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鴉爸
鴉爸 連載中

鴉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昊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韋應寒 韋芷蘭

韋應寒被人打死了之後,放心不下年幼的女兒,為了守護她,投胎變成了一隻烏鴉
從此過上了人不人,鳥不鳥的鳥人生活
且看他如何守護自己的女兒,翱翔天下宇宙星空
展開

《鴉爸》章節試讀:

第 6 章 生命有時是如此的脆弱


眾人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韋應寒,全都驚呆了,誰都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程度。

作為大姐夫的秦翔,驚出一聲冷汗,趕緊走上前去,輕聲叫道:「應寒?應寒?你怎樣了,要不要緊?不要嚇我啊!」

韋應寒靜靜的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只有地上的血跡,還在不斷的擴大。

秦翔見了,小心的上前,攬住他的脖子,輕輕扶起他的頭查看。

只見他左眼眶邊骨,還有太陽穴,被酒瓶打的向里塌陷。耳鼻口中,不停的有血跡滲出。後腦勺上,扎滿了玻璃渣子,不停的流出血來。

更嚇人的是,伍間的陰陽鈴,在韋應寒栽倒時,重重的撞在外沿上,深深的嵌入右耳側一寸多深,鮮血如湧泉一般,不停的湧出,分明是傷到耳側動脈血管了。

秦翔獃獃得看着,手足無措,不敢替他拔出。用手捂住冒血的傷口,想替他止血。愣了片刻,才醒悟過來,用顫抖的聲音喊:「快…快打1,2,0,快叫救護車。」

和平見了,急忙掏出手機,撥打1,2,0。

韋正光見了,心裏不由一懍,「這小子今天這麼不經打?難道是今天喝多了,不知不覺下手有點重了?」

有心上前查看,卻又放不下面子。於是,韋正光強自鎮定心情,假做醉意正濃,故做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嘴裏吐着醉話罵道:「媽的,讓你打老子,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一邊說著,一邊假做要繼續去打韋應寒,實為察看弟弟的傷勢。

申軍與伍間見了,趕緊拉住他道:「正光,不能再打了,他都沒反應了,流了好多血!」

韋正光帶着滿臉醉意罵道:「韋應寒,別給老子裝死。你以為裝死,老子就會怕了?做夢!」

一邊罵著,一邊假做往前撲,用腳尖在韋應寒小腿上,輕輕的踢了兩下,試看弟弟的反應,到底是不是在裝暈嚇他。身子卻隨着撲上前來、摟住他往後拉的伍間二人,向後退去。

看着血流不止、毫無反應的韋應寒,韋正光不由出了一身冷汗,酒意全無,再也沒有半點醉意。心裏隱隱有些後悔,好好的來參加喪禮,喝什麼酒啊?喝着喝着,話頭一多,怎就變成這樣了?

看着一動不動的弟弟,血流的止不住,恐怕有些不好了。這該如何是好?萬一真的有事,我又該怎麼辦?

韋正光心裏想着。不覺間,開始渾身發軟,身子就要向地下墜去。

申軍見了,以為他還醉得不省人事,用力的架住他,不由得開口嘆道:「你說今天弄的什麼事啊?渴酒喝成這樣,這可如何是好?」

伍間做為平師,整日間與死人打交道,看到韋應寒的傷勢,知道他恐怕是死定了,不可能救得回來。也嘆氣道:「是啊!我也是一時犯賤,看見你們喝酒,好好的跑過來湊什麼熱鬧?這下好了,出人命了吧!」

申軍聽了一懍,急忙問:「怎麼?應寒不行了?」

伍間搖頭道:「依我的經驗,十有八九死定了。咱們還是想想,如何才能把自己從這事中摘清脫身為好!」

申軍聽了,呆若木雞,不覺間,一鬆手,韋正光的身子,再也架不住,往地上坐去。

伍間見了,急忙用力架住道:「申軍,別鬆手啊!已經死了一個了,正光爛醉如泥,若是也出了事,咱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申軍聽了這話,頓時打了一個激靈,趕緊用力往起扶韋正光。

四肢無力的韋正光,聽了伍間的話,心裏如遭雷擊。「什麼?小寒不行了?」

他雖然看自己弟弟不順眼,平時見面不是打,就是罵。有時急了,還說要打死他,除了這禍害!可也只是嘴上說說,今天就真的被自己打死了!這可怎麼辦?

聽到伍間說自己爛醉如泥的話,韋正光心裏不由得一動。心裏暗想:「打死自己的親弟弟,雖不是他的本意,但畢竟是自己親手打死的。無論如何,都是一條人命。無論於公於私,都不好處理。既然他們認為我醉的不醒人事,莫若就此假做醉的一塌糊塗,什麼也不清楚好了。這樣一來,面對世人也好,人們只會說是喝多了,才幹了糊塗事,一時失手,打死了親弟弟。面對法律也好應對,醉酒傷人,判的也會輕點。」

於是,韋正光身體更是有意往下墜,一邊嘴裏嘟囔道:「我沒醉,敢打老子?我打死你個以下犯上的小畜生!」

就這樣,繼續做醉意深重的樣子,被兩人架着,往窯洞走去。

隨着一陣鬧騰,很多人被驚醒,幾分鐘後,救護車鳴笛開了過來,圍成一圈的人群,向兩邊分開,讓救護人員進來。

秦翔見了,急忙道:「大夫,快救救我弟弟,他流了好多血,止都止不住!

隨即,護士們把韋應寒抬上救護車,在秦翔的陪護下,向醫院開去。

救護車上,大夫查看傷口:「患者右耳側顱骨被異物嵌入,切斷了動脈,立即上止血鉗。左太陽穴遭重擊有塌陷,疑顱內有出血。患者呼吸停止,心跳微弱,注射強心劑,馬上做心肺復蘇。」

短短几分鐘,到了醫院,韋應寒立馬被抬入急救室。

主治大夫看了簡易病歷,看了看他瞳孔道:「患者雖無意識反應,但瞳孔未散,試着電擊。」

隨着電擊,陷入黑暗的韋應寒,突然有了感覺。有電光出現,劃破了重重黑霧,如同黑暗的牢籠,被破開一角,有絲絲亮光透出。

韋應寒心裏一喜:「我還活着?沒有死?」

只覺得黑暗牢籠,在不斷的震蕩晃動,好像發生了地震。透出亮光處,隱隱有電光閃耀。

韋應寒心裏害怕,不知發生了什麼,自己又該如何做。

忽然間,又一道閃電破空而來,劈在他身上。韋應寒被電流衝擊的凌空飛起,向亮光處飛去。

同時,亮光之處,似有無形的吸力,黑暗中,有無數細小的閃電,也被亮光吸引,遊動閃爍、隨韋應寒一起,被吸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