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龍鳳雙胎:總裁爹地媽咪不好惹
龍鳳雙胎:總裁爹地媽咪不好惹 連載中

龍鳳雙胎:總裁爹地媽咪不好惹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抹茶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鋒 桑思思 現代言情

桑思思被同父異母的妹妹桑念念陷害失身,不得已遠走他鄉
五年後,她帶着孩子歸來,她要拿回屬於她的一切! 桑念念,你準備好了嗎?展開

《龍鳳雙胎:總裁爹地媽咪不好惹》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被算計了


帝豪大酒店1808號房裡,做了一夜奇奇怪怪夢的桑思思驚恐發現自己居然身無寸縷,遍體青紫,渾身酸痛。

而潔白的床單上那抹嫣紅更是觸目驚心。

難道昨夜的那個不是夢?

夢裡,昏暗的房間里,那個男人有着好聞的體香,結實的肌肉,不知疲倦地體力……

而她如水中小舟,根本無力抵抗,只能隨波逐流。

她那張人畜無害的俊俏小臉一下變得蒼白,手足無措,除了惶恐還是惶恐。

自己的酒量明明很好的。可昨晚,怎麼會一杯就醉呢?

昨晚是她們桑家「鈺」珠寶的慶功宴。公司高層都在,包括她的父親董事長桑璟。

那杯酒還是自己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桑念念遞給她的。

那酒,一定有古怪!

桑念念!居然敢當著爹地的面給自己下藥,她就這樣容不下自己?

那麼,昨晚的那個男人……桑思思不敢細想。

她抓起扔了一地的衣服胡亂地套在了身上,必須去洗個澡,洗掉這些恥辱的痕迹。

這時房門就被強行打開了。

桑璟怒氣沖沖地沖了進來:

「你……你怎麼這麼不爭氣,居然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來!」

桑思思急忙解釋道:「爹地,你聽我解釋……」

「解釋,還需要解釋嗎?我都親眼看見了!」

桑璟的手微微顫抖,指着衣冠不整的桑思思憤怒地叫道,臉色發青,痛心疾首。

一直緊跟在桑璟身後的桑念念急忙上前勸道:

「爹地,您不要急,身體要緊。」

「是你,對不對?」桑思思憤怒地指着桑念念,聲音顫抖。

「你自己做了見不得人的事,還要把過錯推你妹妹?!」

桑璟氣得整個人都在顫抖,心口傳來一陣陣地疼痛,他的手不自覺地抓緊自己的心口衣服。

「爹地,我被冤枉沒事,只求您原諒姐姐一次吧!」

桑念念看似好心地為姐姐求着情,可她的話里卻坐實了桑思思是冤枉她的。

桑璟臉色灰白,他看向桑思思,神情古怪,語氣落寞:「你母親說得對,是我不配做你父親,我管教不了你,你走吧!」

什麼意思?桑思思和桑念念一同看向桑璟,桑璟似乎一下子老了十歲,虛弱地坐跌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爹地,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爹地。是姐姐不知廉恥……」

桑思思蹲在桑璟面前:「爹地!」

她的眼睛不經意瞟了一眼在一旁勸慰的桑念念,看到她眼底的得意與挑釁

她一下子明白了,這一切都是桑念念的算計。

為了將自己趕出公司趕出桑家趕出鈺珠寶,她居然不顧爹地的身體,在昨晚的公司慶功宴上給自己一杯加了料的酒!

「姐姐,你也快點給爹地認個錯吧,爹地也只是一時氣話。」桑念念還在一旁惺惺作態。

「姐姐,你雖然不是媽咪生的,可爹地媽咪對你更好,你還是公司的設計總監。你就算缺錢也可以跟爹地媽咪說啊。」

「你沒有必要為了那幾個錢,跟個老男人開房的,還而且連慶功宴都顧不上。」

桑念念看似好心的勸慰卻直接把桑思思定性為為了錢不顧慶功宴而跟老男人開房。

「噗!」桑璟一口鮮血也隨着桑念念的話音一起噴了出來。

桑思思焦急地叫道:「爹地,我沒有,您要相信我!您堅持住,我馬上打120。」

「我不是你爹地,我……」桑璟吃力地說出這幾個字後就暈厥過去。

醫院手術室外。

桑念念鄙夷地看着桑思思:「原來你才是那個真正的私生女!是你媽不知道跟哪個野男人生的野種!」

她的面目有些猙獰:「就因為你這個賤人,我才會被喊了二十多年的私生女!」

桑思思憤怒地盯着桑念念,她的手已經成了拳頭,拳頭的每一個關節都已經發白。

「桑念念,你為了趕我走這樣算計我,把爹地氣得進了手術室,難道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你說我算計?爹地都說了你不是他女兒。」桑念念一步步逼向桑思思,嘴角掛着幾分譏笑。

下一秒,她突然伸手,一把扯開了桑思思的衣領,衣服上的幾顆扣子也隨之崩掉,露出點點草莓印跡。

「沒想到昨夜那個老男人還挺生猛的。」桑念念譏笑道。

「是不是你安排的?是不是?!」桑思思羞憤難當,攏緊了自己的衣服遮掩身體。

「是我安排的又怎樣?明天桐城所有人都知道你桑家大小姐為了錢,跟個油老男人上床,把爹地氣進醫院。不,你已經不再是桑家大小姐,桑家的小姐只有我!只有我一個!」

桑念念有點癲狂。

「桑念念,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桑思思渾身顫抖,睚眥欲裂。

桑念念譏笑着問道:

「桑思思,為什麼,難道你不知道嗎?你說你那短命老媽創建的鈺珠寶,還會不會交到你手裡?」

「你長得比我漂亮又怎樣?你處處壓我一頭又有什麼用?最後你還不是給我做了嫁衣!你才是那個讓人不齒的私生女!」

桑念念說著又從口袋裡掏出一枚帝王綠翡翠扳指,在手中把玩。

「嘖嘖嘖,昨晚那個老男人對你還不錯,居然捨得給你這麼好的翡翠扳指的,連我這個外行的人都知道這枚扳指價值不菲啊!

「不過,你是得不到的。就跟鈺珠寶一樣,最後一切都是我的!哈哈哈……」

「桑,念,念!」桑思思此刻手腳冰涼,她沒有想到自己這個一起生活了十幾年的妹妹心思會如此歹毒!

但桑念念似乎還嫌她不夠慘,繼續說道:

「我的好姐姐,你看看你身上的吻痕,你根本就是個**!跟你那個賤人媽咪一樣的賤!」

「你害我失了清白,還再三誣衊我媽咪,你……」

桑思思的話還沒說完,卻被人從身後薅住了頭髮,緊接着就是一記耳光。

是她的繼母楊安娜,她也趕到了醫院。

「桑思思,你還有臉待在這裡?我和你爹地哪裡虧待你了?我一直視你為己出。你為什麼要做出這樣不知廉恥的事來?!桑家的臉面都被你丟盡了!」

護士走了過來:「這裡是醫院,你們要吵到外面去吵!」

「你……你馬上給我滾!」

楊安娜一改她賢妻良母的形象指着桑思思怒喝道。

外面,灰濛濛的天,也不知何時下起了傾盆大雨。這讓桑思思的心情更加沉重。

她已經失去了母親,如今爹地突然也不是自己的爹地了,她該何去何從?

桑思思趔趄地走向醫院門口,身體的疼痛提醒着她昨晚發生的事,更讓她步履蹣跚。失魂落魄的她一頭衝進雨中,一不小心撞上了一個男人,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一旁幫男人打傘的助理連忙道歉:「冷先生,對不起。」

男人的臉上看不出喜怒,只淡淡說了句:「你儘快查清我交代你的事。」

他瞥了一眼地上的女人,直接離開。

此刻的桑思思滿身滿臉是水,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她的狼狽不堪在他眼裡也不過只是一個不起眼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