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
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 連載中

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莫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樓傾辭 現代言情 陸京墨

[甜!超級甜!狼系捉妖少年vs狐族軟萌少女] 樓傾辭作為血統純正的九尾白狐從小到大是被寵上天的存在
談上一場甜甜的戀愛,沒想到男友卻是捉妖師
為保小命,分手,逃跑兩年一條龍服務
兩年後歸來再次落入「前男友」的手中
她被他綁在身邊,不允許她離開
樓傾辭:「小天師,只要不吃我,我什麼都答應你」 他勾唇:「我只要你」展開

《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章節試讀:

第4章 抗議無效


距離電腦很近的一個豎版相框格外精緻。

而相框內的照片,少年一身正式西裝,氣質透着貴氣,單手插兜,眼眸從未離開身邊的人,胳膊環繞着的少女笑容燦爛。

久遠的記憶襲來,樓傾辭記得這張照片,那是兩人當時為了宣傳學校的一個情侶活動所拍。

當時陸京墨還沒有答應她的表白,拍這張宣傳照片的時候,樓傾辭總覺得有一些不合適,在她退縮的時候。

他第一次主動牽自己的手,同意了拍攝。

由於當時那場情侶活動很盛大,她們兩人的關係幾乎是一夜之間,傳遍了大街小巷。

樓傾辭眼睛暗淡一下,自從回來之後,身邊環繞着的,都是陸京墨的氣息,她根本就甩不掉。

爹爹說,捉妖師最會騙人,尤其是感情,娘親當年就是因為輕易地相信了那個捉妖師的話,心生憐憫,才會喪命。

而大哥的腿也是因為他們……

她是不會給陸京墨任何傷害她,傷害她家人的機會。

過了一段時間,樓傾辭跳下椅子,邁步到窗戶邊,準備打開窗戶透透氣。

爪子剛剛接近窗戶,一道強有力的力量把她直接彈開。

「哎呦!」

摔在地上的樓傾辭吃痛地揉揉自己的屁股,氣呼呼吐槽:「陸京墨!你丫的!連窗戶都要給我上禁制,我是你養的寵物嗎!」

「太壞了,太壞了,你果然是個壞傢伙,不讓我出去?我偏不!」

本來樓傾辭乖順的脾氣,因為窗戶上的這一道禁制瞬間炸毛。

狐狸爪上凝聚一抹紅色的能量丟到窗戶上,不出兩秒,這股能量就被窗戶上的禁制消散。

「可惡!可惡!」樓傾辭揉揉自己的腦袋,跳上了窗檯,不信自己就打不開一個窗戶。

這跳上去還好,一跳上去,整個和一個路過的小護士四目相對。

「啪嗒」一聲,小護士端着的托盤全部摔在地上,發齣劇烈的響聲,而托盤裡的東西散落一地,人也沒穩住摔在地上。

她看向那隻雪白的九尾狐狸臉色被嚇得慘白。

狐狸很是漂亮,渾身透露着一種貴氣,臉頰的眉心有一個極美的花鈿,白色的尾巴末是暗紅色的狐毛,眼睛細長,彷彿會勾人心魄。

「妖,狐妖!!!」

小護士跌跌撞撞地爬起來,跑掉。

樓傾辭有些尷尬地摸摸鼻子,好像闖禍了……

小護士跑到大廳,正好碰上剛剛經過的護士長,她連忙拽住了方焉然,由於跑太快的原因,還沒有喘過來氣。

方焉然皺眉,眸子里划過一絲嫌棄,剛想發火,就看到剛剛做完手術出來的陸京墨,立馬保持自己溫柔的影響。

「小李,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慢慢說,不要着急」

叫做小李的護士怕引起人們的混亂,附在方焉然耳邊悄然說道:「方姐,我剛剛,我剛剛看到陸醫生的辦公室內有一隻九尾白狐!!!」

「你是不是糊塗了?」

「是真的!!」小李堅決。

「你可看仔細了?」方焉然再次詢問一遍。

小李點點頭。

陸京墨剛剛做完手術便想立馬去見她的傾傾,真是一刻也不想離開她,反正今天也沒其他的事情,正好帶她去吃一些她愛的東西。

剛剛走到辦公室門口,準備開門的陸京墨,突然被閃過來的一個身影攔住。

方焉然氣喘吁吁,小臉通紅,聲音嬌滴滴道:「陸哥哥,你不能進去,裏面有一隻……妖怪!」

陸京墨看起來面色平淡,實際上眸色愈發危險,聲音冷淡:「方護士長怕不是最近太累,開始說胡話了」

方焉然拽過一旁跟過來的小李,急忙解釋:「是真的!小李親眼看到的!」說著,又轉向小李道:「對吧?小李」

小李垂着腦袋點點頭,誰不知道陸京墨是活閻王,招人喜歡,但是不敢讓人靠近。

「讓開,別擋我的路」陸京墨的聲音又冷一分。

方焉然委屈,她這是在擔心他的安危啊,只有她關心陸哥哥。

「不讓!你會有危險的!」

陸京墨微點頭,冷笑一聲,直接伸手把面前的人拽到一旁,絲毫沒有憐香惜玉。

方焉然順勢摔在地上,想要博取陸京墨一點點,哪怕是一點點的同情,可開門的人看也不看她一眼。

就在門開一半的時候,她連忙起身,先陸京墨一步衝進辦公室裏面,開始四處翻找,可根本就沒有什麼九尾白狐的存在痕迹。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小李說是有的……」

找一圈後,方焉然再次來到站在門口陸京墨面前,低頭認錯:「對不起,陸哥哥,是我太着急了,怕那個妖傷害到你……」

「滾」陸京墨眸色冷漠,緩緩吐出一個字。

方焉然知道陸京墨是真的生氣了,連忙灰溜溜的離開,生怕自己多呆一秒,裏面的人會討厭上自己。

「砰」的一聲,辦公室的門被關上。

方焉然瞪了一眼小李後,轉身離開。

小李一噎,剛剛護士長那神情跟平日里溫柔似水的樣子簡直是天差地別……怪不得有人提醒過她離護士長遠點。

本來她還覺得方焉然好相處,現在,她總算是明白了提醒她的那個人的意思。

——

在陸京墨關上門的那一刻,樓傾辭能量不穩,從天花板掉落下來,剛剛好掉入陸京墨的懷裡。

和剛才的表情完全不同,陸京墨滿是寵溺,不忘打趣:「就離開了一小會兒,小狐狸就學會投懷送抱了?不錯」

樓傾辭用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陸京墨這傢伙天天這麼勾她,她真害怕自己投降。

「小天師,你一點兒也不信任我」她不開心道。

陸京墨抱着樓傾辭去了裏面的更衣室。

窗帘拉上後,把樓傾辭放在一旁的沙發上,雙手撐在她的兩側,把她圈進自己的領域。

他笑着詢問:「為什麼這麼說?」

「你你你,你在窗戶上還下禁制,是怕我跑了嗎?我說過我不會跑的,你這是限制我的自由!我要抗議!」樓傾辭狐狸耳朵都豎起來,氣勢洶洶,為自己的狐權而奮鬥。

陸京墨的手指撫上她的狐耳,輕念:「抗議無效」

隨即起身,脫下身上的衣服收入一旁的衣櫃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