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美女殺手愛上我
美女殺手愛上我 連載中

美女殺手愛上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要寫經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文傑 都市小說 風鈴

被美女倒貼是件稀罕事,讓一個美女殺手倒貼,渾身發毛
腹黑殺手,想要擺脫她,文傑決定打敗她 俗話說的好,要用敵人的手段打敗敵人才是正解展開

《美女殺手愛上我》章節試讀:

第2章 陷害


「你好歹也是公眾人物,把我大晚上叫來就為這事?」

「先生最好把自己的態度放尊重一點,真紅小姐可是很少會單獨約見一個人,更何況還是這個時間點!」旁邊的眼鏡美女穿着碎花色的裙子,說話也是帶着濃厚的譏諷之意!

另外一個男的則是真紅身邊的保鏢,是個「深藏不露」的古武者。

文傑沒有變身自然發覺不出男人的強大之處。

「朋友的女友大晚上約見我,你認為合理嗎?」文傑慵懶的反問眼鏡美女。

不等眼鏡美女開口,真紅溫和的笑了笑:「那我們還真是失禮了。」真紅跟他坐的很近,文傑甚至聞到了她身上的陣陣幽香,看向她絕世的容顏,文傑心裏好像有一團火在上涌一般。

咽了口唾沫,強行壓制對真紅的迷戀。「無所謂了,真紅小姐你不是跟李陽處的挺好的,怎麼突然還要我幫忙?」

真紅低着頭嘆了一聲:「那都是我與李陽表面做給外人看的把戲,其實,私底下他從來都不正眼看我,今天我們分手也是他提出來的。」

文傑略微尷尬的笑了笑,感情還有這層原因。看破不說破,心底還是為這個漂亮的女人感到惋惜。明明那麼厚實的家底,又是天生的美人胚子,恰恰可以擁有更好的選擇,卻認死理就想跟李陽在一起。

文傑也承認,李陽非常優秀,非常陽光,溫和的個性甚至連一些男人都對他有了感覺!噁心的眯了眯眼,這個想法出現的太奇怪。

「拜託你了,我是真的喜歡李陽,求求你幫幫我!」真紅眼角含淚,那可憐的眼神險些讓他迷失其中。

是不是因為今天給李陽的那封李嫣的情書?自己不過就是幫忙傳遞個信息,要不要把情況鬧到這步田地?

緩緩拿起他們倒好的咖啡喝了一口,很燙,還很苦。也是這份苦澀才及時的將文傑拉回現實。

「文先生,一點小小的心意,請收下。」真紅一說完,旁邊的眼鏡美女合上書本,適時的將一張支票放到文傑旁邊。

畢竟大庭廣眾之下的,文傑也拉不下臉去看一眼。看那支票的樣子,心想肯定不低,忍不住揚起了脖子死命瞄金額。

五百萬?好闊綽,就為一個可能都辦不成的事就花費五百萬?

真紅有着紅二代的身份,明白人都懂,這類人物或多或少與黑白兩道都有着「密不可分」的聯繫。這也說明,真紅必然憑藉她個人的消息網了解過自己。文傑摸着下巴想了想,進門前風鈴特別給他提了個醒,說她不懷好意!

別人的話也許都存在問題,風鈴卻是絕對不會騙他。

終究是輸給了現實,將支票收好,口頭上許諾,一定會給她與李陽牽線。

「文先生,今晚真是一場愉快的談話,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真紅在酒店下方送別了文傑。

這回是眼鏡美女驅車送他,文傑吃過飯還想到處走走在回去。到頭來,按捺不住真紅的盛情招待就被強行送進了車裡。

「真不知道真紅小姐怎麼會找你辦事!」眼鏡美女熟練的駕駛方向盤,沒來由的崩出一句。

語氣冰涼,似乎很看不慣他。

撓了撓頭,該怎麼回答她?這個長相漂亮的姑娘就是拿這個話諷刺他身份低賤。

等了幾分鐘不見後者有回應,眼鏡美女索性有一句沒一句的「自說自話」起來。

「真紅小姐可是真戴將軍最喜歡的女兒,她的哥哥也是地位不輸於李陽的企業家。如今,真紅小姐找你辦事,除了給你的那張支票,你得到的更重要的東西是什麼?」點到即止,腦子不蠢就能猜到她口中說的意思。更重要的東西,那就是真紅的關係。

本來是求他辦事,照她這麼一頓操作,局勢扭轉到另一個方向,把「求」改成了「找」可謂「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文先生還需知道,幫忙只會對你大有好處,若是把真紅小姐的話當耳邊風,你的下場不見得好……像是真紅小姐這樣的人,在華海市想要對付一個人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態度徹底表明了,赤果果的威脅!

文傑皺着眉看了她一眼。高挺的鼻樑架着一幅烏金邊眼鏡,雙目「炯炯有神」細緻烏黑的長髮披於雙肩之上,略顯柔美。

人很美,可惜態度跟人成反比。

「你住的環境好差,跟你的人一樣難堪,建議你拿着真紅小姐給你的錢立刻去置辦一套像樣的房子!」眼鏡美女透過車窗瞧向附近一棟棟可憐的筒子樓。在她眼裡,骯髒,噁心等詞語都與這些地方聯繫在一起。

文傑有客氣的邀請她進去坐一坐,眼鏡美女想都沒想的拒絕了他的好意。臨走時不忘送上一句「希望再也不見!」

望着後車燈消失在視線里,文傑一臉的落寞。

隨她怎麼說,將支票拿出來看了又看,這錢怕是花的不怎麼容易,在加上風鈴的提醒,有點後悔收她這個錢,心想還是過幾天把支票退給她表明態度。

打開門在床頭就看到一張紙條,直白點說,是風鈴留的信。不爽的撇了撇嘴,那女人又「不請自來!」

「最親愛的師傅,你可愛的徒弟因為發生了一點了不得的大事需要出國處理,你身邊的麻煩可能「一時半會」沒法幫你解決。對了,要是可以的話,師傅遇到問題不方便出面可以聯繫這個女人幫你……放心,什麼事都可以拜託她,趴趴趴也行喲!」信後是一串手機號。

文傑撇了撇嘴,下意識的過濾掉她的惡趣味。不過那串號碼還是記了下來,以防真的有事需要幫忙也好有個照應。

文傑丟下信,揉着額頭一臉的疲倦,不知道從什麼時間開始,變得有點依賴風鈴那個女人了,明明自己巴不得她消失才好,現在突然說有事走了。「一時半會」還消化不了。一頭栽在床上想着最近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慢慢就睡了過去。

隔天大早去公司就碰到在公司樓下等他的李嫣。出入的工作人員都會跟她笑着打聲招呼,李嫣出於禮貌也會一一回應。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美麗。雅緻的容顏上畫著清淡的妝容,秀麗的臉蛋上露出絲絲嫵媚,勾魂懾魄。

文傑努力打起精神讓自己表現的好一點,大步向前走,李嫣瞧到文傑,頓時興奮起來:「文傑。」

「早上好,李嫣小姐。」

「你也好。對了,找你有些事,能不能陪我走一趟?」

「可是,現在上班時間?」文傑為難的皺着眉。心裏實則很想答應李嫣的話,轉念一想,會不會是為了昨天她的囑託?

當下該不該跟她實話實說?有些「於心不忍」給她說實情。

就在李嫣還想在說什麼的時候,一個男人忽然打斷了二人的對話:「李嫣,該去李總的辦公室了,今天有要事商討!」來人手上帶着一枚黑金閃閃的戒指顯示着他的不一般,整個人都透露出高貴不凡的氣息,身材挺秀,倘若加入娛樂圈,活生生的偶像派明星。

「王雲……」有小道消息說他是李嫣的未婚夫,也是一位家世頗大的大少爺。

「王總,你先去吧,我找這位朋友有點事,難道你覺得我會對公司職員有什麼非分的想法?」

王雲笑了笑:「當然不會,能配得上您的只能是同樣身份的人!不過李總昨天囑咐過,他說過我們都要到場」似乎有意說給文傑聽,同時在貶低他「一語雙關!」

從小到大受到過的區別對待多了去。為此,王雲就是在繼續貶低也不會讓文傑多窩火難堪。要說難過的,還屬李嫣方才的口吻已經打破了之前他對她的幻想。

「那好吧。文傑,下班了在找你說,工作加油!」說話的她已經跟王雲走了一段路。文傑傻獃獃的站在原地,身邊進出的美女不僅捂着嘴嘲笑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跟說好的一樣,下班了李嫣「如約而至」有意思的是,李陽也在這個時候約他出去一趟。

「真的,李陽剛才打電話約你出去?」李嫣激動的肩膀都抖的緊。

「嗯,具體不知道什麼事。」

「能不能帶我一起去?」李嫣忽閃着大眼睛,期待的看着他。

被心愛的女神這麼近距離的望着,文傑就是想拒絕都不忍說拒絕的話。

心裏暗自揣摩李陽方才說話的語氣,拉的那麼「低聲下氣」是不是出了什麼事?轉念一想,李陽是誰?就是遇到了麻煩也不會求助他這個在普通不過的普通人!

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不相干的人群走在一起註定不會有好的結局。

文傑上班下班都是坐公交,由於職位低,薪水不高,對於「車」一直都只抱有幻想。也正好借李陽的光坐上了李嫣的車。

法拉利f8這輛價值幾百萬的跑車就是有派頭,難怪說有錢就是好。

「夢西路餐廳對不對?」李嫣正眼看着路面,一面說話。

「對……話說回來,李嫣小姐的車很漂亮!」

「還行吧,家裡還有好幾輛的……喜不喜歡?」

「喜歡也買不起啊,你知道的,我只是個打工的!」文傑依舊笑臉相迎。

「說的我好像不是一樣,告訴你,我現在的一切也是自己努力得來的成果,說開了,你若是不努力不上心,怎麼能賺錢呢?」

文傑嘴角抽了抽,不僅在心底苦笑,她的成績固然是自己打拚來的不錯,可是那一切都與她的家世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人脈,資源,以及最重要的創業資金,在加上失敗後所能承擔的後果。

比如一個創業的想法是失敗的,大家都是失敗的,那麼金錢的差距就會體現的更加明顯,窮人創業拿出的是積蓄,而富人創業拿出的只是一部分資金,即使失敗,富人還可以依靠另外一部分財富創業,但是窮人創業呢?有一些輸了的,傾家蕩產的也有,負債纍纍的也有,造就了窮人創業的心理壓力更大於富人創業。

李嫣在公司也就是遊戲人間,畢竟,公司都是人家的,有必要跟你們一群「正兒八經」的上班族去做勞苦工作?

到了約定的餐廳,帶着李嫣跟李陽剛打照面就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一個路過的女孩子不小心撞到文傑摔倒在地。他下意識的道歉想要伸手去扶,一個黑衣男子大步流星的走過來照着他臉面就是一拳,打的文傑當場在地上打了幾個滾,鼻孔流血,左邊臉都偏移了些許。文傑痛的直咧咧。

「文傑,你幹嘛無緣無故撞人家?對不起,我同事真是小心眼,可能今天工作不順心才拿你朋友出氣,請不要介意!」說著,李嫣匆匆忙忙的從挎包里拿出一沓鈔票,數也沒數的就往打人的黑衣男子手裡塞。

李陽就在後面座位上,真紅也在旁邊。聽到動靜都忍不住抬頭去看。

「你那朋友好像把人撞了!」真紅一臉鄙夷的瞧着驚恐的文傑,全然沒了昨天晚上溫柔的模樣。

「過去看看再說!」李陽說道。

「文傑,快點向這個小姑娘道歉!」李嫣將文傑拉起來,立馬提醒道。

黑衣男子自然沒去接李嫣的錢,他不悅的推開李嫣:「滾開,你們也不看看撞的人是誰,今天你們兩個誰也別想善了!」

被撞的小姑娘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左右,穿着一身世界名牌,這局面也因她造成,小姑娘完美無瑕的臉龐上籠罩着一層寒霜,眼神冷冰冰的怒視文傑!

「我……」文傑嘴巴微張,話未脫口,身子頓時變得僵硬。「我不道歉又能拿我怎麼樣?」一股奇怪的力量控制了他的喉結,將文傑要說的話做了一番修正。

畫風突變,明明方才還一句話不敢說的文傑一開口就跟黑衣男子頂上了。

「切!」黑衣男一甩手,瞬間一股巨力將文傑拍飛到外面的草坪上,冷哼一聲,隨手抄起一條長椅,黑衣男子猶如猛虎,飛身而出。那驚人的跳躍力驚的在場顧客紛紛發出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