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閉關千年,出世即無敵
閉關千年,出世即無敵 連載中

閉關千年,出世即無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昊塵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昊塵 都市小說 陳文君

陳文君,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學畢業生,在畢業旅行的時候,無意中得到了神秘傳承,世上方十日,洞中已千年,出世之時,便是他傳奇一生的開始
管你武道或是修真,不服者一拳滅之
展開

《閉關千年,出世即無敵》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荒古不滅功


雲夢山。

山頂上,四個青年正盤坐在懸崖邊上,他們的面前正是萬丈深淵。

這幾人卻也不怕,坐在邊上優哉游哉,望着遠方初升的太陽,就好像坐在自家炕頭上一樣悠閑。

四人是室友,老大叫張弛,老二張偉,老三陳文君,老四李明宇,剛剛大學畢業便相約來這一起爬山,算是最後的告別。

一臉冷漠的陳文君站起身,

「啊---」

對着懸崖大吼一聲,聲音撕心裂肺,時間整整持續了十幾秒鐘,好像心中有無盡的悲憤想要發泄出來。

張弛眯着眼睛,哀嘆一聲,「兄弟,盡情的宣洩吧,我們即將在花花世界醉酒高歌,而你卻要踏進愛情的墳墓,過着暗無天日的生活。」

張偉拍着陳文君說道:「兄弟,當我們在酒吧蹦迪,你卻在廚房摘菜;當我們拿着麥克風引吭高歌,你只能身系圍裙,手拿掃把,圍着鍋台打轉;當我們可以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的時候,你回頭看了一眼老婆孩子,只能蔚然嘆道說,下次吧。」

李明宇也跟着嘆道:「兄弟,節哀啊。」

陳文君沒好氣的看了他們一眼,一群損友,就不能說點好聽的。

自從告訴他們自己定親的消息,已經打趣了一天了。

「你的未婚妻是誰?我們認識嗎?」

陳文君道:「何止你們,全校都認識。」

幾人好奇道:「誰?」

「燕清舞。」

「校花燕清舞?」

幾人瞪着眼睛,異口同聲,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看到陳文君點頭,幾人面面相覷,隨後像打了雞血一樣把陳文君圍住。

張弛:「文君,咱爸還缺兒子不?」

張偉:「文君,婚姻就是牢籠,好比斷了翅膀的鳥,失去魚鰭的鯊魚,這份痛苦不是你這個年齡段能夠承受的,讓我來替你承擔痛苦吧。」

李明宇:「我願意整容,你可以告訴她我們是雙胞胎。」

陳文君沒好氣的說道:「你們為什麼不好奇燕清舞家裡為什麼願意和我這樣的人訂婚呢?以我的條件根本配不上她。」

這話一出,幾人瞬間沉默,相視一眼,沉着的點點頭。

「有道理。」

「論成績,你不如我;論相貌,你不如明宇;論家庭,你不如張弛,怎麼選也輪不到你啊?」

「燕家背靠趙家,億萬家產,你們中間好像隔了一條銀河系。」

陳文君又說道:「所以我才想不通,我跟她又不認識,為什麼這樣的女人願意下嫁我這樣的人,而且還是燕家主動提出來的。」

「管他呢,上門不要,大逆不道;更何況還是校花。」

就在這時,陳文君的手機響了。

是妹妹來的電話。

陳文君接起來,就聽到妹妹的哭聲,

「哥,爸媽死了。」

轟得一聲。

妹妹的話好像一道霹靂擊中了他,讓他幾乎站立不穩。

「怎麼可能?爸媽的身體一直很好,怎麼會……」

「昨晚……燕家來人還跟爸媽商量你們的事,還好好的,可是今天,今天出門就遇到了車禍,哥,我們該怎麼辦……嗚嗚。」

陳文君神情獃滯,身體搖搖晃晃,幾乎就要摔倒。

燕家昨晚來過家裡?緊接着父母便出了車禍?是巧合還是陰謀?

「老三。」

身後三人連忙衝上來想要拉住搖搖晃晃的陳文君。

這可是山頂,面前就是深淵,一旦跌落,必然是粉身碎骨。

「不——」

陳文君一聲吶喊,極度悲傷之下,他的身體里忽然爆發出一股能量,將身後的三人衝擊出去數十米遠。

三人掙扎着起身,看到令他們震驚的一幕。

只見以陳文君周圍十米內,形成了一道風暴圈,圈內飛沙走石,煙塵瀰漫。

「怎麼會這樣?」

幾人像白天見了鬼一樣不可思議,目光獃滯。

而就在這時候,陳文君突然感覺到懸崖之下一股絕強的吸力拉扯着自己,想要把自己吸下去。

陳文君情急之下想要掙扎,但是在那股吸力面前,他的掙扎就像一個嬰兒在跟大人掰手腕一樣無力。

不過一秒鐘,身體便極速的向下墜落。

「老三。」

「文君。」

當三個人想要去拉陳文君的時候,距離實在太遠,根本來不及,眼睜睜的看着陳文君墜落懸崖。

他們快步跑到懸崖邊上向下望去,白茫茫的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任憑他們怎麼樣的呼喊,喊的撕心裂肺,肝腸寸斷,可是除了久久不絕的回聲哪裡還有其他聲音。

「混沌道體,果然是混沌道體,哈哈哈哈。」

「沒想到地球監獄還有混沌道體的存在。」

「徒兒,快快醒來。」

陳文君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要被撕碎一般疼痛,他聽到了外面的聲音,努力的想要睜開眼睛,卻怎麼也睜不開。

就在這時,忽然一股溫暖的能量注入到身體里,就好像瓊漿玉液流遍四肢百骸,疼痛轉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非常舒服的感覺,讓他沉醉不已。

此時他的意識已經漸漸清醒。

「徒兒,快快醒來。」

再次聽到這道奇怪的聲音,陳文君睜開了雙眼,那股能量即刻消失。

唉,可惜了,早知道再眯一會。

陳文君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環顧一圈,發現自己竟然是在一個山洞裏面。

只是奇怪的是,明明不見洞口,也不見傳說中的夜明珠,洞中卻亮如白晝。而自己的身體也沒有一丁點傷害,反倒是面前飄着一道虛影。

虛影離地三尺高,是一個儒雅的白面中年人的模樣,穿着黑袍,披着長發,極為的飄逸,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奇怪的是,陳文君不僅沒覺得害怕,反而有種親切的感覺。

「你是誰?」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那個中年人笑了笑,說道:「我是誰你以後自然會知道,你現在只需要知道我是你師父就好了,快跪下磕頭,你就是我徒弟了。」

陳文君想到父母的死,仇恨頓時湧上心頭,沒有猶豫,直接跪下,恭敬的磕了三個頭。

中年人看到陳文君的異樣,微微有些詫異,眼中金光一閃,已經洞悉了陳文君的過往,笑道:「我這一門,講究隨心所欲,快意恩仇,等學成之後,你只管放手去做,一切有老子給你兜着。」

陳文君站起身來,疑惑道:「你是神仙嗎?」

那人傲然道:「你心中那些所謂的神仙老子放個屁都能蹦死一片。」

中年人手指着陳文君,又是一道金光閃過,沒入到陳文君的眉心之中。

荒古不滅功,五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在他腦海里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