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啞探:我能復刻兇手的回憶
啞探:我能復刻兇手的回憶 連載中

啞探:我能復刻兇手的回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亞八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唯夢 諾蘭

我叫諾蘭,是一個推理小說家,同時也是一個啞巴
早年因意外失去了聲帶,但這似乎帶給我一份神奇的力量
我可以通過觀察案情與現場察看,從腦海中還原殺手的第一視角
因此我被警方看上了,尤其是那個女隊長王唯夢
可我懷疑她主要是貪圖我的美色
南大碎屍案,紙箱藏屍案,水泥封屍案…… 任何困擾警方多年的懸案,都逃不過我的法眼,只要是人類所為,我就看得透
我就是啞探——諾蘭
展開

《啞探:我能復刻兇手的回憶》章節試讀:

第6章 被查水表


我看到了一票穿着軍裝制服的**……

我心想:我最近也沒PC啊,這咋還查上房了。

外面的**高喊道:「諾蘭,你再不開門,我們可就要踹門了。」

我心想:有話好好說,門是無辜的,男子漢大丈夫欺負門算什麼本事。

於是我打開門,但那個老小子也太沒耐心了,正當我打開門的同時,他踹過來一腳,打開的門又被關上。

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一個冷艷女嗓,說:「你傻呀,人都開門了,你還踹,你在擾亂公務嘛,下個月升職面試給你取消了。」

那個男的有點不好意思,再次好好敲門,說:「諾蘭,再開一遍。」

我心想:這都行,還沒電影裏面演的**有職業素養呢。

我再次打開門,還沒來得及打個照面,就被兩個**給擒拿在床上,有一種被**的錯覺。

身後**說:「說,你是不是諾蘭,網上那些兇手自首信是不是你寫的。」

我很想跟他解釋,但我是個啞巴,我只能拚命地掙扎,還原求生本能,可是沒想到這個**還是個愣頭青……

他見我沒有回答,接著說:「好樣的,默認了,算你還是條漢子,來人,把他拷回局裡。」

這時候,那個冷艷女嗓再次響起,她說:「住手,何偉,他不是默認,因為他壓根就說不了話。」

原來他叫何偉。

何偉說:「王隊,這小子分明是做賊心虛,別說講話了,我看他現在八成是連屁都不敢放。」

王隊懶得跟他解釋,伸出一隻手指,指向床邊的告示牌,那是我寫了專門用來解釋誤會用的。

何偉順着王隊手指方向看去,發現,牌子上寫着:「您好,我是啞巴,所以我們文字溝通吧。」

何偉不耐煩地鬆開了我手,說:「早說啊,害我還以為你都默認了。」

我回過頭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再轉頭看向那個冷艷女嗓的主人,那是一個五官精緻的美人,剎那間我失去了思考能力,被她給帶走了注意力,但她冷艷的表情告訴我,老娘是個狠角色,絕非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儘管披着一副年輕皮囊。

王隊恨鐵不成鋼地對着何偉搖了搖頭,轉臉瞪了我一眼,看來對我的懷疑還是沒有消除。

王隊走到我書桌前,拉開凳子,對我使了個眼色,我咽了口口水,配合地坐到書桌前,拿出紙筆,畢竟也沒什麼辦法能夠比這更快脫離麻煩。

王隊問我:「你和這些案子到底什麼關係,為什麼幫兇手寫自首信,還是說你就是那些懸案的兇手?」

寫字不比說話,它的過程相對緩慢,我面露難色,很想記住所有的問題,但一緊張,便徹底忘了。

王隊看我傻愣愣地呆住了,終於緩和了一點態度,說:「一個一個寫,叫什麼名字,身份證。」

我寫下:「我叫陳諾蘭,身高175cm,體重55Kg,未婚……」

其實我是故意的,誰讓他們剛剛踹我的門,門也會疼。

王隊清了清嗓,說:「寫重點啊。」

我撇了撇嘴,寫道:「我寫這個就圖一樂。」

何偉看到這,綳不住了,一把掐在我脖子上,說:「你小子還裝蒜,你圖一樂你能寫得那麼真實?」

我寫道:「因為我看得見兇手的回憶。」

寫完這句後,何偉的手鬆開了,全場陷入了不可思議的安靜之中。

我堅定的眼神望向他們,王隊在這一剎那,冷艷表情產生了微妙變化,說:「你是在開玩笑嘛?」

我寫下:「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嘛?」

王隊眼神從冰點冷艷,開始有了溫度,變成略帶疑惑地瞪着我。

何偉這時湊到王隊耳邊說:「王隊,他應該不是兇手,你看他生日,南大碎屍案那會兒他媽還沒懷上呢。」

緊張氣氛被瞬間打破,這就是莽夫的價值。

王隊嘖了一聲,說:「會不會說話,警隊形象需要你們每一個人來維護。」

何偉尷尬地點了點頭。

王隊說:「你為什麼可以看到兇手的回憶。」

我聳了聳肩,寫道:「我不知道,我就是可以,自從我失去了聲帶之後,就莫名其妙發現了這個能力。「

王隊彷彿墮入了自己的世界,轉了個圈,自言自語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彌補性特異功能,就像是霍金全身癱瘓後擁有了宇宙視角?」

我聽着覺得大致就是如此,寫下:「我想應該八九不離十了。」

王隊說:「那你可以幫我們找到南大碎屍案的兇手嘛?」

我突然面露難色,並沒有立即提筆書寫。

何偉說:「小子,你怎麼了,是不是露餡了,編不下去?我告訴你年紀輕輕干點啥不好,在網上寫什麼狗屁自首信,正經找個工作去吧。」

話剛說完,身邊另一個小警員說:「偉哥,這你不懂了,人寫這網文,一年能掙上百萬呢?」

何偉不耐煩地瞪了小警員一下,迅速抬手假裝要抽他,小警員忙格擋,卻擋了個寂寞。

何偉吐槽道:「要你多嘴。」

王隊似乎看出了我眼神中的猶豫與不安,要不說她是隊長呢,果然洞察力出眾,她說:「是不是有些難度?」

我望向她如同鏡花水月一般的雙眼,點了點頭,沒有多餘動作。

王隊說:「這是為什麼呢?」

我寫下:「他早已在國外,而且,不會再回來了。」

王隊說:「如果我們去國外找到他呢?」

我寫下:「他身後的背景,並非是普通人可以扳倒的。」

何偉自言自語道:「這麼說,傳聞中,他的高層背景是真的?」

我微笑了一下,不置可否,留給他們心領神會。

王隊說:「你有辦法找到他嗎,不一定要扳倒他,我們想知道他是誰,至少這樣,對死者家屬,也是一種交代吧。」

我寫下:「這可不是一場玩笑,如果現在去找他,挑起了他的好勝心,我怕他接下來還會做出一些無法預測的行為。」

王隊刨根問底道:「你是說?」

我不等她說完,便寫道:「殺人,是會上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