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處逢生之廢物趙炎
絕處逢生之廢物趙炎 連載中

絕處逢生之廢物趙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牛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趙炎 都市小說 韓詩雅

天生我才必有用
他是被人們稱為廢物的少年趙炎,他也是從逆境中成長起來的商界天才
一路披荊斬棘情定詩雅,最終變成亞東集團的幕後總裁!展開

《絕處逢生之廢物趙炎》章節試讀:

第3章 性格轉變


「炎兒,這裡。」香蓮向從學校走出來的趙炎招了招手,小跑着迎了上去。

「媽媽。」趙炎停在香蓮跟前,叫了一聲。低着頭,聳拉着臉!

「怎麼了小寶貝,今天不開心嗎?在學前班認識這麼多的好朋友,應該高興才對啊。」

「媽媽,今天有人欺負我,我打了他!」聽趙炎這麼說,香蓮愣了一會!「但是我沒有錯,是他在我新書包上用粉筆亂畫的,我才動手打了他一下。」趙炎又說道!

香蓮緩過神,蹲下來看了看書包,同時理了理趙炎的衣領。語重心長的對趙炎說道:「孩子,動手打人是不對的!別人弄髒你的書包,你可以告訴老師,讓老師來解決。但是你動手打人,就是你的不是。你要做個讓人喜歡的好孩子,要做一個善良的人。知道沒?」

「知道了,媽媽。我餓了!」看着趙炎委屈巴巴的小眼神,香蓮頓時氣性全無!很無奈的抱起趙炎向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時間還尚早!香蓮開始洗菜做飯。而趙炎在卧室床上擺弄着玩具!時間滴答滴答的過去了!等香蓮做好飯菜,去卧室喊趙炎吃飯時,卻看到趙炎已經沉沉的睡著了!香蓮心疼的親了親趙炎額頭,替趙炎蓋好被子關門走了出來!

她從柜子底下箱子里,拿出那個結實的信封袋子!如有所思了一會,又放了回去!

正在這時,門外有人急促的喊道:「香蓮,香蓮!」香蓮聞聲趕去,來人是隔壁劉媽!「香蓮,能不能幫我一個忙?」「是這樣的,我男人不小心從工地摔了下來送進了醫院。你手頭寬裕不?能不能先借我100,我回頭還你。」

香蓮聽她這麼一說,想都沒想轉身朝屋裡跑去。沒過一會,手裡拿着一把零錢慌裡慌張的又跑了出來!「劉姐,你數數這裡的夠不夠?」劉媽接過零錢認真的數了又數道:「夠了,還多出二十呢。多的你拿着吧。」香蓮拿回劉媽遞過來的零錢裝進兜里說:」劉姐那你快去醫院吧,病人耽誤不得,改天我來看你們!」劉媽聽聞說了一些感謝的話,急匆匆的朝醫院方向趕去!

劉媽他們一家三口也是來南林市打工的,丈夫梁寬在建築工地,兒子梁龍龍在南陽溝小學上一年級比趙炎大兩個年級,平時倆人都是一起上下學回家的。劉媽則在農場果園打些零工!來這裡成為鄰居之後,關係還相處的不錯,為人親和的劉媽時常會叫香蓮一家去吃飯!一來二往,就走的親近了!

「香蓮,香蓮!你在想啥呢?」一陣陣呼喊聲打斷了香蓮的沉思。是趙虎下班回來了!

「啊,沒什麼!就是隔壁劉媽愛人從工地摔下來住院了,借了一些錢剛走。」

「啊,嚴不嚴重?改天我倆得去看看啊!」

「嗯,趕緊進屋洗臉吃飯吧!聲音小點,孩子睡覺呢!」

在深夜臨近中秋的晚上,月亮還算圓滿。一絲風吹過,陣陣寒氣襲來!可在工棚平房裡,時不時傳來趙虎一家三口的歡聲笑語,向遠處天空飄去!

時光如梭,轉眼間五年過去了!在工棚平房裡,一個趴在桌子上十二三歲模樣的男孩正在寫作業!沒錯,他就是趙炎,趙炎長成了大孩子。

「炎兒,給我拿一下鎚子。在床下工具箱里。」趙虎趴在外面地上在修補釘做着已經斷了一條腿的椅子。

「我沒空,我在寫作業。煩死了!」趙虎惡狠狠的皺着眉頭,再也沒有搭理趙虎的喊話!

不一會,趙虎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看了一眼,正在惡補暑假作業的趙炎!沒好氣的罵到:「真沒有,年年倒數第一,你念求個書,廢物。」隨後拿着工具箱走了出去!

趙炎聽到這話,怒氣值頓時拉滿眼睛血紅,他最聽不得別人說他沒用!順手把旁邊的水杯一胳膊肘子撞到了地上!當一聲,杯子碎成了幾片,水灑了一地!

沒等趙虎到外面,又折回來。怒氣沖沖的拿起旁邊的掃帚對趙炎後背一頓招呼!反觀趙炎,表情平靜不哭不鬧!這給趙虎氣的又多打了幾下。隨後嘆了一口氣,走了出去!這時的趙炎,再也不是剛才倔強的孩子!眼淚奪眶而出,一會就打**衣袖!

此時此刻的趙炎,已經不再是當初剛來南林時那個乖巧的孩子了!為了趙炎,趙虎和香蓮不知吵了多少回架。甚至差點都鬧到了離婚的地步!

正在這時,香蓮走了進來!看到滿臉淚痕的趙炎!頓時又氣不打一處來說道:「孩子你能不能讓我們省點心,快上初中了。你成績一直這麼差,能行嗎?你知道我和你爸爸對你有多大的期望嗎?」說罷掩面哭了起來!

「又打孩子了?」一個沉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來人正是隔壁劉媽和劉媽的愛人梁大伯!

「這樣怎麼能行呢?孩子是來教育的,不是用來打的。」說著走到趙炎跟前,擦了擦趙炎的眼淚,拍了拍肩膀!「孩子,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陶行知你知道吧?他是中國當代偉大的教育家、思想家。他在當校長的時候,有一天看到一個男孩子正準備用磚頭去砸另一個男生,於是他就制止了那位男孩子,讓他去校長辦公室。等陶行知先生了解完整個事情的經過,回到校長辦公室的時候,那個想動手打同學的男孩子已經等到那裡了,於是陶行知掏出了第一塊糖果,跟他說,這個是獎勵你的,因為你比我先到辦公室。接着他又掏出了第二塊糖說,這個也是給你的,我不讓你打同學,你立刻住手了,說明你很尊重我。孩子將信將疑接過了第二塊糖果,接着陶行知又拿出了第三塊糖果說,據我了解,你打同學,是因為他欺負女生,說明你很有正義感,我再獎勵你一顆糖。這時候,男孩子感動得哭了,後悔地說:校長,我錯了,同學再不對,我也不能採取這種方式。於是,陶行知又掏出了第四塊糖對他說:你已經知道錯了,我再獎勵你一顆糖!我的糖發完了,我們的談話也結束了。你回去上課吧。」 「小子,你聽懂了么?」

趙炎,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梁大伯又看向香蓮,語重心長的說道:「這個四塊糖的故事,告訴我們。一,當孩子犯錯誤的時候,首先要了解事情的前因後果,認識到孩子哪些地方是對的,哪些地方是不對的,有一個綜合全面的評判,而不是武斷地下結論。二,寬容積極的教育遠比訓斥苛責的方式來得有效,讓孩子認錯的確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讓孩子從內心深處去深刻反省自己的錯誤,而不是某種程度上的屈服和被動地接受大人的教育。不要一味的盯着孩子的短處批評指責,而要多看孩子的長處鼓勵讚賞。要讓孩子有一種傲驕的心理,開發他的積極心,爭做強者!成長不只是孩子一個人的事情,孩子在成長,家長同時也在成長啊。」 「香蓮你懂了么?」

香蓮抹了抹臉龐的淚水,看着趙炎沒有作答!

「哈哈哈,好了好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屋頭還燒着水呢!」說罷,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出家門!

香蓮回頭看了看空蕩蕩的門口!沒有說話,起身做飯去了。只留下坐在凳子上哭泣的趙炎……

果不其然,正確的教育方式,還是對孩子有用的!兩年之後的中考,趙炎順利進入了南林市第二中學,成為了一名初中生!

南林二中,在南林市也算是一所好的高中學校了,校區佔地面積大,綠化環境好,建設的極為秀麗壯觀。南北兩邊有兩棟教學樓,分別是初中部和高中部。趙炎現在就是初中五班的一名學生。五班教室里,班主任王萍正在給剛來報到不久的學生們開新生班會。由於開學沒多久,好多同學還相互不太熟悉,都面面相覷的看着彼此。相對來說,趙炎這會內心更應該是忐忑不安的 ,因為他發現在前排最右邊靠牆的位置坐着的是竟然是小學同學祁婷婷,他們被分到了同一個班。看到是她,趙炎心中一陣欣喜而後又是一陣沮喪!欣喜是因為他看到了熟人,這種能分到一個班級的情況也不太容易,沮喪是因為祁婷婷性格高冷傲慢,而趙炎性格內向乖張,倆人性格明顯不和,趙炎有一點失望的看向黑板!

「孩子們,此時此刻起你們已經成為了一名正式的初一學生。同學們要相互團結,互幫互助。初中三年對你們來說是至關重要的三年,你們要勤奮刻苦多多鑽研每一門學科,為以後上高中打好基礎才行啊。我相信能來二中的你們都不是太差的!接下來你們會在這裡一起度過這充實的三年。好了,現在請孩子們一一做下自我介紹,讓同學們更多的了解你喜歡你。」

「從這邊第一排開始!」班主任王萍做了做請的收拾。

話罷,靠左面窗戶旁邊的一個胖男孩刷的站了起來,有點肥胖的身材配上全臉濃縮在一起的一對小眼睛,很是搞笑。

胖男孩,慢緩緩的走上講台,清了清嗓門道:「同學們好,我叫殷德,來自康平鎮。請大家以後多多關照。」說罷走下台去。

同學們一個接一個的做着自我介紹,很快就到了祁婷婷的那個位置。

祁婷婷站了起來,大氣的朝講台方向走去。一個膚白貌美氣質絕佳的女孩子引起講台下一片嘩然!不得不說,像祁婷婷這樣的女孩子在南林市還是不可多見的美女胚子。南林市屬於農業城市,很多同學都來自於農村皮膚黝黑,樣貌固然沒有祁婷婷那樣出眾。

祁婷婷盯着台下,理了理齊肩的雙馬尾。等台下稍微安靜一些說道:「同學們下午好,我叫祁婷婷,雙魚座一枚。平時喜歡跳舞練琴,請大家多多指教。」說罷,很得意的向自己座位走去!此時趙炎正看着向下走來的祁婷婷,祁婷婷也發現了萎縮在牆角的趙炎,倆人對視幾秒,趙炎迅速將目光收回,滿臉漲紅不知所措的擺弄着手中的筆!祁婷婷也冷冷的瞪了一眼趙炎,找到座位坐了回去。

之後又有幾位同學各自上台介紹着自己!「大家好,我叫洛珠加措,藏族。來自米米大草原,我家是放牧的,歡迎同學們有機會去我家做客。」一個頭髮蓬亂,鼻樑挺拔,雙眼深邃,臉蛋通紅,皮膚黝黑的男孩子操着一口生硬的普通話介紹着自己。時不時抿抿嘴唇,害怕自己說錯半句。

不一會,輪到趙炎上講台介紹自己了!趙炎緩緩挪動着步伐走上講台。看到台下這麼多人,趙炎一時慌了神。「大……大……大家好,我是趙炎。我是來自魚兒梁村的,我家住在龍王山下,那裡有甜甜的山水,歡……歡迎大家來品嘗。」「哈哈哈……」趙炎的介紹引得台下一陣大笑。甚至有的同學彎着腰,捧着肚子狂笑!趙炎在大家的注視和嘲笑中低着頭灰溜溜的跑下台去。許久之後,王老師開口說話了:「請大家注意一下,取笑別人是很不禮貌的行為。趙炎同學的自我介紹也是很……新穎獨特,別具一格的嘛!」「好了,下面有請下一位同學。」

此時的趙炎,腦袋完全沒有聽進去台上老師在講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渾身燥熱,臉頰通紅,只感覺無數鄙夷的目光都在炙烤着自己,從來沒有過的羞辱感籠罩着趙炎小小的內心,無比煎熬,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放學鈴聲響起,同學們收拾完書包爭先恐後的向門外走去!不一會,諾大的教室里只剩下三個人。趙炎抬頭看到前排的祁婷婷也還在收拾書包沒有走,一時不知如何是好,繼續坐在自己的位置。

「你好,趙炎。我叫韓詩雅,你高興認識你。」

一個像鈴鐺一樣清脆的聲音傳入趙炎耳朵,趙炎好奇的抬頭看向說話的女孩;女孩叫韓詩雅,是圓點集團董事長韓國強的千金。剛才後面同學在做自我介紹的時候,趙炎一直在自我掙扎中沒有注意一身男孩子裝扮的韓詩雅!

「你好,趙炎。」說罷有點自慚形愧的低頭收拾起了書包。

「我先回去了,明天見,拜拜。」說完韓詩雅轉身朝門口走去。

這時趙炎才發現,韓詩雅一身運動休閑裝,齊耳短髮,面容姣好甚有幾分可愛。如果不聽聲音,很難看出是一個女孩子。

「哎呦,趙炎。看不出來啊,你這幅模樣還有人願意跟你做朋友。」祁婷婷故作矜持的抓了抓蓬鬆的劉海道:「我怎麼會和你分到一個班啊,真晦氣。」

趙炎假裝沒有聽到祁婷婷對自己的對話,拎起書包朝門外走去。

「臭趙炎,你真是個沒用的傢伙,哼!」祁婷婷一跺腳生氣的罵到。

趙炎有氣無力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後邊一個空的礦泉水朝趙炎飛來,趙炎憑直覺伶俐的閃身躲了過去,轉身看到五個毛頭小孩。其中一個平頭少年,身穿牛仔馬甲,褲子挑在屁股尖上,很是炫酷的吸了一口煙然後彈飛出去。

「哎吆,廢物趙炎,好巧啊。你也在二中。」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貓貓網吧華子西的小兒子華強。由於環境原因耳濡目染,從小接觸一些地痞流氓,自己也練成了痞里痞氣的個性。華強跟趙炎也是小學同班同學。因為趙炎性格內向軟弱,做事唯唯諾諾!像華強這種自詡要強的小流氓很是喜歡撿軟柿子捏,趙炎就是他們一直欺負的對象。

「強哥。好久不見。」趙炎轉身彎腰的討好道。

「趙炎,我知道你在五班。從明天起保護費還是正常交,每周得交10塊。」 「聽到沒?」

趙炎唏噓一聲回道:「強哥,我拿不出那麼多錢,我媽一個月才給我10塊零花錢。之前不是每周一塊嗎?以後我每周交兩塊怎麼樣?」

「我說趙炎,你腦子裝屎了吧!這是打發要飯的嗎?勞資現在開銷大,每周10塊一分不能少,不然走着瞧!」說完,一伙人走到趙炎跟前,華強用肩膀頂了一下趙炎冷哼一聲,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此時的趙炎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只聽到緊咬的腮幫子吱吱作響。

「媽,我回來了。」回到家的趙炎,無精打採的坐在床上。

香蓮丟下手中的活,顫顫巍巍的走到趙炎跟前問道「炎兒,你怎麼了?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新學校的老師同學對你不好嗎?」

「媽,別說了。你快去做飯吧,我餓了!」趙炎厭煩的說道。

香蓮無奈的看了看趙炎,向廚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