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妻子秘密
妻子秘密 連載中

妻子秘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上官小娘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尹月嬋 都市小說 陳明澤

當看到自己的妻子尹月嬋被另一個男人攬進懷裡後,陳明澤幡然醒悟
原來尹月嬋曾經對他說的那些話不是玩笑,而是試探
陳明澤感到了一種成年危機,而尹月嬋接下來的舉動令陳明澤更加難堪
他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女人的號碼…… 多年後,陳明澤一直在自我救贖,他想改變現狀,擺脫妻子帶來的精神內耗
然而,難以預料的事情接二連三,他該如何面對?展開

《妻子秘密》章節試讀:

第2章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於看到熟人過的比你好


牛仙桃不僅僅嘴臭,還喜歡貶低人,別人家的東西啥都不好,她家的東西啥都好。

陳書貴在煤礦上班受傷後,在家療養期間考下了駕照,買了一輛小轎車,出門方便了許多。當時村裡還沒有幾戶人家有車。

自從陳書貴有車以後,天天拉着他媳婦、孩子還有他媽去趕集。

出村前,他媽故意讓陳書貴將車停在村口小賣部那裡,然後搖下車窗跟小賣部外面村民們聊上幾句。

其實誰都知道,她這是炫耀,看她兒子有出息,看她家有錢,都開上了小轎車,讓村裡人都羨慕她,眼紅她。

陳書貴的母親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她那張嘴像極了牛仙桃,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怪不得她死活都能看上牛仙桃,臭味相投,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而陳書貴的脾氣又跟他父親極為相似。有什麼事都裝在肚子里,一天難得開口說幾句話。

但是陳書貴在陳明澤等人明確卻總是能滔滔不絕。

那幾年,陳明澤兒子還小的時候,他跟尹月嬋都住在村裡。有時候需要出門不得不讓陳書貴開車送一下。

按理來說,都是發小,偶爾用用車很正常。

可是牛仙桃非要讓陳明澤給她出五十元油錢!

其實,坐班車也就二十元票價,只不過需要等車。

為此,陳明澤拿出一張五十元鈔票遞給了陳書貴。

可是陳書貴說啥也不要。

陳書貴說:

「明澤,你不要跟女人一般見識,她們都是頭髮長見識短!」

「可是,你回去怎麼跟你媳婦交代?」

陳明澤問道。

「你別管了!我自有辦法!」

陳明澤知道,陳書貴所謂的辦法就是跟牛仙桃吵架。

為了不給別人家庭帶來麻煩,陳明澤也不敢再借用他的車了。

你看看,因為一個女人,讓兩個關係最好的發小彼此間開始有些隔閡。

終於,在尹月嬋的抱怨下,陳明澤報了一家駕校。

他碰見陳書貴兩口子,給他們說最近自己在考駕照。

「千萬不敢學駕照!駕照可難學呢,花錢不說還要受罪哩!那些教練一天能把你罵成狗,你沒見書貴那時候學了半年才考下呀!」

牛仙桃喳喳呼呼地說道。

「再難也要學,要不然出門不方便不是?」

「就你這樣能學下駕照?不是我小看你哩!就是學下了你也不敢開!」

聽着牛仙桃這種刺耳的話,陳明澤心裏不得不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一次性通過各科考試,一定要開着車在牛仙桃面前顯擺一下。

功夫不負有心人,陳明澤真的一次性通過了考試,而且買了一輛二手車開到了牛仙桃夫婦面前。

牛仙桃自知理虧,也不好說啥。

陳明澤在還沒賣掉他的房子之前,一到六月份,他住的這個小縣城的氣溫始終處在三十度以上,室內室外到處都是熱浪滾滾的。

陳明澤給家裡安裝了一台空調,這個時節吹着空調蓋着被子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或者玩手機別提多舒服了。

陳明澤買下空調的事情被牛仙桃知道後,她專程來到陳明澤家裡查看。

她對陳明澤家的新空調指手畫腳的,說空調又費電又有噪音,臨走時還問買的是啥牌子的,陳明澤說是美的的,牛仙桃嘲笑地說,啥爛牌子!幹嘛不買個格力的!

牛仙桃家裡沒有空調,僅有一台小電扇,尤其是她家住在六樓,是頂層,夏天熱冬天冷。

回到家後的牛仙桃板著臉對陳書貴說:

「你看看人家陳明澤已經買下空調了,這麼熱的天讓我怎麼過!」

「你有錢你也買啊,我又沒攔着你!」

陳書貴沒好氣地回懟道。

沒過幾天,陳明澤的另一位發小趙海峰來找他了,當陳明澤看到趙海峰又換了一輛車後,心裏很不是滋味。

雖然趙海峰換的是一輛二手車,但這輛車看起來比陳明澤的車要新要時尚。這一點讓陳明澤心裏很不舒服。

不僅如此,尹月嬋知道後也言語刺激着陳明澤,說看看人家,都換了新車了,我們還開着一輛十來年的破車,都不好意思出門。

陳明澤回懟道:

「趙海峰是有本事換車,本事挺大的,不過車應該換個綠色的才對!要不然白瞎他老婆一天天的水性楊花了」

有一次,尹月嬋的大姑過生日,在村裡大擺宴席。

陳明澤開着車載着尹月嬋前去捧場,她大姑家的大兒子站在門口挨個給前來祝壽的親朋好友發煙,唯獨沒有給陳明澤發。

陳明澤不知道對方是看不起他故意不給他發煙,還是真的沒有看見他。

他希望對方是真的沒有看見他,可是,他明明就站在他的身旁,還跟他打了招呼的。

所以,陳明澤心裏明白,這個所謂的親戚也只不過是個狗眼看人低的勢利眼,何必跟他一般見識?

回到家後,陳明澤向尹月嬋講了他的感受。尹月嬋說:

「人家現在混的好,有錢,當然看不起你了!」

為此,陳明澤下定決心,一定要給自己找個出路,不能再這樣弔兒郎當了,都三十好幾的人了,再這樣就廢了。

他思前想後,最終決定報考事業單位,雖然他是個大專學歷,好在有些事業單位也招聘大專學歷的。

為此,他還買了好幾套書籍和習題,平時不停地刷題背誦。可是,由於口罩的原因,考試一推再推,終於最後敲定了考試時間,陳明澤的心裏總算安定下來。

然而,雖然他也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卻只考了第十五名。他所報考的崗位僅要一個人,也就是說,是在前三名裏面選一個。

他再次落選了,這已經是他第三次報考鐵飯碗了,他知道,從此以後,他可能永遠都沒有資格再報考了。

因為,此時的他已經36歲了。

36歲的年紀大部分工廠都不要,很多招工的都是這樣寫的:「招聘普工,年齡18-35周歲」。

這一點,陳明澤明顯被排除在外了。

眼看鐵飯碗無望,陳明澤失望透頂,可是他又改變不了什麼。

自從孩子在縣城上學後,陳明澤兩口子就從電子廠辭工回家接送孩子。

身邊的親戚朋友都說,尹月嬋一個人就把孩子接送了,陳明澤完全可以出去繼續掙錢去。

可是陳明澤不想一個人出遠門,一來,他感覺一個人在外面根本落不下錢,二來,他已經習慣了跟妻子一塊上班的感覺。更重要的是,他突然感覺妻子現在比以前好像更漂亮了,更有女人氣質了。

也許是她這兩年買了好多身時尚的衣服,買了好多套化妝品吧。陳明澤現在才發現,原來妻子一打扮,也不比城裡那些女人差。

況且,畢竟他兩口子在電子廠一塊幹了七年。

七年里兩口子租住在一間十平米的房子里早出晚歸,雖然忙忙碌碌,但是兩個人朝夕相處也算情投意合。

此時如果讓陳明澤一個人出去,他心裏是無論如何都有十萬個不情願。

陳明澤想過讓自己的母親來縣城照顧孩子。可是這根本行不通。他父母都是土生土長的老農民,不習慣城裡的生活,也不會騎電動車,更輔導不了孩子的作業。

關鍵是,他的奶奶身患腦梗生活無法自理,需要母親貼身照顧。

陳書貴的情況與陳明澤大體相同。

所有在城裡買房或者租房的八零後鄉下兒女都面臨一個同樣的問題,一是需要年輕人親自照顧孩子的飲食起居,尤其是輔導他們的作業,二是家裡的父母輩的人根本指望不上,他們不習慣城裡的生活,再加上家裡還有奶奶輩的人需要照顧。

此時的陳明澤心灰意冷,他本打算好好努力進入體制內永遠不再為工作的事情而煩惱。可是天不遂人意,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換來滿意的結果。

他在尹月嬋的催促下,在縣城附近找了好幾家公司,有些是私營企業工資根本按時發不了,有些是環境特別惡劣的企業,又沒有什麼補助,工廠里大部分都是五六十歲的人。

陳明澤不願意跟這些人混在一起,他一邊承擔著家裡的一日三餐,一邊接受着尹月嬋的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