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謝謝你,許法醫
謝謝你,許法醫 連載中

謝謝你,許法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裴知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韞恩 現代言情 許放

文案: 江韞恩一個剛開始正式工作不久的心理醫生 許放,一個看起來不太好相處的法醫 「許放,為什麼你早就喜歡上我了,卻還不跟我說?」 「我想讓你先表白
」 「!」 男女主感情進展比較緩慢,介意勿入 江韞恩問道:「為什麼我們進展那麼緩慢?」 許放嫌棄地說:「那是因為你表白表的慢
」 「那你怎麼不表白?」 「我就是想聽你表白
」 「……」 *女主小時候被人傷害過,所以心裏面對於男生的觸碰是有一定的抵觸的,畢竟心裏面有個疙瘩在,介意的也不要點進來展開

《謝謝你,許法醫》章節試讀:

第3章 別死我這兒


許放起身,握住許荏的手,「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

「沒有。」

「別騙我。」

許荏吼道:「我說沒有就沒有啊!」

許放看着她泛紅的眼眶,還沒反應過來,許荏就把卧室門給鎖上了。

不管許放怎麼敲門,許荏在裏面都是一聲不吭的。

許放沒辦法,只好找外援,他從衣服口袋裡拿出一張名片,用手機撥打了上面的電話。

「是江醫生嗎?」

江韞恩點點頭,「是我,你是?」

「我是許荏的哥哥,許放。我現在需要你,我等會兒把地址發你手機上。」

「哦,好。」

江韞恩跟着地址來到許放的住所,不知怎麼的,江韞恩覺得腦袋有點昏昏沉沉的。

她敲了敲許荏的房門,「許荏,我是江醫生,你開開門好不好?有什麼心事跟姐姐說,姐姐也是女的啊,肯定要比你哥哥懂些吧。」

許放不滿道:「別扯上我。」

江韞恩癟癟嘴,「許荏,開門好不好?把你的心事告訴姐姐,姐姐幫你出出主意啊。」

許荏把門打開了,讓江韞恩進來。

「許荏,發生什麼事了?」

「我被校.園霸.凌了。」

江韞恩皺眉,「什麼?怎麼回事?」

許荏把事情簡要地告訴給了江韞恩。

江韞恩一向很討厭校園.霸凌,「許荏,這種事情你應該向你哥哥或者你父母尋求幫助。知道了嗎?一個人憋在心裏多難受啊,你哥哥比你年長許多,在這種方面肯定會比你處理的更加遊刃有餘。那我現在就出去給你哥哥說了?」

許荏搖頭,「我自己說吧。時間不早了,江醫生還是早點回去吧。」

「好。」

江韞恩關上房門,剛走沒幾步就感到一陣眩暈,眼前一黑,整個人倒在了地上。

許放放下書籍,慢悠悠地走過去,他蹲下來,毫不留情地用手拍了拍她的臉,「喂,你別死在我這兒。」

看她沒反應,許放把她抱到沙發上去,給她含了一個巧克力進去,掐着她的人中。

很快,江韞恩就漸漸地恢復了意識。

江韞恩睜開眼睛,看着坐在旁邊的許放,許放正在敲着鍵盤,似乎是在和哪個人聊天。

許放注意到了她的視線,「醒了就快走吧。」

「謝謝。」

「謝謝就快走。」

江韞恩撇撇嘴,媽的,這輩子就沒這麼無語過。

許荏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給了許放。

許放抱着她,「放心吧,我肯定會幫你討回公道的。」

路上,江韞恩覺得自己的衣兜有點鼓鼓的,她把裏面的東西拿出來,發現是幾顆糖。

難道是許放放進去的?

*

第二天,許放請了半天假,早上他開車送許荏去學校,他也正好去學校了解一下情況。

許放本來打算和許荏一起進去,可是突然顧會來了電話,他只能讓許荏先進去,自己隨後就來。

許放接通了電話,「喂,顧會。」

「又有一具屍體出現了。」

許放揉揉眉心,「你讓謝欣去吧,我還要處理我妹妹的事。」

顧會疑惑道:「你妹怎麼了?」

「校園欺.凌。你先讓謝欣去吧,我若是處理得快,就立馬趕過來。」

顧會驚訝道:「校園欺.凌!!!你可得要保護好你妹妹啊。」

說完,顧會就掛斷了電話。

許放收好手機,打開車門,朝着校門走去。

他沒有直接去班主任的辦公室,而是去了校長辦公室。

許放昨晚也了解到了為什麼沈靜欺.凌同學,還不怕被記處分,原來是因為沈靜是校長的侄女,靠關係走進來的。

許放敲了敲辦公室的門,裏面的人說:「請進。」

許放打開門,朝着校長微微一笑,「你好。」

那個校長讓他坐在沙發上,「你是?」

「我是初三一班許荏的哥哥,今天來找你,是有事情。」

校長知道這個時候來找他的人,無非是想要通關係直升本校高中。

「許荏哥哥啊,許荏最近成績急劇下降,可不是出錢通關係就可以直升到本校高中的。」

許放嘴角微揚,「校長誤會了。我不是來給她打點高中的。」

「那你是?」

「許荏昨晚告訴我,她最近一直在被同班的沈靜、姜妍、韓芸三位女同學霸凌。」

校長笑道:「孩子之間的小打小鬧而已。許荏哥哥何必這麼上綱上線?」

「沈靜同學不止霸凌了我妹妹一個人,還霸凌了其他的女同學。」

「那為什麼她們沒有向校方投訴呢?這不過是同學間的打鬧罷了。」

許放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來,「那是因為沈靜是你的侄女吧。說是侄女,其實是私生女吧。」

校長的眼睛瞬間睜大,「你從哪兒聽說的?」

「我拜託我的朋友去查了下。」

許放接着又從衣兜里拿出了幾張照片,「這是我妹妹身上的傷痕。」

他用手指敲了敲其中一張照片,「你看這上面有一處很淡的青色,明顯是五天前的傷痕,與這個傷痕疊加在一起的是昨天的新傷。後腦勺、肩膀處、腰處、大腿處、小腿處皆有傷痕。你還好意思昧着良心說是小打小鬧嗎?」

許放收好這些照片,「我希望校方能給我妹妹一個解釋,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校長不知道他是從哪兒查到他的信息的,但是他知道許放肯定不簡單。

不然怎麼會隨隨便便就查到這些。

許放來到初三一班,敲了敲門,示意讓許荏出來。

許荏來到走廊,「怎麼樣了?」

「現在就看學校還有沒有那最後一絲良心了。」

許放溫柔道:「我是想來問你,你要不要轉校?」

「轉校?」許荏一時難以做出選擇,「我不知道。」

許放將手罩在她的腦袋上,輕輕地揉了揉,「你好好考慮一下吧。若是你想要轉校,我就幫你聯繫其他學校。」

「知道了,我考慮一下吧。」

「嗯,回去好好聽課吧。我還有工作要忙。」

「好。」

許放讓顧會把他們的地址發過來,他立馬開車過去。

死者死亡地點是在一個小區里,離一中很近。

許放趕到現場,周賀一、顧會和謝欣他們三人都在。

「怎麼樣了?」

謝欣回答道:「死者名叫宋熙,今天早上被散步的大爺發現了,死者赤身**地躺在草地上,身上沒有被毆打的痕迹,致命傷初步判定為胸口前的刀傷。」

許放皺眉,「又是刀傷?」

顧會點點頭,「初步認定為連環殺人案。」

這個命案一出,市裡的所有女子都變得更加警惕。

而且兩個女子都是二十來歲。

車上。

周賀一道:「案發現場附近沒有血跡,應該是室內被殺之後,被轉移在那兒的。這個女子也是可憐,赤身**地躺在草地里,這是對死者多大的侮辱啊。」

顧會一言不發,似是在想什麼事情。

周賀一看着顧會,問道:「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昨天付麗依她母親說的話。」

謝欣想了想,「你是在懷疑付麗依她母親沒有說實話?」

顧會點頭嗯道。

周賀一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要說假話啊,難道她不希望快點把殺害她女兒的兇手給找出來?」

許放揉揉眉心,「可能她知道自己的女兒有多麼不堪吧,不想把這些污點曝光給媒體。」

周賀一輕笑,「許放,你還挺聰明的啊。」

顧會微微蹙眉,「我不聰明?」

「聰明聰明。」周賀一敷衍道。

顧會朝着許放問道:「許放,你妹妹怎麼樣了?」

謝欣問道:「怎麼了?許荏出什麼事了嗎?」

「校園霸.凌,正在考慮要不要讓她轉校。」

周賀一:「學校怎麼回應的呢?」

「校長給我的回復是,小打小鬧。」

周賀一嘴角微扯,「呵,什麼學校啊。不過,許放你可千萬不要衝動。看看這學校會怎麼處理吧。」

周賀一知道,像許放這樣的法醫學者,若是衝動起來,誰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來什麼事情來。

顧會的臉色比許放還差,「周賀一,你就這麼關心許放啊。」

周賀一一時間沒察覺出來有什麼不對,她攤攤手,「有什麼不對嗎?」

顧會沒說什麼,兩隻手緊緊地抓着方向盤。

謝欣湊到周賀一的耳畔,「男人的佔有慾,顧隊吃醋了。」

周賀一看了一眼顧會,嘴角微扯,「顧會,別吃醋了。」

「哼。」

許放輕笑,「顧會,你們兩個吵架分了的話,我就可以追周賀一了。」

周賀一一臉震驚地看着許放,大哥,你在幹嘛啊!

「許放!」

謝欣想要轉移一下話題,「顧隊,你和賀一都談了這麼久了,什麼時候打算結婚啊?」

顧會:「慌什麼?」

周賀一:「再等一會兒吧。」

周賀一看向顧會,「你想一直吊著我?」

「沒有。」

「那你為什麼說慌什麼?」

顧會無奈道:「我的意思是,我們兩個工作都很忙,家長都還沒怎麼見過,要再等等看。」

周賀一還是不太高興,「顧會,我們兩個認識有五年,在一起有三年了,你是不是就是在玩我?」

「真的沒有,你把我想成什麼樣了?」

周賀一覺得顧會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沒有回到點子上,「顧會,老娘他媽把第一次都給你了,你不能就這麼玩我!」

謝欣一副吃瓜的樣子,她本來想要勸勸,但是被許放給攔下了。

許放覺得,這種事他們兩個外人不好插手。

顧會覺得周賀一應該是來例假了,所以才變得這麼暴躁。

周賀一見顧會不理她,也不想再多說了,免得自討沒趣。

*

謝欣和許放剖開屍·體,胃裡的食物也被腐爛的差不多了,沒有內傷。

從食物的腐爛程度,大概可以推測出死者是在昨晚凌晨被殺害的。

許放叫顧會將這個胃裡的腐爛物拿去化驗,結果顧會直接拒絕了。

謝欣雙手叉着腰,「幹嘛呢,你們小兩口吵架,不能耽誤了破案啊。」

許放接過來,「我去吧。」

*

許放打開門進來,問道:「還在生氣呢?」

「你說顧會是不是真的不想娶我?」

許放把東西放在桌子上,「別想太多了。顧會不是那種把女人第一次騙走,就拍屁股走人的人。」

周賀一皺眉,「那為什麼都三年了,他還是一點表示都沒有?」

「可能他有自己的打算吧。依我對顧會這麼多年的了解,他肯定沒有在玩你,甚至他愛你比你愛他更深。」

周賀一叉腰,「你是他好兄弟,肯定會站在他那方,替他說話。」

「你們兩個還是好好聊聊吧。這是死者胃裡的腐爛物,儘快把它化驗出來吧。」

「好。」

*

顧會晚上回去,第一句話就是問:「化驗結果出來沒有?」

周賀一以為他會關心一下她,結果居然是問她化驗結果出來沒有。

「顧會,化驗結果很重要嗎?」

「當然,這可是關係到破案的。」顧會倒了一杯溫水喝,說得理所當然。

「比我都重要嗎?」

顧會聽了這話,倒也不生氣,坐到她旁邊,問道:「你今天是來例假了嗎?」

周賀一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沒有。我只是沒什麼安全感。」

顧會抱住她,「就因為我今天說了一句慌什麼?」

周賀一遲鈍地點點頭。

顧會摸了摸她毛茸茸的腦袋,「我當時也沒想到你會想那麼多。」

周賀一捏住他裏面的襯衣衣角,「我只是覺得我們都談了三年了,卻還沒有談婚論嫁,就突然之間很沒有安全感,我怕你隨時都會拋棄我。」

「怎麼會?難道結了婚你就能有安全感了?結了不還能離嗎?」

周賀一「噌」地坐直了,一把把他推開,「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想給我安全感?」

「哪有啊。」顧會看向她,看着她的額頭出現了一層虛汗,「你很熱嗎?」

顧會把手背貼在她的額頭上,「怎麼這麼燙啊?你發燒了?」

「沒有,胃疼而已。」

顧會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給她輕輕地揉着,「賀一,你想我們兩個的工作性質都比較特殊,我們兩個經常約會約到一半,就得要去破案了。而且結婚是個大事,你總得要讓我做好準備了再結啊。難道你今天就是因為怕我不跟你結婚才生氣?」

周賀一努努嘴。

「這麼想嫁給我啊?」

「都談了三年了嘛,這個感情肯定也是挺深的了。最最最重要的是,我都把第一次給你了,然後你又拋棄了我,我要是再找一個男朋友,萬一他有處女情結怎麼辦?」

顧會手上的力氣加重了些,「原來你是怕找不到下家。」

「疼!」

顧會無奈,只能放輕力氣。

「不生氣了?」

周賀一搖搖頭,「不了。我才不會跟你這種人計較。」

顧會輕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