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拙仙記
拙仙記 連載中

拙仙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端午沒吃粽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喬語 奇幻玄幻 端午沒吃粽子

凡人修仙 輕度日常 搞笑飆車(不是) 原本是袋鼠送貨員的苦逼林語,在一次外賣配送中為搶時間而闖紅燈,給自己本就枯燥的人生來了個究極快進......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展開

《拙仙記》章節試讀:

第2章 亂局起


要是此時胡管事還在,那老傢伙肯定會找借口把小雅騙去胭脂水粉鋪,然後他喬大公子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跑去青樓聽胡姬唱曲,然後一起吃吃酒,然後……算了想什麼屁吃!殷小雅是那麼好忽悠的?

哎……可惜那老頭早幾年便回老家享福去了。

「少爺想要去聽曲兒的話,奴家就陪你一起去吧。」雅兒如往常那般挽住喬語手臂,撲閃的大眼睛滿含俏皮勁,「正好有段時間沒去了,今天就陪少爺玩個花的~」

「那多不好啊!」

喬語一邊說,一邊拖着捂嘴輕笑的小雅往「醉風樓」走。

「我豈是那等流戀紅塵勾欄的凡夫俗子?」

「少爺說的對~」

這組合看的門口迎客小廝目瞪狗呆,直到被喬語踢了腳屁股才回過神,點頭哈腰的將他們請入;老鴇什麼場面沒見過,當即呵呵笑着將這位「老主顧」引入天字一號雅間,彷彿全然沒看到小雅。

不出片刻,幾位姿容妖嬈身段迷人的胡姬便款款入內,操着一口有些磕巴的武國官話自我介紹一番,便開始才藝展示……現在都是正規的琵琶琴曲。

就在喬語看的心曠神怡,二師弟彈藥裝填完畢,琢磨着要不要來點刺激內容時……一股淡淡的能量從門口傳來,立即將喬語從高漲的情緒中拉回。

但他表面上不動聲色,繼續露出一副色胚樣。

等那帶有能量波動的人從門口通過,踏踏踏下樓遠去後,喬語才做意猶未盡狀揮揮手示意胡姬們去更衣,待其悉數倒退着離開房間,他立即收斂表情低聲喚來暗中跟隨自己的喬家供奉。

「可看清楚剛才從門口走過何人?」

「幾個普通商賈而已,怎麼了少爺?」那幾位供奉雖然都有一二品的武道修為,江湖經驗更是豐富,乃喬父喬真早年間行走江湖時救下的小輩,忠誠方面絕對可靠,非尋常客卿能比。

「跟住了,切勿打草驚蛇。」

「那少爺的你…?」

「此時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喬語說罷加重語氣,「我事後自會向父親解釋個中緣由,此事便拜託幾位哥哥了。」

「喏!」

喬語自幼便行事謹慎,向來謀定後動,鮮少如今日這般唐突下令,但看他表情凝重,暗衛們也不敢違逆;不過謹慎起見,其中一名暗衛還是將此事告知了連喬語也不知其存在的後天級秘衛,讓他向家主喬真報告此地情況……畢竟若是出了大問題可不是他們能夠承擔的。

小雅看了看離開的護衛,又看了看喬語,什麼都沒說,只是摟住喬語的胳膊,繼續扮做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侍女,而不是近一品巔峰,隨時都可爆發秘術短暫擁有後天級實力的武道強者。

跟蹤很順利,喬家畢竟是湖城頂尖世家之一,其勢力盤根錯節隱秘複雜,湖城的任何風吹草動都很難瞞過他們。只幾炷香功夫,在隔壁街道換了身行頭,扮作尋常富貴人家公子哥的喬語和「髮妻」小雅便來到了那人落腳的宅院。

儘管已有護衛排查過小院並無陷阱或埋伏,但跟隨老爹在江湖走過幾遭,見了不少世面的喬語還是謹慎的又親自確認過一遍,隨後才和小雅一齊落入院內。

小雅對喬語打手勢:只有一人鼻息,在酣睡。

喬語點頭,他也只聽到一人聲息…除非裏面藏着一位如同老爹喬真那樣的先天境界,處於人間武道巔峰的宗師,才有可能在收斂氣息的情況下騙過以喬氏秘法淬體的喬語……但這幾乎不可能。

先天武者何其稀罕?這偌大湖城數十萬人口,數萬武人,也不過只有喬家喬真老爺一人踏入先天境界……因此即便他並不熱衷門閥政治,卻依舊被湖城內其餘世家所忌憚並拉攏。

喬語對周圍護衛和小雅打手勢:生擒屋內眾人,若有反抗則就地格殺;隨後他手中長劍「平安」無聲出鞘,小雅也拔出腰刀和飛鏢。

片刻,為首護衛悄無聲息撥開門栓,他旁邊善於突擊的護衛瞬間沖入,其後房頂上,窗外,數人從四面八方突入屋內,瞬息之間就將還睡眼朦朧的武人制服。

那人哪裡見過這等陣仗,迷迷糊糊睜開眼就被完全制住,支支吾吾阿巴阿巴的看着一群凶神惡煞的殺手,連一句話都說不利落。

…..謹慎過頭了?

喬語眼神示意供奉護衛們去屋外院中警戒,只留少數護衛在側。

他並未急着審訊那人,而是順着淡淡的能量波動在屋內翻找一番,很快便發現一個隱藏很好的機關,輕輕按下,露出一條向下延伸的樓梯。

他與小雅對視一眼,均從對方眼中看到一抹凝重。

能在湖城悄無聲息的弄出這等巧妙的機關陣仗,來着背景不小,希望別是不懷好意的過江龍吧……如此想着,喬語輕吹口哨喚來兩名經驗豐富,曾摸金搬山的供奉率先在前面探路。

好在這似乎僅是一間尋常地下密室,通道內並無機關或毒物,在兩位供奉小心翼翼確認安全後,小雅先一步下去,隨後才是喬語。

眾人眼中平平無奇的牆壁磚石,在喬語喬語眼中就是另一番情況……隨着他漸漸深入密道,原本除了吸收自己真氣外幾乎不會有任何多餘動作的「盤古圖錄」,竟然瘋狂的吸收一路上逸散的,常人無法感知和觀看到的能量,等到喬語走到密室中繪製奇異的法陣時,那股吸力達到頂點,隨後因能量衰竭吸力減弱,並最終沉寂。

整個過程持續了大概小半柱香左右。

「好飽……」喬語心中莫名出現這個感覺,他迫切的想確認胸口「盤古圖錄」的印記是否發生變化,但現在顯然不是個好時候。

而此時再看之前還透出詭異、散發邪魅的神秘法陣?此時除了有些怪異外,再無之前的壓迫感。

眾供奉面面相覷,都不知為何會變成這樣。

喬語又假意搜尋了一圈,才「遺憾」的搖頭下令:

「撤!」

既然目的已經達到,那麼就沒必要在此險地多逗留;眾人迅速離開密室,墊後供奉順道將痕迹清理乾淨,隨後喬語才將機關恢復原樣,安排幾位暗衛在旁盯梢,若有其他陌生人接近此處則就地拿下。又交代了一番,喬語一眾人才押着那個一問三不知的武者返回喬府。

不等他向老爹報告異常,喬真就先一步找到喬語。

他欣慰的誇讚了一番兒子行動時心思周密,比他昔年還要謹慎小心;但喬真也同時訓斥了兒子的些貪功冒進,貿然涉足與喬家利益無關的事物之中……末了,老爹喬真語重心長對喬語說:

「語兒,此間怪事與最近一段時間湖城內人口頻繁失蹤或許有關,其中牽扯之深,就連我也需萬分小心才能保證周全……爹知道你自小懂事,早慧,雖然偶爾做些荒唐事,但都無傷大雅。」喬真說著話鋒一轉,嚴厲起來:「但最近不同以往,你好生給我在府里獃著,哪都不許去!」

這是有什麼事?

「孩兒遵命。」喬語只能答應,老爹不想說的事情,就算天王老子下凡都撬不開他的嘴。

雖然喬語是「偷梁換柱」帶着前世記憶轉生的便宜兒子,但這不意味着他能無視喬父喬母的養育恩情。老爹喬真和母親劉瑤對他的疼愛是完全無私的,就連這個時代普遍存在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類政治聯姻,父母都不願意為了家族利益而將其強行加諸在喬語身上,他又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要知道大部分少年在這個年齡已經婚嫁,即便喬家功法特殊只能晚娶,但也不妨礙喬語被當做籌碼去定親,這是這個時代符合主流價值觀,天經地義的事情)

「那孩兒能不能叫些胡姬來家裡唱曲?」喬語看老爹面色嚴肅,隱有愁容,忍不住想要皮一句讓老爹放鬆下心情。

「.…..」喬真愣住,隨後揉了揉額角,忍住一巴掌把這混小子拍出書房的衝動,又好氣又好笑道:「小子,有種你把這話對你娘說一遍,那以後你就算是要上天,老子不但不攔你,還給你**!」

「啊哈哈哈…」喬語乾笑兩聲,「那就沒這個必要了吧……」

確實,沒必要為了讓老爹看笑話而搭上自己半條小命,畢竟這家裡唯一會對喬語下重手的就只有母親劉瑤,她因是沒有武道修為的婦道人家,所以打喬語時格外放得開,完全不怕把這皮小子打出事。

等喬語離開後,喬真才略作思考,隨後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定一般在書案前坐定,仔細斟酌詞彙後提筆書信……半響後,他將紙卷塞入一個小筒內,點燃香火,恭敬對其跪拜。

一炷香功夫後,喬真起身,發現那紙卷連同香火都消失後,他非但沒有驚懼,反倒如釋重負的舒了口氣。

「如此便好了。」

……

……

此後數日,喬語都乖乖的待在家裡,白日讀書或練武,晚間則和小雅切磋摔角技巧或被按在炕上練習耐力……這都要感謝在那個什麼鬼畫符的法陣處吸收的能量,否則喬語還不得練功累到半死。

期間他偶爾也會找機會,趁小雅不在,溜去其他侍女閨房中,和大家一起吃頓快餐……然而沒成功幾次,大部分時候才羅衫半解,喬語便被及時殺回來的小雅提溜走。

這方面小雅的權威大於喬語,因為她得了喬語母親,喬府真正的話事人,喬夫人(劉瑤)的金口玉言做背書:可以隨意節制喬某人二師弟行為……

豈可羞!氣抖冷!我輩男兒何時才能站起來!?

不過被提溜回去的喬語也沒抱怨,因為小雅不知從何處掏出一套更加妖嬈的胡姬裝扮……cosplay什麼的真是邪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