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言情短篇集
言情短篇集 連載中

言情短篇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平南1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席北城… 現代言情 陸千雪…

單元文,主打甜寵
因為不太擅長寫長篇,所以決定寫一本言情短篇集
小說看的就是一個開心,希望各位打開這本書的時候是笑着的,看完是滿足的
展開

《言情短篇集》章節試讀:

第3章 陸千雪席北城(3)


輸送帶上面的碗有很多疊在一起的,陸千雪和另一位員工分別站在兩邊,任務就是把的疊在一起的碗給分開。

動作需要快,陸千雪手忙腳亂的把另一個員工給弄煩了,瞪了陸千雪一眼。

機器聲音很大,氣味又大,一滴油蹦到了陸千雪的額頭上,她瞬間噁心感上涌,轉身去跑去外面吐了。

她早晨沒吃飯,什麼都吐不出來,陸千雪摘下手套拿出紙巾擦了擦眼淚。

「喝口水,」領班蹲在陸千雪旁邊,她說,「等會別回去了,去配菜間把芹菜摘了。」

陸千雪點點頭。

配菜間很涼快,但她也不喜歡,因為那裡的人說話都很噁心,陸千雪一早上聽她們說話聽得面紅耳赤,本以為洗碗會好受一點結果更難忍受,竟然要在這裡待一個月,陸千雪心想,這簡直就是度秒如年。

意外的是配菜間沒有別人,她拿出芹菜坐在小板凳上摘芹菜葉子。

席北城來的時候就看見陸千雪正在認真摘芹菜,手上還有之前做的指甲,但有的已經掉沒了。

「葉子要摘乾淨,」席北城找了一個小板凳坐下,他拿出一捆芹菜給陸千雪演示了一下,「你這指甲,摘芹菜很方便。」

陸千雪沒有搭理席北城,淪落到這種地步。不都是他所賜嗎?現在一個公司老總過來告訴一個底層員工怎麼摘芹菜葉子,陸千雪心想,絕對是來興師問罪的。

「聽說,你欺負人家老員工了?」席北城把陸千雪沒有摘乾淨的拿過來又重新摘了一遍,「發生什麼了?」

「沒什麼,」陸千雪說,「看她太熱了,給她降溫,我是出於好心,她誤會我了。」

「伶牙俐齒,」席北城看着陸千雪臉上的妝,說,「在這裡,沒必要化妝,沒有人看你。」

「我自己看,」陸千雪說,「我自己看着舒服就行。」

「假睫毛,粉底,這些東西不能掉在食物里,」席北城說,「愛美之心人都有,但上班就要有個上班的樣子。」

「你很閑嗎?」陸千雪很認真的問,「你不在你的辦公室好好待着,來這裡教訓我?你沒有下屬嗎?」

席北城點點頭,他把芹菜放下拿出濕巾擦了擦手。

「當初我也是從底層一步步坐到現在這個位置的。」席北城看着陸千雪接著說,「他們都說我是天才,並不是,我只是比他們走的快了些。」

「不感興趣,」陸千雪興緻缺缺,她說,「席總,我覺得你應該和我保持距離,我們是合作關係,同樣,我們也是仇人的關係,我沒有一點點精力去聽一個仇人的成名之路,如果您覺得無聊,請出門右拐,旁邊有包包子的大姨,你和她們說話吧,我沒心情。」

「你爸爸已經出院了,公司也恢復運營了,」席北城接著說,「今天的事情,警告一次,你還有兩次機會可以浪費。」

「我有一個問題,」陸千雪說,「過幾天我就開學了,這工作,席總,你不會是還想讓我退學吧?」

「當然不是,」席北城笑了笑,說,「你可以上夜班。」

衣冠禽獸,道貌岸然,小肚雞腸,笑面虎,陸千雪用心裏能記起來的詞罵了席北城一遍又一遍,手裡的芹菜葉子瞬間變得可恨起來,陸千雪心想,席家的芹菜,吃了一定會變得和他一樣,白天上學,晚上上班,他倒是想的挺好,我會不會累死啊?陸千雪心想,這男人生起氣來比任何人都難搞。

「好好乾,」席北城笑着說,「你以後會感謝我的。」

感謝你大爺,陸千雪恨不得把芹菜全都砸在席北城身上,她現在才上了半天班就哪裡都不痛快,真是流年不利,惹上這麼一個小人。

「你知不知道,你什麼情緒都寫在臉上?」席北城看着陸千雪惡狠狠的表情,他說,「你這樣的性格,就算我不整你,你也不會在娛樂圈待很久。」

一個星期前陸千雪還站在領獎台上手裡捧着獎盃,一個星期後陸千雪在後廚摘芹菜,身上全都是洗碗池裏面噴出來的油點點。

「陸千雪,來前面給員工盛菜!!!」

一個人干三份活,陸千雪去洗手池洗了洗手,她能感覺到席北城的視線一直跟着自己,陸千雪洗完手走到席北城身邊時故意用力甩了甩。

「等等,」席北城握住陸千雪的手,他欲言又止,心裏天人交戰,最後還是說了一句,「去吧。」

陸千雪轉身偷偷翻了一個白眼,心想,神經病。

來吃飯的員工排了一條長龍,陸千雪第一次用這種長柄的勺子,不是盛太多就是盛太少,總之才上來幾分鐘就已經被說了很多次了。

「你去吃飯吧,」領班過來說,「二十分鐘吃飯時間,吃完趕緊回來。」

「知道了,」陸千雪摘掉手套去外面和那些員工一起打飯。

米飯不能吃,菜油很大也不能吃,小米粥放了糖,陸千雪最後盤子里只有一根玉米和一瓶礦泉水。

坐在餐桌前,陸千雪看着四周嘈雜的人群有些恍惚,她拿起玉米咬了口就放下了,沒有心情吃飯,她感覺自己身上全都是味道,吃什麼都覺得噁心。

陸千雪拿出手機給家裡打了一個電話。

「千雪,你爸爸出院了,家裡也都挺好的,」劉霜笑着說,「千雪,給你一個驚喜,我和你爸給你在學校旁邊的小區里買了一個房子,家裡的別墅我們給賣了,我們決定去鄉下養老,你爸爸給你卡里打了兩百萬,我們留了一些,公司遣散了,這麼多年,我們也想安穩一下了,你別覺得愧疚,出了一次事情,我們也想通了,都這個年紀了,我們也想安穩幾天了。」

「我們知道你肯定是被席北城給威脅了,這下,他威脅不到你了,回來好好上學,人只要活着,總會是有出路的,通過這次事情,你應該也長大了,爸爸媽媽相信,你一定能行的,你爸爸說了,等你重新站起來的那天,回老家去看我們。」

「千雪,我是爸爸,」陸宗海笑着說,「之前爸爸太着急了,對你發了脾氣,你一定嚇壞了吧,爸爸給你道歉,我們要上飛機了,新家地址已經發到你手機上了,以後就只能靠自己了,加油,爸爸的女兒,不會差的。」

「這麼快,我去送你們,」陸千雪摘掉頭上的員工帽子,頭髮散落下來,她急忙向外面趕,「爸爸,你們等我一會兒。」

「不等了,離別不重要,重要的是重逢。」陸宗海笑着說,「到我們了,千雪,自己照顧好自己,等你功成名就後回老家看我們。」

「我會的,」陸千雪蹲在地上哭着說,「我會的爸爸,我一定會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