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雙界:緣起
雙界:緣起 連載中

雙界:緣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青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雙界 青炙

未來世界,鋼鐵洪流,一顆巨大的藍色星體與地球相撞... 當第一隻外星生物踏上了這片陌生的土地時,人們驚奇的發現,它們竟有着與人類十分相似的外表
相撞帶來的究竟是毀滅?亦或是新生? 人類的每一次探索,都是一場關乎文明的偉大嘗試
——陳雙界展開

《雙界:緣起》章節試讀:

第5章 主人


狹長的走廊瀰漫著曖昧的氣息,兩旁的房間內時不時有細微的聲響傳出。

陳雙界卻無暇欣賞,一手拉着身後的女子只顧前行。

終於到了,3403。

一把將女子拉進屋內,陳雙界緊鎖房門,甚至連燈也沒有開。

手中黑色方塊扔在地面,瞬時間架起兩架機槍,分別朝向門口和窗外。

陳雙界仔細的用探測儀檢測了一下整間屋子,確認沒有絲毫竊聽器與監控設備,他這才終於放下心來。

一把扯過蒙在女子身上的黑袍,一具面無表情,半人半機械的少女軀體躍然於眼前。

望着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讓人血脈噴張的曲線,陳雙界卻緊鎖眉頭。

「星河到底要這具殘缺的機器有什麼用?」

這女子正是紅鈴與天雷先後來向他索要的「貨物」。

與天雷真正的半人半機械構造不同,眼前的女子是貨真價實的機械仿生人,只不過在表皮做了生物處理讓她看起來更像人類,現如今受了損傷才漏出了其下的機械部件。

一般來說這種構造的仿生人大多用在服務行業,也就是所謂的**。

在這個禮樂崩壞的社會制度下,不單是各個階層之間的矛盾激化,甚至連原始的兩性關係也日益破裂。

但是無論怎麼對立,人類都無法剋制最原始的**與衝動,服務性仿生人也應運而生。機械仿生人有男有女,只是為了解決最原始的衝動。

早在毀滅日降臨之前,地球上的仿生人科技就已經達到了極高的水準,更是在近幾年達到了巔峰。在不破壞生物表皮的前提下,甚至無法將它們與正常人類區分。

令陳雙界納悶的是雖然服務性仿生人的體能與強度遠超正常人類,可是卻絲毫不具有破壞性,星河組處心積慮想要得到她究竟是為了什麼?難不成只是為了滿足**?

望着女子空洞的眼神,精緻雕琢的臉龐卻毫無生氣,整條左臂被破壞,露出其中複雜的機械結構。

陳雙界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片,順着女子肋下的槽口插入其中。

空洞的眼神中瞬間有了光亮,麻木的機體變得流暢絲滑。

女子雙臂抱在胸前,眼球上的代碼不停的滑動,似乎在進行解碼。

「解碼中,解碼成功。指令所屬者,陳雙界。」

陳雙界雙目微蹙,就連使用方式都與尋常仿生機體無二,難道真是自己想錯了?

「程序屬性。」

「屬性:c型機械仿生義體。

系統程序:無權查看。

出廠公司:無。」

「嗯?」

一個服務性仿生義體,為什麼程序設置還是保密的?而且c型又是什麼型號?

一般來說機械義體仿生人只區分A型與B型。

A型是一些用於武裝戰爭以及危險作業的高級仿生體。

B型大多用於民間團體以及一些商業用途。

而這C型陳雙界卻是從未聽說,而且作為凝聚了現代科學技術結晶的高精密機體,怎麼會沒有代理公司?總不會是個人私有製造的吧?

且不談這需要多少的物力財力,單單其所需的複雜程序設置,就不是僅靠一人可為的。

陡然間,女子軀體微微欠身,卡片順着肋下槽口彈出。

「0001號仿生人斬瞳為您服務,主人,請吩咐。」

陳雙界頓覺汗毛乍立,黑洞洞的槍口幾乎在斬瞳開口的同時便頂在其頭頂。

「你有獨立意識?」

陳雙界還從未見過這種事情,他手中的卡片可是頂級黑客打造的解碼器,還從未聽說機械義體能獨立排斥這種現象。

「主人,斬瞳具有程序單一性,只允許一套程序運行。」

「什麼是c型機械義體。」

「c型機械義體是用於高機動戰鬥以及刺殺行動的輔助性仿生人。」

「演示給我。」

斬瞳取下右手的一支黑色手環,交到陳雙界手中。

陳雙界半信半疑,不過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還是戴上了手環。

在手環帶上的一剎那,斬瞳伸出右手食指在額頭點了一下,平整的肌膚瞬間凹下去一塊,仿生義體伸展摺疊,在陳雙界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化為了一柄三尺長刀。

長刀整體呈現紅黑色,制式形似古代唐刀。

陳雙界的手環微微震動,長刀拔地而起,穩穩的落在陳雙界手中。

「這...我...」

陳雙界一時語塞,他活了二十幾年還從未見過這種科技,一個大活人就這麼眨眼間在他眼前變成了一把長刀。

長刀入手的剎那,一股信息順着手環流入陳雙界腦海之中。

那是屬於斬瞳的程序,看起來更像是使用說明,不過從第二條下去卻顯示全部損壞,應該跟斬瞳義體的損傷有關。

陳雙界輕擰手環,長刀恢復成人類形態。

現如今陳雙界看她的目光可與先前有了天壤之別,這斬瞳可比之前的手炮強了不止一點半點,而且製作材料十分特殊,甚至看不出是什麼等級。

一個疑問也不約而同的湧現在他腦海之中。

「誰製造了你?」

「來自於黑暗與光明的邊界,鐵與血的交融。」

陳雙界如遭雷劈呆立原地。

黑暗與光明的邊界,鐵與血的交融,這不正是他每日每夜都會做的奇怪夢境嗎,難道這一切不止是夢,黑暗與光明的邊界到底在哪裡?

可是無論陳雙界再怎麼追問,得到的都只有這句回答。

曾幾何時陳雙界只把這一切當作是自己的心理疾病,現在的他卻不得不重新審視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這奇怪的夢境究竟是什麼,以及本來已該死去的他為何會莫名其妙的醒來,而且身體似乎還產生了不易察覺的變化。

但他卻不能隨意與腦海里的那道聲音進行溝通。

如今陳雙界只能寄希望於進入沉睡之後,那一直不變的夢境是否會有新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