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身後十幾輛警車:我又是劫匪
開局身後十幾輛警車:我又是劫匪 連載中

開局身後十幾輛警車:我又是劫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山中無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山中無人 瓊斯 都市小說

當有一天睡醒起來發現自己成為一名劫匪你會怎麼辦
fbi:「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快點投降!」 瓊斯:「警官先生,我是好人,你相信我!」 ...... 因為一次行動導致這夥人陷入了一個更大的陰謀
前有殺手追殺,後有fbi想將他們抓入監獄
瓊斯:「這又不是我乾的,抓我幹啥!」展開

《開局身後十幾輛警車:我又是劫匪》章節試讀:

第四章 隊友的死亡


就像是伺機待發的獵人在捕獵時的場景。

兩人迅速端起槍,彎下身子擺出搜索隊形,一前一後朝着那廢棄的房子前進。

在踏入裏面,瓊斯便注意到樓梯上雜亂的腳印,這讓兩人更加警惕,他握了握手中冰冷的槍柄,邁上階梯。

很快兩人來到一扇破爛的木門前,紅桃伸出右手,握緊拳頭。

看到隊友的手勢,身體的肌肉記憶讓瓊斯立刻停了下來。

隨即紅桃對他又做了幾個手勢,他知道這意思是他開門,自己先攻,他掩護,接着一腳將門踹開。

「砰!」

伴隨着踹門聲響起,接到信號的瓊斯閃身進入房間,持槍的瓊斯看到房間內的畫面,讓他略微不適。

後面進來的紅桃也看見了眼前這一幕,只見地上躺着兩具屍體。

瓊斯看見這兩人穿的和自己一樣,估計就是他和紅桃的隊友了,而現在這兩人就這麼死了,地上還有不少血。

「法克!這群*****我一定要宰了他們!」紅桃破口大罵,隨後走上前去查看有沒有兇手留下的痕迹「我們幾個合作了那麼久,結果他們就這樣被殺了,還死在了一個廢棄的房子里!」

紅桃立刻認出躺在地上的兩具屍體是他們的隊友,穿着幾乎相同的制服,還有體型上也差不多,雖然戴着頭罩。

瓊斯不再關注嘆氣的紅桃,剛剛還有點不適的瓊斯在此刻,他發現這種感覺竟然消失了。

當他再將目光轉移到躺在地上的那兩具屍體,他只覺得稀疏平常,跟死了兩隻動物好像也差不多。

瓊斯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或許是這具身體的緣故吧。

他默默走躺在地上的兩具屍體,查看起「隊友」上面留下的傷口「近戰,手法乾淨一刀抹了脖子,現場也沒有打鬥痕迹,兇手可能和我們一樣,經驗豐富!」

「夥計,快過來瞧瞧瞧,這傷口你能看出是什麼刀嗎?」瓊斯指了指屍體脖子上的傷口,而紅桃皺着眉頭。

「具體型號我並不清楚,但我敢肯定這是軍刀!」

「軍刀?」

「當然。」

聽完這番話讓瓊斯陷入了沉思,他開始打量起這個房間,試圖在尋找一點有用的線索:「我們最近有遇到過軍隊的人嗎?要可以的話,最好是跟我們認識的!」

「好像並沒有,夥計。」紅桃思索了一番。

就在瓊斯以為又有什麼奇怪因素混進來的時候,紅桃又想到了什麼。

「合作人,上次來交易的時候他身後的保鏢,我一看他姿勢就知道是退伍的士兵。」

「瓊斯,你的意思是說殺卡爾和尼克的是合作人?」

紅桃疑惑的看向瓊斯。

「我可沒說一定,只是有概率,或許是別人呢?」

「你瞧,兇手殺人的手法非常乾脆利落,只用了一刀,卻沒再進行補刀,說明這人對自己的刀法很自信,他認為,受害人無法從他手裡活下來。」

「現場也沒有打鬥的痕迹,地上只留下了幾個腳印,屍體也沒被移動過的痕迹,或許是熟人所為,沒錯,只是或許。」

「如果是普通人對上我們,哪怕是熟人,在掏刀的時候就會有警覺,一個沒受過訓練的普通人想要一刀將我們斃命,這簡直太難了。」

「或許根本不可能對嗎?當然,不排除其他因素,比方說下毒?或者下藥?.......」

「只有受過訓練的人,才能做到,或者說在人家反抗時也可以解決戰鬥,不是嗎?況且對我們這種訓練的人來說最不喜歡的就是出現這種意外,對嗎?」

聽到自己同伴的推理紅桃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瓊斯,那他們的殺人動機是什麼?」

「嘿夥計,我們是劫匪,不是**,這些事情我怎麼知道,也不屬於我們的範疇,現場也沒有法醫!」瓊斯立刻反駁起來。

不過這件事情讓他更加好奇了起來,照這個邏輯來說的話,那這個兇手是合作人?那他又為什麼殺人呢?滅口?這具身體和他們這個團伙又謀划了什麼呢?

「哦,剛剛看你推理的樣子,你還說你不是**內線嗎?夥計。」紅桃帶着狐疑的眼光看向他。

「法克,這樣就是內線了?你是****嗎?」

瓊斯聽到他的話一時沒忍住,但是他真的不是內線啊。

「好了別激動,瓊斯,我只是開個玩笑!」

「我並不覺得這個玩笑很好笑!」

「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當然是離開這裡,難道你還想和他們過夜嗎?」瓊斯指了指地上的兩具屍體。

「不不不,我是說,我們應該替他們報仇!」紅桃看向起身的瓊斯,解釋道。

「夥計,我們現在都無法確定那人是不是兇手,就算是兇手你覺得我們能做什麼嗎?」走出門的瓊斯頭也不回的說道「你瞧瞧我們現在的樣子,兩個人,兩把槍!去找幾十個保鏢動手,你腦子沒問題吧我的兄弟!」

「如果你想找死別拖上我,ok?」

「好吧,好吧!」紅桃嘆了口氣,起身離開這個房間,走之前還不忘對着地上那兩具屍體說一句「夥計們,從我們出來的時候我們就知道自己的下場了,不是嗎?」

來到外面,兩人正打算上車,瓊斯總感覺好像少了點什麼。

「夥計,運鈔車呢?」

「哦謝特,我差點忘了!」

紅桃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在圍着這個廢棄的房子繞了一圈後他並沒有找到運鈔車。

「瓊斯,這裡是集合點,卡爾和尼克還躺在上面呢!等等,那是什麼?」

紅桃好像看到了什麼東西,他迅速的來到一個大坑前,就是那輛運鈔車。

「嘿,瓊斯,你瞧我發現了什麼?」紅桃轉頭對着瓊斯揮了揮手「你絕對想不到!」

「除了那輛運鈔車,我好像想不到別的了!」

「哇哦!瓊斯你怎麼知道!」紅桃驚嘆道。

「拜託,你不要問出這麼愚蠢的問題可以嗎?」瓊斯翻了個白眼。

「我先下去,別忘了等會將我拉上來。」

說完不等瓊斯反應他就跳到了那個運鈔車的車頂,接着又跳到地上,打開運鈔車的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