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唯君是絕色
唯君是絕色 連載中

唯君是絕色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蘇州長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良矜 辛禾

琉璃行宮,魔笛鳴簫,百妖群樂間,有一白骨夫人,身嵌肉皮,不飲泉酒,醉骨生香
——題記 「從21世紀穿越到這個凰州城已經一天半了,回想穿越之前在橋東區的公寓里還燉着骨頭湯,一湯一命,今天鄰居該通知我那便宜老爸給我收屍了吧? 倘若這是一場夢,只要可以醒來,我發誓再也不拔老房東的白花花的鬍子,且拿出我所有積蓄給他賠禮道歉
」 不以為然,我摸了摸撞牆留下的血跡和禿嚕了皮的大額頭,疼痛的感覺緩緩襲來,並告訴我這不是夢
根據昨天的記憶衝擊分析,我想我是穿到了凰州城武靈山的山頭姐——辛禾身上
既然能佔據一方山谷,必然是個狠角色,能制服一窩小弟嘍啰,想來肯定得有結實硬朗的身軀,凶神惡煞的臉蛋和渾厚粗獷的嗓音
我木訥的看着自己骨瘦如柴的身子,遠山芙蓉的臉皮子以及青蔥嫩白的柔荑,一聲柔弱清靈的嗓子更是攝人心魂的樣子頓時語塞
「大姐頭!那楚霽風又來鬧了,嚷嚷着要單挑你
」我的得力小弟斐尚中踉踉蹌蹌的跑進雅間,臉色焦慮,直直的盯着我
這個叫楚霽風的到今天已經登山拜訪六次,次次都衝著我來,我都讓小弟攔在山腳不讓上來,今個兒倒好,直接溜到山寨門口
「嗯,容我換個衣裳,你帶他去偏廳坐着罷
」我揉了揉太陽展開

《唯君是絕色》章節試讀:

第5章 浮華如夢·5


走進城鎮大門口,天已經黑了。

「姐姐,我們去前面那個客棧吧?」斐尚中指了指正前方不遠的福榮客棧。

「嗯。」我的左手按耐不住,有種想一記飛手的感覺,我朝四周看了看,並沒有發覺怪異之處。

一腳跨過門檻,斐尚中走去櫃檯,我靠在門口看我的手想飛去哪。

「姐姐!」

聽到斐尚中的呼喊,我剛想轉頭,一股力道狠狠的把我撞出門口,我雙手緊緊抱住頭,不讓它脫離身體。

「啊,你沒事吧?」

我趴在地上,心想若能吐口血出來,興許還能訛他幾大兩銀子,可惜我空有一具皮囊,沒有血肉。

「沒……」話剛出口,身體就被那人打橫抱起。

「我送你去葯堂看看。」溫潤如玉的嗓音,看衣襟錦繡綢緞的材質,此人非富即貴。

走至十幾步,明顯感覺到他的吃力,我暗暗心裏嘲笑他,果然是嬌生慣養的公子爺,一副骨頭都抱不動。

「我沒事的,要不你賠我五兩銀子,此事作罷?」我掙了掙身子,老實巴交道。

「原來是個愛錢的小娘子。」那人輕輕把我在屋檐下的石墩上。

男子解下腰間的織錦荷包,遞給我。

我慢慢抬起頭,藉著燈光,一雙秋水剪瞳映入男子的俊俏模樣,兩兩對視,久久移不開視線。

「啊,抱歉。」男子咧開嘴角,露出一對小虎牙。連忙把荷包塞給我,手握着我的右手不放。

「你,放開我。」我的左手突突的的扭動,原來要找的人是他么?

男子放開了我,撓了撓頭:「我叫葉良衿,敢問姑娘芳名?」

我緩緩起身,拂去衣擺上的灰塵。

「辛荷。」

「辛姑娘可是第一次來鎮里?」

「嗯。」

「可是尋活兒做?」

我點了點頭,意味悠長的盯着葉良衿。

少年郎的耳根子紅了大半,神色緊張,手不自然的往後縮。

「來做我書童吧?一月五兩銀子。」

「我書讀的少。」

「你就跟在我身邊就行了。」葉良衿開心的圍着我轉了三個圈。

我起初看着他人畜無害的俊臉,以為只是個閑散的紈絝子弟。

直到他把我和斐尚中帶回他深藏街尾小巷的小府邸。

剛進門口就被打發去幹活,硬生生提着燈籠打掃完後院和廚房,已經流了一身的汗。

然而斐尚中清理完前院就跑來幫我卻被葉良衿喝止了,在兩人爭吵中我睡了過去。

再度醒來,我看見坐在床邊的葉大少爺,一副人畜無害的臉蛋向著我,我又差點信了他的鬼。

「來,吃點東西吧。」葉良衿打開手裡的紙袋,我湊過去看,是一些乾巴巴的糕點。

「你出去吧。」

「你先吃了,我再出去,你肯定是餓暈的。」

我從紙袋捻出一塊桂花糕,一口吞了下去,憤憤的看着葉良衿。

「小傻蛋。」葉良衿起身快步走出了房間。

直到門重重的合上,我掀開棉被,拎起那塊剛剛一口吞的桂花糕扔到地板上。

在武靈山也是這樣,肚子飽了,吃過的東西都會完好無初的掉出身體,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吃了個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