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明末:鐵蹄之下皆我大明
明末:鐵蹄之下皆我大明 連載中

明末:鐵蹄之下皆我大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書客北塔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書客北塔 梁興揚 穿越重生

現代宅男穿越明末,被神秘道人附身
想要回家,唯有改變歷史,那就來吧,去改變歷史,讓大明龍脈一統世界! 建奴?倭奴?佛郎機?羅剎國?統統要被我們踩在腳下
用鐵騎,為我大明的犁開闢土地! 在廢墟之上,建我們的城邦
去吧!戰吧!編織我們最孤高的夢!展開

《明末:鐵蹄之下皆我大明》章節試讀:

第8章 摩雲觀


摩雲觀地處京師西郊,佔地極廣,鱗次櫛比,供奉道家神靈、大明烈士英靈,因此皇親貴胄、袞袞諸公是經常到觀中頂禮膜拜,甚至在此舉辦詩會、坐而論道,可以說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周圍數萬畝良田皆是其觀產業。據說有這麼一年,一個雲遊道士到摩雲觀掛單,因事與知客執事產生爭執,被趕出觀去。

雲遊道士在大門口啐了一口,道:「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道爺我想撒尿,我就不撒,憋着,哎,不能便宜了你們,我就到你田畝外撒。」說完邊走。

據說他終於憋不住的時候,撒了一泡尿,問了問田間幹活兒的農夫,得,這還是摩雲觀的產業。

又聽說,有兩個進京趕考的書生在摩雲觀暫住,揣摩文章、溫習功課。其中有個書生得知摩雲觀產業龐大,心中頗為不信。

一日,這名書生對另一書生道:「師兄,小弟我家也略有薄田,聽說這摩雲觀頗有產業,不若今日你我二人各騎一匹駑馬,我往東你往西,相背而行,至其產業最遠處回頭,還在這觀門相遇,看看究竟耗時多久。」

另一個書生也是個好生事的,便答應了。

於是,提議的書生向東往京城出發,快到京城腳下,看到摩雲觀所立牌坊,打聽到這邊是摩雲觀最東端,便回頭。回到摩雲觀大門,已過去好幾個時辰,確實地方很大。

但他到了大門,又等了良久,一直到黃昏,另一名書生才回頭,風塵僕僕道:「年兄,累死我也,沒找到最西頭,我怕誤了晚膳,因此趕緊回頭,好在及時趕回啊!」

今天,田府一行人就是來到這麼一個龐大的摩雲觀。

摩雲觀的大門猶如一個略小的宮門,氣度非凡。正門緊閉,側門開着,兩個道童遠遠看到田府車隊,便進門稟報,一個知客執事帶了兩名道童迎了出來。

車隊在觀門口廣場停住,執事上前行禮道:「無量天尊,田小姐玉駕光臨,鄙觀蓬蓽生輝,還請移步觀禮,隨從人等請跟劣徒前去安置。」

田小姐便帶了丫鬟,後面跟着幾個侍衛,其中包括梁興揚,隨這個執事進了道觀。馬車馬匹還有小姐的行禮,自有侍衛首領跟老媽子前去安置。

依次拜過靈宮殿、玉皇殿、四御殿、三清殿,每到一處,田小姐都虔誠下拜。梁興揚等一眾侍衛略帶放鬆地四處張望,這裡可以說是非常安全,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

各處大殿禮拜後,隨從的管事嬤嬤代小姐奉上香油錢,摩雲觀知客執事將眾人引到客房。

進了客房,侍衛頭領分配好各人值守輪次,一晝夜三班倒,每班四個時辰,除當班時間,可自由行動,但不可聚眾賭博,誤了正事。又有丫鬟過來,一人分發一兩碎銀,是小姐賜下的,要是個人敬香上供不至於無錢可用。

第一班梁興揚沒有排到,可自行在摩雲觀中遊覽參觀。

他也不跟其他侍衛一起,單獨行動,東瞧瞧西看看,也不上香,純玩,遇到有其他客人敬香,有道士在旁講解,他還蹭個免費解說。

一時興起,不由深入道觀內堂。

來到一處精緻的院落,兩個道士攔住了,喝問道:「你是何人,此乃主持修行精舍,非請勿入!」

他抬頭一看,院門上有個牌匾,上書「摩雲精舍」,剛準備轉身離去,有個小道童出來行禮道:「主持有言,梁興揚小友到了,既來之,則有緣,請隨我入內。」

穿過玄關,栽着綠植的庭院,來到一間房前。剛跟着道童踏過門檻,突然眼前光芒流轉,似乎穿越時光,然後周圍環境變成另一個模樣,周圍沒有院子、房子,面前是一處池塘,池塘那邊是一座高塔。

小道童早已不見。

一個聲音從塔上傳來:「小友何不進塔一晤?」

雲天明在他心裏道:「八成是他察覺到一絲我的氣息,沒關係,我現在處於他不能理解的狀態,不會找到我,他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既來之,則安之。梁興揚繞過池塘,來到高塔前。塔身略有些斑駁,有個石刻牌匾「摩雲」,原來真正的摩雲在這裡。

寶塔無門,他自行進入,裏面沒人,他又沿着階梯而上,一直到了最高層,才看到有一老道,披肩散發,也不穿道袍,手捧半個西瓜拿勺子挖着吃,與在熊苑時的仙風道骨判若兩人。

小道童上前道:「道爺,梁興揚到了。」老道拿過西瓜,掏出那話兒,就往裡頭滋尿。

「卧槽,老道日瓜!真是癩蛤蟆想青蛙——長得丑玩得花!」梁興揚心裏一陣噁心。

小道上前接過西瓜,恭敬退下。

老道又拿起一個茶壺,嘬了一口,這才開口道:「你是梁興揚?」

「正是在下。」

「你的身上有我熟悉的味道。」

「呃,道長,咱們初次見面,還不認識吧?」梁興揚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老道說話鈣里鈣氣的。

老道雖然人很猥瑣,但手上活兒不簡單,啊不,是道法不簡單。只見他隨手拿起桌上一隻紙仙鶴,嘴中念念有詞,然後一聲「疾!」仙鶴飛到梁興揚身邊,繞了幾圈,停在了村雨丸的刀柄上。

梁興揚還饒有興趣的看仙鶴翩翩起舞,老道又念了一段咒語,只見仙鶴化作一道青光,刀就被拔出鞘,寒光閃閃。

「啊!這是什麼法術?」梁興揚趕緊伸手去握住刀柄。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黑光從刀柄中冒出,與仙鶴所化的青光碰撞在一起。

「咦?」老道發出一聲驚嘆,雙手作出眼花繚亂的結印,隔空指點,青光不斷漲大,與黑光斗作一團。

不一會兒梁興揚被兩種奇特光芒所包圍,他的身體感受到了撕扯地痛楚,不禁喊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兩團光都沒入梁興揚體內,橫衝直撞,讓他呆立當場,動彈不得。

老道終於不隔空鬥法了,手持一柄沾滿硃砂的毛筆跳了過來,在梁興揚背後畫下符咒,手上不停,嘴也不停。

畫完收工,梁興揚只覺一股熱氣沒入身體,渾身上下猶如在芬蘭汗蒸房待過,熱量從四萬八千個毛孔中冒出,終於通體舒泰。

「呵呵,小友,是否覺得身輕體健,飄飄欲仙?」老道摸了摸鬍子,笑眯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