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妖女不妖
重生之妖女不妖 連載中

重生之妖女不妖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正版軒衣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正版軒衣 沈長蘇

自打重生以來啊,我就獨得天道恩寵,我勸天道啊,一定要雨露均沾,可天道不聽,就寵我,就寵我
重生以前沈長蘇是小白花身世飄零,重生之後她就成了霸王花??? #今天的沈家大小姐也很厲害呢!# #今天的大小姐也揍翻了來挑事的大俠呢!# #我家大小姐帥出新高度!#展開

《重生之妖女不妖》章節試讀:

第8章 劍與狼刀


衛不欺的劍是浸着夕陽與夜色練出來的。

即使暴雨未絕,烏雲沉得像在墨池翻滾,也不能分毫妨礙他出劍時的果斷與銳利。

劍光,如雪。

雨點,如珠斷絕。

黑衣劍客神容肅穆,冷瘦得像一株墨色的竹,身法隨風雨搖曳,卻又似分毫不曾動搖。

沈長蘇不由得屏住呼吸,凝神細看。

她不是第一天看衛不欺練劍,卻每一次都會被這樣的劍奪去心神。

劍勢浩蕩,席捲長空,敢叫夜幕的人間憑空生出一點銀光,刺得人眼睛生疼。

這就是天下無敵的劍。

起初沈長蘇問他劍法名字的時候,他還不肯說,問的次數多了,不好含糊過去才摸着鼻子帶着點羞恥回答。

劍有法,名為——唯我獨尊。

沈問石練劍的時候是從來不許別人看的,見過他施展唯我獨尊劍的人很難不被劍勢所迫。

在沈問石手下,別說學劍,不被摧毀心志,余念只剩臣服就不錯了。

衛不欺當年也才八九歲,就敢翻萬劍庄的圍牆,躲過無數護衛僕婢的眼睛,闖進演武場偷師。

被劍勢驚落,劍尖停留在喉前的那一刻,他本以為自己會就此死去。

但他終究也沒有被嚇住,反而心中升騰起一個強烈的念頭。

「這樣的劍,應當是我的。」

他也終究沒有死,反而得了沈問石青眼,親自傳授唯我獨尊劍。

在衛不欺的描述中,沈問石施展出來的劍法和沈長蘇所見過的不太一樣。

沈長蘇心中明白為什麼會不一樣。

當年沈問石劍法未至大成,銳氣無法收斂,劍意凌霄,引動之時徹地貫天,就如同今日之衛不欺。

而今他劍法已然圓融,收放有度,即使是在沈長蘇面前,也能輕飄飄一劍,不動分毫。

大巧若拙,大成若缺。

他確實用的是世上最尋常的劍,再高深的劍道化用在他手中也如信手拈來,如今他的劍只余本能,沒有辦法從最底下開始教給別人。

這也是為什麼沈問石要沈長蘇觀衛不欺練劍的原因。

練劍先養劍,養劍先養勢。

他要傳無敵劍法,便要她先養無敵之勢。

沈長蘇沒有辜負沈問石當時捏骨的驚嘆,確實資質驚人,觀劍不過半月,已然養出一股引而不發的鋒銳之氣,隱隱竟能與衛不欺的劍勢爭鳴。

少時風息,雨住,雲止,夜深。

萬劍亭一片寂靜,只剩下竹葉偶爾碰撞,相互摩擦的微弱聲息。

黑衣劍客收劍,正正對上烏衣女童身上未及收起的共鳴之勢。

「難怪師父都改變主意要傳武了,你要是再大上幾歲,今日就是我來觀你練劍了。」

衛不欺頗為感慨,去揉女孩的頭髮。

「這樣的漂亮話應該我說給小師兄才對,小師兄的劍已經做到唯我獨尊了,我卻連傳法的邊都沒摸到。」

小姑娘聲音清脆,即使曾發下要做天下第一的豪言壯語,此時也並不敢自傲。

夜冷,衛不欺卻笑出了聲,只是笑聲消失得太快,很難不讓人以為是錯覺。

他神色向來沒有什麼波動,隱在夜色中也不甚明顯。

「不是漂亮話,我說你一個小姑娘,防備心也太重了,誇你一句也非得回誇回來。」

沈長蘇反駁他,「小師兄不也一樣?你會說話就多說點,明明自己已經很厲害了,非得來捧殺我一個什麼都不會的。」

「那個叫阮寧的,你真打算收來做劍侍?」

「阮寧是八寶山的冤家債主,總歸有些人不想讓他活,但他得活着。」

「他要是真跪死在萬劍庄門口,明日說書人口中流傳的故事便不會是八寶山血案兇手如何兇狠殘忍,而是萬劍庄如何酷烈冷血,竟連這樣孤苦的少年都要趕盡殺絕,人人得而誅之的名單上恐怕要再添上他們惹不起的人的名字。」

衛不欺不以為意,撐開油紙傘,送她回去自己的院子。

「那又如何?他們不能拿納蘭逐霜怎麼樣?師父就更不會在意什麼名聲了。」

所以前世被囚在峨眉被稱為妖女的只有她沈長蘇,自在逍遙的衛不欺依然幾乎無敵於世間啊。

沈長蘇默默咬緊了下唇。

「倘若我要萬劍庄聲名煌煌,萬人敬仰呢?」

衛不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那便讓萬劍庄聲名煌煌,萬人敬仰。」

他理所當然的講出,沈長蘇竟然莫名的安心下來。

重生至今,她心中那根弦一直綳得太緊,有一種莫名的緊迫感一直追逐着她。

她也是會累的。

專心做好眼前的事就夠了,今生她已經走在了不同的道路上。

沈長蘇剛生出這樣一絲僥倖的念頭,一抹刀光從天而降。

快得不可思議,直取小姑娘的脖頸。

「嗤!」

殺機清鳴。

是衛不欺的劍到了,劍身清亮,劍柄漆黑,與那抹寒冷的刀光碰撞在一起,激起一陣令人戰慄的漣漪。

沈長蘇這才來得及看清持刀的人。

那是一位極美的女子,異域模樣,中原打扮,使狼刀,深邃的綠色眼瞳透着刻骨的殺意。

她的刀法很妙,又狠又快,如疾風暴雷一般,片刻間就與衛不欺周旋了上百招,在捕捉到破綻的那一刻,瞬間撲殺至沈長蘇面前。

但她面前的對手是衛不欺。

衛不欺從不在意自己的劍法有破綻,因為他足夠快。

快到異域女子撲殺沈長蘇的那一剎那,刀光還沒來得及觸及她半根毫毛,劍尖就劃穿了狼刀主人的喉嚨。

血,噴涌而出,未停留半刻,盡數澆在女孩兒身上。

「咳……咳咳咳咳呸!」

血腥味嗆得人不能呼吸,沈長蘇努力從一片臟污中擦凈口鼻,勉強找回一點未定的驚魂。

衛不欺翻遍了狼刀女的全身,沒找到什麼能證明她身份的東西,一把把屍體冷冷推開。

沈長蘇撿起那把鋒銳的狼刀,細細觀察刀身上獨特的異域紋路。

一枚鴿血紅的寶石鑲嵌在刀把上,價值不菲。

這不是一般能豢養的死士,恐怕是有組織有排名的刺客。

什麼人有必要刺殺一個七歲的小姑娘?

異域的刺客又怎麼會跑到中原殺人?

又得是什麼樣的組織敢到天下第一人的家裡去殺他的女兒?

「小師兄下次殺人別殺得那麼快。」

小姑娘皺着秀氣的鼻子,帶着些許懊惱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