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子山
天子山 連載中

天子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又醉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玲兒 沈飛龍

魔界魔頭道法高深,無人能敵,為禍人間
仙界沈飛龍與魔頭大戰三天三夜,將魔頭封印在寶峰湖中
沈飛龍也傷勢極為嚴重,即將隕落,沈飛龍的道侶楊玲兒不顧天罰,開啟往生大陣,雙雙帶着前世記憶進入輪迴
在一次次輪迴中擦臂而過……展開

《天子山》章節試讀:

第7章 賊心不死


羅寶榮聽完張強的彙報後,憤憤不平,但又不好說什麼,畢竟關係到執法長老,坐在那裡思索着,時而搖了搖頭。

趙懷峰淡淡道:「這是趕走酒瘋子最佳機會。」

羅寶榮眼睛一亮道:「話雖如此,但執法長老也會受影響。」

趙懷峰微微一笑道:「長老問題不大,就說長老被要挾,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為長老多說些好話,問題不大,是徹底解決酒瘋子的最好辦法。」

「對對對,師弟說得有道理,先去說說看,走一步看一步。」羅寶榮略有所悟道。

趙懷峰補充道:「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嗯」羅寶榮更加堅定了除掉酒瘋子的想法。

張強悶悶不樂地往回走,劉峰遠遠地喊道:「師尊,師尊,怎麼樣了。」

張強指着劉峰的鼻子罵道:「都怪你,我又讓你祖師爺臭罵一頓,以後少給我惹事。」

「啊!」這讓劉峰有些意外,隨後又陪笑道:「對不起師尊,我去索溪河裡搞幾條魚來,給師尊您壓壓驚。」

「別別別,你那個愛罵人的祖師還在那裡呢,你少給我惹事。「張強這才臉色好看些,但話語中依然不善。

」那我去別的地方搞幾條來,再買點酒菜來,我現在就去準備。「說完一溜煙地跑了。

張強搖了搖頭,笑而不語。

在寶塔山的一處大殿中,羅寶榮正低頭站在大長老面前,說著飛龍神廟中發生的事。

大長老聽完,怒氣衝天,拍案而起,怒道:"果真如此?」

「千真萬確,有眾多弟子親眼所見。」

「好一個執法長老。」大長老說完,卻沒了剛才的怒氣,然後慢慢坐下來。

羅寶榮緊張地看着大長老的表情,心裏直納悶,不明白大長老這是怎麼了,只是靜靜地看着。

良久,羅寶榮小聲道:「大長老,怎麼了?」

大長老嘆了一口氣道:「酒瘋子好久沒弟子了,這好不容易有個弟子,又碰上這等事,哎!」

羅寶榮聞言心裏一涼,但又順着大長老話說道:「是呀!酒瘋子也不容易。」

大長老瞄了一眼羅寶榮,冷哼道:「你還知道他不容易呀!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

羅寶榮尷尬地笑而不語,真後悔來此。

大長老吩咐道:「昌兒,你去把執法長老叫來。」

「好的,爺爺。」昌兒說完出去了。

羅寶榮笑道:「大長老,我就不再打擾了,我就就此告辭了。」說完就離去了。

大長老看着羅寶榮離去的背影,自言自語道:「小人一個。」

沈龍這幾天全心修鍊,進步更加驚人,酒瘋子依然醉生夢死,但臉上多了幾分笑容。

這天沈龍又御劍飛行,還想着劉峰的事情,一心想練好御劍,飛行比以前確實進步不小,比以前穩多。

「好好好,小師叔進步真快呀......」山下走來四個三代弟子,拍手叫好。

沈龍扭頭一看,來了四個人,心裏很不痛快,看來又是找事的,沈龍飄然而下落在地上,大聲喊道:「你們想幹什麼?」

四人停下腳步,看着不高興的沈龍,連忙解釋道:「小師叔別誤會,我們只是來看看你,交個朋友而已。」

沈龍用手撓了撓頭,狐疑道:「你們真的只是來看看?」

「對呀!」四人異口同聲道。

沈龍沒說話,好像真的沒惡意,但又不敢相信。

其中一人又說道:「我們聽說了飛龍神廟的事情,你真的很有福氣,找了一個這麼好的恩師,讓我們羨慕不已,慕名而來,想交個朋友。」

沈龍一聽,倒也在理,於是說道:「不好意思,誤會你們了,那你們上來吧!我們天子山條件差,幾位可別嫌棄喲。」

「哪裡哪裡,我們羨慕都來不及,怎麼會嫌棄呢?」四人一邊說一邊腳底加速上山。

五人走到一起,滿臉笑容,相互介紹。

「我是卧龍嶺許朋英。」

「我是卧龍嶺張洋。」

「我是卧龍嶺張仙。」

「我是食指峰上官飛。」

「我是......」

四人打斷道:「你是小師叔沈龍,我們早就聽說了,哈哈......「

五人大笑起來,天子山一下子熱鬧起來。

」小師叔,你真厲害,才一個多月怕是快要入道了吧?飛行也不錯。「

」哪裡哪裡「

五人嘰嘰喳喳,又論起修道的事。

酒瘋子拿着酒壺面帶微笑從遠處走來。

」拜見師叔祖。「四人齊齊跪下。

酒瘋子忙抬起手來說道:」起來起來,全都起來,到了我們天子山,就沒那麼多規矩。

「謝謝師叔祖。」四人這才起身,但氣氛有些壓抑。

酒瘋子笑道:「我還是走吧,我在這裡會影響氣氛。」說完,掉頭就跑,引得五人哈哈大笑.。

五人在天子山相互討論,相互切磋,有說有笑,愉快的時間總是那麼快,一轉眼就到了吃午飯的時間了。

酒瘋子做了一大桌子菜,平常就兩個吃飯還行,人一多櫈子也不夠,有的只能站着吃,四人感動得都說不出話來,天底下哪有師叔祖給自己做飯的道理。

吃完飯,四人不敢久留,怕自己恩師說話,沈龍知道後,也不便挽留。

傍晚,卧龍嶺的一棵大樹下,跪着三名三代弟子,身上道袍被鞭子打得破破爛爛,張強手拿皮鞭,滿臉怒色。

「你們三個那麼喜歡天子山嗎?還是我得罰了你們,你們也不看看天子山,像樣的樓閣都沒有,我我我我懶得說你們,你們今晚就跪在這裡,別想吃飯,好好反醒吧。」張強說完,丟下皮鞭,拂袖而去,三名弟子低頭不語。

夜深了,卧龍嶺的一座宮殿中依然燈火通明,張強跪在恩師面前低頭不語。

羅寶榮怒道:「你呀你呀,叫我說什麼好呢?連自己的弟子都看不住,要不是劉峰來告訴我,我還蒙在鼓裡,你說你丟不丟人?」

張強低着頭說道:「師尊,事到如今該怎麼辦,能不能用上次飛龍神廟的事把酒瘋子趕走?」

「哎!趕走?我何嘗不想趕走酒瘋子,上次去見大長老時,那個老東西對我冷言冷語,都這麼久了也沒有反應。」羅寶榮嘆道。

張強小聲道:「人多力量大,你何不找趙師叔商量一下。」

羅寶榮無奈道:「嗯,你也別跪着了,先回去了,明天我與你趙師叔商量一下。」

「那徒兒告退。」張強說完離開了,心裏很不痛快,恨死那個多嘴的劉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