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穿越小反派,重生主角要殺我
開局穿越小反派,重生主角要殺我 連載中

開局穿越小反派,重生主角要殺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苑閑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南苑閑貓 許飛 都市小說

(反派+腹黑老六+武魂+輕鬆+高武+諸天萬界+非無敵文) 穿越了怎麼辦? 穿越成一個活不過十章的小反派該怎麼辦? 又遭遇一個重生歸來,一心要弄死自己的主角,又該怎麼辦? 許飛快要瘋了
他竟然穿越了,穿越到他看過的一本小說中,成了一個活不過十章的小反派
開局又遭遇重生歸來,一心想要弄死他的主角
妥妥的開局地獄模式
么得系統,么得老爺爺,么得穿越福利…… 啊啊啊~~ 賊老天,你這是要玩死我嗎? …… 許飛:「等死是不可能滴,再怎麼說我也是看過劇本,有着深厚穿越理論知識的資深網文愛好者
沒有穿越福利不要慌,我有主角大可愛呀
跟着主角混,頓頓有肉吃
刺激~ 真香~」 這是一個反派小老六一路奪取主角機緣努力逆襲的感人故事
具體如何,請移駕正文……展開

《開局穿越小反派,重生主角要殺我》章節試讀:

第5章 我才是真正的買家,那是我的寶貝


舊貨市場。

這裡相當於一個尋寶撿漏的地方。

有人在這裡撿到功法,有人在這裡撿到稀有材料,還有人撿到傳承秘法。

也有喜歡撿一些古舊的古玩之類的。

總之,能不能撿漏,那就要看你的眼光和機緣了。

一條普通的街道,兩邊都是門面。

馬路兩邊,也有很多商販擺攤,攤位上都是一些瓶瓶罐罐的破爛玩意兒。

林昊急匆匆的來到了舊貨市場,有些匆忙,也有些煩躁。

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到底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長生功被人撿漏買走了?」

心裏突然萌發這麼一個念頭,旋即趕緊搖了搖頭,

「不可能,不可能,那是我的機緣,別人不可能發現的。」

這麼想着,一路快步朝市場裏面走去,很有目的性。

就在林昊身後不遠處,許飛也晃晃悠悠的走進了市場中。

左右打量着,嘴角噙着笑意,說不出的悠哉,不過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那眼神始終放在林昊身上。

月柔並未跟在身邊,以免到時候被認出來。

「帥哥,來看一看,我這是剛出土的新鮮寶貝,是一位藥師收藏的珍品,前兩天,有個小哥,在這裏面撿到了一瓶威猛龍虎丹。

那傢伙,服用之後,直接化身威猛小金剛,一個打十個輕輕鬆鬆。」

「來來來,走過路過不要錯過,聖墓寶貝揮淚大甩賣啦。

看看這夜壺,那是聖人使用過的。

看看這磚頭,那是從聖人墳上扒下來的。

再看看這金絲底褲,這可是聖人穿過的。

裏面蘊藏聖人的氣息,參悟一點,立馬就能一步登天,獲得無上造化。」

「不孝子孫活不下去了,自家祖墳寶物清倉大處理,都是自家老祖宗的貼身陪葬品,貨真價實,童叟無欺。

現在,老祖宗的屍骨還在家裡躺着,感興趣可以帶你去看,價格面議,人類絕不欺騙人類。」

路過的許飛聽的嘴角直抽抽。

尼瑪,一個個都是人才呀。

挖老祖宗墳的那哥們兒,就不怕你老祖宗半夜回來大比斗抽你?

另一邊。

林昊眼睛一亮,終於看到了熟人,他撿到機緣的攤位。

上輩子,他就是花了三百塊錢在這個攤位上,撿漏買到了長生功。

二話不說,直接走了過去。

攤位老闆是個老頭,看到有人過來,立馬眼睛一亮,奸商屬性瞬間拉滿,

「小夥子,來,瞅瞅看看,我這都是好寶貝,好多人在我這裡撿漏得到逆天機緣,從此一飛衝天。

不瞞你說,就咱們三江城的城主大人,想當年就是在我這裡撿到一本逆天功法,一路突飛猛進,最終成了咱們三江城的城主。

為了感謝我,城主大人,逢年過節的還拎兩瓶好酒去我那裡坐坐,感謝我當年的知遇之恩。

所以,我這可是機緣寶地,撿到就是賺到,最適合你們這些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年輕人。」

對於老頭吐沫星子滿天飛的吹噓,林昊沒有絲毫在意。

他的目光掃視着整個攤位,沒有發現自己想要的那個陶俑時,頓時心裏一個咯噔,不好的預感更加強烈。

不過,他還抱着希望,

「老闆,你這裡就這麼多寶貝嗎?」

「怎麼,小夥子,這麼多寶貝還滿足不了你的需求嗎?」

老頭問道。

「你還有別的人形陶俑嗎?」

林昊又問。

「沒了,就這麼多。」

老頭說道,旋即眉頭皺起,

「話說,你買不買呀,不買的別影響我做生意。」

「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一個暗褐色的大肚人形陶俑,耳朵有點破損,個頭大概這麼大?」

林昊看着攤主,一邊說,一邊形容。

老頭心裏一動,直接想到了上午賣出去的那個人形陶俑。

頓時有了警惕,難不成上午賣出去的陶俑,被人發現是假貨,來找事了?

不可能,老子憑本事賣的三千塊錢,絕對不能送出去。

「沒有。」

老頭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有。」

林昊直勾勾盯着老頭,「你說謊,你明明有一個人形陶俑,你快點拿出來,賣給我。」

「都說了,沒有,你小子再胡攪蠻纏,別怪我老頭子對你不客氣。」

老頭不滿的說道。

小崽子,還想詐我,門都沒有。

「一千,只要你賣給我,我願意花一千購買。」

林昊直接說道。

「都說了沒有,你小子怎麼這麼多事。」

老頭不耐煩道。

「兩千,只要你賣給我,兩千都行,不,三千都行,賣給我,我立馬轉給你。」

林昊急切道。

這樣子讓老頭一怔,

「你不是鬧事的?」

「鬧事?鬧什麼事?」

林昊心裏一咯噔,「你不會已經賣掉了吧?」

老頭見林昊不像是鬧事的,這才點了點頭,

「沒錯,上午就賣掉了。」

「什麼?」

林昊頓時傻眼了,腦瓜子嗡嗡的,心更是哇涼哇涼的。

賣掉了。

竟然賣掉了。

「不可能。」

當即眼睛紅了,衝上去抓住老頭,

「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騙我對不對,快拿出來,我掏四千,不,五千塊錢買下來。」

「卧槽,你小子幹什麼,鬆開。」

老頭被抓了一個措手不及,嚇了一跳,一巴掌拍掉林昊的手,

「我告訴你,賣掉了,你掏十萬都沒用。」

心裏卻在嘀咕,瑪德,就那個破玩意也有人搶着要,難不成那是個寶貝?

「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騙我,你肯定沒賣對不對,你應該賣給我的,我才是真正的買家,那是我的寶貝。」

林昊紅着眼睛直勾勾盯着老頭說道。

「瑪德,這小子不會是腦子有問題吧?」

被林昊看的發毛,老頭心裏直犯嘀咕。

還賣給你?

我特么哪裡知道你要買?

還你的寶貝?

我去,你臉咋就那麼大呢?

不過心裏也有點小後悔。

早知道能賣五千塊,上午就不那麼衝動了。

平白失去了兩千塊,心塞。

「咳咳,我說小夥子,機緣這東西,可遇不可求,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強求不得,我這裡……」

「放屁,那就是我的,只有我才能買,是那個人搶我的寶貝。」

林昊紅着眼睛怒吼道,猛然上去再次抓住老頭,

「快告訴我,是誰買了那個陶俑,他長什麼樣子?」

瑪德,這小子腦子指定有點毛病。

老頭暗想。

旋即滿臉不爽,

「鬆開,不要抓我,時間久了,我哪能記住對方長什麼樣,你這不是難為我嗎。」

「不可能,你一定是騙我,你一定是騙我對不對?」

林昊不能接受這個結果,他都快要瘋了。

自己的大機緣,長生功,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想到長生功沒了,他就心在滴血,恨不得咬死這老頭。

該死,為什麼不等我過來?

為什麼要賣給別人?

看到林昊紅着眼一副恨不得把他吃了表情。

老頭頓時也怒了,

「特么的,你故意找事是不是?

你信不信,你敢摸我一下,我老頭子立馬躺下,不把你褲頭子都訛出來,就算你小子有本事。」

「哈哈,老李頭,你這不會是賣假貨被人鬧事了吧?」

「這小子不地道呀,在這裡買東西全憑眼緣,就算買到假的,也只能怪自己打眼,來找事有點過了。」

「一看這小子就是愣頭青,給他講道理也講不通。」

周圍圍了不少人,指指點點看熱鬧。

「什麼假貨,這**崽子就是故意鬧事的,特么的,他看中一個東西被別人買走了,這傢伙跟我急眼,說我沒給他留着,有這號人嗎?」

老頭氣沖沖說道。

看着林昊,

「小子,我告訴你,東西已經賣出去了,你少在這跟我扯蛋。

買東西,我歡迎。

不買不動,趕緊滾蛋,別耽誤我做生意。

再特么鬧事,信不信我立馬報案,讓城衛軍把你抓起來。

瑪德,我老頭子賣了一輩子東西,就沒見過你這麼一個奇葩玩意兒,還給你留着,你特么當自己是誰呀。

我這裡一堆東西都給你留着呢,你特么有本事全買走。

你能全買走,我老頭兒二話不說把你當**爺供起來。

關鍵,你能嗎?」

老頭的呵斥,周圍的議論,讓林昊回過神來。

他知道自己衝動了。

但是,他就是忍不住。

深吸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賠了一個不是,

「抱歉,是我太衝動了。」

「哈哈,這就對了嘛,大家和氣生財多好呀,機緣這東西可遇不可求,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強求不得。」

老頭這才嘻嘻哈哈說道,變臉神速,

「既然上一個機緣失去了,那就要趕緊把握下一個,別到時候錯過了又後悔莫及。

看看我這攤位,肯定還有你想要的機緣,放心,只要看上,我便宜處理。」

林昊點了點頭,強壓住心中的失落和不安,低頭看向了老頭的攤位,心不在焉的看了半晌,隨手指了一個無繩的舊玉佩,

「這個玉佩多少錢?」

老頭眼珠子一轉,

「小兄弟好眼光,這個玉佩可是我這攤位最值錢的寶貝,你是不知道,當初我得到它時候,那是全身直冒金光,我一看,重寶呀。

指不定就是哪個聖人用過的。

要不是我老頭子身子骨弱,無福消受,絕對不會拿出來賣的。

一口價,三萬塊錢。

只要三萬塊錢,你就能把絕世寶貝帶回家,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小兄弟,這次一定要把握住呀。

千萬不要和上次一樣錯過機緣。」

說到最後,老頭一臉的痛心疾首,語重心長。

林昊眉頭皺起,不耐煩道:

「你覺得我傻嗎,給個實在價,合適我就拿走,不合適,就算了。」

老頭聞言頓時一臉的糾結,滿臉的痛心,

「這樣吧,既然小兄弟喜歡,我老頭子就忍痛割愛,兩萬五,這是最低價。」

「你自己留着吧。」

林昊扭頭離去。

「兩萬,兩萬拿走……」

「一萬五……」

「五千,五千你拿走,再低就不賣了。」

說道五千,老頭幾乎是吼出來的。

「五百,合適我就拿走,不合適就算了。」

林昊說道。

「你怎麼不去搶,三萬的東西,你五百買走,你當我這是破爛呀。」

老頭怒道。

「你這不就是破爛嗎?」

林昊說道。

老頭:「……」

沒好氣的看着林昊,「三千,最低價了。」

「行了,到底值多少錢,你心裏最清楚,一千,這是我的價格,行,我就買,不行,那就算了。」

老頭眼神一陣閃爍,這個價格,其實已經比他心中的底價高多了。

不過,砍價嘛,如果就這麼退縮了,受傷的就是自己。

多爭取一百那就是純賺的。

搖了搖頭,

「太低了,這個價格賣不了,再加點。」

「九百。」

「靠,你特么玩陰的。」

老頭驚呆了,這小子竟然比自己還不要臉。

「八百,你每說一句,我降一百,反正,我也不是特別想買。」

林昊篤定道。

「你狠,八百是吧,我……」

「老闆,我出一千賣不賣?」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驟然響起。

「許飛。」

聽到這聲音,林昊頓時眼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