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人在靈虛宗,現在慌的要死
人在靈虛宗,現在慌的要死 連載中

人在靈虛宗,現在慌的要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目前沒班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孟子介 顧蘊靈

一場意外,孟子介當場穿越
一醒來發現自己人在修仙世界,本以為就此走上無敵長生之路,一手橫推無數天驕,一手攬盡天下美人
結果師妹跟我說,現在宗門衰落,目前生死存亡全靠我一人
最要命的是,我現在沒有半點修為
我是孟子介,現在我慌的要死
展開

《人在靈虛宗,現在慌的要死》章節試讀:

第3章 不是我想回家,是這水實在太深


看着一步步走來的顧蘊靈。孟子介的笑容也更加地燦爛。

「靈兒師妹一路受累了,這就是師父留給師兄的嗎?」

顧子介看向那個顧蘊靈抱來的匣子。雖然表面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匣子,看起來不像是能裝着什麼珍貴物件。但是他還是有信心,作為一個新手大禮包,再差也讓我能夠領個低保,這是最後的底線。

「師兄,這個就是師父留下的。他還囑託我,一定是要師兄本人來打開。」

「這些說,靈兒師妹也未曾打開過?」

「嗯,師父說的話,師妹不敢逾越。」

「好好好,這才是正確的劇情走向。這才是真正的世界線展開啊!」

孟子介一把接過匣子,這個匣子並不大,就像是女人的梳妝匣一樣。

「師兄,師父說只能你一個人打開,我先迴避一下。」

顧蘊靈看孟子介接過匣子後,說道便轉頭走了出去。

孟子介點了點頭,也沒說什麼。然後便開始專心看起了匣子。

「不對勁啊?這分量怎麼這麼輕。搖起來也沒什麼明顯的聲音。」

「現在還不能下定論,還是要打開看看才行。」

孟子介想到這,便急忙打開了匣子。與他想像中不同的是,這匣子並不難打開,反而是太過輕鬆了。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孟子介這時心裏也沒底,不會是我又想多了吧?

「不可能,絕無可能!」

他看向匣子內,第一眼便看到了一個未曾開封的信封,封面上還書寫了幾個字。

孟子介拿起信封,讀了一下封面上的幾個字。

「吾徒親啟。」

一念到這,孟子介突然有一種不幸的預感。也顧不上這封信是不是給他的了。他利索地撕開了信封的封漆層。抽出裏面的那封信,仔細地讀了起來。

隨着孟子介一行行地讀下去,他的臉色就越來越難看。他發誓,要是讓他再選一次,可能他會選擇直接淹死在那無邊之海中。

信中的話讓他極為震驚。這封信分為上下兩部分,上一部分粗略地寫了一下靈虛宗的由來與傳承。但下一部分卻是讓孟子介極為頭痛。

上部分寫的是這靈虛宗的祖師爺乃是萬年前這天衍大陸的渡劫期修士靈虛子。他一身修為通天徹地,百年時間內就在同代之中鮮有對手。於是他轉念一·想,我都這麼厲害了,怎麼說不得留下一點傳承。所以也就在這南境青州的靈虛山上,開創了靈虛宗這一門派,並且在留下傳承後便踏破虛空渡劫而去了。

按道理來說,靈虛子怎麼說也是萬年才出一個的天才。他的宗門不說是千秋萬代,最起碼也得是個屹立不倒的存在。可現在卻是落得個人去樓空的地步。究其根本還是因為靈虛子本人太過強大,而弟子們的天資卻遠不及他。更關鍵的就是他教弟子講究的就是個隨心所欲,導致弟子們根本就沒學到多少傳承。而在萬年間,這片大陸一次又次地進行各種人妖魔大戰,導致靈虛宗也逐漸式微走向了下坡路。到孟子介師父這一代,就剩下了他和他師弟這兩個弟子。

也就是這剩下的兩個弟子,給孟子介帶來了壞消息。

信中寫道這孟子介的便宜師父名叫柳江,而他的師弟叫萬鎮山。

這兩人少年結識,本來就感情極好。當時又正值妖魔並起的時間段。於是兩人便決定拜入這靈虛宗學得一招半式得以保衛家園。那當時靈虛宗的掌門也是極為欣喜,靈虛宗現在已經沒落了,找個好的弟子十分地難。這柳江和萬鎮山的根骨都不算差,還願意進我靈虛宗門下,也算是我靈虛宗一門幸事。於是便收了兩人入門,悉心培養。

後來兩人果然不負眾望,都輕而易舉地邁過了修行的那道門檻。於是那掌門便當著兩人的面,告訴他們,只要誰能先踏入那築基境,下一任的掌門之位就交給誰。

本來這件事極為公平,兩人也都沒什麼意見。可在那之後,兩人便開始暗自較勁。為了宗門的興旺,那掌門看在眼裡卻也沒說什麼。

但天有不測風雲,有一日那掌門帶着兩人出門除妖,就在那妖將要被拿下之時,這畜生它竟然選擇當場突破引來雷劫。可最為要命的是,竟被它突破成功,於是師徒三人的情況就變的危險了起來。

於是那掌門當機立斷,祭出本命靈符,以全身精血為引,才堪堪擊退那妖。兩人一看就只好奈何不了那妖便帶着師父回了靈虛宗。

至此,那掌門自知時日不多,便叫了兩人進屋,讓柳江做了下一任掌門。而當時,是那萬鎮山的修為要比柳江高。

兩人就是因為這樣一個掌門之位,就成了死敵。

而信中最後幾句話,更是讓孟子介滿頭大汗。

「近日我與萬鎮山交過手,目前他已經築基,我遠不是他的對手,他這些年不知道經歷了些什麼,性情已然大變。他這次回來,是一定會殺了我。但是他不會為難你,屆時你就把這掌門令牌交給他,然後就下山去吧。我留下這封信,就是為了我築基失敗後能給你留下一些不曾跟你說過的話。」

「至於我跟你說過的宗門祖訓,其實是怕你失去活下去的希望,祖師並沒有說過什麼。靈兒到時不要怪師父。」

匣子中沒有什麼神級洗髓丹、神級鍊氣術、神級武器,也沒有什麼小綠瓶。而這封信,甚至都不是給他的。這信應該是讓顧蘊靈在平靜下來後自己打開來看的。

「這柳江肯定是得知了萬鎮山築基有成,於是自己也衝擊那什麼築基境,結果成功自己先完了。顧蘊靈會點了那引魂香,估計就是他生前為了安慰她編的假話。他應該是自知自己會築基失敗。」

顧蘊靈應該是從小跟着柳江生活長大,兩人師徒感情極好。若是沒有他編的謊話,這顧蘊靈估計會當場就去找萬鎮山拚命。

「完了完了,這下全都要完了。」

「現在這師妹應該是指望我能把那萬鎮山給殺掉,給她師父報仇。」

「這丫頭真的單純,這麼明顯的謊話,她竟然能相信。這祖訓三歲小孩聽了都不會當真。就算真有那什麼有緣之人,怎麼可能讓你個小丫頭叫師兄,至少也得是什麼老前輩之類的吧。」

孟子介接連嘆氣,把信放下後,他繼續看向匣子內。

裏面只有一塊巴掌大的掌門令牌,除此之外便再無他物。

孟子介仔細地檢查了匣子內,確定裏面已經是空空如也。

「我去,真沒有了。」

沒有新人大禮包,倒是有一個潛在的威脅。這萬鎮山為了這掌門之位能把他師兄都逼死了,而這塊掌門令牌如今在我手裡。

「我去,我不玩了,我要回家!」

孟子介一把把手中的掌門令牌丟回匣子中,心裏十分地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