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在修仙界修道
我在修仙界修道 連載中

我在修仙界修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木在水中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霄鳴 沈白蘇

沈白蘇原先是個道士,穿越到修仙界發現他們和自己映像中的修仙完全不一樣,我們結丹,他們結果,我們的法器靠造,他們的法器靠養,不能跟着他們一起修仙怎麼辦,那就繼續修道吧,還要防着男主隨時白切黑,實屬不易
展開

《我在修仙界修道》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初入異界坐等救援


天空灰濛濛的,烏雲壓得格外低,破敗的村莊口,滿地儘是龜裂,幾隻紅眼睛的烏鴉站在枯樹枝上看着趴在地上的少女,歪着頭判斷少女是否斷氣,斷氣了它們就可以飽餐一頓。

少女確實斷氣了,不過只一瞬,又重新有了呼吸,速度快到烏鴉都懷疑那一瞬的死亡氣息是錯覺。

少女的手指動了動,隨即費勁爬起身來,驚走了枝頭上觀望的烏鴉。

「嘶,好疼」沈白蘇齜牙咧嘴的坐起來,她覺得骨頭被打斷的痛感也不過如此了。

她回了回神,看着眼前這一片陌生的荒蕪有些出神。

她記得她下山除僵,後來……哦對,她死了,那是個千年老粽子,都生出了靈智,她實在敵不過,只能同歸了……

看着現在自己這幅模樣八成是借屍還魂了,沒想到她捉了那麼多年的鬼,竟然有一天干起了他們的勾當。

不過她這情況特殊,允許自己雙標狗一下。

不知道她那不着調的師父知道她涼了會不會難過,是不是會指着她罵她笨蛋,跑都不會,教了她二十多年,精髓都沒學會。

想到這,沈白蘇垂下眼眸,忍不住輕輕笑了一聲,這一下卻牽扯着胸口生疼。

她揉了揉有些隱隱作痛的胸口,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來。

「呼」

「原主可能就死於胸口的這一掌吧,虐待女性,可不是個好東西,嘶,好痛」

沈白蘇皺起小臉,職業習慣的掐指算着這次的吉凶。

還好是吉,過不了多久她就會獲救。

沈白蘇放下心來,想着既然動不了就乾脆重新躺回去,這裡空曠,來人一眼就能看到她,好撿。

不知道躺了多久胸口的痛感慢慢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冰涼的雨水無情的砸在臉上。

沈白蘇黑亮的大眼睛望着頭頂的枯枝發獃,任由雨水沖刷,她來到這裡也不知道是福是禍,看着這裡鬼氣森然的,也不知道原主是被誰殺的,如今她借了這幅身子,卻沒有一點原主的記憶,導致她躲都不知道躲誰。

不過從現有的痕迹來看,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更大。

這場雨下的突然,停的也突然,陰雲密布的上空透出點陽光來,讓這裡看起來少了幾分陰森。

就在沈白蘇以為自己算錯的時候,從遠處傳來一人一馬的走路聲,噠噠噠的走的並不快,還有些沉重的感覺,像是駝了很多東西一樣。

來的似乎是有兩個人,其中一個人一直唧唧喳喳的說著什麼,有些遠聽不完整,另一個嗯嗯啊啊的附聲應和着,只是氣若懸絲,似乎一不小心就斷了。

這兩人一馬由遠及近,果然衝著她這邊行來,她也逐漸聽清兩人的說話內容,儘是一些日常瑣事,目的就是讓馬上的那人保持清醒。

待到二人即將來到她身邊時,沈白蘇正糾結着怎麼開口讓他們救救她,就聽到一人帶着些可憐的口吻說道「哎,這世道越來越亂,你看那麼小的姑娘也能死到這種地方,定是被擼來的,真可憐」

有句話怎麼說來着,當瞌睡遇到枕頭,當瞎貓遇到死耗子。

沈白蘇當即翻了個身爬起來,捂住心口,看着被嚇了一跳的少年立即淚眼婆娑的說「兩位哥哥救救我,我被人騙到此處,又被打了一掌,現在一呼吸就好疼,我想回家,救救我吧」說著還適時的咳嗽了兩聲。

這具身體的年齡大概也就是十三四歲的樣子,她不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子,但是只要是個小孩,就應該不會有人見死不救吧。

可誰知那牽馬的俊朗少年聽她把話說完後,拉着馬扭頭就走,邊走邊對趴在馬上的另一位少年說道「你說多有意思,這大白天的竟然能見鬼,你說我們是不是真的回不去了」

見兩人要走,沈白蘇忙忍着痛爬起來想要追上去。

真是世風日下,見死不救就見死不救,還非要給自己找個見鬼的借口,她四捨五入活了兩世,就沒見過這麼渣的人。

雖然這一世就見了兩個人,但絲毫不妨礙沈白蘇給那俊朗少年踏上兩世第一人渣的帽子。

眼見手指就要碰上馬屁股,那趴在馬上的少年身子一歪便掉了下來。

牽馬少年一記眼刀飛來,扎的沈白蘇感覺如果眼刀有實體的話,她這隻手恐怕就沒了。

「師弟,師弟?」少年忙上前抱着中毒少年喊了兩聲,見沒有回應,衝著沈白蘇惡狠狠道「我師弟要是出事了,我饒不了你」

沈白蘇正勾着脖子想要看看另一個少年長什麼樣呢,突然被凶了一句,有些憋屈,她都還沒有碰瓷,居然就被捷足先登了?

「這位大哥,我連馬屁股都沒有碰到呢,而且這毒也不是我下的啊,你怨我有些過分了吧」

「你怎麼知道我師弟中了毒」少年猛地抬頭,死死盯着沈白蘇,彷彿她要說錯一句話,他就殺了她。

但沈白蘇捂着胸口,指着被那牽馬少年半抱在懷裡的人道「你看他指甲都黑了,他中毒肯定有些時日了,不然不會黑指甲的」

聽沈白蘇這麼一說,少年才注意到同伴的指甲確實如少女說的已經紫的發黑了,而且他確實不應該對這姑娘說那樣的話,他低着頭抿了抿唇,抬頭道「剛才多有得罪,在下清都碧雲谷掌門的大弟子周景弋,這是我四師弟楚霄鳴,姑娘可是懂醫理,能否,能否救救我師弟」

這也是病急亂投醫了。

不論發生什麼,救人還是第一位的,上前蹲下握住那中毒少年的手腕道「我叫沈白蘇,我們醫道不分家,道者仁心,下山歷練難免遇到受病痛折磨的,不會點醫怎麼能行呢」

但是這個脈象怎麼越來越不對勁。

本來就是死馬當活馬醫,但聽這姑娘說的頭頭是道的,只當她可能是某個門派下山歷練的弟子,見她眉頭一點點皺起來,心裏也越來越不安。

「嘶,你身上可有能護住心脈的東西嗎」

「有有有,在這裡」

周景弋從懷裡摸出一個白瓷瓶子,倒出一粒雪白的藥丸來。

沈白蘇一見這藥丸直呼神奇,要不是藥丸上散發著純凈的藥味,她屬實不敢相信這麼一顆通體雪白如玉的圓球竟然是一顆藥丸。

見周景弋就這麼掰開同伴的嘴給塞了進去,沒多大一會那指甲上的顏色便退了一點,氣息都平穩了很多,見狀周景弋放心了許多,一邊責怪自己蠢笨,這麼久了不知道護住師弟心脈,一邊向沈白蘇道謝。

沈白蘇眼巴巴的看着他問「這藥丸還有嗎」眼見她話音剛落周景弋表情又變了,趕忙解釋「你別想歪,我確實受了傷,如果不救治,可能活不到明天」

這句話沈白蘇說的不假,這身體如果不施救,確實活不到明日。

可憐她才穿過來,連個馬甲都還沒有披上,就又要死了,實在可憐。

想到這裡沈白蘇眼眶一濕,就要滴出兩滴眼淚來。

可謂演戲的最高境界,就是先給自己洗腦,感動自己。

周景弋看她這樣,心裏覺得小姑娘小小年齡就被丟出來歷練,他小師妹這麼大的時候還只會撒嬌呢,這姑娘還差點被打死,屬實可憐,當即又倒出一顆藥丸遞給她「姑娘快吃吧,相逢便是緣,更何況你剛救了我師弟,理應給報酬的」

沈白蘇也不矯情,道了聲謝就把藥丸丟入口中。

這藥丸沒有想像中的苦澀感,反而帶着一股清甜,入口即化,順着食道下滑,一路都清清涼涼的,很是舒服。

沈白蘇盤腿坐下,去行小周天,發現這葯被吸收的很快,沒一會她就覺得心口不那麼痛了,只是有喜就有憂,她發現這具身體里一絲炁都沒有,不光沒有炁,她連外界的炁都溝通不上,沒有炁,怎麼修靈氣。

沈白蘇有點頭疼,不過這種事情還是需要安靜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好好研究才是,可能是現在心裏太亂,原主又還沒有入門導致的。

「沈姑娘,你怎麼樣了」

沈白蘇睜開眼睛,看周景弋還保持着原來的姿勢,把自家師弟緊緊護在懷裡的樣子像極了護骨頭的大狗,這可真是激起了沈白蘇的一顆腐女心。

可以近距離磕cp的感覺真好。

「我好多了,多謝道友贈的葯」沈白蘇站起來活動了下筋骨,感覺心口的確不疼了,心裏有些雀躍,隨即又重新蹲下探查病情。

手指搭在少年的手腕上,許是先前她的手也寒涼竟然沒有注意到少年的手腕極其冰涼,如果不是他還有微弱的呼吸,她都要覺得這是個死了很久的屍體。

而能造成這種程度的只有三種可能,蠱毒,屍毒,或者寒毒。

只可惜她現在只是個凡人,感知下降了很多,不然就可以去探查他的內里,他究竟中了什麼毒,也就知道了。

不過看脈象可知這人絕對是箇中好手,年紀輕輕就內力雄厚,如果不是這人足夠強大,恐怕早就涼掉了。

沈白蘇收回手,起身說道「我們需要一處乾淨的地方,可能會需要很多材料,你順便給我講講你們去了哪裡,或者遇到了什麼人,碰到了什麼東西」

周景弋皺着眉有些擔心道「我師弟可還有救」

沈白蘇看着地上緊張的少年只說了句「我盡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