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克蘇魯試圖讓我當調查員
克蘇魯試圖讓我當調查員 連載中

克蘇魯試圖讓我當調查員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被騙的阿蒙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克蘇魯 白海 穿越重生

【克蘇魯 調查員 COC】 邪神在耳邊呢喃,不可名狀的舊日邪神樂衷於尋求趣味,深淵之影早早就覆蓋了世間每一寸土地,我們虛假的美好世界苦苦掩飾着一切褻瀆與罪惡,卻不知這一切都是箱庭里供人取樂的戲劇,來自古老邪惡家族的年輕人懷有褻瀆的血脈,卻被偉大存在引入歧途
白海:你要幹啥 克蘇魯:我尋思你小子是個人才,來當調查員吧(笑) (看起來嚴肅但實際上很歡快的調查員日常生活)展開

《克蘇魯試圖讓我當調查員》章節試讀:

第6章 南極冰川調查事件


白海向這位賞金獵人發送了電子郵件,表示向他豐富的過往經歷請教,着重突出關於軍方的絕密行動的好奇。

同時暗示,錢不是問題。

對於賞金獵人來說,**封口令的實際作用力有着靈活的彈性,彈性係數往往與收到的金錢成正比。

沒過多久,白海就收到了回信。

「你能給多少?」

白海嘴角勾起,這波穩了。

不過,如此直接的問話讓他稍微有些發愣,還以為這人至少會稍稍表現得為難一點。

「你認為你的情報可以賣多少?」

「至少也有六位數。」

白海眉頭皺起:「我需要的只是情報而已,你不覺得這個價錢太高了嗎?」

在網絡的另一端,袁浩面色不變,喝了一口咖啡,然後繼續打字:「你會問我軍方活動的情報,無非是因為你遇上了自己難以理解的事情,最差情況下,你的生命已經受到了威脅,我認為這個價格並不算有多高。」

「當然,如果我說錯了你也可以拒絕。」儘管如此,袁浩的字裡行間絲毫沒有表現出對自己猜錯的擔憂。

「你說的倒沒錯,我確實遇到了點情況,但是…」

白海短暫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回復:「但是你的情況並不一定適用於我,如果最終發現你的情報沒有作用,那我豈不是血虧?」

「所以,我會告訴你一個能在絕大多數情況都適用的秘技,我也是多虧這個才能在當時順利逃出生天的哦。」

「要知道,除去外面待命的軍區人員,當時實際參與事件的包括軍人、研究人員以及被聘用的獵人在內,足有數百人,但最終離開的卻只有幾十人而已,而且那些倖存者大多都精神失常,進入精神病院進行療養,我能活下來並保持理性,靠的可不是運氣。」

袁浩寥寥幾語便透露出淡淡的自信,通過列舉同行者的慘狀來為自己拉來更多的籌碼。

白海露出笑容,看來他並沒有找錯人,根據袁浩的描述,他大概率也是遇見了神話事件。

具有相關經驗並掌握有效自保手段的人,毫無疑問正是白海現如今所需要的。

「好吧,我會準備好資金的,希望到時你能夠給出令我滿意的情報。」

「很好,這是我的電話以及銀行卡號,把定金轉入後就可以正式開始這場交易了。」

一段時間後。

「頭款收到了嗎,獵人?」

「當然,感謝你的慷慨。那麼,我來講講當時發生的事吧。」

「事情發生在南極冰川,有研究表示在那裡發現了一個尚未被探明的未知洞穴,內部空間大到離譜,多次勘探都沒有顯著成果,但傳過來的資料顯示那裡可能存在尚未被世界發現的遠古文明,為了防止其它國家插手,我國決定花大力氣組織人手,進行一次徹底的實地調查。」

「這就是那次事件的由來。」

「開始時一切順利,軍隊在洞穴外不遠處進行駐紮,部分軍人和我們民間獵人保護研究人員進入山洞穴。」

「那裡確實有着文明的存在過的跡象,我們發現了明顯屬於後天改造的痕迹,而且在深入一段時間後找到了一些壁畫。」

「那些壁畫極其精美,不,應該說是世界級的珍品,難以想像如此瑰寶竟然出現在荒無人煙的極地洞穴…」

「我懷疑當時我們深入的地方在整個洞穴中僅僅只是外圍而已,那個洞穴的內部空間大到難以理解,不像是自然形成的,甚至我感覺那裡的空間尺度都和外部有着差別。」

「那裡有很多岔路口,我們無法全部走遍,只能分成幾隊選擇性地進入,並在一路上做好標記。」

袁浩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開始敘述接下來遇到的災難。

「在進入岔路不久,我們找到了一些房間,難以相信,以純粹的堅冰作為建築材料,那裡牆面的花紋裝飾彷彿是拉出來進行展覽的冰雕藝術品。」

「但當時的我們並沒有閑心欣賞這種藝術,一切注意力都被眼前的駭人一幕掠奪。」

「那景象超出所有人意料,在這個許多世紀以來人類都不曾踏足的生命禁區,竟然出現了極其先進的現代設備,貼近牆面的是外表類似於玻璃的透明晶體,內部封存着許多瓶瓶罐罐,裏面既包含未知的化合物,也有被解剖的小截肢體殘骸,那些東西保存的很完整,可以猜測是這個未知透明晶體的功勞,那些被解剖的肢體甚至還保存着生前的原貌,然而哪怕以我多年的經驗,也難以分辨這些殘骸究竟屬於什麼生物。」

「**是一個佔據了大部分空間的奇異裝置,儘管從未見過,但隊伍里的研究人員根據觀察裝置的結構與設計,猜測這是一個手術台,當然也可以充當解剖台,通過部分支架間的細節,他確信製作這個裝置的技術已經達到了現代人類水平,甚至有所超過,根據推測,那個裝置可以通過不斷調整來對不同的物種進行研究,可惜的是如今已經損壞了。」

「儘管在大小和形體上難以想像當初躺在這個裝置上的究竟是怎樣奇異的生命,但這絲毫沒有減輕我們的興奮,很顯然這裡曾經有過文明居住,而且他們的形態與生活很可能與人類大不相同,但毫無疑問他們具有足夠的智慧以及交流的可能性。」

「已經沉浸在興奮中的研究員表示希望可以繼續深入,但你應該知道,我們的世界存在着一些難以想像的生物,他們歷史悠久,來歷神秘,並且有着與人類完全不同的意識形態。我一點都不希望會與他們碰面,哪怕經歷漫長歲月洗禮之後只有一絲絲可能。」

袁浩不知道曾經定居這裡的生物是否已經滅絕,亦或者隱藏在洞穴的更深處,正在暗中窺視着自己這些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

「我提議原路返回,並將已有收穫傳遞迴軍區,然後我就能光明正大摸魚了。可惜研究員很堅定的拒絕了,他已經被這裡的收穫沖昏了頭腦,不斷要求繼續深入。」

「你知道的,我是個賞金獵人,我的目標是錢,而不是劃時代的科學成果或者重大歷史發現,性命對我來說才是第一位。」

「我選擇了離隊,原路返回,絲毫不在意研究員的挽留和斥責。」

「現如今,我無比慶幸自己這個決定,很顯然如果我當時沒有離開的話,現在可能就不能這麼愜意的與你交流了。」

而與他同隊的那些人,自然再也沒有出來,儘管是按失蹤進行處理,但在那個環境下,這麼久沒找到人的後果是什麼顯而易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