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綜影視:不一樣的劇情
綜影視:不一樣的劇情 連載中

綜影視:不一樣的劇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郢魚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陳沅沅 韓爍

哪些年我嗑過的冷門cp,給他們寫一個美好的故事
可能會拆官配啥的,也會有原創人物的出現
目前在寫傳聞中的陳芊芊,梁山伯與祝英台,夢華錄等展開

《綜影視:不一樣的劇情》章節試讀:

第3章 傳聞中的陳芊芊(3)


只待了三日沅沅便離開了桃林別苑。離開時諸多不舍。

梓年便忍不住問道:「郡主既然捨不得不防多待些時日?」

「算了,」深深的看了一眼雲秀山後,沅沅語氣輕飄飄的說道,:「林七說的對,我一個廢人何必總是佔著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話雖然這麼說,眼神卻帶着不容置疑的堅定和自信,:「更何況,如果是我的,不管旁人如何惦記,都只能是我的。不論早晚。」

——

韓爍從玄虎城來花垣城入贅的消息蓋過了裴恆捨身救當街縱馬的三公主一事,成為了全城上下新的茶餘飯後的熱議話題。

休養了一段時間的裴恆又回到了宗學堂,他實在受不了陳芊芊老是藉著報恩之名恨不得在他府中住下來天天在他面前噓寒問暖的了,雖然這段時間她再也沒有去過一次教坊司,他竟然也會覺得很開心。

宗學堂內,裴恆坐在主座面對一直托腮盯着他看的芊芊不自在的偏開臉,清了清嗓子開口道,:「玄虎城的韓少君從此會和諸位一起來聽學,希望諸位能好好相處。」

話落,穿着月白色帶有玄虎城圖騰華服的韓爍出現的時候眾人紛紛側目視之,連自稱對裴恆一往情深的林七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她低聲在楚楚耳邊打趣道,:「這韓少君長的真是和傳聞所說一樣,這模樣比我教坊司的頭牌倒也不相上下。」

楚楚收回視線,低頭看書。一副兩耳不聞窗外事更對這個人絲毫不感興趣的樣子。

沅沅覺得眼熟多看上了兩眼,沒想到剛好和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眸對上,微微一怔,快速的移開了視線。

只有芊芊,像發現什麼新大陸一樣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驚叫道,:「韓爍?!」她猛的湊近韓爍面前左右打量道,:「你怎麼也會出現在這裡!」

韓爍不動聲色的遠離了她,微微一笑,:「三公主說笑了,韓某為何不能出現在這裡?」

「你……!」芊芊舉起手來指着他本來是想質問他在片場一直撂着她嫌棄她寫的劇本的事,結果轉念一想才意識到現在是她穿進了自己寫的小說了,那麼眼前的韓爍就是她筆下的男主韓爍,而不是現代的目中無人的韓影帝!

她收回手,話語一轉接着道,:「你長得還挺好看的。」

林七不客氣的嗤笑了聲,:「好色之徒!」

「管你什麼事呢!」芊芊不耐煩的回嘴道。

眼見着兩人又要吵起來,裴恆適時的開口警告兩人,:「好了,來聽學就要維持學堂紀律,不然都出去。」

聽學時,面對裴恆提出來的問題。韓爍總是給人耳目一新的解答,聽的人佩服之至。連楚楚看過去的眼神都帶了几絲欣賞。

課畢。芊芊迫不及待的叫住了欲走的沅沅,:「長姐!長姐!」

「怎麼了。」沅沅停下來疑惑的看着她。

「就是裴恆他為了救我身體受了重傷,長姐你是我們花垣城醫術最高明的人,能看看裴恆的傷勢嘛?」芊芊乖巧的眨着大眼睛問道。

沅沅看着她這個樣子恍惚間就好像回到了小時候和在她身邊要東西的小芊芊對上了,她已經好久沒有見過芊芊這個樣子了。她抿唇道,:「我觀裴司學面色紅潤,已是恢復差不多了,平時多注意好好休息便是。」

林七走過來陰陽怪氣的對着芊芊道,:「裴恆救你是因為他本就善良,自然不會眼睜睜見死不救!一個天天流連教坊司一事無成的草包裴恆怎麼會喜歡!」

芊芊怒極而笑,:「彼此彼此!再怎麼樣本公主也是和裴恆有婚約在身的,他如果不喜歡我怎麼會為了我而受傷?不管你怎麼惦記着以後他都是我的人!」

「你!哼!」林七本就不滿裴恆為了救陳芊芊受傷的事,如今見她這種小人得志的嘴臉,眼神一狠突然拔出了腰間的鞭子對着她就是用力一揮。

芊芊一個機靈躲僥倖了過去,還來不及對林七得意,眼前卻發生了使人意料未及的一幕。

「長姐!」

「大郡主!」

那一鞭子被芊芊躲開後剛好揮到了沅沅坐的輪椅上,胎輪鬆動不穩芊芊躲開時又無意識的撞了一下。

輪椅上的沅沅便跟着從台階上掉下去。

楚楚正拿着書悉心請教韓爍問題,一個虛心請教一個耐心講解兩人氣氛正好。聽到動靜時,韓爍先是不經意看過去見到那一幕瞳孔猛的一縮,接着整個人便不管不顧的飛身上前。

宗學堂的台階雖然高但是並不陡峭。輪椅載着沅沅從台階上一層一層快速的往下滑,她緊緊抓住兩邊的扶手,腦中一片空白。

正在這時一股從天而降的力道突然固定住了失去控制的輪椅,接着整個人一輕,她被人抱了起來。

一抬眼對上那雙熟悉的眼眸。

韓爍抱着她又飛身離開台階,穩穩的落到地面。

楚楚和芊芊着急的湊過來,:「長姐你沒事吧?」

林七一臉慌張的解釋,:「大郡主,我不是故意的,我真沒想到那一鞭子會傷到你。」都怪陳芊芊!

「無事。是我自己倒霉。」被人抱在懷裡,沅沅始終不大自在,微微掙扎了一下。

韓爍感受到了她的掙扎,劍眉微挑。盯着她道,:「大郡主的輪椅已壞,此番又受了驚嚇不如韓某好人做到底送大郡主回府如何?」

拒絕的話還沒從沅沅口中說出來,芊芊着急搶答道,:「對的對的!長姐你剛受驚嚇,一定要韓爍送你回府找個太醫看看,你要是出個好歹母親一定會嚴罰我的!」

楚楚也道,:「長姐還是身體最重要。」

胳膊擰不過大腿。沅沅低眸,:「那就有勞韓少君了,多謝。」

韓爍看着自己抱在懷中的女子,突然低頭道,:「不用謝,樂意之至。」再抬頭時嘴角上升的弧度卻是怎麼也壓抑不住了。

兩人走後,楚楚看着如鵪鶉似的林七和芊芊,:「長姐本就行動不便你們怎可胡鬧至此!」

「我知錯了!」剛被裴恆訓過一頓的兩人極其乖巧的異口同聲的答道,說完彼此瞪眼相對又不約而同的扭過臉去。

楚楚拿芊芊沒辦法只對林七道「這次要不是有韓少君在,你可知會造成什麼後果?」

「我……我這就回去準備厚禮去日昇府登門道歉!」再不受寵也是城主的女兒,況且此事是她和陳芊芊造成。陳芊芊是城主寵愛的小女兒自然不會有什麼事,倒是她……想到這她又狠狠剜了眼陳芊芊。都怪她這個害人精!

日昇府

沅沅被韓爍抱着回府,驚呆了一眾侍從的下巴。

一回到府沅沅就讓梓年備好了新的輪椅過來。

坐回輪椅上,沅沅低頭似乎在認真撫平裙擺上的皺褶,對梓年道,:「替我送韓少君回府。今日之事甚是感謝。」

韓爍站在她面前看着她的頭頂當她是害羞了,只覺得可愛。蹲下身和她對視,眉目溫柔,:「大郡主既然甚是感謝,不如幫韓某一個忙?」

沅沅緩緩問道,:「什麼忙?」

「韓某現在覺得心跳的厲害,尤其是靠近大郡主時更甚。」韓爍意味不明的盯着她一字一句道,:「大郡主醫術高明,能否給韓某看看?」

沅沅一時無言,靜靜看了他片刻,只道,:「韓少君想是心疾犯了吧?梓年,快送韓少君回府休息。」

——

韓爍含笑走出日昇府,等候在外的白芨一臉莫名,:「少君,你撿到到什麼寶了?」

韓爍收斂起嘴角的笑意,:「讓你去調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說起這個白芨瞬間苦着臉,試探道,:「屬下並沒有查到什麼蛛絲馬跡,所以屬下斗膽猜想,可能那日三公主是恰好從我們設計好了的道路策馬經過……」

「那陳楚楚也是恰好沒有走那條由我們設計好的必經之路?」韓爍反問他。

白芨忙不迭點頭,:「是的,屬下也正是這樣想,一切居然是如此巧合。」

韓爍深吸了一口氣,面無表情的看着他,:「真是要你何用,成事不足!」這麼巧合的事情明顯就是有人故意設計好的不讓他和陳楚楚接觸,而且還提前知道了一切他們的計劃。

「屬下知錯,再給屬下一個機會,屬下一定能夠將功贖罪。」

「眼下就有一個給你將功贖罪的機會。」韓爍的眼中閃過凜冽的殺意,他附耳在白芨耳邊道出了一個聽起來萬無一失的計劃。

白芨聽完一臉敬佩,:「少君真是好計謀!」

「交給你了,這次定要確保萬無一失!」現在首要之事就是得到龍骨,他的時間不多了,心疾發作起來竟是連之前吃的葯都顯效甚微了。特殊時期只能用特殊手段了。

——

梓年端上來煮好的湯水道,:「郡主,芝麻糊、核桃水、薏仁湯都煮好了在這裡。」

「嗯,」沅沅接過來每個都喝了幾口,便沒什麼胃口的放下了。

梓年見狀道,:「這三公主和林七小姐也太不靠譜了,那種情況下怎麼能把您牽扯進去呢?三公主武藝高強都沒能反應的過來嗎?這次倒多虧韓少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