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當諸天來敲門
當諸天來敲門 連載中

當諸天來敲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天虞歌玖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天虞歌玖 張世良 穿越重生

哎,各位走過路過的千萬不要錯過,來看一看,瞧一瞧啊! 諸天炎黃聯合一家人·共同和平開發多元宇宙全方位·五險一金帶編製·退休翻倍送長生·西風速遞·帝國公社 感恩大回饋!!! 現招聘打手無數
各位有志成為帝國的先鋒,忠誠的勇士
請由此向左轉,後面小破屋就是
當然還有各位,有任何需要幫助的地方,有任何需求的老闆
現在,只有現在
不論是何種困難的任務!請到我這裡來登記,公社現在只收取3000%的傭金
這是何等千年難遇的機會,千萬不能錯過

展開

《當諸天來敲門》章節試讀:

第5章 首次結算和正式加入


任務完成!

是否開始結算?

是稍後

(貢獻點結算按照目標值為限分段,超出目標值按照50%再次計算。舉個栗子,352,目標100,352中100全額,其他252按50%的126再計算,126中100全額,26減少50%就是13。最後結算就是213。這是為了防止實力與試煉不匹配而出現刷分,但是每超限一次,獲得一枚超越獎章。)

結算開始!

。。。。。

結算結果如下:

總貢獻:882

超限:8

結算完畢!

請問是否要對試煉世界內物品/生命進行認證?(確認認證後,向系統支付所需的傳送費用,在兩個主世界自然日之內到相關部門完成個人認證。)

(警告:系統不對個人認證的物品/生命做出限制。但個人對所認證帶出的物品/生命享有全部責任。禁止出現個人認證帶出的物品/生命出現失控暴走或者任何干擾到其他成員的一切行為。如有發現立即銷毀!!!)

張世良嚴肅的看着眼前的結算光屏,若有所思。試煉只指發放貢獻點和那個超限徽章嗎?認證不額外收費,也就是說,不干擾我們的發展計劃。或者說鼓勵我們出些盤外招?好像有點東西。

張世良輕輕叉掉了光屏,看向四周。他現在好像是在一個橢圓形的墨色光球內,只能隱隱看到外面的景色在飛速變化。同時一種強烈的眩暈嘔吐感從心中蔓延到全身。就好像自己的胃在瘋狂的跳動,一根根血管擰成了麻花。好在就在他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光團猛的一亮。回過神來,已經到了之前的辦公室。

「哎呦,有人來了。咦?是你!你通過第一個試煉了!真棒,不愧是我看中的人!」熟悉的黑霧,還是坐在辦公室後。

「你。。。。你嗯。。。。嘔。。。。嘔」曹在張世良的心中爆發,他卻說不出話,痛苦使得他面目猙獰。

「哦~~懂了!你稍微等一下。」黑霧中傳來一聲響指。辦公室上方的煙霧報警器響了起來,呲,呲,零零散散的對着張世良噴了些水。

張世良頓時好受了許多,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氣。「不好意思,麻煩以後有這種東西請設置成自動打開。」

張世良站直了身子,雙手抱胸,嚴肅的看向黑霧。「不知道你們這兒的管理員有沒有業績考核?」

「這不廢話嗎?當然有了。怎麼你也想當管理員嗎?」黑霧不以為意。

「是我想投訴你貪污新手禮包,外加瀆職!」張世良垂下眼瞼,神色不動。

「投訴?你憑什麼投訴我?我告訴你,投訴也是要講證據的。。。。等等,新手禮包?一?你沒拿嗎?嘶~~」黑霧劇烈的翻湧,語氣中充滿了震驚。

黑霧連忙繼續解釋到。「那個啥。。。新手禮包在邀請信的背面。有個貼紙,揭下來,貼在自己身上,過兩分鐘就行了。。。。我沒給你介紹嗎?」

「邀請信?你忘了我是怎麼被你拉進來的。瀆職,妥妥的瀆職。這事兒不能這麼了了。」張世良神情依舊,但語氣加重了些。

「不能這麼了了,也就是說能那樣了了。直說嘛~小意思!」黑霧懸着的心放下了。

黑霧中傳來懶洋洋的問話。「說說你要啥?」

張世良臉上的表情瞬間變成了驚訝:「好夠爽快。我也不要什麼多的東西。我只要一首歌的時間當大哥。」

???黑霧變得遲疑,有些不明所以。張世良看到這裡輕輕的鬆了口氣,一臉奸笑的走上前去。

。。。。。。

又過了十多分鐘。

「就直接從門口出去?那不是回家嗎?」當時兩個人站在門口,轉頭問黑霧。

「對~就門口。你看我這辦公室也只有門口能出去。你總不能走窗戶吧?直接打開門走出去。不管是心中還是嘴裏念的天市垣就行。」黑霧中的話音變得有氣無力。

「天市垣?那不是。。。有點意思啊!」張世良聽到天市垣這個名詞,似乎想到了什麼。

「對,就是你想那個快去吧。早點參加完培訓回來繼續。」黑霧不耐煩的開始趕人。

張世良推開房門,看着光幕,躊躇片刻,一步踏入。這次到沒什麼不適的感覺就到了一片新的天地。

步下玉石為磚,五金為紋,鋪成一條流光異彩的天路,極目遠眺不見盡頭。抬起頭,眼前是一座通天的牌坊,白質玉章,隱現萬千瑞光,兩根支柱上盤着數條金龍,不時遊走上下,神異非凡。張世良剛打算上前仔細查看,就聽到好像極遠處傳來一聲呼喊。

「張世良何在?速來近前。」

張世良感到一陣莫大的吸力拉扯着自己,又是眼前一花,就來到了一片宮殿之前。

張世良目帶驚愕,強忍着吐槽的願望看向眼前的一位。。。。。白霧!

財務似乎猜到了什麼。微微一頓。開口解釋道:

「這個霧嘛~~是統一安排的!我們也是沒有辦法。據說是因為以前有人在炎黃諸祖之前失憶還屢教不改。後來所有管理員都變成了同一款式了。其實吧也挺好的。你以後可以試試。」

「行了行了,馬上到點了。這個班就是你沒到了。我現在帶你去培訓。」白霧一陣蔓延,將張世良包裹在內。

要說這白霧中的感覺是什麼樣嘛~~張世良表示不想說話。因為他很清楚的感覺到好像是在坐公交車。不,就是在坐公交車!因為白霧很貼心把他領到座位上。還有耳邊那統一格式的「請扶好抓穩~」

「呃。。。」張世良剛想發問。

「不要疑惑是有道理的。這是針對你們新人的保護措施,安靜待着。」白霧不耐煩的打斷了張世良的話。

「不是。。。你給錢了嗎?」

一陣沉默,一隻手按住張世良的肩膀,拖着他向前走去。

當~當~兩聲響後,又拖着他回到了座位。

之後的一路上,張世良屢次想找些話題,但白霧均沒有理睬他。

「車輛到站。。。。」

「你確定加入?」白霧嚴肅的問道。

「呃。。。窮~」

「行,懂!」白霧拎着張世良來到車門口一腳踹了下去。

「你再也沒有後悔的機會了。」遠去的公交車上傳來呼喊。

張世良摸着略痛的屁股從地上站起來,還沒來得及打量四周,一隻巨手遮蓋了所有的視野。

張世良內心抽搐,也算企業文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