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信落晴秋
信落晴秋 連載中

信落晴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智小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子熙 現代言情 韓禹陽

雨夜過後,空氣忽然變得微涼,路上鋪滿了金黃落葉,小小的女孩披着外套站在一棵樹旁邊,不時地踩一踩地上乾枯的樹葉,手裡拿着許多泛黃的信紙,滿眼捨不得,不知道是不是晚風的原因,空氣都充滿了思念和悲傷,女孩喝完了一整瓶啤酒,丟下了其中一頁信紙,上面的一行字被淚水打濕,「我無法搬動歲月,你披着一身月光,停泊在了那年秋天裏......」展開

《信落晴秋》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怎麼樣才算長大呢?


韓禹陽:林子,如果這架飛機就這樣一直不停下來就好了。

林子熙:是啊,這樣的話我們後來就不會走散了。

後來又過了許多年,今年,我22歲。

今天早上又起晚了,雖說最近沒有開學在上網課,但早上也是要準時簽到,我每天都在擔心各種問題,和朋友的感情問題,和男朋友的相處問題,學業上的問題......沒錯,學業的問題對於我來說是最複雜的一個問題,我在去年的夏天,正式加入了考研大隊,這個考試讓人倍感疲憊,還好我不是能逼自己一把的人。「該放鬆的時候就要放鬆!」我對自己說,結果就是我一個暑假幾乎沒有看幾眼書。我常常想,你說人長大是為了什麼呢?為了一份好工作?為了高學歷?為了嫁一個好人家?我不理解,我也不感興趣,因為從沒有想過我會擁有愛情和幸福婚姻,也從來都接受我只是一個笨拙的普通女孩,普通的家世,普通的長相,普通的學歷,普通的生活。或許我就是別人口中的擺爛少女,自己一無所有,但同時羨慕着身邊人擁有的一切。

今天跟往常一樣,吃過晚飯就沒再看書了,躺在床上擺弄我上周日為我的平板新買的鍵盤,放着循環了無數次的歌曲,沉浸在自己的喜怒哀樂當中,微信鈴聲再次響起,可我根本不想看,也不想回復。是的,我好像變得越來越懶了,懶得維護關係,懶得解釋一切,反正最後該走的都是要走的,不付出反而不難過。最近確實有意無意地在找兼職,沒有錢的日子可真不好過,伸手要錢感覺自己就像一個乞討者,跟父母要也一樣會這樣感覺。可是所謂錢難掙飯難吃,我找了幾乎一周,都沒有找到合適的,是因為自己的能力確實不夠標準,但還是不想承認是我的問題。失落的我翻着求職軟件,心裏有些說不上來的難受,順便打開微信看了一眼消息,潦草回復後,想着刷一刷朋友圈。

突然,一張照片映入眼帘,那是我曾經很羨慕的幾位同學和高中音樂老師的一張合照,「哦,看來他們最近過得很好……」我自言自語道,因為在我的思想里認為,只有過的很好才會聯繫之前的老師去探望他們,確實很不錯,這些同學都上了很不錯的大學,並且幾乎全部保研了,像我這種自己拚命考也考不上的研究生,他們卻輕鬆獲得了,這讓我很是羨慕,再往下翻,是我們很早之前演出的一張合照,合照里加上我有六個人,我們三個女生是並排站的,由於我個子比較低,站在了中間,目光落在後面三個男生的身上,站在我身後的那個男生,熟悉的笑臉忽然讓我有些喘不上來氣。

照片上他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此時此刻的這張照片,我已經看不見其他任何人了,只能看到這張略帶稚氣的笑臉,我甚至記得照片中我當時緊張的情緒,回過神來我輕輕嘆了一口氣「我們已經這麼久沒見了啊……」,其實沒見面的時候倒不是特別久,可這個笑臉,是我在之後見到他的日子裏,再也沒有出現過的表情。我突然滿是悲傷,想起來那些充滿遺憾的季節。

故事開始在16歲的那年夏天。

「什麼?合唱團暑假還需要回學校排練啊!」我隔着很遠就聽到夏茉扯着嗓子喊,夏茉是我高中班級里唯一的好朋友,也是班裡聲音比較尖銳的女生,並且異常八卦。我校服掉在走廊上都來不及撿,趕緊跑過去問為什麼暑假還需要排練,她說打聽到的是暑假會有兩場大型的演出,還有可能去國外,我震驚的握住她的手,默默地想着,對於一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一新生來說,沒有殷實的家世,如果不是學校安排的活動,這輩子可能都不會出一次國吧?然後我突然抬頭衝著夏茉咧了一下嘴,夏茉淡定地指了指門口走廊的校服說:「你衣服要被踩髒了好像。」我白了她一眼,甩開她的手徑直走向門口撿起了校服,響起了上課鈴聲,我又坐在了課桌旁,開始了我的出國旅行白日夢。

迷迷糊糊中,我好像聽到老師最後的聲音。

「合唱團的同學,放學後去一趟音樂廳,老師有事情通知你們。」

「林子熙,你走不走啊,放學了!」

當我再次猛然睜眼,看到夏茉已經收拾好書包站在我的桌子旁,我抹了抹嘴角的口水,抱起校服準備跟她一起去音樂廳開會,果然中午放學之後的我是最精神的,我一路上哼着小曲唱着歌,雖然在夏茉眼裡這是發瘋行為,但相處這半個多學期下來,她已經習慣了我的瘋瘋癲癲,我們到了音樂教室,看到了學長學姐們已經筆直地坐在了合唱台上,我們高一新生依舊是旁邊悄悄拉凳子悄悄坐在那裡,我小聲嘀咕:高年級了不起嘛……,夏茉衝著我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我撇撇嘴坐下了,音樂廳里的空調質量真的很好,不一會我凍得手腳冰涼,索性趕緊把我的校服外套披在身上,等待老師走進音樂廳來發話。

唐老師,也就是我們合唱團的指揮老師,剛進音樂廳就又吸引住我了。今天又穿了一件精美的娃娃套裝。她經常會給自己的衣服搭配地很漂亮,性格也很溫柔,對孩子們特別好,即使她已經快六十歲了。我直勾勾地盯着她,她優雅地坐在了前面的椅子上面向大家,隨後拿出了很厚的一沓紙,看不清楚,隱約能看見上面印着密密麻麻的字體,和很多紅色的印章。

「我們馬上就要進入暑假了同學們,這個暑假我們即將有兩場比較重要的演出,一次是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里的演出,還有一次是在匈牙利的演出,所以我們最近很多的事情,我們需要辦護照、量同學們尺寸做禮服、排練等等......所以,這個暑假,我決定我們每天早上八點半到學校來排練歌曲,請各位同學自己記住時間,盡量不要遲到。」

「匈牙利,一定很漂亮!」

「人民大會堂!媽媽我出息了!」

所有人都沉浸在興奮與喜悅當中,老師突然又說:「在暑假裏會來這裡一個初中部的小男生,希望大家好好相處!」老師說完,便去門外繼續接電話了。

整個音樂廳的氛圍突然被點燃,所有人都在商量去北京和出國的事情,只有我自己默默的擺弄着校服坐在那,好像從小就是這樣,別人越感興趣的東西我就越不感興趣,我只是很想知道離放假還有三天時間,我考數學的時候到底能抄到誰的卷子。

是挺沒出息,但是我林子熙從小就這樣。

因為太不愛學習了,小時候媽媽給我起的名字其實是林梓熙,但我懶不愛寫字,實在寫不出梓字,我媽媽後來又帶着我去公安局修改成了「子」,雖然有些麻煩,但我很滿意!想着想着,終於開完會了,我飛奔出音樂教室,沒來得及跟夏茉說一聲,但我實在是趕路,因為我決定自己今天中午去吃一家串串香火鍋,我不想晚去排隊……

倒數着日子,終於迎來了暑假。

考完了最後一門英語,我也放鬆了警惕,把我的小劉海梳了下來,披散下了頭髮,脫掉校服外套炫耀我新買的藍色體恤,穿了花里胡哨的新鞋,這是我這學期以來第一次仰着頭從正門出校門,平常我的頭髮和穿搭永遠不合格,永遠在躲着教導主任們。

「今天晚上要問問媽媽可不可以帶我去吃牛排,考完試了要放鬆嘛。」我對自己說。

「叮叮」……

不知鬧鈴響了多久,我才猛然睜開眼睛,一看錶已經八點十五了,完了,老師說排練是八點半!我慌忙起床,抓起外套就胡亂往身上套,穿了媽媽在香港出差時給我買的銀色松糕鞋,特別好看的一雙鞋,但是走起路來很不方便,因為鞋子有些沉。

我像一個小腳老太太,快速的小步伐從家走到音樂廳的時候,已經八點五十了,我遲到了整整二十分鐘,但我並不在意,打扮的好看就行,我小心翼翼推開門之後,老師看了我一眼說:「林子熙,不守時,去旁邊站一會吧。」我只能灰溜溜的跑到旁邊罰站,我就當減肥了!我開始左顧右盼,跟好朋友們悄悄打了招呼,突然我餘光瞥見了一個沒有見過的男生,這個男生胖胖的,但是特別高,大概187,看起來年齡比較小,我開始琢磨這個人是不是新生的時候,唐老師漸漸地停下排練走到了中間。

「回去吧,下次別遲到。」唐老師揮手示意我回到合唱台上,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回到了隊伍里,心裏仍然在疑惑他到底是誰啊怎麼沒有見過面。

「大家向後看,這是初三馬上要中考的一個小男孩,是我們本校初中部的,要利用鋼琴優勢來考取我們高中部,因為我們合唱團現在缺一個名額所以讓他提前來參加大家的排練了,他的名字叫韓禹陽,非常優秀一個男孩,但是年齡比你們都小,希望平常可以照顧一下他……」後面我沒聽清老師又說了什麼,但我腦海里突然全是剛剛瞥見這個男孩的神情,看得出,這個男孩既單純又憨憨的,笑起來很可愛。

「韓禹陽。」名字挺好聽,我在心裏默默地想。

一陣鋼琴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唐老師開始讓我們隨着鋼琴統一練聲,我往旁邊看,夏茉異常興奮的跟唱,我裝模作樣的只張嘴不出聲,然後扯了扯夏茉的衣角,我是真的很想問問她為什麼這麼早起床不困。我一直很討厭練聲,因為真的會很枯燥,特別是大早上!

迷迷糊糊中,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老師可能也看出來我們的疲憊,便讓我們休息二十分鐘,老師話音剛落,同學們紛紛跑出音樂廳,教室里一片歡聲笑語,我抬頭看了看這個陌生的小男孩,他似乎很開朗,因為他已經和周圍的男生交流甚歡,甚至在加微信了,有些不可思議,我以為新來的人都會很靦腆。夏茉像撒了氣的皮球,癱在合唱台上左倒右靠,原來她真的很困,只是剛剛為了排練沒有表現出來。看來是沒有人陪我上廁所了,那我自己去吧……

套上我的小外套,獨自出了門。

等我再回來,被鋼琴聲吸引了,我一直都很喜歡林俊傑這個歌手,所以只聽了一句我就知道有人在彈《修鍊愛情》這首歌,我在音樂廳門口隨便劃拉着媽媽給我新買的手機,順便跟着鋼琴聲放聲歌唱。

「修鍊愛情的心酸,我們這些努力不簡單……」

我唱的很大聲,反正沒有人,我開心就好,管他丟不丟人,我放下手機,打算去看看誰在彈鋼琴,當我站在鋼琴旁邊我才看清,是這個新來的小男生,果然是年輕男孩,鋼琴旁邊已經圍了一圈女孩了,個個都是小迷妹,我站在旁邊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小男孩,雖說胖胖的,但是笑起來蠻可愛,唱歌的聲音也是挺好聽的,可是初三馬上要中考了,怎麼在這玩的這麼高興不回去複習呢……

好吧,雖然我也不愛學習,但是我比較喜歡瞎操心。

我偷偷看了一眼夏茉,她已經醒了,我飛快的奔到她旁邊坐下來,看她又在玩無聊的手游,我拍拍她說,你覺得這個新來的小男孩怎麼樣,她似乎並不感興趣,頭也不抬的邊打遊戲邊回答我「林子熙,你已經高一了,不要去禍害小男孩啦!」

唉,什麼話呀!

其實我對這個小男孩並沒有什麼興趣,也許是因為沒接觸過,也許是因為我不喜歡他這一款,所以在後來排練的幾天時間裏,我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並不是因為我在第一排他在最後一排,而是因為我覺得突然找別人說話會很奇怪,而且跟他說話的女生太多了,確實輪不到我,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討女孩歡心,可以不靠臉,靠嘴和才藝就行。他幾乎每場排練在中間休息的時候都會跑到鋼琴邊,有時彈的周杰倫的歌,有時彈的林俊傑的,但似乎我只記得了第一次的修鍊愛情,那天我們對視了,雖然誰也不認識誰,雖然我對會彈鋼琴並不感興趣,但總是感覺心情有些不對勁。

我又開始瞎想了。

快六月底了,已經兩次排練沒有見到他了,我很好奇他為什麼突然不來了,偷偷問過夏茉,夏茉才不知道,她根本就不感興趣,後來還是唐老師說,韓禹陽要中考了,回家好好準備考試了。但在他沒出現的日子裏,後面的男生經常會提起他,也會聽有些女生很八卦的說,你們知道那個新來的小男孩嗎?他去看考場的時候都是跟了四五個女孩一起去的!超級花心!

四五個?!也太多了……

到了中考前一天,我們也停止了排練,因為學校需要做為中考的考試教室,我很滿意,終於不用早起了,可那天我明明有早睡,卻莫名其妙的被手機叮叮的聲音吵醒,我打開手機,是我們合唱團的群里在發消息,所有人都在發祝韓禹陽小朋友中考加油。天啊,這也要祝福啊!能不能私信啊手機鈴聲響的我好難受!我默默生氣,但還是對這個男孩的QQ點擊了添加鍵,他很快通過了我的請求,我一刻也不想耽誤,給他發了一句中考加油之類的話,他回了我一句很油膩的話:「謝謝小學姐~」加了一個害羞的表情。他突然激發了我的好奇心,我開始問他一些無厘頭的問題,比如,你知道我是誰?你聽過我名字?之類的,可他居然回答上來了,他很快的回復了我:「第一天遲到的那個姐姐吧,林子熙姐姐,你穿的銀色鞋子很好看。」

我的天,邏輯縝密啊,這都知道!

我們繼續客套着,最後我說:「等你中考完了,就經常可以聊天了,不用擔心考試了。」

他說:「如果中考完了,我們出去玩去看電影好不好?」

我雖然對他這句話嫌棄的要命,認為他肯定跟所有女孩或者學姐都這樣說了,但我還是一本正經的回答了他:「好,等你考完,我們就去。」

他發了一個看起來似乎很開心的表情,我也抱着不一定去的心理態度,那是中考前我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對話,在這期間,他沒有找過我,我也沒有找過他,沒有彼此說很多,但是感覺還是能做好朋友的,就想着等他考試完再說玩的事情。

不記得了,只記得那天,我非常開心。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