘲地笑了笑,嘀咕了一句,無意地自嘲了一下。

「喔啰啰啰啰啰啰啰!!讓我們開始吧!!! 」

「……?」

在黑雲中,凱多視野,不受鵺能力的影響,凱多大聲笑了起來。

就在鵺突然疑惑發生了什麼的時候,凱多粗壯的左臂環住了他的脖子——或者說,就像是被勒住了一樣。

「不!?」

「喔啰啰啰啰啰啰啰!我們可以的!!我們是最強的海賊!!!」

「是啊?好吧,我想我們沒有那麼強大。」

「快一點,鵺!我們即將開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戰鬥!」

「你根本就沒有聽我說了什麼。」

鵺被凱多迷惑了,他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 他摟着鵺的肩膀,歇斯底里地笑了起來。 他太歡樂了。

……但不知怎的,鵺自己被凱多感染了。

被凱多的白痴氣息感染了。

「好吧,那就這樣吧!」

「哦!!那麼!!」

鵺第一次笑着說。與凱多一致,

「我們逃跑吧!!!」

「我們戰鬥吧!!!」

「……嗯?」

鵺嚇了一跳,發出了愚蠢的聲音。嗯?鵺以為自己理解了凱多的意識,卻沒想到兩人完全不匹配。

在鵺思考的短時間裏,凱多就一頭扎進了黑雲,鵺被他的左手抓着。

「我們走吧!!!」

「你是非打不可!!?」

他沒有趁着黑雲逃跑,而是想把所有人都給揍一頓。

「嗚嗚嗚嗚嗚!!」

「嗚哇啊啊啊啊!?」

「什麼鬼東西,在哪裡尖叫......啊!」

「到底怎麼了!?」

鵺沒有受到黑雲的影響,所以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凱多。

凱多正用他的右手揮舞着一根金屬棒,在酒館裏毆打一群無關緊要的暴徒。

……怎麼說呢……這果然很凱多。

通常情況下,這個場景正常人都會選擇逃跑,但正常或常識對凱多來說都不起作用。

「鵺!!你也來!!!」

「嗯?」

凱多突然抬起左手。

當然,鵺在凱多的左手上。那裡仍然有黑雲和混亂的暴徒,鵺正朝他們飛去……哇。凱多強壯的肩膀。超過160km/h的速度,等等!什麼鬼!

「原來你是要扔我啊啊啊啊~~WDNMD!」

「這就對了!讓我們有更多的樂趣!!!!」

── 結果。一個不知名的酒館,凱多和鵺甚至不知道酒館的名字,被摧毀了。阿門~。

一個身份不明的男孩和另一個身份不明大個子坐在一條不受歡迎的後巷裡交談。

「我們~~~……啊~~~……喝多了。」

「喝多了對吧!?你就沒別的要說了嗎!!

「煩人,很好玩,所以沒關係。」

「這就是問題所在。」

酒館這麼樣了,鵺不關心,他只是想吐槽凱多為什麼要把他丟出去,他差點被凱多扔死!

「呃……啊……呃~~~~~~~」

「你他媽的在咆哮什麼?」

「不,我只是在想怎麼得到你的原諒。」

「算了算了,我不在乎。相反,想想如何成為一名海賊才是真的。」

「是啊。如何成為海賊呢?」

鵺覺得唯一能做的就是尋求幫助。他認為一個孩子成為海賊並非不可能,只是運氣不好。

更確切地說。他們絕對可以成為海賊。

但鵺無法掌握這個時機,而且他不知道細節,這個時代的信息在漫畫里太少了。

「這個島嶼叫什麼?」

「嗯?這個島的名字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哈奇諾斯」。」

「不,不是這個島,我想知道的是一個叫海賊島的島……嗯,如果沒錯的話。那個島應該叫「哈奇諾斯」」

「這個島就叫「哈奇諾斯」啊!」

「你在說一遍??????」

「…………」

鵺轉過身,把臉朝上。

那裡有一座鵺以前沒有見過的建築,是一個大骷髏的形狀。

「我的天!!? 」

「你在驚訝什麼...?」

凱多異常困惑,但鵺沒有時間去關注他。

這個島的名字是──海賊島「哈奇諾斯」。

是的,這裡是凱多開始的島嶼……還有許多的傳說也是從這裡出發的。

──「偉大航路」、海賊島《哈奇諾斯》

聚集在港口的海賊們沒有了往日的狂野和活潑,而是處於騷動狀態。

在這個島上,海賊之間的爭鬥每天都在發生,甚至不是一個事件,男人們都在閑談。

「你們聽說了嗎?有興趣的人都可以去島**的那棟樓里……」

「我聽說了,因為「洛克斯」那個混蛋是不是!他是島上最大的混蛋!」

「住嘴吧!被聽到了就只有死路一條。」

「我知道!他媽的!」

「在島的中心聚集!我聽說有很多錢可以賺。!」

「是啊,我也被邀請了,那個洛克斯的故事。我們過去看看吧!」

島上的流氓、海賊和亡命之徒都提到了「洛克斯」這個名字,有些人帶着憎恨的語氣,有些人則快步走向他們指定的目的地。

「咕啦啦啦啦啦!,洛克斯的故事!? 」

「我也被邀請了,我正在考慮去聽故事。」

一個留着白色鬍鬚手拿巨大薙刀的大漢和他身邊的朋友。

「船長,我們真的要去找那個洛克斯嗎?」

「閉嘴!媽,媽,媽,媽。一個有利可圖的故事......,使夢想更近一步的故事!」

一個是桃色頭髮的美女,戴着一頂大帽檐的帽子。 在她旁邊是一個拿着劍的小個子男人,身後跟着一群船員。

「我們現在該怎麼做,船長?」

「吉哈哈哈哈……洛克斯?去看看他有沒有資格講故事。」

一個劍客,有金色的頭髮和獨特的眉毛,類似於一隻年輕的獅子。 他身邊有很多他所帶領的船員。

「當我聽說有一筆財富時,我忍不住想要去看看。」

「寶藏?!嘿嘿嘿嘿嘿!」

「 我聞到了『黃金』的味道!」

還有很多其他海賊,包括一個有着閃亮的黑髮和誘人的嘴唇的美女,一個有着鑒賞力的年輕人,以及一個帶着墨鏡和對黃金氣味敏感的美女,陸續聚集在島的中心。

之後又來了,兩個人,

「走吧!別喝了!這是我們成為海賊的機會!!」

「喔啰啰啰啰啰啰啰!錢的話題,很有趣!!走吧,鵺!!擊敗所有人,並擁有一切!!!」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一個長着角的黑髮大個子和一個有着獨特翅膀的黑色短髮男孩。他們只有兩個人來到此處。

他們聚集在島嶼中心的一個巨大的中庭形酒吧。

在這一切的中心有一個臭名昭著的人。

「哈-哈-哈-哈-!是的,這就對了,「有利可圖」,讓我們繼續進行你們非常喜歡的有利可圖的故事」

臉上帶着邪惡的笑意,就像來自地獄的惡魔一樣,這個人的名字是……洛克斯·D·吉貝克。

此時此刻,一個隱藏着這個人的野心的有利可圖的故事,即將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