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有馬甲嗎
我有馬甲嗎 連載中

我有馬甲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花皎大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銳 現代言情 顏如冰

因為無聊,孟銳找了個學上,偏偏校長是老熟人,一個勁的叮囑孟銳不要打擊學生
結果又來了個世界級天才人物
校長卑微請求兩位千萬不要影響學校
孟銳:「我可是好學生,不像某人…」 某人:「我比你優秀
」 校長笑着:「兩位說的是
展開

《我有馬甲嗎》章節試讀:

第一章 收斂一點


「你真的想好了?」

「嗯,我真的受夠了,我要結束這一切!」

一個女生走在路邊,帶着鴨舌帽嘴裏叼着一根煙卻沒有點燃,帽檐壓的很低。

手裡的電話傳來一道明顯經過處理的女聲,「隨你吧,你現在想去哪。」

女生輕笑一聲,露出的手腕可以看出她皮膚很好,標準的冷白皮。握着手機的手指修長,微微仰起頭露出一雙冷冽的眸子。

「我去學校。」女生的聲音帶着一股說不明道不白的邪魅。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要玩還是你孟銳會玩,小弟先掛了。」

孟銳笑着把手機揣兜里,摸索了一會沒找到想要的,偏頭把煙吐進垃圾桶。

低着頭雙手插兜,孟銳覺得自己應該能混個校霸噹噹。

畢竟吃煙喝酒都干,就差搞對象了。

孟銳摸了摸自己的臉,笑了。

……

文城高中,校長看着眼前痞里痞氣的女生,絕望的趴在桌子上。

孟銳挑了挑眉,她不是故意的。

半晌,校長抬起頭,苦着一張臉:「孟銳啊,你是不是和我老頭子過不去,我是哪裡得罪你了嗎,我可以改,求你了能不能別來我這。」

「不能。」孟銳毫不猶豫。

「……」

校長再次趴下去,瓮聲道:「沒商量嗎?」

「沒商量。」孟銳斬釘截鐵。

「……」

又過了好一會,校長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我有個條件,你必須答應,要不然我是不會答應的,死也不會!」

孟銳戴着帽子,微微壓了壓帽檐「你說。」

看着眼前的女生,這一身匪氣,校長欲哭無淚。

「別帶壞我的學生,別刺激他們,別打架…算了你也不可能不打架,收斂一點,行嗎?」校長說的挺卑微的。

孟銳笑了,抬眼看着校長,「我是好學生。」

校長:「……」啊對對對。

通知了孟銳三天後到校,好不容易把人送走,校長深深地陷入了回憶。

晚上快下班的時候,校長看着孟銳的檔案,「作孽啊。」

門口傳來敲門聲,校長以為是哪個老師,「請進。」

門被輕輕推開,進來的腳步聲淡到幾乎聽不見。

校長感覺氣氛不對,一抬頭看到了一張驚世駭俗的臉。

「你……」

來人戴着一副金絲單片眼鏡,一頭淡藍色的頭髮。

「我來辦入學。」女生的聲音彷彿炎炎夏日的一股涼風,又彷彿在冰冷的山川上唯一的溫暖,可謂是此音只應天上有。

校長完全沒心情欣賞這聲音:「……」能拒絕嗎?

「我能不能問一下,我這學校是出現什麼驚動你們的事件了嗎?還是說我這學校有問題。」校長的聲音有點崩潰。

女生歪了歪頭,「沒有。」

「那……」本來只想問為什麼的,校長看到女生已經不耐煩的皺眉只能把沒說完的話咽下去。

辦理了一些手續後,校長已經麻木了。

「三天後到校。」

女生挺乖的嗯了一聲。

等女生走後,校長看着抽屜里的兩份檔案,認真思考着要不要離職。

……

三天後,孟銳拖着行李箱到了文城高中,門口的保安熱情似火。

因為不想回家,所以沒有辦走讀,孟銳和在校學生一樣是住校。

保安大爺熱心腸的幫忙把行李箱搬上宿舍,孟銳道了聲謝。

「有事叫你宿管阿姨哈。」大爺笑眯眯的叮囑了一句。

405宿舍。

孟銳看了看環境,上下鋪,八人間,門口是水房,還不錯。

水房拐角進去就是廁所,挺方便的。

孟銳靠窗左邊的上鋪。

現在是上課時間,孟銳轉的班是高三,現在應該是剛開學。

樓下的高一高二還在軍訓。

這學校要求收手機,孟銳當然不會聽話,交了個模型機交差。

(劇情需要請勿模仿)

剛收拾好就有人打電話了,來電顯示「窈窈」

「喂。」

「查到顏如冰了,她……」對方好像有點難以啟齒。

孟銳笑了笑,坐在床上把腿搭在床沿,長腿吊在空中。

「窈窈,別這麼為難,我有虛過任何人嗎?大膽說。」

「顏如冰的地址和你在一起。」

孟銳:「……」啥子!

「你再說一次,我沒有聽錯吧。」

窈窈重複了一遍,「顏如冰的IP在文城高中。」

良久,孟銳一句話都沒說。

電話傳來幸災樂禍的聲音,「祝你好運。」

孟銳:「……」作孽啊!

或許別人不知道,她堂堂黑白兩道扛把子為什麼會來學校,難道是因為仇家追殺?又或者是因為看淡紅塵?

不,是因為無聊。

而無聊的源頭就是顏如冰!

這女人,一上來就攬了她所有營生,打着讓她好好休息的名號,獨攬大權!據說這人還是個什麼公司的大老闆。偏生這貨乾的還都是為她好的,可她不需要啊!

要不要這麼閑。

孟銳拿着書悄咪咪的出了宿舍樓,帽檐壓的特別低,還戴着口罩。

結果呢,好巧不巧就這麼迎面撞上了!

二樓樓梯口,顏如冰推了推眼鏡,笑着打招呼:「孟銳,好巧。」

孟銳:「……」狗皮膏藥似的,還好意思說好巧?

「是啊,好巧。」

顏如冰笑了笑,毫不費力的提着26寸大箱子上樓。

孟銳翻着白眼下課,猛地想起405宿舍她的下鋪好像沒人,就以這女人的地位…想和她在一個宿舍簡直易如反掌。

越想越可怕,孟銳嗖的竄進宿舍樓。

一邊上樓一邊祈禱。

甚至還比出了十字架。

「這麼急啊,真巧,我在你下鋪。」顏如冰歪歪頭,笑的如沐春風。

而在孟銳眼裡,這就是陰謀得逞的奸笑!

再也不相信耶穌了!

孟銳皮笑肉不笑,撇到陽台有隻筆,走過去拿起來道:「我忘帶筆了,再見。」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顏如冰低頭輕笑,把眼鏡拿下來擦了擦,「終於還給你了。」

宿舍樓下,孟銳咬牙切齒的邊走邊跺腳,兩隻手捏着筆,指尖都泛白了。

「哎?這筆質量還不錯。」孟銳摸了摸筆,要是一般的筆這會應該被捏碎了。

這好像還是個鋼筆,也不知道是誰的。

回宿舍了問問吧,暫時先用一下。

孟銳把筆插在口袋裡,想到之前丟掉的一支定製鋼筆,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