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轉生成屍妖開始異世界生活
轉生成屍妖開始異世界生活 連載中

轉生成屍妖開始異世界生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墓碑上的渡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墓碑上的渡鴉 奇幻玄幻 潘德•赫茲

一個生活在現代年輕人,因為一個十分老套的方法來到了一個劍與魔法世界,開始了新的生活
至於這個老套的死法是什麼? 那當然是我們的,穿越專用航班大卡車先生
(女主文不喜勿入)展開

《轉生成屍妖開始異世界生活》章節試讀:

第二章:傷員


潘德向著村莊的方向前進,輕快的腳步,潔白的月華灑落在長發之上,將少女的氣質襯托的更加華貴神秘,彷彿月光的精靈降臨在世間。

潘德現在身穿的還是自己死亡時所穿着的那一套衣服,披着一件戴帽子的黑色天鵝絨外身上穿着的是私人定製的戶外修身服,下半身是配套的兩片式裝飾裙,外加修身長褲再配上一雙長筒平底皮靴。

外加隨身的一個錢包,裏面裝着的並不是現金而是一枚枚金幣,上面印刻着赫茲家族的家徽,在這個國家,現金不一定有用,但是印有赫茲家族的徽章金幣,卻擁有着至高無上的權利。

特別是當潘德與王國繼承人的聯姻後,除此之外在潘德的腰間還懸掛着兩柄劍,一柄單手劍,一柄短劍,兩把劍上並沒有過多的裝飾,只有一些精美的雕刻。

那一柄單手劍只有60厘米的長度,把那柄短劍或者稱之為匕首更為貼切,並不是潘德無法揮舞更長的武器,而是這個長度已經足夠。

潘德學習的是宮廷決鬥劍術 ,需要使用兩柄長短不同的劍進行進攻或者防禦,這種劍術往往是貴族上層階級學習的一種自衛防身手段。

但是潘德從自己的老師那裡學來了一種特殊的劍法,它並不像上層貴族現在的決鬥劍術那隻剩下華麗與優美,殺傷性已經基本被忽視,大多數的攻擊都是朝着守望或者吹致命部位進行攻擊。

而潘德得學習的劍術它更像之前貴族們用來生死決鬥時使用的劍術,或者說這就是決鬥劍本來的面目,優雅從容,但是藏着致命的危險,兩把長短不一的劍,能夠很好的進行攻擊與防守。

在兩名貴族進行生死決鬥中,往往就在一瞬間,不帶有任何一絲猶豫,以求用最簡單高效的方法給予對面致命的一擊,隨後取得這場決鬥的勝利。

12的劍術等級,曾經不止一次的救下了潘德的生命,畢竟生活在一個動蕩的國家,並不是一件安穩的事情。

潘德曾經使用兩把劍殺死了,前來刺殺或者綁架她的一些人,死在這名少女手上的人命已經不是雙手可以計算的。

只不過這些消息只流傳在赫茲家族內部長老會的腦海中,無論是為了潘德的人設還是其他的一些交易,一名雙手沾了鮮血的少女,終歸不是一個完美的商品。

不過,對於潘德而言,這一切已經過去了,她現在已經徹底擺脫了來自家族的控制,一切彷彿都如同夢幻一般,不過,對於潘德而言不管是不是夢境,她都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那麼就好好享受一下吧,哪怕是片刻。

潘德嘴中哼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歌謠,亡靈的黑暗視覺,使得她即使在深夜中也可以獲得優秀的視野,甚至比白天更加清晰。

不過,當潘頓漫步在草原當中四處張望欣賞着這幅大自然的美景的時候,一雙在黑夜中亮起的眼睛,在潘德的視野中一閃而過,不過這樣吸引了潘德的注意。

那是一隻狼,哪怕距離有些遙遠,潘德十分確定在過去當中,潘德不乏有在同伴與僕從的陪伴下,前往森林中狩獵的經歷。

當潘德努力在草原中尋找着那一閃而過的身影的時候,那隻草原灰狼在草原上快速的奔跑着,彷彿在追逐着一隻獵物。

這時,潘德也找到了在草原上奔跑的草原灰狼,那並不是一匹孤狼,而是七八隻一同行動的狼群。

潘德隨着這狼群的追逐方向望去,便發現一個男人的身影,在飛快的奔跑着目標方向就是那一座在草原上的村落,不過貌似兩者的距離還是有些遙遠。但是男人與狼群之間的距離卻不斷的被拉近。

另一邊,霍特大口呼吸着空氣,長時間的奔跑,已經消耗了他太多的體力,他的肺部如同一個熔爐一般,在猛烈燃燒消耗着大量的氧氣,同時也瘋狂燃燒着他的肺部。

他的雙腿如同被灌滿了沉重的金屬一般,每次抬起都帶來了一陣陣的痛楚,但是這個男人知道他不能停下。

豺狼人圈養的草原狼群一直跟隨着自己的腳步,那些狡猾,奸詐,殘忍的野狼並不會給自己太多的時間。

跟隨自己一起突圍的小隊隊友早就在這場對生與死的追逐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也是因為他們的英勇犧牲,才讓霍特成功看到了活着的希望。

他要活下去,將相對遇襲的消息傳遞給守衛在村莊的衛兵,作為一名風元素呼吸鍛體者,霍格無疑是他們一行人中最有可能到達村莊的人。

同時作為一名老練的商隊護衛,他們很清楚自己所在位置,距離這最近的人均目的地有多遠,他們是甚至提前按照各自的體力分批阻擋那些追來的野狼群,以求為霍特爭取最大的幾時間與機會。

犧牲並不是毫無意義,最後的一批同伴,在他們看到村莊的火光的時候,便毅然決然地擋在了狼群的前面。

而霍特也激發了自己的體內的元素之力,草原上吹拂的清風帶走獲得的身體開始奔跑,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融入了風中。

不過霍特只是一名一級初級的風元素鍛體他雖然已經成功溝通了遊離在世間的風元素,但是作為一名一階初級鍛體戰士,霍特的體力並不足以支撐。

實際上,他前進到2/3的時候,便已經耗光了全部的體力,支撐他的東西已經從身體變成了自身的意志和同伴的期望。

信念支撐着這具已經疲憊不堪的身體,只要堅持到村莊,便能夠前往村莊中的冒險家協尋求幫助,每一名冒險家協會會長,最低等級也是二階以上的強者。

只要再招募十幾名冒險者就足以化解他們此次的危機,只要到那裡,到達那裡,霍特的腦海中只有這兩句話,不斷地回蕩,也成了此時唯一支撐他的動力。

這時,身後一陣陣奔跑的聲音不斷的從遠處的黑暗中響起,同時,伴隨着還有狼群低啞的嘶吼聲,以及略帶沉重的喘息聲。

那群餓狼終究是追上來了,廣袤的草原就是它們的領地,雖然長時間的追捕也已經讓它們進入了崩潰的邊緣,但是豺狼人的皮鞭以及那黑暗的牢籠都是它們無法忍受的。

霍特停下了腳步,從腰間拔出了一把匕首,沉重的護甲與武器在這場逃亡中早已被他捨棄,眼前的距離與身後狼群的呼吸聲都表明自己已經不可能前往村莊了。

與其從背後被狼群撲倒,不如像自己的戰友一樣,直面狼群,只不過一聲狼群的哀嚎聲打破了這片寧靜的夜空。

隨後便是血肉被利器切割的聲音不斷,在黑夜中迴響,烏雲遮住了月光,人類的雙眼無法在黑夜中看到太遠的東西,不過當一隻草原狼出現在霍特面前的時候。

霍特從那隻灰狼的表情中看到了驚恐,隨後,一把短劍透過黑夜從柱子草原灰狼脊椎插入,將它牢牢地釘在了草原之上。

平靜的步伐,踩踏在草原的青草上,帶來了輕輕的沙沙聲,伴隨着那隻草原狼的哀嚎,一柄長劍揮下,斬落了它的頭,顱鮮血飛濺翻爛了黑色的斗篷。

在黑夜的籠罩下霍特呆愣愣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幕,直到烏雲被草原的狂風所吹散,月光再次照耀了這片草原。

潘德從草原狼身上拔下了短劍,走到了霍特身前十米的地方從,回頭看着舞劇草原狼的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

隨後潘德伸手從懷中掏出一塊手帕,細細的擦拭着劍刃上的血液,便將兩柄劍收回到劍鞘當中。

潘德摘下了頭上的斗篷,銀色的長髮如同瀑布一般飄下,隨後被草原的狂風向著少女的身後吹拂。

霍特感受着迎面吹來的風,在月光的映照下,銀色的長髮雨吹拂着狂風,在這一刻如同見到了風之女神降臨在他的面前,帶來了救贖與希望。

不過,當眼前的潘德回過頭時,臉上那股笑容卻將霍特的心情從山頂一路墜下山崖。

潘德的臉上,洋溢着一種興奮的笑容,再配合著從那些草原狼身上飛濺的血液,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那些以殺戮為樂的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