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冥王陽間追逃小嬌妻
冥王陽間追逃小嬌妻 連載中

冥王陽間追逃小嬌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九瑤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甜甜 秦堔 蕭瑤

她本是孟婆掌心嬌嬌女,十八歲那年,娘親為她與冥王結下婚契
可她聽說冥王是個不知道幾萬歲的糟老頭子, 骨灰級老牛吃嫩草,他就不怕遭報應嗎? 新婚第一夜,她扯下紅蓋頭,縱身跳入輪迴, 拜拜了您勒不要臉的老冥王! 滾滾紅塵,社會你孟姐來啦! 他在她身後寵溺勾唇: 小乖乖,就容你再玩幾年
十八年後,他帶結婚證追到人間,然後 她逃,他追,她插翅難飛……展開

《冥王陽間追逃小嬌妻》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神特么的天生富貴命


她叫蕭甜甜,出生於農曆八月初九夜半子時。

出生那天,村裡的瞎眼算命先生說她是天生富貴命,一輩子不缺錢花有人疼,這可把她那對兒郎才女貌的爹媽給高興壞了。

她的爸爸蕭坤當即給她取名甜甜,希望她這輩子順風順水甜甜蜜蜜。

轉眼蕭甜甜長到了六歲,一張小臉蛋兒出落的越發靈氣逼人,軟萌可愛,跟個洋娃娃似的。

凡是見過她的人就沒有不誇的,大家都說甜甜不像是長在農村裡的孩子,就跟從年畫里走出來的似的,連城裡娃都沒她洋氣。

一時間,十里八鄉都知道蕭家有個漂亮小閨女,更有甚者拐彎抹角想跟蕭坤定娃娃親,當然他們都被蕭坤給罵了回去。

然而剛過完六歲生日的第二天,厄運就降臨在蕭甜甜身上,老天彷彿跟他們一家開了個玩笑。

那天早上甜甜剛一睜眼,就把她媽林珍嚇的暈死過去!

「媽媽!你不要死啊!」

蕭甜甜驚慌失措撲到林珍身上,哭的無比凄慘。

蕭坤從屋外挑水回來,看到蕭甜甜的剎那水桶哐當一聲掉在地上,指着她的左眼嘴唇不停的打哆嗦:

「你你你……」

你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蕭甜甜這才後知後覺:難道是我昨晚在床上偷吃糖,沒擦乾淨嘴讓他們發現了?

她慌忙跑到梳妝鏡前,一邊跑還一邊嘀咕:「不就吃了個糖嗎?你們至於這麼大反應嗎?」

「啊!!!!!」

這一聲慘叫是從蕭甜甜嘴裏喊出來的!

只見鏡子里的小女孩兒左眼眼球突起,整個眼球都蒙上了一層藍色的薄翳,這讓她原本精靈可愛的臉變得十分可怖,透着一股子詭異。

「嗚哇!!!」

被自己嚇到的蕭甜甜哭的慘絕人寰,林珍更是醒過來又被嚇到昏厥,蕭坤手忙腳亂不知道該先安慰誰。

一家三口雞飛狗跳的折騰到中午,才精疲力盡的冷靜下來。

蕭坤和老婆林珍一商量,第二天就抱着蕭甜甜將方圓百里內的大小名醫跑了個遍,得到的結果都是搖頭嘆息。

蕭坤一咬牙,借了一筆錢帶蕭甜甜去了省里的大醫院。

那個禿頭的老醫生語氣凝重的跟蕭坤說治是能治好,但是得換個眼球,手術費至少得要二十萬。

這句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蕭坤躲在醫院後面的小巷子里一根接一根抽完了半包煙。

那可是二十萬啊!

蕭坤一家家住在大山深處,交通不便,一年到頭就靠兩口子種幾畝地的玉米馬鈴薯過活。

二十萬對他們家來說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就算砸鍋賣鐵也湊不出來這筆巨款。

蕭甜甜小心翼翼的拉拉爸爸的衣角,眼睛盯着腳尖小聲說:「爸爸,我不治了,我們回家吧……」

蕭坤把嘴裏的煙頭往地上一丟,用腳踩滅然後抬頭給蕭甜甜一個大大的微笑:

「治!我去掙錢給我閨女治!」

說完拉起蕭甜甜的手就往車站走。

蕭甜甜抬起頭,分明看見他眼裡滿是疲憊布滿紅血絲,還有那雙都破了一個洞的綠膠鞋。

心裏難免有些心疼,又有些自責自己為什麼要生那樣的病。

回到家的那天夜裡蕭坤和林珍在外面說了一整宿的話。

第二天一早蕭坤就打點行裝,說要出去掙錢給閨女治病。

還說這次去的地方很遠,是一座海島。

去島上要坐三天的車,還要坐半天的輪船才能到,在碼頭上做搬運工能掙快錢。

蕭甜甜懵懂的點頭,滿臉淚花依依不捨的送走了爸爸。

但是滿懷希望的日子母女倆也僅僅只過了三個月。

那天村裡的幹部神色冷淡,語氣里滿是譏諷,他說蕭坤在島上偷東西被抓了,估計要判刑!

林珍聞言跟蕭甜甜抱頭痛哭,一家徹底陷入絕望。

聞訊趕來的爺爺蕭遠山老淚縱橫,臉上除了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看林珍時的眼神隱隱還透着一絲擔憂……

蕭甜甜知道,要不是為了她的眼睛,一向為人方正的爸爸也不會鋌而走險,心裏更加自責。

自從蕭坤被抓的消息傳開,村裡平時跟蕭家關係還不錯的村民頓時作鳥獸散,見到她們就跟見到瘟神一樣,唯恐避之不及。

也就是從那時起,林珍和女兒在村裡走路再也沒抬起過頭。

那個曾經讓人艷羨的三口之家一時淪為旁人茶餘飯後的笑談。

兩個月後,法院送來蕭坤的判決書----判了整整七年!

從那天起,爺爺便時常叮囑蕭甜甜要懂事,要多幫她媽干點活,不要惹她生氣,她心裏苦。

年幼的蕭甜甜認真的點頭,主動攬下洗碗的活兒。

每頓飯洗完碗,又去地里幫媽媽背草回來餵豬,單薄的肩膀時常被背簍勒的一片血紅。

蕭甜甜發現媽媽常常變得心不在焉,叫她好幾次她也不應一聲。

一個月後的一個清晨,蕭甜甜睜眼發現林珍不在屋裡。

她趕緊起床趿拉着鞋子跑出去一看:只見屋子裡收拾的整整齊齊,地面打掃的一塵不染,洗好的衣服都烘在火爐旁。

但就是沒有媽媽的影子,她衝出去大聲呼喊,無人回應。

蕭甜甜感覺有些不對勁,慌忙打開衣櫃:果然,屬於媽媽林珍的衣服都不見了!

她跑了!

她不要我了!

蕭甜甜圍着屋子一圈一圈的找,摸着牆往前一邊走一邊嚎啕大哭,甚至連豬圈的角落裡都去扒拉了一遍----她真的跑了!

我是個沒有媽媽的孩子了!

再後來,蕭遠山來了,他把蕭甜甜緊緊摟在懷裡,氣的渾身發抖,不住的責罵林珍狠心。

罵完又忍不住流下兩行濁淚,一邊抱怨兒子不爭氣一邊心疼的撫摸甜甜的腦袋:

「不哭,不怕,以後跟我過!」

蕭甜甜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緊緊的把臉埋進爺爺瘦骨嶙峋的懷抱里,用力的點頭:「嗯!」

也就是從那天起,蕭家家門口長出一叢妖艷詭異的花。

那花的花瓣細長彎曲成球狀,花蕊同樣纖長,顏色血紅,沒有葉子,每朵花都只有一根綠色的花桿支撐,乍一看就像是插在泥土裡一般。

蕭遠山覺得那花生的詭異,拿起鏟子就要把它們鏟掉。

蕭甜甜忙攔在花前面低了頭小聲說:「爺爺,就留下它們吧,它們跟我一樣都是沒人要的可憐蟲……」

「唉……」

聽到這話爺爺身體一顫,丟下鏟子走了。

蕭甜甜很高興,知道爺爺這是同意了。

她蹲在花叢前,小手情不自禁的撫上花瓣,一種莫名的親切感油然而生,倒像這花是她種的一般……

正在甜甜奇怪時,一道熟悉的聲音自身後傳來:

「這是彼岸花,本不該生在活人住的地界,既然生了,丫頭,你的好運要來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