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界舊事
靈界舊事 連載中

靈界舊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三夏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臣 祝芊歌

靈人統治的歲月悄然流逝
念,以無畏的姿態逆卷而來
靈人九大謫仙,傳承未斷,靈人永存
念族八張王牌,所為,不過是徹底覆滅靈道
這是一場潛藏,暗殺,算計,是一場以生命,種族為賭注的殺局
孤膽,聲名狼藉,一切值得與否?展開

《靈界舊事》章節試讀:

第7章 殺神


議會長辦公室

議會長從抽屜中取出一份資料遞給祝芊歌。

「王在的屍檢報告吧。」祝芊歌沒看直接放回桌面上,她早猜到了其實屍檢報告早出來了。

她在硯仙的靈中早看到了隱藏在背後的秘密,其他謫仙興許不知情,但統領大局的議會長一無所知她是絕不相信的。

「是,你早知道了。」議會長也不意外,從上次會議上她阻止硯仙發言就看出來了。

「你既然知道了真相,為何不向外言說,你可知王在一家的情況現在有多難過,無法出門,成了人人喊打的存在。」祝芊歌凜聲,「就算他真是叛徒,他的老婆孩子有什麼錯。」

「你也可以說的。」議會長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

「你不希望由我來說,我無意摻和權力之爭,該由誰來說那便由誰說,可你卻打算袖手旁觀。」

「除非我們能搞清楚這件事背後的一切。」

「否則,遭受苦難也是,該?」祝芊歌冷冷地說道。

「瞳仙,你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你只看到了現在人遭受的苦難,你可曾想過事情發佈後的千瘡百孔,念族讓這個人暴露的原因是什麼,難道是為了打斷你的封仙大典嗎?他們見識過你的強大,若真是誠心想阻止你,又怎麼會單單只是一張金牌出手?」

祝芊歌沉默,王在的出手確實是件怪事,但最怪的還是他用了念族的兵器卻居然不是念族,而是個純純正正的靈族。

沒錯,無論是硯仙從他血液中感知到的,還是驗屍結果都顯示,王在,是個純純正正的靈族。

可,在封仙大典上,他卻用了念族特屬兵器。

「那麼他們想向我們傳達什麼信息?」祝芊歌知道議會長心裏已經有了答案。

議會長沉吟片刻:「歸根到底還是想製造恐慌,造成分裂。」

「我們中,一定有人已經做了念族的走狗,念族允諾他們的也許是金錢,也許是使用念族兵器的方法。」

「看來,我們以前懷疑的方向一直是錯的,念族,比我們想像中更有魄力。」

「以前的懷疑?」祝芊歌道。

「我們也曾認為議會中混入了念族的姦細,但每個議員的靈都記錄在案,我們懷疑念族掌握了一種可以模擬靈的手段,混入了念族。」

「這可能嗎?」祝芊歌有些難以置信。

靈,還能被模擬出來以假亂真?

議會長苦笑着說:「可能性完全存在,不得不承認,念族的念是這個世界上最神奇的造物,他能變換萬物,也能一力破風。」

「但他不是造物主,我們還有勝利的希望。」祝芊歌對議會長的話略有不滿,「靈不是最神奇的造物,但我知道,靈在,即我在。」

她會怕嗎?

獨立山巔,自無所畏懼。

「如果每個議員都和你一樣的想法就好,現在,很明顯,有些議員受到了念族的蠱惑,為了使用念族的力量成為了叛徒。」議會長嘆了口氣,他也沒想到念族居然肯讓他們靈族來使用念族專有兵器。

但裡頭肯定還有很多貓膩是他不曾了解的。

「至於宣布王在是靈族這件事,必然會引發有心人多想,況且王在當時拿着槍射向妻子早就人盡皆知,人們之所以還去找他妻子,大多數還是為了泄憤罷了。」議會長一直在嘆氣,「而且,王在的屍體已經被摧毀,就算我現在拿出驗屍報告,在某些人的輿論引導下,無濟於事,我想,這也是他們最願看到的情況。」

「是,把王在一直是靈族的消息傳播出去確實能讓人們減少認為王在妻子早就知道王在身份卻為他掩飾的懷疑,可那不值得。」

「看來正合你意了。」祝芊歌甚至認為程羅是奉議會長之命才破壞了屍體,可又轉念一想完全可以動用權勢弱點的手下,何必鬧到損傷左膀右臂的地步。

「其實我找你來也不是想聊這件事。」議會長岔開話題,「主要還是尤在的問題。」

「這件事,毫無疑問,是念族策劃的。」

「尤在一死,念族就毫不掩飾的發來信息,請我們給個交代。」

「我們俘虜死了,和他們有什麼關係。」祝芊歌不知所云。

「瞳仙,你還記得楚臣當初被俘嗎?」議會長解釋道。

「自然記得,不過提這作甚。」祝芊歌疑惑。

「當初楚臣能安然歸來,一方面是因為你的威懾,另一方面是我方做出承諾,不傷尤在性命。」議會長停頓了片刻,「現在,天秤先知揚言要取回楚臣性命。」

「……」

「你說,他要誰償命?」

只是一下子殺氣洶湧,銀白色的靈力不受抑制地在祝芊歌周遭涌動,空間甚至被撕裂,出現剎那裂縫。

「瞳仙,我不知道你這次出世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你知道念族對你的忌憚到了你不出世都不敢將你放上血屠榜的地步,你這一出世,那就不得不將你放到最高的戰略針對的位置上。」議會長在一旁被祝芊歌突然爆發出的氣息驚得有些站不住身子,但還是冷靜地說道。

「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想要楚臣的命,還是只是想要警告一下你,不要衝動。」

「我能和他們傳話嗎?」祝芊歌咬着銀牙問道。

議會長點點頭:「但還是請你不要太衝動。」

祝芊歌沒吱聲,議會長帶她去特別用來與念族先知交流的房間。

房間不大,也就二三十平方的樣子,四面八方的牆壁烏黑一片,但上頭卻有粒粒星光在閃爍。

「識別身份,連接溝通通道。」

「歡迎議會長李擇語,瞳仙祝芊歌大人,通道正在連接中。」

「連接成功,對方身份,元素先知。」

四面八方的牆壁泛起五顏六色的光澤。

「這是某位先知的意念過來了。」議會長為祝芊歌說明。

「擇語,好久不見啊,這位天仙,是新任的瞳仙大人嗎?」

聲音滄桑悠遠,像是來自上古的低吟。

「天秤先知呢,讓他出來,關於他提出的要求,我帶來當事人和你們談談。」

「天秤啊,上次他說錯話,現在被萬物先知在教訓呢,議會長和瞳仙別當真啊。此事已全權交由我處理。」

祝芊歌冷哼一聲:「一句說錯話就好了嗎,說錯話,就要背負代價。」

「可瞳仙大人,畢竟是貴族失誤在先。」這位先知沒動怒,柔和地說道。

「一劍一眸,屠至天璇滅。」

「您親手摧毀了上古先輩為我們創造出的戰場,您是不是也該承受代價呢?」

「一名先知,兩張王牌,圍殺我一人,還有理了?若沒那次大戰,天璇戰場至於崩潰?」祝芊歌詰問。

「您看,就像您說的這樣,那次是因為我們先惹起事端然後造成不好的結果,這次,不是貴族先犯下失誤,我們的人一怒之下說了點氣話罷了,大家都沒錯。」先知笑吟吟地說著,不像是和仇敵說話的感覺,更像是和友人親切的講着道理。

「那您準備怎麼解決。」李擇語問道,與其聽他們爭吵,他更想聽他的處理方法。

「在下認為此次事件畢竟關乎信譽,我想具體事宜在傳音中難以說清,還請讓您與楚臣殿下帶着誠意來我們念族境內一趟與我們共商一二。」

「楚臣……」祝芊歌愣了一下,不自覺怒火湧上心頭,「想針對我那就朝我來,何必繞個大圈。」

「瞳仙您誤會了,之所以叫楚臣殿下是因為當初便是以此為約定,不找他只找您別族還以為我族妥協了罷。」

「你們能保證楚臣的安全?」李擇語突然發問。

「當然。」先知毫不猶豫地回話。

「瞳仙,你看……」李擇語看向祝芊歌,卻看見她默默低着頭。

「我自認為我已經洗盡鉛華,放下屠刀。」祝芊歌秀髮垂了下來,遮住半邊無暇的容臉,「我不再參加戰事,只想守住我的一畝三分地,可你們念族先是殺了我最尊敬的長輩。」

「現在,又想來害我最愛的人。」祝芊歌無聲地笑了一下,「真當老虎假裝是貓就沒有脾氣了嗎?」

銀白色的光芒向暗紅色轉變,似雪的白裙上泛起點點血花,銀白色的雙眸瀰漫上層層血霧。

周圍五顏六色的顏色都發生扭曲,有的變成灰暗,有的成了陰冷的血色。

祝芊歌一直在壓抑心中的戾氣,不想再回到過去的生活,可現在,她忍不住了。

四面八方的血色從各種物體中抽離而來,凝聚在她手上。

那是一把……樸素的……但卻戾氣衝天的血劍!

劍刃上是流動的血液,伴隨着死者的哀鳴,還有劍靈那貪婪的嘶吼。

「你好像不是當年圍殺我那位先知,要嘗嘗流血的滋味嗎?」

「在雲天域等好了,我來找你。」

血紅的雙瞳凝視屏幕許久,四面恢復漆黑一片,先知走了,或者說,被嚇跑了。

什麼瘋婆娘!

雖然他通話前萬物先知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告他不要提及楚臣否則會造成大禍。

可他心中也不滿,為何天秤先知可以說,而他不行。

得,正主一聽到拿着劍就要砍上門來了。

別談了,趕緊備戰吧。

「你也要攔我?」

祝芊歌看向擋在門口的李擇語,很是不悅,心中的邪性在催促她趕快動手。

「不是的,您出征需要援手嗎?」李擇語說的話令人意外。

「不用了,我一人足矣。」

祝芊歌淡淡一語,她行走的身影帶着妖冶的血光,令人不堪直視。

這才是她最真實的模樣,她喜歡穿白裙,但她的靈魂卻是血色的,她擁有天使的面龐,用的卻是魔鬼的手段。

這是她一直以來想忘卻,想抹去,但卻刻在她骨子裡的東西。

李擇語一開始目的只是想讓祝芊歌稍給對方壓力讓對方不至於要楚臣的命,但沒想到竟會對祝芊歌產生如此之大的情感波動,一下子就到了要打上門的地步。

他沒有辦法,只能順着祝芊歌去,不然,他不敢保證自己項上人頭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