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之極品店小二
重生之極品店小二 連載中

重生之極品店小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鹹魚翻騰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鹹魚翻騰 李牧嶼

泡的了公主,做的了首富,當的了盟主,殺的了奸臣,重生後的李牧嶼,看他怎麼樣從店小二一步步升級玩轉這花花世界
展開

《重生之極品店小二》章節試讀:

第8章 公子?


看着梁伯一臉神秘的樣子,李牧嶼也不用猜,就知道肯定和那廣軒樓有關,笑着拍了拍梁伯的肩膀說道:「別賣關子了,快說吧。」

梁伯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說道:「還不是那個林老頭,上次從我們走了之後就一直對於入股這件事耿耿於懷,後來跑去找廣軒樓的雷掌柜,結果空跑一趟,據說雷掌柜最近都不在廣軒樓。」

「哦?他有沒有說去了哪裡?」李牧嶼一臉疑惑道,雖說李牧嶼知道廣軒樓的主事人並不是雷掌柜,但是大部分人並不知道,提到廣軒樓,大家都只知道雷掌柜,況且現在這個賭局在紫苑湖附近可是傳遍了,所以按道理來講,這種關鍵時期,雷掌柜不應該離開廣軒樓。

「好像說是去了北州,他們根本就沒把這個賭局當一回事。」梁伯氣憤道,看樣子他也不知道那個雷掌柜具體去了哪裡。

李牧嶼笑着搖了搖頭,道:「不用管他們,我們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次日一大早,修葺師傅來了之後,李牧嶼把自己大體的想法給梁伯說了一遍,自己要出去買一些材料,可不能再讓梁伯閑着到處去八卦了,於是讓他當起了代理監工。

小老頭悟性不錯,自己和他講講,他大概也就能懂李牧嶼的意思。畢竟也是自己的酒樓,梁伯很是上心。對於修葺這件事,雖說梁伯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但是好在執行力還是不錯的,認真起來的樣子比李牧嶼還是強上不少。

給梁伯安排了事情之後,梁伯幹勁十足,一會幫忙刷刷白,一會幫忙挑個土。李牧嶼坐在旁邊看了半天,暗自點點頭,打了聲招呼,也就放心的出門了。

搖搖擺擺的走在街上,李牧嶼嘴裏叼着一串糖葫蘆,自己好不容易能休息會,可不能這麼早回去了。那些個掌柜,聽說要修葺思源樓,昨晚一個個的上門來提意見,有人說要雕花,有人說要擺件,你一言我一語,李牧嶼捂着耳朵,腦袋都被他們吵暈了,最後還是以明日要早起為由,一個個把他們送走了。

「要是能重來,我要選李白,幾百年前做的好壞沒那麼多人猜。要是能重來,我要選李白,至少我還能寫寫詩來澎湃,逗逗女孩。」想起自己終於可以出來偷偷懶,不用和他們費那麼多口舌,李牧嶼心情大好,一邊搖頭晃腦,一邊嘴裏不自覺的哼着現代小曲兒。

「讓開,讓開...」突然後面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李牧嶼一回頭就看到幾匹駿馬拉着一輛馬車飛速向他沖了過來。

「我靠...」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馬車,李牧嶼躲閃不及,馬車瞬間衝到了李牧嶼面前。

當李牧嶼以為自己又要死在這了的時候,突然感覺腰間一緊,一個什麼東西纏了上來,下一秒李牧嶼就感覺自己好像飛了起來,接着重重的摔倒在了路邊。

「特么的…」摔在地上的李牧嶼眼冒金星扶着腰罵了一句國罵,等李牧嶼好不容易緩過神來,爬了起來,只看見穿着一身白衣,膚色白膩,容貌異常俊美的一位「公子」站在自己面前,「公子」手持長鞭,而長鞭的另一頭,就在李牧嶼的腰間。

原來是這位翩翩公子救了自己,李牧嶼正準備和此人道謝,就看見之前差點撞着自己的馬車揚長而去,李牧嶼氣急,大聲喊道:「喂,你哪一家的,有本事不要走,懂不懂禮讓行人阿。」

馬車揚長而去早已不見了蹤影,李牧嶼轉身對着翩翩公子拱手道:「這位公子,多謝你救了我。」

公子看了李牧嶼一眼,星眸中閃爍着幾分清冷,渾身上下透着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也不再理會李牧嶼,轉身準備離去。

貌似沒有看到公子眼中的冷冽,李牧嶼突然伸手勾住俊美公子的肩膀自來熟的自說自話道:「我呢,叫李牧嶼,思源樓的扛把子,你救了我,我們就是兄弟,以後去思源樓我請你吃…。」

話音還未落,俊美公子猛的扣住李牧嶼搭在她肩膀上的手。

「哎..痛,痛,痛。」李牧嶼冷汗瞬間冒了出來,感覺自己的手好像要斷了。

「找死?」俊美公子冷聲喝道。

聽到俊美公子細膩的聲音,再看看那因為氣急微微泛紅俊俏的臉龐。

「你…是個女的?」李牧嶼愕然道,也顧不上手上的疼痛,眼睛看向俊美公子的胸脯處,卻什麼起伏都沒有看見。

俊美公子看到李牧嶼的眼神下移,鬆開李牧嶼的手,伸出兩隻手指插向李牧嶼的雙眼,怒喝道:「卑鄙之徒。」

李牧嶼往後退了一步,扭頭躲開了去,嘴裏一邊嚷嚷道:「我只是驗證一下,誰知道你是不是人妖。」

「人妖?是何物?」俊美公子嘴裏念叨着,隨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看到一擊不中,又伸出一掌,打在李牧嶼胸前。

又一次,李牧嶼感覺自己飛了起來。

再一次摔在地上的李牧嶼,欲哭無淚,這都是些什麼呀,看着柔柔弱弱的公子怎麼那麼大手勁。

齜牙咧嘴,李牧嶼坐起身來,揉了揉胸口,說道:「你下手也太狠了吧,我不就是看了兩眼嘛,至於嗎?」

「你給我起來。」俊美公子聽到李牧嶼的話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道。

李牧嶼看着俊美公子擺爛道:「反正你剛剛救了我一命,現在就當還給你了,你愛怎麼樣怎麼樣吧。」

俊美公子看到李牧嶼潑皮無賴的樣子,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而周圍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

「罷了,此次本就是路過江州,不宜多生事端。」俊美公子心裏暗道,隨即也不再理會坐在地上李牧嶼,抬腳轉身離開。

看到不說一句話就離開了的俊美公子,李牧嶼一頭霧水,不知道自己是哪裡得罪了此人。

「難道他真的是個女的?」想不明白的李牧嶼起身拍了拍身上沾染的泥土,到附近買了些材料,就回思源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