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天朝之國
天朝之國 連載中

天朝之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七星小書蟲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七星小書蟲 李煒 穿越重生

非凡的人生就是一次又一次意外疊加,理科生---李煒因一次探險旅行,意外穿越到隋朝末期,從穿越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他走上了逆襲的道路
時逢亂世,他從一無所有,從零開始,又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蹟
巨額的財富,至高的權利,開疆拓土,他只為給天下百姓開拓一片可以過上幸福生活的凈土,耕有所獲,種有所得……展開

《天朝之國》章節試讀:

第8章 盤活聚福樓


李煒從邱銘那裡得知,目前聚福樓有5名廚子,3名跑堂小二,1名清洗的雜工,他自己兼着賬房。

他略作計算後對邱銘說:「邱掌柜,你先安排找人,增加5名廚子,7名跑堂小二,再加增加2名雜工,人找好了我統一對他們進行培訓。還有這店需要重新裝修一下。」

「另外,你能不能找到信得過的人?」

邱銘皺眉道:「信的過的人,現在的人都是值得信賴。如果不是就去牙行去買了。」

李煒聽了邱銘的話才反應過來,現在這個社會人口可以買賣的,也是問道:「現在牙行的奴隸,價格怎麼樣?」

邱銘回道:「價格在5到10貫錢不等,得看成色,壯實的自然要貴上一些。」

李煒:「那最好乾脆全部去買好了,一共需要17人。」

邱銘心頭一陣顫抖:媽呀,這一下就十幾個人了,還要裝修啥的,要是弄砸了,我可是要破產了!

邱銘一臉苦澀的問:「這個,李公子,不能賠了了吧?」

李煒笑道:「邱掌柜,你若信我,保你賺得盆滿缽滿。」

邱銘咬咬牙:「好,我信你,你說什麼我都照辦。」

李煒開始將如何裝修、廚房怎麼改造、需要什麼廚具等等,至於目前的香料真是稀缺,只能根據目前的市面情況來選擇一些替代品了。

第二天,李煒指導木匠聚福樓進行裝修,原來的夥計則是充當下手,整個內堂按照簡約明亮的風格進行簡單裝修。

當下使用的是矮桌,吃飯時都是盤坐或者跪坐,還沒有椅子,原來還打算將桌椅一起做出來,後來想想,過猶不及,等以後再說。

安排好裝修的事,又找了兩處院子,並讓邱銘挑選了3人,開始讓人開始釀酒、製作醬油,當然酒起碼得十天到半個月才能出來,醬油最少也得一個月以上。

酒----是被李煒選作聚福樓的招牌來的,新酒是等不及了,李煒帶人花了一天時間做了一套蒸餾裝置,本來比較簡單的工作,奈何沒有合適的工具,折騰了一天總算完成了。

按照李煒的吩咐,邱銘讓人運來了幾十壇市面的酒,現在的酒都是沒有經過蒸餾的,像綠蟻酒一樣渾濁。

邱銘:「阿煒,這酒帶來了,現在怎麼弄?」

李煒指了一下蒸餾的大罈子:「將酒倒進大罈子里,七分滿就可以了。」

李煒的話剛落下,阿福便命人將酒往大罈子里倒,到了七分滿才停止。

接下來李煒開始指導人開始燒火,並開始向負責蒸酒的匠人講解其中該注意的細節,沒過多久,出酒口開始嘀嗒嘀嗒出酒,出酒口和罈子口用濕布蓋住。

接下來李煒一邊留意出酒的度數,出酒的酒精濃度由高變低,酒精出完後就會變成水,隨意要時刻注意出酒的情況。

大概控制將酒的度數控制在三十度左右,這已經是絕對好酒,沒有之一。

李煒將蒸餾好的第一壇酒倒了幾碗酒,空氣散發一股濃濃的酒味,邱銘和二虎等人看着碗中清澈如水的瓊漿不忍咽了咽口水。

李煒指着酒:「大夥嘗嘗這酒如何?這將是聚福樓的殺手鐧之一。」

邱銘端起一碗酒一下喝了一大口,李煒見狀心想:糟了,忘記提醒他要小口品嘗了!

不出所料,邱銘一口下去又馬上噴了出來:「好辣的酒,這酒太烈了!」

李煒一臉無辜的樣子:「邱叔,這是烈酒,得小口品嘗!」說完端起酒,喝了一小口,酒在口腔中轉了一圈後才咽下肚子。

邱銘有樣學樣,當酒在口腔轉了一圈咽下肚子時,只感覺猶如一條火龍從嘴裏經過喉嚨直往肚子里鑽,肚子立馬像火爐一般熱烘烘的,臉也感覺發燙,哈了一口氣大喊:「好酒,好酒,哈哈!」

「有這酒在,不愁沒生意!對了,這酒叫什麼名字?」

李煒想了想:「這酒因聚福樓而生,就叫『福緣』怎麼樣,有緣到聚福樓品嘗『福緣』酒。」

邱銘聽了眼睛一亮:「好名字,這最是合適了,好,就叫福緣。」

李煒突然發現不遠處的閃電躁動不止,還低聲鳴叫,自從跟着李煒到達隋朝後,它一直都表現很好,從來不胡鬧,李煒知道本來就聰明的閃電,經過智腦開發後智力肯定不能用一般的馬來衡量。

他走了過去撫摸着閃電:「你這是要幹嘛呢?」

閃電低鳴着向李煒拱了拱,就像一個孩子撒嬌一般,李煒也不知道它要幹嘛,於是直接解開韁繩。

只見閃電邁着小步來到桌子前,對着一碗沒有喝過的酒開始喝了起來,一大口酒下去後發出「咴」的一聲,猶如品酒後哈氣一般,然後繼續對着那碗酒喝。

大家都是一臉驚訝地看着閃電,二虎則是哈哈大笑:「煒哥,閃電竟然會喝酒,真是太聰明了!」

李煒也是樂了,看來這貨是酒鬼呢,於是開始定規矩:「以後你們不能隨便給它酒喝,一天只能給它喝兩碗,不能超過這個量。」

閃電聽後一臉不高興地跑了過來對着李煒的臉一陣亂舔,李煒立刻投降:「最多三碗,再舔我臉一碗都沒有了。」

閃電嘴角一咧又跑回去喝酒去了,弄得大家大眼瞪小眼的,這尼瑪真是成精了!

接下來李煒一邊指導釀酒,一邊對廚子和小二進行培訓。

忙碌地5、6天,事情終於弄好了,裝修完畢、酒也提純了不少、菜式也重新弄了一遍、小二的服務業都進行了培訓。

隨着李煒一套布局操作完成,原來的聚福樓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按邱銘的話說,現在的聚福樓根本不是市面的其他酒樓可以競爭的,妥妥地甩他們幾條街。

但他還是有一點擔憂:「阿煒,我們定的價格是不是太高了?福緣酒600錢一壺啊,別的酒才二十錢一壺!這價格,我看得心驚肉跳的。」

李煒:「你認為我們的東西不值這個價?」

邱銘:「那倒不是,只是,只是價格太高了,客人不容易接受啊!」

李煒微微一笑:「邱叔,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好了,現在的缺的是好東西,有錢人多的是,現在的商賈最是不缺錢。對有錢人來說,價格翻倍差別不大,對於平民百姓多一錢也是性命攸關。我們定位的是高檔人群,不是普通的平民百姓,懂?」

邱銘被說得接不上話了,只能應了一聲:「哦!」

李煒擺擺手:「好了,回去休息吧,我也要回去睡覺了,這幾天累死了!對了,邱叔,你想一下吸引人的開業活動,想好之後就可以開業了。」

邱銘笑道:「我一直都注意着這邊的進展,明天就是開業的黃道吉日,要不我們就明天開業好了。」

李煒:「這些你看着辦就行了,怎麼經營你看着辦好了,我相信邱叔。」

終於忙完了,這幾天可把他累的,辭別邱銘後就回去了。

現在李煒和二虎就從客棧搬到了租的院子里,這樣不用跑來跑去,住的還寬敞舒服,最主要的是:還不用錢!

邱銘在李煒走後,帶着阿福又從裡到外地聚福樓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任何問題後才拖着疲憊的身子和阿福一起回到家中。

阿福是邱銘家的僕從,自從生意不好了,便讓阿福出來客串一下店小二。

邱銘他們的一進家門,一名端莊的**就迎了上來:「老爺,你回來了,快進屋歇一會,看你累的!」

聽到聲響,屋內走出一個十四五歲的女孩,長着瓜子臉,精緻的五官,一看就知道是個美人胚子。

女孩看到邱銘回來上前行禮:「孩兒,見過爹爹。」

「爹爹快進屋,我給你倒茶。」

邱銘看着漂亮又聰明伶俐的女兒十分開心,捋了一下鬍子:「嗯。」

「對了,怎麼不見明兒?」

邱銘膝下有兩個孩子,一男一女,女兒叫邱紫陌,小兒子叫邱志明。

邱紫陌一邊給邱銘倒水一邊說道:「小弟在書房讀書呢。」

邱銘聽了女兒話,有些不悅:「哼,他哪裡會安心讀書,肯定又在搗鼓那算經了。」

邱紫陌笑道:「爹爹,算經也是一門學科啊,小弟也有讀聖賢書和明經的。」

邱銘看着女兒說:「要是你是男兒身就好了,肯定比你弟強一百倍。」

邱紫陌聽了老爹的話,立馬嘟起小嘴:「爹爹,你偏心,男人可以做的事情,女兒一樣可以做。」

邱銘搖搖頭,沒說話。

媳婦李氏見丈夫埋怨兒子,便岔開道:「行了,都別說了,馬上就該用膳了。」

「紫陌,去叫你弟出來吃飯了。」

沒一會邱紫陌帶着邱志明回到屋內,邱志明上前行禮:「孩兒給爹爹請安!」

邱銘瞪了邱志明一眼:「嗯,今後你須得多讀書才是。」

邱志明自然知道老爹的意思,但也不好反駁,只能應下:「是,孩兒記住了。」

邱銘點點頭:「好,用膳吧,為父有些餓了。」

吃飯期間李氏問道:「現在聚福樓怎麼樣了?看你累得不成樣了。」

邱銘把聚福樓得準備情況跟家人大概說了一遍:「都準備好了,明天就重新開張了。」

李氏點點頭沒有說話,她始終相信她的夫君。而邱紫陌則反駁道:「我看那個叫李煒的傢伙就是不安好心,他就是想空手套白狼,就算他的辦法好,也不該這麼大胃口,六成股份,比我們都多了。」

邱志明則是不同姐姐的話:「姐姐說的不對,盈利超過3萬錢,佔4成;只要利潤達到六萬錢。如利潤達到6萬錢,我們能拿到兩萬四千錢,比以前最好的時候還多一萬錢,我們還賺了呢。」

「如果那個李煒真有這本事,要是他找的不是我們家而是另外的酒樓合作,你能想像結果是怎麼樣嗎?」

兒子的腦袋還是聰明的,分析的很對,就是太過迷算經了。

邱銘點點頭扶了一下鬍子,開口道:「明兒說得對,這些也是為父所考慮過的,所以才同意他的建議,目前看來這個人真是有些本事的。聚福樓各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特別是新酒,那絕對是敦煌城的第一。」

邱紫陌見小弟和老爹都護着那貪心鬼,心裏有些不快。轉眼又想到一事:「爹爹,明天是聚福樓重新開張的日子,一定很熱鬧,我明天能不能也去?」

看着女兒一臉希冀便同意了:「好,但是不能亂走給我添亂。」

邱紫陌眼睛彎的像小月兒,甜甜地道:「爹爹,我知道了,肯定不會添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