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詩壓萬界
詩壓萬界 連載中

詩壓萬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吳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題 奇幻玄幻 李賽白

畢業後不務正業,帶人上分的李賽白猝死了,所幸上天給其再來一次的機會,穿越了
原以為就要普通的度過一輩子,卻可以用詩詞催熟靈藥靈樹
缺靈藥,一詩催熟
缺法寶,一詩催熟
缺什麼都可以一詩催熟
李賽白表示什麼都可以用詩來催熟
展開

《詩壓萬界》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一詩催熟


「哎喲,誰這麼缺德,給老子來了一盆冷水」李賽白大叫道。刺骨的寒意直透骨髓,讓他一陣陣地顫抖。

「小東西,還不死,那就讓你死透」,一丰神如玉的男子大罵,說著劍訣一掐,一把靈光閃閃的小劍便準備激發。

「師弟住手,你打死這如狗一般的東西,回頭被人針對了,不死也脫層皮,不划算的」遠處走來一位彪形大漢,沉聲喝道。

四周看熱鬧的人一看這情形,便趕緊地散開了。

李賽白看傻眼了,飛劍,古裝,這情形不是傳說中的穿越嗎?

穿越文都被自己看爛了,想不到如今降臨到自己身上。

原本李賽白今日好好地在家裡休息,畢業幾年的他考了多次公考也難以成功,不是李賽白不行,而是因為每次面試都面死了。

李父很失望,就斷了李賽白的資糧,導致他難以啃老,只能做一些能養活自己的事。

大學四年,李賽白能夠拿出手的就是兩個技能,一就是寫作,大學校友都有請他寫過畢業論文,並且得到優秀的評價:二是遊戲,沒錯,就是遊戲,帶人上分就是李賽白唯一能做的事。

一連幾天帶人上分,誰知道醒來就穿越了,李賽白很是無語。

穿越的金手指呢?不是每個穿越者都有金手指的嗎?為何一點也感覺不到。

每個穿越者不是系統就是老爺爺附身,自己鬼都沒有看見一個,也是操了。

還沒等李賽白理清頭緒,一陣眩暈傳來,整個世界就漆黑一片了。

等李賽白醒來,已經是幾日之後了。

頭裡多了好多信息。首先是自己如今所在的地方是長青派的外門,原主也叫李賽白,與李賽白同一個名字,話說李賽白老爹也是夠逗的,希望自己兒子將來的才華能超過詩仙李白,所以從小讀得最多的就是白老的詩,李賽白小時也是神童一般的人物,無論多難的詩詞歌賦,都背得滾瓜爛熟,但是李賽白偏偏長大後離開家就開始各種浪,不務正業,最後勉強的考了一個三流大學,所以穿越了,混不下去了。

以李賽白頭裡的修鍊境界,如今長青門最強者歐陽碎空元嬰大圓滿境界,以下十二長老,都是元嬰境界,是這個區域的大門派,結丹修士因為李賽白的修為低,目前還不知道,以下內門修士就是築基期,可以拜入結丹修士門下,作為十二脈的修士來培養,有競爭十二脈核心傳人的資格。

李賽白明白了當前的處境,修士滿天飛的世界,想想就讓人熱血沸騰。但也非常的危險,之前要殺自己的就是外門長老吳發的徒弟,一個築基老鬼的徒弟吳生,趕來喝住他的就是吳生的大師兄劉一莽。

這麼幾天了,金手指依然沒有蹤跡,看來是沒有了。

李賽白所住的地方在靈藥院,一個專門種葯的地方,此刻正躺在床上發愣。

那日被打傷之後接着昏了過去,被執法弟子抬了回來,至於打人者,只要沒死人,像李賽白這樣的邊緣人物,沒有人來過問,能抬回來都不錯了。

李賽白很快地便從沒有金手指的遺憾中回過神來,馬上出門,只見兩山之間大片的葯田,也沒有做多餘的事,對着葯田施展五行法訣中的靈雨術,直到所有田地中都被澆了一遍,才停下來,雜草什麼的自有雜役弟子來除草,與李賽白沒有關係了。

李賽白扛着酒葫蘆,到了山下一家酒店,打來了幾十斤的酒,這個酒葫蘆是坐化了的師父留下的,唯一的空間葫蘆,也是李賽白如今的全部家產。

那些年抑鬱不得志,所以就染上了酒這個好東西,在李賽白看來,只要有酒,他就不寂寞,就是快樂的。

如今李賽白有着練氣期五層,五行全靈根資質,也就是長青門中最差的資質,按照門中的說法是一輩子也別想築基,要不是李賽白師父用他僅有的一點資源堆積,只會更寒酸,只能如雜役弟子般活着。

李賽白已經試過了,的確無法修行到築基,因為沒有丹藥修行實在太慢了,比蝸牛都慢,五行靈根因為金木水火土什麼都有,太雜,修行起來就難以如人家一樣一日千里。整個門派,單一靈根的也不多,雙靈根的都是天才了,特殊靈根更是少。

李賽白到了山間打來一隻肥美的野雞,有着十幾斤的樣子,拔毛挖肚一氣呵成,手裡掐訣升起柴火就開始烤,用山下買來的佐料一染,一會兒就吱吱地冒油,聞着都已經直咽口水,別說吃了,慢慢等着,直到烤金黃了,才從酒葫蘆里倒了一大碗酒,開始一邊吃肉一邊喝酒,別提有多爽了。

往後餘生,只要別去觸了強大者的霉頭,這日子也是真心舒爽。

喝到興起,李賽白又不甘了,沒有金手指,也沒有韓老魔的小瓶,這仙就修不下去了嗎?

一時想起白老的詩,便解下腰中的長劍,記憶中原主在凡俗學來的劍法湧上心頭,便高歌舞劍,大聲吟誦道:

白酒新熟山中歸,黃雞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雞酌白酒,兒女嬉笑牽人衣。

高歌取醉欲**,起舞落日爭光輝。

遊說萬乘苦不早,着鞭跨馬涉遠道。

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一時哈哈大笑,只覺心中舒暢,再沒有什麼修仙瑣事相擾,這種時候吟誦白老這首詩,正是應情應景,對於未來的迷茫,也隨之而去。

這時候,四周風聲大起,剛開始李賽白以為只是劍法引起的風聲,因為他正興起,以為劍法有長進,所以就沒有在意,反而覺得這才是「劍仙」該有的威勢,直到靈氣異動,才明白不妙。

回身看着身後師父在時寶貝得不得了的「築基草」,此時如餓死鬼一般吸取着靈氣。

築基草在數萬年前有着極大的名氣,因為它結的果子可以讓人完美築基,但如今因為天地環境不如那時,空氣中少了一些對於築基草來說非常重要的靈性,所以就不可能結出築基果。

李賽白的師父寶貝地養着,也只是對築基有個念想,幻想着築基草給他帶來好運,沒想到今日發生異變,也不知是好還是壞。

趕緊地上隱匿陣法,把葯谷的大陣啟動,遮去靈氣造成的異象。

剩下時間就趴在放置築基草的邊上,看其變化。

首先是葉子,由翠綠慢慢向著金色轉變,然後是根部也變成金黃,到了全身都金黃時,開出了一朵金黃色的小花,小花急速放大,鮮艷欲滴,不一會開始凋謝,結出了一棵綠油油的果子,花稈開始衰敗,果子掉落下來,李賽白趕緊的接住。

完美築基,我來了。

在如今這個築基九層大圓滿就開始築基的年代,能完美築基,究竟是什麼感受,李賽白迫不及待地開始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