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不小心成了病嬌皇帝的心尖寵
不小心成了病嬌皇帝的心尖寵 連載中

不小心成了病嬌皇帝的心尖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滄溟一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羽彥 沈婉兒

[雙潔 瘋批美人 搞笑 ] 上輩子,沈婉兒生在皇家養尊處優,每天就是欺負鄰國質子,最後被質子帶兵闖入宮中做成人皮燈簍,放在床頭日日欣賞
一朝重生,狠辣暴戾的男人還是個小可憐,沈婉兒決定抱住這條大金腿,整日噓寒問暖,美女救小可憐
終於大魔頭被感動,沈婉兒決定功成身退,溜之大吉
某天夜裡,大魔頭躺在床上,聲音沙啞
「求,小公主憐惜我」 沈婉兒吞了吞口水
「我準備嫁人了,你快回去做你的皇帝吧!」 他笑的瘋狂:「那我這條命賀你新婚,如何?」展開

《不小心成了病嬌皇帝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5章 心尖寵5


「公子,你既不受宮裡待見,又不能出宮,您還是收了思念之心吧!」德公公還是笑着的,但眼裡已經顯出不耐煩來。

墨羽彥嘆氣:「我也不為難您,只是這兩天我看有人偷盜了我的玉佩……。」德公公不以為然地道:「大概是公子放到哪裡忘了,過兩天就找到了。」

話音未落,就聽見外頭吵鬧罵架的聲音一路由遠及近——

「你個小偷!」

「你一個小侍衛,胡謅謅,信不信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一個身影突然「躥了進來,下跪在墨羽彥面前:「主子,下屬抓到賊人!」

德公公立刻冷了臉,訓斥墨羽彥:「吵吵呼呼的,公子,你怎麼管教下人的!」

小林子也提了精神:「你個小侍衛,別以為我不敢不揍你!」

可一見德公公眼珠子瞪過來,小林子心虛地收了囂張的嘴臉:「公公!」

「鬧騰什麼呢,還讓不讓我休息了!」德公公扶着另一個奴才的手靠在軟墊上,一副主人的架勢。

小林子上前跪下,氣勢洶洶搶先告狀:「他一個小小的侍衛誣陷我偷東西,不打能行?!」

小林子說著就去打郝一。

他哪是郝一的對手,只見郝一個反手就把人摔在地上了,卻不想「撕拉」一聲,一包東西從小林子衣服掉了下來散落了一地。

一把銅錢、一塊玉佩里混着一個閃亮金燦的物件。

「咦,公公,這不是你最喜歡的金葫蘆嗎么?」邊上伺候的小太監驚訝地把那東西撿起來。

德公公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小林子慌裡慌張地擺手:「公公,我沒有……我也不知道這東西怎麼……我……我……」「我知道你手腳不幹凈,但不知道你連主子們的東西都敢伸手!」張德公公冷笑一聲。

「我真的沒有偷!」小林子手足無措,德公公眼神讓他害怕。

明墨羽彥卻忽然伸手撿起那塊玉佩,一臉驚訝:「這不是我前日不見的玉佩嗎!」

德公公知道墨羽彥身上值錢的東西都被自己收了,只剩下這麼不值錢的玉佩,說是玉其實就是塊平常的石頭。

小林子現在嚇的只敢叩頭認錯,他萬萬沒想到今天這東西卻都成了自己的罪證!

德公公看着小林子的樣子,惱怒地吆喝了一聲。門外的小太監拿了繩子衝進來,把小林子綁了往門外拖。

「公公,饒了我吧,我真的沒有拿您的東西……。」小林子白着臉,哭喊着被硬生生拖走了。

墨羽彥冷眼看着小林子被拖走。

隨後,拱手:「多謝公公主持公道!」

墨羽彥謝過後,領着郝一,回了自己房間。

到了中午,德公公身邊的小太監小福貴送來了一些吃食。

墨羽彥盯着這些東西,眼神複雜而清冷心中盤算着怎麼滅了慶國。

……

前院暖閣,德公公正喝着小酒,瞧見小福貴進來,順手拿了一個雞腿扔給他。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德公公說道。

小福貴站在對面,嘴裏咀嚼着雞肉:「辦好了,蜂窠的老鴇就把小林子送出去領走,六十兩銀子,一手交錢一手交人。」

德公公眉頭一擰,不高興地咒罵:「宮裡出去的就值這點銀子。」

小福貴笑眯眯:「還不是因為小林子身份低賤常年幹活,您要讓那個質子接客,一夜不得上千兩!」

德公公一愣:「他在落魄也曾是皇子,但真能那麼值錢?」

小福貴眯起眼,砸嘴:「皇子怎麼了,現在落魄了英俊就是過錯,皇子當妓才稀罕呢,何況生得那麼好看!」

德公公看向小福貴,「這可是要擔大風險的,真能給一千兩?」

小福貴道:「哎喲,真的,人長得好,能接客給咱們**,不然,公公您拿院的油水才值幾個錢,能夠您賭幾把?喝幾壺好酒?」

德公公這才哼哼着:「哼,諒你也不敢騙我。」

德公公好賭好喝好吃,折騰得這院里沒有多少錢了。

德公公有點猶豫:「他雖然是質子,可好歹是個皇子,能這麼幹嘛,萬一被發現了……」

小福貴陰笑:「怕什麼,反正出了事情就說他受不了苦,才做小官,這不就理所當然了!」

德公公也眼睛一亮:「對,是他的錯,跟咱們這些下人有什麼關係?」

「下點葯把他迷暈了,讓老鴇把接走,他一個質子能掀起什麼風浪!」

德公公不以為然地哼嗤。

「晉國嫡出的皇子兒,肯定能賣個好價錢,你讓老鴇暗中給幾個貴客放出風聲去,把價格抬起來!」 他眯了細長陰狠的眼:

可兩人並不知道,門外的黑影悄然離開。

第二天年,雪已經停了,但冷風颳得厲害。

沈婉兒看着一頓熱氣騰騰的豐盛飯菜,卻沒有什麼胃口,從早上起來自己的眼皮就一直的跳個沒完。

「彩月,墨羽彥那邊可有什麼消息嗎?」

彩月從門外進了內屋,恭謹地對沈婉兒行禮。

「彩月把昨天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沈婉兒看着她不禁愣了。

「...........」還能這麼玩,不..不是她自己也莫名的好奇起來。墨羽彥該怎麼應對這些事情。

「這個德公公還真是不一般呀!」沈婉兒冷哼一聲

墨羽彥……等着看我英雄救美還怕拿不下你這隻小野貓!

「哈哈哈哈……」

彩月一臉懵,公主這一會蹙眉一會笑的真讓人搞不明白。

日子一晃,又過去了四日。

這日午時剛過,艷陽高照。

郝一剛準備去領午飯,一開門見到德公公帶着幾個小太監浩浩蕩蕩的過來。

郝一看着小福貴捧着的衣裙和其他小太監捧着的豐盛吃食,不免一愣:「這是……」

德公公笑着示意太監們把東西放在桌上。

德公公打開一件鑲金絲邊兒的藏青色長杉,「年夜快到了,這些都是公於賞賜的,您快換上吧,讓老奴看看合不合身,雜家也好讓人改」

墨羽彥看着那綉雲紋常服,他一雙修長的眼如深淵一樣,暗冷詭譎,讓人不寒而慄,按照慣例,是有賞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