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身懷絕世醫術劍法,被迫當小白臉
身懷絕世醫術劍法,被迫當小白臉 連載中

身懷絕世醫術劍法,被迫當小白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地上一隻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清風 林沐晗 都市小說

【都市 神醫 扮豬吃虎】 師傅傳我絕世劍法,我卻用來砍菜切瓜,師傅傳我逆天醫術,我卻用來醫牛治馬
身懷各種神奇本領,徐清風卻不想出人頭地,只想守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本想低調做人,奈何實力不允許
展開

《身懷絕世醫術劍法,被迫當小白臉》章節試讀:

第6章 仇人見面


她很難想像眼前這個男人,跟剛才披頭散髮邋裡邋遢的是同一個人。

看着顧念念獃滯的表情,徐清風噗嗤一下笑了出來。「怎麼,不認識了?」

「抱...抱歉...失態了。」顧念念低着頭紅着臉站到了一旁。

徐清風看着桌子上豐盛的飯菜,每一道都色香味俱全,他緩緩坐下,問道。

「都是你做的?」

「是...是的。不知道您喜歡吃什麼,就做了些比較家常,清淡的。您如果有什麼喜歡的口味,可以提前告訴我,我都可以給您做。」

顧念念依舊是那副扭扭捏捏的小女人姿態。

徐清風拿起筷子夾了一口青椒肉絲,脆脆的青椒和嫩嫩的肉絲在口腔里碰撞,恰到好處的鹹度和食材的鮮度都被揮發的淋漓盡致。

這是徐清風從出生以來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

以前在山上的時候,自打他記事起,他就被老頭子逼着做飯,美其名曰鍛煉要從娃娃抓起,吃完上頓沒下頓都是常態。

後來他抓了一些野豬山雞圈養了起來,這才保障了兩人的溫飽問題。

徐清風看向顧念念,眼中泛起一絲溫柔,說道,「坐下一起吃吧。」

原來有人照顧自己的感覺還挺好的...徐清風如是想到。

「哎...哎?」顧念念對徐清風提出的要求有些吃驚,怯怯道。

「不...不行的主人,有規定的,我不能跟您坐在一張餐桌上。」

「沒事的,過來坐下吧。」

顧念念依舊站在那裡,雙手緊緊抓着裙角,表情有些掙扎。

看到她還是沒動,徐清風裝作生氣的樣子,喝到。

「什麼規定?在這個家,我說的話就是規矩!讓你坐下你就坐下。」

顧念念被嚇的一個激靈,一雙渾圓巨大的車燈也跟着猛地一顫,這才躡手躡腳的坐了下去。

但還是不敢下筷,只是坐在那裡看着徐清風一個人吃。

過了一會,徐清風抬起頭看着她。「為什麼不吃?想讓我喂你?」

顧念念又是渾身一顫,這才盛了一碗米飯小口小口的吃了起來,桌子上的菜一口都沒敢動,邊吃邊用餘光小心翼翼的瞄着眼前這位新主人。

徐清風無奈的搖了搖頭,沒再強迫她做什麼。

吃完飯後,徐清風回到了房間,盤坐在床上,運起了蒼龍鍛體決。

蒼龍鍛體訣,是和蒼龍劍法一體同源的修行秘法。

蒼龍劍法是以狠厲著稱的殺伐手段,蒼龍鍛體決則是修行蒼龍劍法的前置條件。

蒼龍鍛體訣修鍊到了一定的等級,不僅可以施展相應的蒼龍劍術,而且可以大幅強化修鍊者的身體素質和五感。

可以真正做到銅皮鐵骨,刀槍不入,飛葉摘花,皆可傷人。

一晃幾個小時過去了,徐清風有些失望地睜開雙眼。

他發現城市裡的靈氣稀薄的可怕,在這裡修行一個小時還不如他在山上修鍊一分鐘。

「哎,看來還是得靠葯浴。」

徐清風緩緩起身,準備去買些中藥來輔助自己修鍊,以前在山上的時候有老頭子幫他準備,現在下了山,自己就要學着處理好一切。

「顧念念!」徐清風輕喝一聲,極具穿透力的聲音瞬間響徹別墅。

噠噠噠噠噠,嬌俏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隨後房門被推開。

顧念念微微喘着氣,胸口也隨着輕微起伏。「主人,有何吩咐。」甜甜的娃娃音在房間里繚繞。

「如果想買中藥的話,哪裡的貨最全。」

徐清風剛到清州,對這裡的情況還不是很了解,找人打聽是好的方法。

顧念念撓了撓頭,想了想。「應該是濟世堂,那是清州最大最出名的中醫館」

徐清風皺了皺眉,他不太想去那裡,問道。「有沒有別的地方。」

「別的都是些小館子,如果買些普通的藥材的話還行,但如果主人您要買比較珍稀的藥材,可能只有濟世堂有。」

徐清風無奈的嘆了口氣,他要買的藥材恰好就是後者,看來還必須去了。

因為來的時候就是從濟世堂,所以徐清風記得路。

半個小時後徐清風到了濟世堂,敞亮的大門上方掛着一塊烏木牌匾,上面筆走龍蛇的題着三個大字。

濟世堂。

徐清風剛進入大堂,一個店夥計就滿臉堆笑的迎了上來。

「客官,您需要點什麼。」

濟世堂在清州市也有一些影響力,經常出入一些達官貴人和有錢商賈。

店夥計一眼就看出了徐清風這一身衣服是著名設計師的私定,知道這位肯定是個有錢的主,伺候好了肯定能拿不少提成。

哎,怎麼看起來還有點眼熟,總覺得在哪見過。店夥計心中暗自疑惑。

「我想買些中藥。」徐清風答道。

「好嘞,您跟我來這邊,需要什麼您告訴我,我給您取。」店夥計熱情道。

徐清風剛準備跟着夥計往裡走,就聽到一陣爭吵聲,他循聲看去。

「醫生,您就行行好,救救我女兒吧。」

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穿着樸素的婦人,懷中抱着一個五歲左右的小女孩,臉上滿是哀求的神色。

小女孩此刻已經昏迷,表情極為痛苦,小手死死的抓着婦人的衣服,額頭上布滿了汗珠。

穿着白大褂,留着山羊須的老者看了一眼小女孩,皺着眉道。

「我再說一遍,不是我不想救,你女兒這病比較複雜,需要用的葯比較貴,你如果能負擔得起,你女兒自然會得救。」

「如果沒錢就趕快出去,不要在這裡無理取鬧。」

婦人心疼的看着懷中的女兒,臉上充斥着委屈。

「我女兒本來只是普通發燒,吃了您配的葯才變成這樣的啊。」

張道玄面色一尬,隨後立刻恢復了正常,有這些底氣不足道。

「哼,一派胡言,你女兒根本就不是發燒,是腦脊髓膜炎引起的發熱,若不是我剛才那副葯暫時壓制病情,你女兒現在已經沒命了!」

婦人聞言,表情瞬間變得極為驚恐,渾身顫抖着癱坐在地上。

「醫生!求求您了,救救我女兒吧,就算讓我給您當牛做馬我都願意!」

張道玄冷哼一聲。

「哼,我可不管你那麼多,藥物加治療費用一共二十四萬八千塊,趕緊把診費付了,沒錢就讓你女兒等死吧!。」