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秋辭雪
秋辭雪 連載中

秋辭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銀時辰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銀時辰月 陳無念

相意醉相思,斷弦斷一月
​勿念無念,天上一劍,瓊江曇花一現
​風氣雲亦起,江海憑一曲
​寒穹雲燕往雲霄之上,春酌幾杯落雪無歸期
​一劍斬萬妖,一念誅惡靈
展開

《秋辭雪》章節試讀:

第2章 入天宮


長着三隻血紅的眼睛,四條手臂,全是黑灰,臀部還有一條帶鉤的尾巴。

嘴裏發出「嘶嘶」的聲音,那神仙老者一劍刺出,肉眼可見就連空氣都被刺出一道口子。

卻被那惡鬼的尾巴擋下,惡鬼趁其迅速猛的上前,四手並用,打出四拳。

老者收劍格擋,隨後劍鋒環繞一圈,上挑橫劈,砍斷了那惡鬼一隻手臂。

手臂落地,又是一灘血跡,鮮血從斷臂處噴涌而出,疼的那惡鬼嘶吼一聲。

用尾巴直直向老者刺去,老者縱身閃躲,尾巴砸的冰面裂開幾道縫隙。

老者找準時機,掐劍指,眨眼之間已到惡鬼面前,劍指刺進惡鬼胸口,惡鬼痛的嘶吼響徹雲霄。

老者絲毫不給惡鬼有喘息的間隙,反手一劍,斬去頭顱,頭顱落地,血紅的霧慢慢散去,一陣黑煙從脖頸處冒起,隨後地上的屍體慢慢腐爛,再化成黑煙飄散在風中。

陳無念目不轉睛的看着,不由感嘆:「果真厲害」

老者甩去劍上的鮮血,入鞘便打算離去,陳無念從屋內跑出,大步流星的跑向老者。

跪倒在地,磕了響頭,低着頭說道:「還請神仙爺爺收我為徒。」

「不找哥哥了?」

「找,但我想學劍法,若是哥哥有個不測,我也有拿的出手的劍法復仇。」

「起來吧。」

陳無念站起身,作揖道:「只是徒兒有個請求,爺爺外出不知何時回來,待我告知爺爺之後,再隨師父前去。」

「我在那冰峰上等你,趕在天黑之前離開。」

陳無念跪地謝過師父,便急匆匆的趕回屋內,鋪好了被褥,把房子打理了一番,該洗洗,該擦擦。

屋內各個角落也都清掃乾淨,沏了壺茶,等着爺爺。

直到傍晚,爺爺才回來,陳無念見爺爺回來,起身倒了茶,詢問起哥哥的事情。

爺爺抿了一口茶回道:「我一路趕往你來時的方向,一直打問,可惜,沒打問到什麼,改日爺爺再去問問。」

陳無念黯然神傷說道,「無妨。」

老者看着眼前的孩子神色很差,卻也不知說什麼安慰的話好。

少年這時說道:「我要走了爺爺。」

老者有些詫異的回道:「這身子還沒養好呢,好些了再走也不遲。」

陳無念拍了拍胸脯:「你看,我身子硬朗的很,已經好了。」

爺爺問道:「那你去哪?」

「我想先去習武,然後有了一身本領,再親自去尋找哥哥的下落。」

老者點點頭,也不好再多問什麼。

陳無念跪地:「念兒謝過爺爺救命之恩,等念兒有出息回來,定好好報答爺爺。」

「這就要走嗎?飯也不吃了嗎?吃完飯再去吧。」

陳無念起身講述了之前發生的一切,爺爺點點頭:「風雪散去,飄然何處,風雪自有自的想法,去吧。」

陳無念告別了爺爺,一路朝着師父指的冰峰走去,夜風吹着少年單薄的身體,舉步艱難。

爺爺就在後面,一直眺望着陳無念遠去的背影,這熱鬧日子沒有多久,又要冷冷清清過日子了。

本想讓陳無念再叫一聲爺爺,卻欲言又止。

爺爺似乎有點悔恨自己當初為什麼不娶個媳婦,如今落得這般孤苦伶仃的下場。

陳無念奮力爬上山峰,氣喘吁吁的給師父行禮說道:「徒兒來遲了。」

老者搖搖頭:「不打緊,走吧。」

隨後老者一揮手,身邊升起白煙,像似一團雲朵,老者盤坐,陳無念也坐了上去。

隨後騰空而起,陳無念第一次坐在這類似雲朵的白煙上,難免會有些許的緊張,用手緊緊抓着老者,生怕自己掉下去。

衝出雲霄之上,穿梭過一道道白雲,從雲端俯視,一覽眾山小。

離開了納德賽地區,氣候也逐漸暖和了許多。

不知飛行了多久,看見遠處,有一座懸空在雲端的華麗天宮。

少年陳無念是看的目瞪口呆。

師父帶着陳無念到了宮殿門口,門口擺放着兩個玉麒麟,還有六人手持長戈把守。

六人異口同聲說道:「恭迎玄太師回宮。」

老者微微一笑擺了擺手,帶着陳無念又進了宮殿,一口青銅巨鼎正擺在正中間。

陳無念已經驚嘆的說不出話了,四處張望,一個鄉村孩子,哪見過這陣仗。

一個女子,走向前來,畢恭畢敬的作揖道:「先生,您回來了。」

老者微微點頭:「這孩子,就交給你了。」

說罷便走遠了,陳無念伸出手打招呼,那學生點點頭,帶着陳無念往後走去。

跟隨女子穿過走廊,再從雨亭繞行,走過一排排房屋。

陳無念問道:「你這是要帶我去哪?」

「睡覺。」

「啊?這不好吧。」

「你在亂想什麼?長得和煤炭似的,我是帶你去睡覺,不是和你去睡覺。」

陳無念尷尬的「嘿嘿」一笑,腳趾都快在地上摳出一座宮殿來了。

到了一間屋子,裏面擺放着兩張床,和桌子,一個少年正在睡覺,被子掉在地上。

那女子指着那張空床:「你以後就睡那。」

陳無念點點頭,進了屋,一張空床,連個褥子都沒,下意識的感覺自己可能真的被詐騙了。

拾起掉在地上的被子,輕輕蓋在那少年身上,躺在那張空蕩蕩的床上,開始想起在爺爺家有肉有暖和被子的日子了。

那女子又回來,抱着被褥:「這是給你的,早點睡。」

在屋內的燈光下,陳無念看清了這女子的長相,肌膚如雪,纖纖玉手,一對兒丹鳳眼,有那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美。

「看什麼呢?」

陳無念見到如此秀麗的女子,害羞的一時憋不出半句話:「在看…在看…」

那女子做了個「噓」的手勢便走了,只是讓他別吵到旁邊那位少年。

一清早,陳無念睡眼朦朧的起床,隔壁床位的少年已經出門了。

陳無念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哈欠還沒打完,門被推開,陳無念嚇的哈欠打到一半就把嘴合上了。

旁邊床位的少年進門,一臉震驚的看着陳無念:「你還睡呢?我跟叫豬似的叫不起來你,趕緊去灶房幹活。」

陳無念趕緊起身穿好衣服就往外跑,跑了半天,結果連灶房在哪都不知道。

問了問一旁的學生才知道,趕忙向灶房跑去,灶房裡亂作一團,水流了一地。

少年氣喘吁吁的在門口站着。

「杵着當木樁呢?」

陳無念抬頭望去竟是昨夜的那個女子。

「還看!」

陳無念進了灶房就開始收拾起爛攤子,把鍋碗瓢盆都擺放好。

灶房內一個身材高大的少年,目光炯炯有神,看陳無念忙的手忙腳亂的,就上前去幫忙。

「你是新來的嗎?之前沒見過你呀。」

陳無念點點頭,那少年笑着說:「我叫李牧正,你呢?」

「陳無念。」

「無念,無念,無所挂念,你這名字可真有趣。」

陳無念問道,「門口那女子名字叫什麼。」

李牧正笑道:「兄弟果然眼光非凡,那是北陵廊趙府的千金,趙蘇琴,要是和她在一起,嘿嘿,鐵飯吃起來都是軟的。」

陳無念搖搖頭:「不不不,不喜歡,就是問問。」

「我可先告訴你,她的追求者都能擠滿這個灶房,這天宮學子雖說只有五十餘人,十幾人都是追求她的,你最好是不喜歡。」

「你也喜歡嗎?」

「我?我喜歡個母老虎作甚?」

陳無念哈哈大笑點點頭。

李牧正繼續問道:「你是來這專干雜活,還是學燒菜。」

「燒菜?。」

陳無念聽完心裏暗罵:「好啊,就是騙人來做苦力。」

但表情依然露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你來這,不是學習劍法之類的?」

「學什麼劍法,我是來學燒菜的,以後回到廬月州,開間鋪子。」

陳無念指了指在一邊幹活的趙蘇琴,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問:「和她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