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小戶女的後宮生存路
小戶女的後宮生存路 連載中

小戶女的後宮生存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管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管寧 齊嬌嬌

大慶三年,新帝登基的第一場選秀,商賈女出身的齊嬌嬌從未想過自己能得幸被選入宮,奈何入宮已成定局,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女主並非一開始就很強,她需要一步一步成長,慢慢變得適應後宮生存…展開

《小戶女的後宮生存路》章節試讀:

第1章 入選


「吏部尚書之女,謝婉婉,年19。」

「護國將軍之女,林山君,年17。」

「揚州巡撫之妹,**柔,年18。」

「……殿前覲見!」

太監唱名的聲音挨個挨個地響起,齊嬌嬌揉了揉手中的帕子,有些緊張。

這是陛下登基後的第一次選秀,規模盛大,好些沒趕上先帝選秀時間的貴女們都集中在這一次。

大慶雖開國不過百年,卻也有了規定,民間適齡秀女未經選秀不得私自嫁娶。若是私底下看好了人家,也得待到選秀過後,未被選中方可成婚。

先帝去世的那年,正值選秀年,奈何先帝去世,全國大孝三年,選秀也隨之取消。如今三年過去,好些未趕上時候的待嫁女如今已成為了大姑娘。

齊嬌嬌今年已經是十八歲,家裡是富商出身,商戶地位低下,好在兩個哥哥爭氣,大哥繼承家業,如今已經在父親的教導下開始做事,且做的有模有樣的,二哥則準備入仕,多年來勤耕不輟,如今已經有了秀才功名。家裡不缺錢財,只盼着她落選回家,再在當地找戶好人家,風風光光的出嫁,做個正頭娘子。

齊嬌嬌琢磨着,自己應當是落選無疑的。雖到了最後一個環節,但到底自己小門小戶,生的又不算特別貌美。而且熬到了殿選,回去說親也有得挑選的地方。

齊嬌嬌稍稍放下了心。

作為商戶之女,齊嬌嬌的隊列在最後幾排,周圍都是和她出身差不多的。等叫到她時,皇帝早已坐不住,早早的走了。

齊嬌嬌悄悄抬頭瞟了一眼,只見前頭坐着三位婦人,中間那位身着靛青色飛鳥纏枝長裙,面容和善;左邊那位身穿緋紅色衣裙,裙上有金線綉成的鳳鳥栩栩如生,頭戴累絲八寶金鳳簪,彰顯尊貴;右邊那位着鵝黃色曳地百褶裙,青春俏麗,貌美非凡。

齊嬌嬌感嘆,只覺宮中果然富貴,這些衣裙首飾的面料款式都是她不曾見過的,難怪話本里有那麼多女子爭先恐後的想要入宮。

「民女拜見太后娘娘、皇后娘娘、昭儀娘娘。」一眾秀女齊齊跪拜。

太后看着下面六個如花似玉的秀女,應了聲起。

太后心裏有些發愁。

皇帝登基三載,宮中妃嬪只手可數,膝下子嗣更是只有區區兩個。先帝子嗣頗豐,怎得到她兒子這就這邊稀少?這次是皇帝登基後的第一次選秀,定要選一些貌美又好生養的秀女充實後宮。

先前入選的那些貴女,雖然家世高貴,但是看身板大多都是弱不禁風。也不知京中是從哪裡傳來的風氣,現在都說身姿削瘦才好看,太后卻不喜歡這種風氣,只覺着這等身材看着就中看不中用,是個花架子。

太后身後的嬤嬤張氏不動聲色的看了眼下方秀女,隨後俯身到太后耳邊悄悄說道:「主子,孫氏和齊氏都在這了。」

太后看着下方的秀女,頷首表示知曉。

孫氏和齊氏,之前嬤嬤張氏跟她提起過。孫氏家中母親生了七個,前六個都是雙胎,孫氏是最小的。而齊氏,則是身體異常健康。

太后瞟了眼齊嬌嬌的胸脯和臀部,心想,看着倒是個好生養的。

待秀女們都介紹完畢,太后開口:「孫氏,齊氏,你二人且抬頭讓哀家看看。」

齊嬌嬌聽到這話,一下子就精神了。怎麼回事?她怎麼就入了太后的法眼?卻也不敢怠慢,緩緩抬起了頭。

「都是標緻的好孩子,留下吧。」

儘管心中不願,齊嬌嬌還是和孫氏一齊行了跪拜之禮,以示尊重和高興。

不過,齊嬌嬌是裝的,旁邊的孫氏孫婉婉可是真的激動了。

雖說同為最後幾列,孫婉婉家境比之齊嬌嬌更有不如。齊嬌嬌家中雖無官位,可是家庭富裕,從小被嬌養着長大,衣物首飾一應不缺,可孫家便不同了。孫家現如今的當家人孫父只是一個小小的縣丞,祖父祖母均已健在,而孫婉婉又有太多兄弟姐妹,一大家子人靠着父親那點微薄的俸祿過活,可以想像的出生活是有多拮据。孫婉婉在家時甚至還要和母親一起做些綉活,用以補貼家用。

孫婉婉此次參選,本就是想為自己博一個好的前程。如今中選了,如何不欣喜。

皇后和許昭儀心裏有數,知道這兩個是專門用來充實後宮子嗣的,於是紛紛開口附和。

「母后的眼光,自然是極好的。」

「是呢,妾也瞧着兩位合該是我們妹妹。」

齊嬌嬌擰着帕子,跪下和孫婉婉一起謝恩。

出了殿門,分配給齊嬌嬌的宮女便迎了上來,齊嬌嬌在宮女的帶領下,坐上小轎。

此時這裡已經沒多少轎子了,她是倒後幾個之一。

齊嬌嬌只覺心煩意亂,顧不得隨侍宮女和太監們的恭維,匆匆忙忙的從荷包里掏出一張銀票:「這些日子麻煩你們了,一點心意,還請你們分下吃點茶。我現下有些激動,實在是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宮女太監們善意的表示理解。

沒過多久,齊嬌嬌就到了落腳的宅院。

此番來到京城選秀,除去父母有要事不曾陪伴在她身邊,二哥和二嫂子都來了,還帶了十幾個僕人。

院子是租的,一大堆人,到底是不方便住在客棧。

「三妹,怎麼樣了?」

齊嬌嬌剛進家門,二嫂李茹就忍不住開口。

不同於家裡其他人,李茹心裏有些私心。她是希望這個妹妹中選的。她是知府家的庶女,當初頂着姐妹們的不解下嫁商戶家,也是為了博個好前程。

相公年紀輕輕已是秀才,未來有很大希望更進一步,即使將來相公上不去,秀才的身份也能去做很多事,總不會讓她吃苦。而且,當正頭娘子總比當妾室強。當然,如果妹妹中選,那就更好了。

二哥齊松年雖未曾說話,但是看他今天未去書房讀書,而是在這裡等着,也知道他心裏有些緊張。

「哥哥,嫂嫂,我入選了。」

「這,這可如何是好。你若是未中選,到時候母親給你看個門當戶對的人家,被欺負了我們也能幫你,如今這一入選,哥哥們可該怎麼幫你呢。」齊松年嘆氣,說道。

李茹拍了下齊松年,開口:「瞎說什麼呢,這是好事兒啊。相公你去給爹娘報報喜信,別的我來處理。」

齊松年看了看自己的夫人,又看了看齊嬌嬌,說道:「對,是喜事,我們也該高興的,二哥這就去寫信告訴爹娘,讓他們也高興高興。」

齊松年知道自己剛剛說錯了話,他們現在在門口,又是租的院子,保不齊那話就被誰聽去了,連忙改口。

說完,便向書房走去。

妹妹中選了,也確實該向尚在遠方的父母報信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