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冷暖漫長
冷暖漫長 連載中

冷暖漫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俞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爾 王景瑞 現代言情

成績優異的於爾和少年時遇見的三位男生的故事
在一次紀錄片拍攝中,於爾再次遇見時隔十年未見的王景瑞,多次輾轉,在旅途中治癒對方
展開

《冷暖漫長》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海風少年


海風吹過的夏天,少年的臉龐清晰可見。

一年六月,村子來了好多人,人們扛着大包小包,貨車一輛接着一輛,聽說是來拍電視劇的。

"喂,誒。我是《密碼少年》劇組的負責人,請問你們酒店怎麼回事啊……"

"不懂不懂,開不了了,別打電話了"

"我靠,竟然tm掛了"身穿黑色皮夾克,頭戴灰色遮陽帽的男人叫道。一旁搬運設備的同事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向他望去,這片刻的停歇引來了片場指揮。

"怎麼回事,都站着幹嘛!"片場指揮雖然職位不大權力不大,訓人倒是有模有樣。

"額,那個,酒店聯繫不上了……"

這是個尚未完全開發的海邊小鎮,整個鎮就只有一個快捷酒店。很不幸,四個月前,老闆因為欠了銀行和小會所一屁股債,然後卷錢跑路了,員工們不歡而散,酒店也被法院封鎖掛拍了。離拍攝地點最近的酒店要兩個小時才能到達。開機前的出師不利給劇組工作人員了個重擊,三兩成群地開着小會,討論着方案。最終決定在演員等」主要人員未到之前,聯繫好周邊的名宿,進行分散式的暫時居住。畢竟,對於商人而言,兩個小時的路程足以浪費他們兩年的收益。

結果不差,最終共找着了五家名宿。雖然環境不比酒店,但至少都有營業執照也足夠塞下七八十人了。工作人員把導演、監製以及演員安排到了設施最優的一家名宿--岩上名宿。

幾天之後,劇組開機了。鎮子的人聞聲而來,主演是三個小男孩……沒怎麼出名的男孩們……也難怪最後妥協住民宿哩。

海水拍打着黃金般的沙灘,浪濤好像停歇不住。7月也追趕着層層翻湧的海浪到來。

「爺爺奶奶,我回來啦!」一個一米五左右的短髮女孩,年紀不大,像是十二三歲。女孩名叫於爾,家裡人希望她像小魚兒一樣自由自在,開心快樂的活着。便取名於爾。細胳膊細腿的她獨自拎着行李箱衝進岩上名宿。

「哎喲,回來啦回來啦,回來了就好。終於把你盼來了。」岩上名宿的老闆和老闆娘應和。他們是一對老夫婦,人老心不老,四十多歲開了這家民宿。轉眼已經十多年了,他們把它當做工作也把它當做消遣。於爾平時和父母生活在市中心,但每年寒暑假都會回到海邊和爺爺奶奶一起度過。今年7月初一向不贊成課外補習的她不得不參加學校安排的培優夏令營,因此,回家的時間也就推遲了。

「我剛剛沿路進來的時候,海的那邊烏泱泱的一片,那咋了?」

「拍戲呢」爺爺回答道,一瞬間,於爾丟下行李扭頭就朝着門外跑去。嘴裏還喊着:「我去看看!我去看看!」這是她第一次看見劇組。對於電視劇中的轉場剪輯的畫面,她總是想不明白是怎麼進行的。對於一個滿腦子是好奇的女孩而言,這個暑假必將非比尋常。

於爾迎着風奔跑,風也奔跑着。海風總是溫柔又有勁兒。

「海是大家的海,我是本地人,你憑什麼不讓我進!」劇組的安保人員攔住了意氣風發的於爾。她哪受得了這半路殺出的資本家。

「你還能比我更了解我家?」她小聲嘀咕着。

緊接着於爾溜到了小時候常和發小陳呂鑽的狗洞,這個狗洞是他們幼時的大發現,是可以進入沙灘的大發現。確切來說,它是一條條石砌小道。爺爺曾說,那小道里原本是填滿石塊的,但被鎮子里有戶人家偷偷搬去建房了。此時此刻於爾在內心不停地誇讚搬去石塊的人,不一會兒,她就像一隻博美犬矯捷地鑽入道內。期待使得她可以聽見自己心跳聲一點點地加快,這是她第一次做「壞事」。

「yes!」只見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跳出洞口--她成功了。

細軟的沙子上有一個奮力奔走的活力少女,細沙隨着她腳尖的觸碰緩緩凹陷,她好似在一朵積雲上。在人群之中,瘦小但活力滿滿的她與沉默謹慎的人群發生了視覺衝突反應,她不在乎,也或許是沒有注意。她努力踮起腳尖,想將自己的目光從肩與肩之間的縫隙穿過。左右搖晃着腦袋的她終看見了幾個身影,身影在攝影機下晃動着,她看不清臉,但能微微地感覺到是三個少年。

「你是工作人員嗎?」「怎麼溜進來的"「安保人員」……於爾的參觀被迫結束。這裡的人說話貌似都不客氣,於爾除了被驅逐就是被驅逐。

無奈之下,於爾想起了自己的摯友一陳呂。陳呂是於爾的發小,一個在鎮上念書的小胖墩。他們倆只有假期才能見到彼此。

「陳大呂!你在家嗎?是我!於大漂亮回來了」過了一會,陳呂家依舊是沒有動靜。一旁路過的大嬸告訴於爾,陳呂看拍戲去了。於是,於爾重新走向海邊。於爾知道她和陳呂必定會在這條路上遇見,陳呂必定會去鑽狗洞,陳呂必定會被發現,陳呂必定會被驅逐。

於爾一個人走在路的**,去年還是破舊小路的它已被水泥掩蓋住了原樣,雖然路依舊是通往那幾戶人家和海邊的路,但卻總是少了點味道。

「於爾!」突然,響亮的招呼聲打破了於爾獨自一人的景象。於爾揮了揮手,看着陳呂滿臉不爽的神態,「怎麼樣,被趕出來了吧哈哈哈。」於爾的語氣中透着期待又自豪。

「別提了,我好不容易從狗洞里鑽進去,結果……」

他們就這樣吐槽了一路,便走到了岩上民宿。一進門,於爾去廚房拿了個冰凍大西瓜,陳呂順手打開了電視。二人熟悉地進行着一系列操作,一切準備就緒,二人攤倒在沙發上看綜藝。伴隨着笑聲,太陽也緩緩落下。

劇場也漸漸收工,人群散開之後的嘈雜聲忽遠忽近地傳進民宿,這樣的嘈雜使劇組在於爾心中的形象又不如從前。

「於爾吃飯。」爺爺的聲音從廚房的那側傳來。

「來啦」於爾起身。

「我就說那邊有螃蟹吧,你們還不信」一陣明亮而又稚嫩的男聲傳來。於爾回頭看了一眼,是那三個在攝像機下的男孩。於爾站在原地,腳底大抵是抹了膠水吧,她一動不動地直勾勾地看着男孩們。他們也注意到了於爾。

"這三個就是片場的那三個吧"於爾在心裏默念着。

"你也是新來的演員嗎?"剛剛那個說話的男生問道。

"噢!我不是,這是我家。嗯……我叫於爾"於爾乖乖地答道。

"魚兒?你好幽默啊魚兒。我叫溫加源,他叫王景瑞是我們的隊長,他呢叫唐子易。"站在左邊的男孩熱情地介紹了三位的姓名。

"溫加源,唐子易,王……黃……"一向記東西很厲害的於爾卡機了。

"王景瑞"男孩笑了笑。

嗯對,中間這個男孩叫王景瑞,這三個字出現的溫柔又有力。他們三位有着十足的少年氣,溫加源善良可愛,總是主動找話題。唐子易靦腆害羞,總在一旁低頭偷笑。王景瑞,於爾貌似還沒有看透他。他的眼裡總是有着很多故事,微微向下的嘴角,是距離感的體現。於爾最喜歡他的眉眼,即使沒有強光照射,眼球也照樣閃着光,溫柔盈滿眸間。

那天之後,小鎮上總會有一群孩子跑來跑去,他們還互相給對方起了外號。雖然三位男孩和於爾作息時間不一樣,但只要男孩們提早收工,於爾和陳呂便會帶着他們逛遍小鎮。

他們一起鑽了狗洞,一起看日落,一起吃陳呂家的冰西瓜,一起做海岸邊無憂無慮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