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我真不是暴君
我真不是暴君 連載中

我真不是暴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冷邱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九陵皇帝 皇后秋娘 穿越重生

[虛擬王朝][重生復仇][千古一帝] 太古王朝,元爭年號37年,九陵皇帝荒淫無度、聽信奸臣、殺死皇后,獨寵妲姒
被南州將軍殺死,並建立大涼王朝
九陵皇帝重生一世,勢必兢兢業業,守住太古王朝根本,成為千古一帝
攜江山美人,笑傲山河
展開

《我真不是暴君》章節試讀:

第四章 解救大理寺少卿,挽回令人失望的江山


「會趕馬車嗎?」宋九陵將轎簾放下,問他。

「會,屬下會。」牛善財趕忙回答。

他不敢看皇帝。

只不過如今皇帝問他會趕馬車么?這簡直是侮辱他,他堂堂守衛怎麼可能連個馬車都不會趕。

情急之下他再抬頭,依舊沒能看見九陵皇帝的模樣。

「那趕車吧。」宋九陵催促他,已經拉住了轎簾。

「皇上,這不合規矩。」護軍參領趕忙勸阻。

「怎麼能夠上班第一天就讓一個小守衛趕馬車呢,出了問題他一個守衛可承擔不了啊。」

「哦~」宋九陵懶洋洋的開口,「這麼喜歡違背孤王的決定,那麼孤王就送護軍參領去喂野狗好了。」

轟隆隆!

午門護軍參領趕忙退到一旁,趕緊跪了下來。

「那個昏君啊,怎麼將這麼大的忠臣都斬殺啊。」

「他永遠比不上他爹。」百姓們談論的正是宋九陵。

在京城菜市口搭建的刑台周圍聚集了很多人。

劊子手靜候在一旁,他的腳邊就是跪在地上低着頭一身白色囚服銹跡斑斑的中年男子。

男子面容滄桑,渾身血痕,曾經是風光無限的大理寺少卿。

監斬官坐在男子身後喝着茶水,磕個瓜子,身旁桌子上是漏細沙的沙鍾。

只要沙子漏完那麼曾經的破案天才少年白敬業。

如今的落馬死囚——大理寺少卿,就會被劊子手一刀斬斷頭顱。

白敬業口碑極好。

他出身鄉下,一步一步走上來是依靠着超敏銳的辦案能力。

在宋清書皇帝在世時得到過皇帝重用。

如今先帝去世,他的兒子宋九陵不學無術整天吃喝玩樂縱情美色,還聽信饞臣。

一道聖旨就判定白敬業在其位時徇私枉法,收受賄賂,命其斬首示眾。

菜市口那邊有一家小旅館,在第二層就正好可以看見菜市場門口白敬業那邊的情況。

一位白衣公子品着茶水在悠然自得的看着這邊刑場。

手中摺扇輕輕搖擺,赫然一副貴公子的模樣,與周圍格格不入。

這人就是李建樹。

小二過來添了一些茶水,「公子也是來目送白少卿的?」

「哦?何以見得。」他聲音輕吐,帶着絲絲魅惑。

小二笑了起來,「所有人都知道白敬業是個好人,也就那昏君九陵皇帝不知道。」

「呵,你們倒是敢說,也不怕他殺了你們。」公子輕聲笑着。

「這倒是不怕,就連官員也都不喜歡九陵皇帝。」

「更何況我們這菜市場亂糟糟的,沒有任何官員願意屈尊降貴來到這裡。」

李建樹聽到這話笑而不語,他來這裡可不是目送白少卿來的,他是來劫獄的。

這周圍可是讓他布置了許多大成中期境界的武功高手。

「公子,人手已經妥帖,等到沙鍾一漏完我們必定出手救走白大人。」

一位穿着灰色草滕花紋樸素古袍的下人從樓下走進來。

降低聲音對着白衣公子說著話。

「嗯,記得將這旅館人都清理乾淨了,畢竟這小二很是熱情。」

怕他從我這裡得到的消息太多了。

李建樹繼續喝着茶水微笑着。

這話說出來也讓灰衣書童小黑一愣,旋即重重點頭。

他們公子是南州總督長的嫡長子李建樹。

如今來京城一是為了給九陵皇帝送美女妲姒,二是為了救走白敬業。

白敬業也是能人,破獲奇功懸案無數,所以也是讓南州總督長忌憚的人。

總督長設計陷害的白敬業,目的就是為了將白敬業收入囊中,任其差遣。

本來也不用這麼麻煩,奈何多次試探都發現這白敬業是個硬骨頭,只忠心當朝皇帝。

「這簡直是令我們老百姓寒心,白少卿還幫我找到過我家丟的雞。」

「就是啊,怎麼能夠這樣樣子啊,也幫我找過我家丟的鴨。」

「對啊好可惜,他絕對不是貪官,他還幫我兒子找到了殺害他的兇手,那兇手還是有錢員外的獨子。」

菜市場門口老百姓有些躁動,畢竟再過一刻鐘這白敬業必定人頭落地。

如今皇帝亂殺人,賦稅都提高了近一倍。

「皇上有旨,白敬業案件有諸多謎團,取保候審。」

一位士兵匆匆趕過來,宣讀了這道聖旨。

那監斬官接過小兵遞過來的聖旨,將信將疑。

「這……當真是皇上聖御?」

「不應該吧,皇上可金口玉言,不會收回成命的,可是看上面還有蓋章……」

「師爺你再看看,不會是真的吧~」

他扔掉手裡的瓜子,將書信遞給旁邊的師爺查看。

師爺看了一下客棧那邊,看到窗口李建樹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就趕忙回答,「大人,這是假的啊。」

「瞧啊,我就說嘛,將他壓起來!」

「千真萬確啊大人,這可是聖旨!」那小兵掙扎着。

「將他先斬了,鬧事者格殺勿論。」監斬官很生氣。

現場一時間咕嚕一個球。

驚的白敬業跌坐在地上,也徹底打碎了白敬業的夢。

他本來以為是九陵皇帝最後一刻發現了他的清白。

如今看到送聖旨的士兵被直接斬首,他清除認識到自己必定被殺。

第一聖旨是真的,可是監斬官行事過於匆忙,這明顯是在在全力致自己於死地。

儘管他與這監斬官無仇無怨,可是背後得罪的高官確實不少。

第二就算聖旨是假的,那他確實也應該死心了,畢竟自己破案無數,最後是被冤枉死的還真是諷刺。

可憐了自己的老母親,希望不要凍死。

沙漏就要漏完了,劊子手躍躍欲試,一位身着黑色錦服華袍的男子被護送着擠到了台上。

「慢着!」

「死囚大理寺少卿白敬業的案件存在疑點,皇上傳旨不予斬首,取消死刑。」

宋九陵整了整自己起皺的黑皮長袍,然後制止着劊子手。

刑場士兵全都圍了上來,將宋九陵他們團團圍住,拿長矛直接指着宋九陵的腦門。

「大膽,你們可知道這位是誰?又可知道雜家是誰?還不快放下武器!」

公公的斥責讓士兵有些退怯,畢竟聲音聽起來還真的是一位太監。

更何況那人翹着蘭花指還有一種陰柔美,這男人絕對是太監。

「雜家可是主管公公葉求澤。」

而太監只有皇室宗族才配有,主管公公也只有皇宮之中才會配有的官銜。

所以這黑衣華袍之人竟然是當真皇上!

旅館二樓正在愜意的李建樹直接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這突然出現的人究竟是誰?」宋九陵很惱火,有人破壞他們計劃!

身旁書童小黑趕忙去窗前查看。

「好奇怪,這人怎麼敢劫刑場的啊,這可是死罪。」

更奇怪的是那些刑場士兵只是圍住他們,甚至還後退了幾步,似乎很忌憚的樣子。

「這……確實奇怪。」李建樹認真打量着那邊。

「闖入者的穿着都是華服,所以絕對不是尋常百姓。」

「再看那邊古銅色皮膚強壯男子的佩劍上還掛有木牌。」

「上面畫了一個青龍,按照左青龍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來說,他應該是東華門守衛。」

「更何況他的一身官服是紫色黑邊的衣服,確實是皇宮守衛。」

書童很佩服的看着自家公子。

「那公子的意思是,那暴君已經來到了刑場?」

按照他們對九陵皇帝的了解,他應該在忘我的選妃,絕對不可能出現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